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剛認識新竹全真堂時是在台中元保宮的善書架上,全真雜誌尚未創刊前之《放生儀軌》,由此聖書才與武廟明正堂師兄童師兄再敘舊。

在武廟效鸞的某一天星期六,童師兄問我:「將來我要成立一個慈善單位,你要不要參加?」後學一定會參加會員支持的。

經過九十二、九十三年茲因後學運途低迷,學校行政工作壓力增大,時常心情鬱悶,不如來找新竹全真壇叩求指點迷津。或許可以指引運途光明之路,不妨試一試吧!

選定九十三年的暑假,叩稟新竹全真壇,未開壇濟世之前,看到童師兄操累的模樣,後學心中有點不捨。當時叩稟學校上班運途,濟世恩主為本壇之呂恩主孚佑帝君,重要之事叩稟完後,再順便偷偷地問爸爸運途,結果卻聖示:「爸爸日子不多。」怎麼會這樣呢?心中開始緊繃、煩燥上來,不知怎麼辦?

回到台中過一個禮拜,後學帶爸爸到安養中心一樓運動時,就問會計,我把叩稟單拿給會計看,會計說:「你爸爸氣色很好,怎像日子不多的人?」後學對童師兄濟世有點存疑,不管如何,放生得生,多為父親做功德消業障是當務之急。

首先快點先為爸爸做生前超拔自行保舉全真大道靈修院,另外媽媽也順便保舉,同時參加放生。九十三、九十四、九十五、九十六年就這樣平安渡過,「父親的日子不多」已被突破了。直到九十七年四月廿七日父親因小腦萎縮,雙手軟化,雙腳僵硬不能運動,後學心中感應,爸爸恐日子不多。

九十七年六月十一日早上卯時接近七點時,安養中心外勞來電話說:「快來!你爸爸不行了。」後學以為外勞在開玩笑惡作劇,怎麼可能,昨天巡視爸爸血壓正常,尿量正常,腹部正常,呼吸正常,精神飽滿,怎麼說我爸爸死了?這一定是開玩笑。

後學再打電話詢問外勞,外勞直說:「快來快來,你爸爸已經死了。」這時心中驚怕立即趕往安養中心,果真爸爸已經氣絕身亡,往生的模樣莊嚴肅穆。真不敢相信爸爸走了。於是連忙呼叫救護車往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之急救中心急救,雖然強心針升壓劑量超強,恐只有彌留,而後轉入加護病房,順其自然使其自然往生。

光是彌留也不是辦法,後學於是就近到○○宮求救,宮主說:「你爸爸已被法主聖君帶走了,你爸爸好舒服快樂,已經去遊歷地府三天,馬上就要返回靈修院潛修。」後學才知爸爸過往後,已脫離人生「生、老、病、死」這一大苦難折磨,反而變得舒服快樂。在此還是感謝新竹全真堂法主聖君的幫忙。

目前爸爸雖躺在中國醫藥大學之兒童大樓加護病房內急救中,但只是軀殼而已,三魂早已往靈修院去了。而於七月十日下午申時再死一次,最後放置於台中寶覺寺。揮別五濁惡世的人間,享年八十七歲。回歸本位同為關聖帝君系列的弟子。

後學於九十七年八月廿三日(農曆七月廿三日)前往新竹全真堂,答謝法主聖君庇佑父親順利進入靈修院潛修,順便為法主聖君聖誕祝壽後,特書此文。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67

創作者介紹

無極直轄全真堂

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