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進入護校的第二個月,教授對我們進行了一次小測驗。我一直都是一個認真好學的好學生,所以,測驗題並未難倒我,很輕鬆地一路做了下來,但是最後一道題卡了殼:「負責打掃學校廁所的那位婦女姓什麼?」

這一定是教授開的一個玩笑。我見過這位清潔工幾次,個子高高的,黑頭髮,大約五十來歲,但是我怎麼會知道她姓什麼?我交上試卷,最後一個問題只好空著。一個同學問教授:「最後一道題是否計入總分?」

「當然了。」教授說道,「在你們今後的護理生涯中,你們會遇到很多的人,他們對你們都具有很重要的意義。他們渴望得到你們的關愛和照顧,你們應該明白:僅靠微笑和一句簡單的問候是遠遠不夠的。」

我永遠記住了這道難題,而且也知道了清潔工姓陶。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24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