從前,有一個漢子娶了四個妻子。

第四夫人深得丈夫的喜爱,不論坐著站著,工作或休息,丈夫都跟她形影不離。當她每天洗澡、梳髮,甚至更衣、添衣時,都能得到丈夫的照拂,只要她喜歡什麼衣服,丈夫都肯買給她。她喜歡吃什麼,就給她買什麼。不論丈夫去哪裡,都會偕同她去。丈夫對她言聽計從,非常寵愛。

第三夫人是經過一番辛苦才得到,幾乎是向别人搶來的。所以,丈夫常常在她身邊甜言蜜語,但不如對第四個妻子那樣寵愛。  

第二夫人常常見面,互相安慰,宛如一對能够推心置腹,盡興談天的朋友,只要在一塊兒就彼此滿足,一旦分離,就會互相思念。

而大夫人,簡直像個婢女,家中一切繁重的勞做都由她擔任。她身陷各種苦惱,却毫無怨言,任由丈夫驅使。她得不到丈夫的半點愛撫和隻字片語的安慰,在丈夫的心裡幾乎没有她的位置。

一天,這個漢子必須離開故鄉,出國做長途旅行,他對第四個妻子說:「 我現在有急事要出國,妳肯跟我一塊兒去嗎?」  第四個妻子回答:「我可不願跟你去。」「  我最疼愛妳,對妳言聽計從,為了取悦妳,我全力以赴。怎麼現在不情願陪我一塊兒去呢?」丈夫驚異萬分,不解地問。「   不論你怎麼疼我,我都不想陪你去!」第四個    妻子固執地說。

丈夫恨她無情,就把第三個妻子叫來說:「妳能陪我一塊兒去嗎?」    第三個妻子回答:「連你最心愛的第四個妻子都不情願陪你去,我為什麼要陪你去?」丈夫說:「妳可知道我當初追求你,費了多少心血嗎?不管寒暑、飢渴,我都為妳嚐過了。有時為妳赴湯蹈火,遇見强盗,與人糾紛,幾乎粉身碎骨,好不容易才得到妳,為什麼現在不肯陪我出去呢?」   不管他怎麼說,第三個妻子仍心堅如石,就是不肯去,「那是你自己百般追求我,而不是我追求你。如今你遠赴國外,為什麼要我陪你出去受苦?」

    丈夫恨第三個妻子的無情,不得不把第二個妻子叫過來說:「妳能陪我出國一趟嗎?」「我受過你的恩惠,可以送你到城外。但若想要我陪你出國,恕我不能答應。」

丈夫也憎恨第二個妻子無情無義,就叫第一個妻子過來說話:「我要出國旅行,妳能陪我去嗎?」    第一個妻子回答:「我離開父母,委身給你,不論苦樂或生死,都不會離開你的身邊。不論你去那裡、走多遠,我都一定陪你去。」    他平日疼愛的三個妻子都不肯陪他去,才不得不攜帶絕非意中人的第一個妻子,離開都城而去。

 是一個寓言故事,這個人要去的國外是死亡的世界。    第四個妻子,是人的身體。人對自己的身體倍加珍惜,為滿足這個身體的物質欲望所做的一切,不亞於丈夫體貼第四個妻子的情形,却不知道由於追求這種基於肉體的物質欲望,人生生世世不知造下了多少罪業,可是無論在世間得到了多少物質,死後能够帶走的却只有為得到這些物質而造下的業力,而你之不惜一切的身體,却不會隨著你。    

第三個妻子,無異於人間的財富。不論多麼辛苦儲存起來的財寶,死時都不能帶走一分一毫。    第二個妻子是親朋好友。人活在世上,互相關愛是應該的,但是往往人為此忘記了做人的基本準則,甚至在親情或者友情的名義之下,無惡不做。其實無論人在這個世間做了什麼壞事,也無論是為誰而做的,最终要自己償還自己做壞事造下的業。而人的親朋好友在這個人死後,最多不過傷心一段時間,但用不了多久,就會漸漸淡忘了這件事,重新投身於生活的奔波中。

第一個妻子則是人的心靈,它和我們形影相隨,生死不離。它和我們的關係如此密切,但我們也最容易忽略了它,反而全神貫注於物質上的東西,其實它才是永生永世與我們同在的。我們應該多多照顧忠誠不二的大夫人,給我們的心靈一些智慧的活水,這才是真正的智者。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26

創作者介紹

無極直轄全真堂

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