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時的右丞相李林甫,二十歲時還沒有讀書。他在東都洛陽時,愛好狩獵打球、架鷹養狗。他常常在城裏的槐壇下騎驢打球,幾乎天天都去。有時騎驢打球累了,就坐在地上或頭枕著手躺在地上歇息。一天,有個長相醜陋的道士對坐在地上的李林甫說:「騎驢打球有什麼可樂的,值得你這樣沉迷呢?」李林甫生氣的望著道士說:「關你什麼事?」道士就走了。第二天道士又來了,對李林甫又重複了昨天的話。李林甫從小就聰明悟性好,立刻意識到道士非平凡之人,就起身理好衣服,向道士施禮致謝。道士說:「郎君你雖然擅長騎驢打球,如果有一天突然從驢背上摔下來的話,你將後悔莫及!」李林甫馬上向道士表示今後要修身、謹慎,不再騎驢打球了。道士聽後笑著說:「三天後的五更時,我在這裏等你。」李林甫答應了。

到了約定的時間,道士已經先他而到。道士說:「你為何來晚了?」李林甫忙陪罪道不是。道士讓李林甫三天後五更再來。到了那天,李林甫半夜就趕到約定的地點,等了很久道士才來。這次道士顯得很高興,與李林甫談笑融洽,並說:「我在人世已經五百年了,看見你已名列仙籍,如果修練的話,你將會白日升天成仙。如果你不願意成仙,那麼你有當二十年唐朝宰相的命,而且大權在握。你今天先回去,好好想想,三天後的五更時我們再在此會面。」
  李林甫回去後,暗自思忖:「我出身皇家宗室,自小就俠義,二十年宰相,重權在己,白日升天成仙哪有做宰相好?」決定後,李林甫如期去見道士,說自己想當宰相,不願成仙。道士聽後,嗟歎不已,並斥責李林甫說:「我在人間考察了五百年才遇見你這一個可以成仙的人,可惜可惜!」李林甫聽了想反悔,道士說:「不行,神明已知道了。」臨別時道士告誡李林甫說:「二十年宰相,掌握著生殺大權,威振天下,然而你千萬不要暗藏壞心玩陰謀害人,要廣泛救拔眾生,不要亂殺無辜,多積陰德。這樣的話,三百年後,你就能白日升天成仙了。現在你的官祿已至,可以進京做官了。」李林甫匍匐在地上哭泣著叩拜,道士和他握手告別。

 當時,李林甫的堂叔在京城中為庫部郎中,李林甫就進京去拜見他,堂叔因為李林甫一向放縱浪蕩,也不和他來往,當看見他時,頗感驚奇地問道:「你怎麼到京城來了?」李林甫說:「侄兒知道從前錯了,這次來拜見堂叔,是想從此改邪歸正好好讀書,如果做不到,情願受堂叔的鞭打。」後來在堂叔的關照下,李林甫被任命為贊善大夫,不到十年的時間,當上了宰相。李林甫胸有城府,精於權術,能知道皇帝的心思,深得皇上的恩寵。他獨攬大權,權傾朝野,宮廷內外上上下下無不畏懼。幾年後,李林甫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誅殺異己,冤死相繼,冤獄連連。完全忘了當初槐壇下道士的告誡。

當時,要想拜見李林甫,必須在離他府邸很遠的地方就得下馬步行。忽然有一天中午時,有人敲李林甫家的門,看門人吃驚地開了門,只見門口站著一位枯瘦的道士,說要見李相國。看門人除了大聲呵斥著要把道士趕走,還把他捆起來送到官府,道士後來微笑而去。第二天中午,道士又來了,看門人只好告訴了李林甫。李林甫說:「我不記得曾認識過什麼道士,你讓他進來。」等道士進來後,李林甫突然醒悟,原來這道士正是在槐壇下所見的那個人,頓時慚愧害怕至極,不知所措。想起道士預言自己只能當二十年宰相,現在恰好二十年,可是自己卻沒有遵守道士當初的告誡。想到這裏,李林甫心裏發緊,如同生病一般,趕緊向道士行禮。道士迎上去笑著說:「相公可好?我當初的告誡你一點也沒聽,讓你積陰德,你卻枉殺了許多人。上天對你的所做所為瞭若指掌,你就不怕對你降下懲罰嗎?!」李林甫只是不斷地磕頭。

李林甫問道士說:「當年你說過我有上天成仙的緣份,現在還有這種可能嗎?」道士說:「由於你在人間的行為太惡劣,與道不和,折去你三百年仙緣。你的仙緣往後推遲了六百年。六百年後,你才能成仙。」

第二天道士與李林甫道別,李林甫以厚禮相贈,道士概不接受,只是揮揮手說:「好自為之吧,六百年後,我才能再見到你。」說罷,道士一出門就不見了。

李林甫本是有德之人,才有仙緣,可是他迷在人間為名利所誘,忘了道士讓他廣救眾生,積德行善的告誡,誅殺異己且失德,從而造成仙緣被推遲三百年。如果輪迴中,他還是不清醒,或許永遠失去成仙的機緣。願如今的世人能以李林甫為戒,切莫機緣一過,而痛悔莫及。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34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