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佈告欄
★全真堂每週六下午15:30起開辦濟世,由仙佛為您指點迷津,歡迎來堂結善緣。 ★本站不開放留言,各位善信大德如有任何疑問,歡迎來電或來堂詢問,不便之處敬請見諒,謝謝!★本站提供下載之圖文皆耗費多時始能完成,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如需助印善書,請與本堂聯繫。 ★本堂之專案呈疏一經呈疏即不退還任何善款,所以呈疏前請務必三思。 ★凡有人假藉本堂名義在外招募基金,係屬個人行為,概與本堂無關;一切法律責任,由當事人負責。

目前分類:人間清流 (14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次和朋友小路到街上閑逛時,總能碰到一些乞丐,他們或是佝著腰,手中拿著一個已經躺了零星小錢的破舊瓷碗,在行人的眼前晃動著;或是跪在一個人多的路邊,像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其中還有一些是拉著你褲腿的小女孩,那渴望的眼神中透露著憂鬱和痛苦,也有一些是往你面前一站,口中雖然說著「給點吧!」,手則拽住你的衣服,大有自己動手的勢頭。這些場面見多了,人也就麻木了,像我,大抵就是如此。而小路只要是看見了,都會走上跟前,從口袋裡掏出些錢輕輕地放進那碗裡或是手中,然後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靜靜離去,在他身後,則殘留著聲聲蒼白的「謝謝」。

終於有一天,我忍不住了,對小路說:「你不知道嗎?街上的乞丐大半都是偽裝出來的,有的可能比你我寬裕得多。」其實我說這話並非只是一種推測,因為我就認識了那麼一個在外地當乞丐的人,而且報紙上也有記者專門調查過,有一些人以此為職業,日子過得比一般人還滋潤。小路說:「每當看見他們那渴求得到幫助的眼神,我的心總是很酸。」我說:「你越是這樣,他們越覺得這樣有效,你這不是幫他,是害他。」小路沉默了良久,然後告訴了我一件往事,在鄉下時的一段艱苦生活的往事。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太陽最終吝嗇地收起了它最后的一線亮光。月亮還沒有出來,留下的只是滿天的雲霞,輕輕地親吻著寧靜的山村。

我心急如焚地奔走在狹窄的村巷間,無心欣賞大自然的贈賜,我焦急地挨家挨戶去籌錢為我媽治病。

突然,一陣凄涼的哭聲傳入我的耳朵。“誰?這麼晚了,他為啥哭?”我循著聲音尋找,原來是一個小男孩。

小男孩看見我,揪著我的褲管:「我迷路了,送我回家好嗎?」我本能地應了一聲,就想抱起他走。突然,我觸到了一束熟悉的目光,咦!這不是王醫生的兒子嗎?頓時,我心裡轟起一腔怒火,王醫生的影子又浮現在腦海。就是他,為了小小的一筆醫藥費而拒不為我媽治病!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善惡有報是天理,這是父親生前常說的一句話。父親退休時,正值我事業如日中天,很少在父母面前盡孝。一日,會議間隙,我抽空來到父母家。當時父親大病剛癒,在大門外納涼。我拉了一個小凳坐在父親身邊,父親氣色不錯,紅光滿面,我非常高興。剛坐下,一江湖看相的路過,高聲說:「呵,這老先生氣色不錯。不過,您剛害過一場大病吧?不要緊,不要緊,老天爺給您增的壽還没過完呢!閻王爺不敢收您。」說完朗朗大笑。我心生厭惡,一邊掏錢一邊說:「你不就是巧要錢嗎?給,給。」那意思是讓他拿了錢快走。

父親笑著說:「别慌,别慌。」示意給看相的搬座,為了讓父親高興,我只好照辦。那看相的坐下後,就和父親聊了起來,聊得還很投機。大致意思是:父親一生救人無數,積了大德,原來的天定年齡是六十四歲,因為救人多,老天爺又給增壽二十年,能活到八十四歲高壽,福蔭子孫後代等等。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十多年前,中國大陸有過一場砸廟毀神像的瘋狂運動。

有一戶人家受無神論的蠱惑,並被發財夢迷了心竅(據說神像內有金銀元寶),全家大小一齊出動,用大繩把村裡廟中的神像一個個全部拉倒並砸碎,想找到金銀元寶,沒找到元寶,就把廟裡有用的東西斂了斂搬到了自己家中。不到一天時間,一座廟就在這家人的手中毀了,他們的悲劇也就從此開始了。 

不久,先是一場無名大火把這家的房屋財產燒了個精光,女主人也被燒得滿臉傷疤縱橫、雙手扭曲變形。緊接著,這家的小兒子一病夭折;聰明精幹的大兒子變成了瘋子,一年到頭光著身子瘋瘋顛顛到處跑,幾年後在一次抽瘋中死去;男主人被這些變故徹底擊垮,在悔恨與抑鬱交加中煎熬了幾年後也死去;二兒子變得傻裡傻氣,只能幹一些簡單的粗活;後出生的女兒雖比二兒子稍稍強一點,但也不是一個神智健全的人。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個婦人來求診。她的主述都是一些焦慮、憂鬱的症狀。診斷並不困難,就是憂鬱症,任何一位精神科醫師都可以辦到這點。

問題在於是什麼造成她的憂鬱?又該怎麼治療?

「是我的先生。」婦人痛苦地說著。「但我不知道該不該這樣說?」

婦人陳述了一段艱辛的過去。原來,婦人面對著婚姻暴力的問題,先生喜歡喝酒,一喝醉,就動手打她。先生因為酒醉的關係,工作都無法維持長久,讓她不得不到外面工作賺錢,貼補家用。但儘管如此,當她回到家中之後,所有大大小小的家事,以及三個小孩的扶養,都需要她來處理。她身心俱疲,整天生活於恐懼當中,她還擔心家庭暴力的現象,會影響小孩子的發展。 

「妳的公婆怎麼說?」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監獄」在我以前的想法中,它不是個正常人住的地方。因為那是個集所有犯罪行為、邪惡思想於一處之地。從沒想過自己的人生路途中,會在這種地方停留。但諷刺的是,我還是來了,而且自己受污染已久的心靈,竟也在獄中所舉辦的佛七法會中,受到徹底的洗滌。

我成長於一小康家庭,家中經營印刷事業。家風淳樸,既不見菸、酒、檳榔等之傷身之物,亦不曾聽聞粗言穢語等不堪入耳之言。家中氣氛良好,唯一的爭執往往只出現於母親及四位小姑間,對我的教育問題。母親是個完美主義者,對我也事事要求完美。從國小一年級時,考試卷上打得只要不是一百分,那就是我世界末日來臨時。縱然我不斷地拿下全年級第一名,只要沒滿分,還是逃不掉籐條的伺候。儘管如此,亦是努力的做好自己應做的本分,不敢逾矩。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九七二年,大學剛畢業三年多,我在湖南工作,得了甲狀腺腫瘤,非常硬,表面凹凸不平,有核桃大小。我回老家治療。掃描檢查結果,醫生寫道:「可能是Ca,要做零下三十多度的冰凍手術切除,以防擴散。」我不知道Ca是什麼?我就向他人打聽,Ca就是癌症。癌症對我來說就是當頭一棒,我感受到人生太脆弱了。 

醫生說要動手術就動手術吧。當時,醫院床位緊張,我們家走了後門(親戚是醫院院長),要到了床位,辦理好住院手續。正好有一位舌頭癌的患者,馬上要開刀,就是沒有病床,非常焦急,他和我先生商量是否把我的病床先讓給他。我先生說:「我回家商量一下。」我一聽,就說:「好啊,病床先讓給他吧,他比我危險。」我的親戚(醫院院長)就說:「那你就先去找中草藥醫生,吳醫生看吧。」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母親生下我這個遺腹子之後,就一個人照料我,從進幼稚園,讀小學,直到我大學畢業,出社會上班,母親再也沒有談婚論嫁。父親撒手塵寰那年母親只有二十七歲,儘管主動上門提親者摩肩接踵,儘管主動追求的男人足有一個“加強排”,可是母親怕我吃虧,她堅決不嫁人。

當初不諳世事的我,自然不懂母親的用心良苦,甚至以為死了男人的女人不再嫁人是順理成章的事。後來隨著年齡的漸長,我更加敬重母親,於是暗下決心:「我以我身報母恩。」 

大學畢業後的第二年,我有了屬於自己的小家。由於收入有限,我和老公只好租住在一間斗室裡。每次母親從遙遠的鄉下來看我,我都沒有膽量留母親過夜,每次總是連夜雇車把母親送到鄉間的老屋去。對於我的舉動,母親並無怨言,但我能讀懂母親眸子裡閃動的語言,她其實是想在寒舍中伴我的。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我進入護校的第二個月,教授對我們進行了一次小測驗。我一直都是一個認真好學的好學生,所以,測驗題並未難倒我,很輕鬆地一路做了下來,但是最後一道題卡了殼:「負責打掃學校廁所的那位婦女姓什麼?」

這一定是教授開的一個玩笑。我見過這位清潔工幾次,個子高高的,黑頭髮,大約五十來歲,但是我怎麼會知道她姓什麼?我交上試卷,最後一個問題只好空著。一個同學問教授:「最後一道題是否計入總分?」

「當然了。」教授說道,「在你們今後的護理生涯中,你們會遇到很多的人,他們對你們都具有很重要的意義。他們渴望得到你們的關愛和照顧,你們應該明白:僅靠微笑和一句簡單的問候是遠遠不夠的。」

我永遠記住了這道難題,而且也知道了清潔工姓陶。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24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大陸經商的小妹,某日在電話中與拙荊話家常時,突然提到小時候我的諸多怪異行徑。

某日,家中牆壁出現一大行列螞蟻,浩浩蕩蕩的為了移轉新居傾巢而出,其景象非常礙眼,於是小妹拿出火柴,要將螞蟻燒光,當時的我卻堅決阻止,並表示只要不燒螞蟻,我願意將零用錢給她。然因事隔數十年,我怎麼想都想不起這件事了,不過卻也因此讓我憶起幾件印象深刻的歷歷往事。

大概在小學五六年級的一天晚上,在整理物品時,於一木盒中發現一個蟻窩,我與小妹即趕緊拿出屋外,並將螞蟻整窩倒出在路邊讓其離開,當時,一位鄰居婦人經過,以近乎命令的口吻說:「趕快將牠們踩死。」小妹一怕就一腳踩下去,要再踩第二次時,我看鄰居已走,於是趕快阻止,然而近半數螞蟻已經命喪黃泉,事後我非常懊惱,為何沒有一開始就阻止。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前年一個陽光明媚的秋日,我和丈夫一起到醫院拿我的病理檢查報告,結果是我們始料未及的,我得了Caner(癌症)!我頓時感到天塌地陷,眼前一片黑暗,我都不知怎樣被他帶下樓的。呆坐在醫院門前的小樹林裏,茫然地看著在風中搖曳的枝葉,我不知覺得該怎麼辦?我自己本身是學醫的,非常明白此病的殘酷性。忽然間生命對我變得是那樣的短暫,我才三十四歲啊,身邊是年輕的丈夫,家裡有雙親,可愛的兒子還需要培養,我怎麼丟得下!

我曾答應過兒子要帶他去看大海,看古老的長城,看神秘的埃及,還有美麗的歐洲。大學畢業後,在事業上還沒認真地追求過,因為覺得我還年輕,有的是時間,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我真是不甘心,我痛恨命運對我的不公,但是我不能就這樣屈服了。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投縣水里鄉龍神橋頭,彎曲、積砂多,騎士常摔倒。住在附近的婦人陳梅仙,不忍見鄉親繼續受害,每天清晨,自發性出來義務掃馬路,清積砂、除泥塵,十二年如一日。

位在濁水溪、陳有蘭溪匯流處的龍神橋,是新中橫的入口關卡橋樑,平日車水馬龍,兩溪運砂的砂石車熙來攘往。陳梅仙家門口,正逢橋頭大轉彎,過往的砂石車,先減速、再加速,傾斜的車身灑落砂石無數。

這些積砂,儼然騎士殺手。減速打滑、過彎失控,順著離心力切線,直挺挺地往外圍的護欄、民宅撞去。附近幾戶人家,每天一早,不是忙著打一一九,就是找救護車。偷騎機車的國中生,遠遠瞄到警察站崗,心虛、害怕,摔得一蹋糊塗。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輛用焊接和綑綁將木椅與自行車輪拼裝而成的輪椅。當他穿行在街市,你會投出怎樣的目光?而輪椅上的少年也早在你無意的目光中黯然垂下頭,這副輪椅每天都出現在我們社區。一天,兒子皓皓問我:「爸爸,為什麼小哥哥的輪椅和爺爺的不同?」我告訴他:「那個小哥哥的輪椅要高級一些,因為是用心做的。」輪椅上少年的父親我是認得的。

父親要來小住,同來的還有他的輪椅。我同父親隔膜已久,這次小住也是他提出的,當年一次爭吵中,暴怒的父親把我趕出了家門,他原以為我過幾天便會回去,卻不想我再沒回去過,以後的工作、結婚、買房子都是我自己張羅的。父親來了後,我跟他的話仍是很少,他也不多說什麼,只是一味和皓皓嬉鬧,看得出他是極喜歡我的兒子的。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北監獄日前舉辦更生人創業博覽會,十多位技藝班受刑人會場秀才藝,有的手拉坏、有的忙於雕篆、也有人現場彩畫,其中個子不高的「悔益」,在一旁默默作畫。

「悔益」一筆一畫勾勒出觀音佛像,莊嚴觀音法相襯托出其虔誠,只是滿場採訪的媒體,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大都認為他一定是北監樣板繪畫高手,特別現場畫給長官看。其實「悔益」原本是繪畫門外漢,入監前拿刀砍人、入監後因緣際會拿筆畫佛,以畫求淨心,愈畫愈有心得,每畫完一尊佛像,心中就感受到平靜。

悔益犯的是殺人重罪,八十七年間,他放蕩不羈、目無法紀,恣意揮刀砍人,落網後雙手上銬、雙腳釘上腳鐐,依然沒有任何悔悟,心中仍滿是怨恨。

悔益深諳殺人罪被判死刑機率相當高,被送進看守所「等死」期間,夜夜反省沈思,心境一百八十度轉變,原本盤據心靈的怨恨逐漸消散。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吾友A君在一家大企業上班,其為人良善、工作盡責,對動物更有慈愛之心。

有一天上班時,在公司門口碰巧見到一隻橫越馬路的小狗,被飛馳而過的機車擦撞,小狗雖無外傷,但卻躺在馬路中一動也不動,一夥人直覺小狗應該是昏過去了,為避免被其他車輛輾過,A君隨即將小狗移到路旁空地,然後再跨進公司。

傍晚下班時,A君不放心,趨前觀看早上的小狗是不是走了?結果發現小狗早已氣絕多時,軀體亦已僵硬,在不忍之餘,A君將小狗移至自己車子的後行李箱中,沿途尋找一適當的空地將小狗埋葬。如果是一般人碰到這種事,絕大部分是撒手不管,更別說將狗屍放進車子。除此之外,A君尚有其他甚多護生事例。

亦有一次公司一位未婚之女同事迷於A君之俊俏外貌,雖知A君已結婚,竟仍主動以言語投懷送抱,而A君卻曉以大義,勸其莫太傻被外表所惑。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六年前,我同低年級老師,帶小朋友到潮州「假期樂園」校外教學。

活動結束前,孩子們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說說笑笑,準備要搭車返校,我走近小朋友,分享著他們的喜樂。

和小朋友的對話中,知道他們都帶了一百元到二百元不等的零用錢,買了吃的或喝的,也買了自己喜歡的小紀念品。小朋友很好客,從背包裡拿出他們帶來的點心要請我,就在這個時間,我發現人群外的一個小女生,靜靜的站在那裡,用木然的表情看著我,我停住了與這群孩子的對話,走近那孩子。

我問她:「今天好玩嗎?」她露出笑容對我點點頭。我接著問:「你買了什麼東西?」「校長,我沒買。」再問她:「爸、媽有錢給妳嗎?」「我爸爸死了。」「媽媽呢?」「媽媽走了。」我重重的呼了一口氣,心想:「天呀,我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問孩子這些事?」我彎下腰輕聲的告訴孩子:「校長請妳喝杯飲料好嗎?」她回應我說:「我有七十塊錢。」「那妳今天花了多少錢?」「校長,我沒有花。」我心裡面納悶著?一個八歲的小朋友身上帶了錢,一整天看同學買這、吃那,她居然說她沒花錢,這怎麼可能!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OO年七月底,重慶金佛山密林深處,山民王志成在林中採藥。突然“咚”的一聲,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從樹上落下,王志成嚇壞了,正要跑開,突然,黑東西伸出一隻手來拉王志成的腳,王低頭一看,一隻約兩歲多的黑葉猴正可憐兮兮地望著他,嘴裡發出“嗚嗚”的哀鳴,它的左手正在流血。於是王志成抱起黑葉猴往家趕,他為黑葉猴洗傷口、上草藥,黑葉猴不叫不動,任王志成擺布,包完傷口,王志成用繩子拴住猴子,讓它在屋裡活動療傷。一週後,黑葉猴傷口長好。王志成放了繩子,猴子卻不願離開,它天天在王家轉悠,甚至幫忙做事。

早上,黑葉猴來到王志成的自留地,一有野豬、黃猴、刺蝟等來偷吃莊稼,黑葉猴便撲上前去一陣大叫,用吼聲嚇退對方,如果對方不理,黑葉猴便猛搖樹枝,為自己助威。這樣,在王志成家中生活一個多月後,黑葉猴在一天早上,悄悄地離開了王家。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九七四年夏天,在山東高密縣律家村,有家單姓人家,有個姑娘二十多歲,這一天她用自行車帶著她娘,去高密縣城她姐姐家串親戚,回家的路上,在路邊發現一個新的小毛毯卷,打開一看是個小孩,還有些錢,她娘說:「抱著吧。」這姑娘說:「要這個幹什麼?」於是就把小孩抖摟出來,拿了小毛毯和錢就走,這小孩不久就死了。

事隔沒幾天,她到離村十幾里地的外村去修水利設施出工,突然天氣轉變,烏雲風湧而來,驚天動地的霹靂一個接一個,幹活的社員沒等生產隊長下令,就往家跑,跑到離她村不遠的一個地方,這姑娘在後邊喊:「你們快跑吧!我跑不動了!」跑在前面的人拉開她約有一節子地的距離,這時有人看見一個霹靂的同時,從天上下來一根碗口粗的大火柱子,直通她頭頂霹了下來,震倒了一片人。不多時前面的人慢慢地爬起來,只有她趴在地上沒起來,身上光光的,衣服霹成一綹一綹的爛布條零零碎碎的,有掛在樹上的有在地上的。誰也不敢過去,生產隊長大著膽子過去把她翻過來,剛過去的時候,發現她背上寫著金色的字:「見死不救。」不一會就消失了。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天晚上,一個男人做了個夢:夢見他和菩薩一起走在沙灘上,空中忽然閃過了他一生中的點點滴滴……他發現在每一幕夢裡,沙灘上都有兩對腳印,一對是他的,另一對是菩薩的……當最後一幕劃過後,他再回頭看著沙灘上的腳印,卻發現有好幾次,沙灘上卻都僅是只有一對腳印而已!而且那些時候卻又都正好是他生命中最谷底、最難過的時候……。

他很困惑的問著菩薩:「您答應我的,您說您會尋聲救苦!一旦我誓願跟隨您,您就會一直走在我身邊護佑我。但是為什麼我發現:在我生命中最難受、最痛苦的時候,沙灘上卻只有一對腳印而已啊?!」

「我不懂!為什麼在我最需要你慰助的時候,慈悲的您卻捨我而去?」

菩薩慈悲柔和地回答說:「我憶念你,護佑你,而且我永遠不曾離開過你!在那些你最困難、最痛苦的時候,你所看到的、僅有的那一對腳印,是我抱著你走時……所留下的印痕……」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精神分析科名醫柯特提伯爾萬博士,向記者們公開了一段很神奇的「錄音對話」。內容是他和擁有哲學碩士兼音樂學士的施娜妲莉爾太太之對話,過程是這樣的:

提伯爾萬博士問:「施娜珍妲莉爾太太,登記卡片上說,你是一九三八年生的。我們現在就把記憶回到一九三八年去。那麼,你現在有些什麼感覺?」

施娜珍妲莉爾太太(在被催眠中)答:「很溫暖,很擠,也很黑。我在娘胎裏覺得挺不錯。」

提博士問:「我們現在把日曆再倒轉回十八年去,現在是一九二年,你有些什麼感覺?」

太太答:「什麼都沒有,一片空白。」

提博士問:「如果我們再把日曆倒轉回去一些,現在是一八五年,你又有些什麼感覺?」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