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七十年,當我在唸新竹中學高三時,由於離家遠所以與班上數位同學在外租屋,就在大家忙於準備大學聯考之際,其中一位同學卻勾引房東就讀國二的女兒,並發生關係,此同學也偶會對我們敘說經過,然而聯考放榜時,此位同學卻名落孫山。十餘年後,我在某上市公司擔任地方主管,於開會中碰到他弟弟(低我一屆,人品功課俱優),我很高興的詢問其兄近況,只見他搖頭苦笑的道,其兄大學聯考三次都落榜,只能當個小工人,因為才高中畢業學歷而已。我聽了甚為託異,因為以當年新竹中學應屆升學率五至六成,重考幾乎都能考上很好的學校(班上一位同學第一年落榜,第二年考上台大外文系),所以讓我不禁自忖是否昭彰報應,靈驗不漏?為逞一時之快,斷送大好前途,真乃大不智之行為也。

前些日子,拙荊一位多年好友從馬來西亞回國,此位好友乃一貫道親,二十餘歲即胸懷壯志至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宣揚一貫道的教義,時光荏苒倏忽十年。於促膝言談之際,她忽然眼眸泛著淚光,因為當地有一位道親時時在背後誹謗她,讓她內心深受煎熬,於是決定這一次回來先在台灣待較長一段時間再說。

一個荳蔻年華的女子滿懷憧憬、為道遠赴異鄉卻是如此結果,或許有人會認為有些不值,其實,在娑婆世界此乃稀鬆平常之事也。縱令人能回到遠古時代之生活,一樣是逃不開憂悲惱苦,躲不掉生老病死的,因為人類有感官,即會對當時之情境產生反映,所以甚多人想要逃離自己現有的生活或是工作,其實是跳開一個火坑又跳入另一個火坑罷了,一段時日後仍會碰到相同的問題。

《史記李斯列傳》曾提及李斯年輕時為邵小吏,見吏舍廁所中老鼠食不潔之物,因接近人犬,所以常受驚嚇。李斯進入大穀倉中,觀看穀倉老鼠正對積粟大快朵頤,居大屋之下,反不見人犬干擾。於是李斯乃嘆曰:「人之賢能與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處之環境耳!」所以凡夫如果被境界所縛,終究仍是凡夫。

金剛經有云:「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即闡釋了我們不能否定境界,色、聲、香、味、觸本來就存在的,不是在生活中沒有它們,而是要身在一切境界中,如何不受其染。所以,我們要學習仙佛無我的境界,如此才不會被境所迷,造成思緒反覆無常,行住坐臥才都能一直在正確的軌跡上。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創刊號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