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經常給我們講到他在民事法庭作法官時發生的那件事。

一天,有一位中年婦女站在法院門口乞求幫助,述說自己鄉下的先生得了重病,急需她回家照顧,可是身上的錢買不起一張車票。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女人開始淚一把涕一把地哭泣,「就百元錢,算借的。」她挨個地望著人群說。沒人相信她的遭遇。後來父親尋思著也許女人說的是真的,再說這種事情發生在法院門前有損形象,就給了她百元錢。

第二天,女人又來到門口啼哭。她從人群中認出父親,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著說已經把先生接進城了,就在醫院門口,急著住院可還差八百元住院費,要向父親再借八百元錢。父親瞅著她可憐,又給了她錢。後來父親向母親說起這事,母親沒吭聲。早在父親向她解釋之前,已有親戚向她說過這事,還添油加醋地說那個女人還有點姿色什麼的。

過了幾天,父親與母親在商場比試服裝。忽然有個披頭散髮的女人從後面衝上來,一把抱住父親的腳,嘴裡念叨著:「恩人,再救救我的先生吧!」父親定睛一看,又是那個女人,便請她起身。女人緊緊拉住父親的手臂,哭腔著說她的先生是得了惡性腫瘤,要開刀,可怎麼湊錢也差兩千元手術費,要再借錢給她,說是等秋天莊稼有收成了,就把前兩次的債一起還清。父親看著母親把頭側開了,就支吾著說自己這個月的薪水都叫孩子交學費了,要借錢也要等到下個月。好說歹說,才把女人的手挪開。在回家的路上,父親還是忍不住嘀咕說:「要是女人說的是真的,就太不應該了。」

秋天,有人敲門。父親開門,居然是那個女人。她臉色蒼白,手臂上還戴著黑紗,掏出九百元錢對父親說:「謝謝幫忙,你真是個好人!」父親很沉重地接過錢,他胡亂地說了一些諸如節哀順變之類的安慰話,在女人離開後,就整整一個星期沒再開口說過一句話。

父親常常對我說:「不要害怕由於善良而犯些小錯誤,而且即使由於善良遭受了一些小的經濟上的或者心理上的損失,也無需後悔。因為如果你真是一個善良的人,如果你因害怕被人蒙蔽而錯過了一些力所能及幫助別人的機會,一旦有一天發現自己背棄了善良,違背了良心,隨之而來的愧疚、遺憾和自責,會比那些小的損失大十倍、重百倍。」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創刊號之飛鴻燕爪(讀者拾穗集)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