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俗姓李,七十八年三月皈依佛門,拜海空法師為師,取法名寂空。入佛門後,天天禮佛,參禪打坐,雖然對佛法了解不多,但常常看佛學書籍;對學佛、成佛堅信不疑,心地虔誠。八十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晚,禮佛後靜坐,在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的加持下,約晚十點鐘左右知道自己的宿命,當時傷心地大哭了一場。

 六百年前,我是一位出家比丘。我二十歲出家,曾授三壇大戒,修行五十餘年。學佛修行中做了不少好事、善事,但由於貪戀塵事,想人天福報,最終不但沒有脫離六道輪迴,反淪入三惡道中受苦。我由比丘身死後,投生一有錢的財主家庭,長大成為一名公子哥兒,成天享受著花天酒地的生活。身邊有侍女八名,雖不好色,但貪名、貪財、貪利十分嚴重,造下了不少惡因。這一世死後,又投生一個當官的家庭,長成人後,我當上了領兵將軍。當時身邊有侍女二十四位,威風凜凜,要什麼有什麼,享不完的榮華富貴,吃不完的山珍海味,整天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由於吃、喝、玩、樂再次造下種種惡因,特別是領兵殺了不少的人,將人頭砍下,拋尸於江河。當對方士兵藏於草叢中都要找到拉出來殺掉,給後世結下怨緣。
  
我由將軍死後,投生三惡道變蛤蟆三次,由於將人頭砍了,所以變蛤蟆無頸。殺人拋尸于江河,我變蛤蟆時遭捧打、鉤釣、翻腹死于水面,腐爛發臭,甚至遭受抽筋剝皮之苦來償還前世之報。三次蛤蟆完後,又投生變山雞四次,來償還我為將軍時,指揮士兵將藏於草叢中人殺掉之債。我當財主將軍時,貪於口福,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所以變山雞遭槍打、刀砍,烹、煮、炒、煲之苦來償還宿債。當四次山雞償報死後,又投生豬胎,變豬三次。這就是我當財主將軍時,好吃懶做,飯來張口,衣來伸手,老想吃肉造下的惡因,只好變豬來償還。變豬吃剩食、酸食、鞭抽棒打不算,還要遭千刀萬剮,以及上述種種苦來償還兩次人生貪口福欠下的惡報。 

當時我知道我輪迴過程受種種苦時,我非常傷心地哭了。我是一個極難流淚的人,當時我想,我已修到這種程度了,我為什麼要貪人天福報呢?由一個貪字,臨命終時一念之差竟淪入三惡道十次,又怎麼不叫人傷心後悔呢?六百年!多麼寶貴的時間,就這樣懵懵懂懂地過去,又怎麼不流淚呢?

一世比丘,得兩世人生福報,不知積善積德,反而造下種種惡因,輪迴到三惡道十次。以極苦的果報,還清債後再投生人世,這就是因果不差毫釐。有人會問,為什麼沒有輪迴到餓鬼、地獄道受苦?這是因為我前生學佛的好處,所以只在三惡道的畜生道輪迴,到惡緣盡時,佛種在遇善緣時又會發芽,這就是今生又學佛的原因。一個學佛人種下佛種後,這顆種子永遠不變質;只要遇到適宜的水土、溫度的時候,她就會發芽、開花、結果的。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31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