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下班時刻,堂主來電告知,今晚若能不加班就儘快回家,因又有急件要處理。

師姊是在師兄全家陪伴下前來,師姊敘述其先生的狀況表示,醫院已發出病危通知,而且先生之性命只剩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了,因此特地前來求助,請法主聖君恩師能與先生之冤欠溝通,能放過他一條生路。

陰陽排解數天後,師姊依然是由師兄全家人陪伴下前來,這次人數沒變,變的是心情。師姊坦言第一次來的心情是焦慮不安,因先生尚在急診室,她實在求救無門,不知該如何是好?而今天的心情卻與上回迥異。師姊娓娓道來這幾天的際遇,其心情起伏之大又快。她說在法主公恩師幫忙與冤欠溝通後,她離開此處即立刻趕回醫院照顧先生,本來兩眼呆滯的先生突然醒了,而且還有說不完的話。本來醫生告訴師姊,七天後準備辦理先生的後事,結果七天後卻是辦出院回家過年,醫生跟護士都覺得非常訝異。

師姊還說,在她前來求助全真堂時,左鄰右舍幾乎全持反對票,原因是怕師姐被坑錢。之後鄰居追問此次前去新竹求  法主公恩師,共花了多少錢?師姊向鄰居表示,只是幫先生之冤欠超拔至全真大道靈修院潛修,堂主本來是不收費,因為要蓋靈修院沒經費才收錢,若不超拔也可以至其他地方做功德,不一定要在全真堂做。師姊又特別強調說,先生住院的這段期間沒收入,所以超拔的錢也是欠的,堂主夫婦表示救人要緊,錢可以以後再慢慢繳。鄰居聽完後陳師姊的敘述後說,這才是真正在幫人的道場。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