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最終吝嗇地收起了它最后的一線亮光。月亮還沒有出來,留下的只是滿天的雲霞,輕輕地親吻著寧靜的山村。

我心急如焚地奔走在狹窄的村巷間,無心欣賞大自然的贈賜,我焦急地挨家挨戶去籌錢為我媽治病。

突然,一陣凄涼的哭聲傳入我的耳朵。“誰?這麼晚了,他為啥哭?”我循著聲音尋找,原來是一個小男孩。

小男孩看見我,揪著我的褲管:「我迷路了,送我回家好嗎?」我本能地應了一聲,就想抱起他走。突然,我觸到了一束熟悉的目光,咦!這不是王醫生的兒子嗎?頓時,我心裡轟起一腔怒火,王醫生的影子又浮現在腦海。就是他,為了小小的一筆醫藥費而拒不為我媽治病!

「走吧!現在的世道還會有多少人情?」我心裡想著,腳下邁開了步子。這時,一聲更凄厲的聲音狠狠地剮了我一刀:「難道真的丟下他不管?夜深了,難道就讓他留在孤寂的野外,他不怕黑暗嗎?他能抵抗動物侵害嗎?……」我打了個冷噤。「啊!不能,我不能丟下他而去。」我猛轉身,我不能選擇與道義相悖的行為。

我輕輕地敲開了王醫生家的門。我不理會他的語言與目光,只是快速地離開,我想我的心靈是純淨的,我不會因為金錢而喪失了做人的道德。我之所以走得如此迅速,不是因為憤怒,而是不願在這塊見利忘義的地方待多一刻。

月兒已經爬上了樹梢,有了些許涼氣,我仍然在為母親治病籌錢,我堅信:「人與人之間一定有人情的氣息。」

當我拖著疲倦的身軀踏進家門的時候,我嗅到了一陣藥味,我疑惑地詢問我的母親,媽媽只是微笑地遞給我一封信。信上說:「謝謝你,把我的兒子送回家,你的行為給了我一次心靈的教育,在金錢與醫德面前,我們應該選擇醫德。」

我的眼睛有點濕,我推開窗:「多美好的夜!多明亮的月!多明智的選擇!人與人之間比金錢更珍貴的是友愛。」

溫柔的月光如流水般傾瀉而下,仿佛是滑過了一曲悅耳的琴聲,哦!月若有情月長吟!。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28

創作者介紹

無極直轄全真堂

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