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女從小失去父親,與母親相依為命。但母親為了生活,只好把我寄養在一位乳母家,自己出外幫人洗衣、燒飯,母親出門在外沒房子住,只好租一間豬舍過活。感恩上天慈悲,日子總算在平平安安中度過。

轉眼間,信女已九歲了,卻因家境清苦未能上學,後來經乳母勸說後母親才同意我上學。雖然我十五歲才從國小畢業,但心中卻一直感念著二位慈母,如果當時我未能讀書識字,就無法看到佛書上說:「父母不親,誰是親?父母不敬,敬何人?父母養育之恩、十月懷胎、生育之苦,一生都報答不完。」之慈訓,所以每當思念起二位慈母,仍因感恩而淚流不止。

為了走吃素這條路,忍耐二年的折磨,因為先生擔心我吃素沒營養,不讓我吃素,我知道他本意是為我好,所以不管是被罵、被打、被威脅離婚,我都很堅志的忍過去了,雖然吃了很多苦,心中還是感恩先生,如果沒有他的阻擋,也許我的心志就沒有那麼堅定了。

國小畢業後即到工廠工作,到了十九歲便論及婚嫁,嫁給了一位軍人,從此相夫教子養育四個兒女。早期生活清苦,白天會出外做苦工幫助家計。直到最小的孩子上小學後,有一位朋友帶我去求道聽四書五經。看了善書後才慢慢了解人生的真諦。六十五年底求道,六十六年初就吃素,看到南海古佛慈訓:「奉勸世人早持齋,靈性物性一處來,忍心殺死同胞肉,將心比心實可哀。」 

到了七十一年時,又有一位朋友帶我去學經、讀經、學法器、背誦經咒。經過三年才有一點成就,感恩老師教導,但是「讀經不知經中意,如同養牛吃草屁」。「讀經不如講經,講經不如依經行」後來就去皈依三寶,跟朋友時常去聽經,才知道聖賢仙佛都是苦中修來,佛法中最珍貴的是般若智慧,「迷者師度,悟者自度」才是正法。

有一次在白雲寺做義工,中午休息時,在善書櫃中看到新竹全真堂發行的《西天佛國遊記》,我住新竹所以心中很高興,就依地址找到全真堂,在堂裡看到另一本著書《放生儀軌》,又看到很多善男信女在等問事,項目有身家疑難問題,陰陽冤業排解,一切濟世項目完全免費。之後,我時常帶朋友到全真堂叩求法主聖君恩師化他們的困難,很多朋友都得感應,大家心中亦非常的感恩。

今年的九月十二日,媳婦打電話告訴我明天要去台北看病並接受手術,我知其病情與本身的因果有關,趕緊去市場買一桶泥鰍帶回家裡,依照全真堂的《放生儀軌》念完經文後,於住家附近的大水溝將泥鰍放生,回到家後再誠心恭讀《聖帝大解冤經》迴向給媳婦,祈求她身體平安無事。當誦經結束時已快下午五點,於是開始準備做晚飯,但這時身體卻突然開始發燒,感覺非常難受,心想趕快把飯做好,接著又感覺一陣寒冷,冷的身體直發抖,原以為是感冒,便叫孩子替我買感冒藥,服完藥後,身體卻還是如待在冰庫裏般,拿了條大棉被蓋住還是很冷。最後實在忍受不了了,忽然想起全真堂法主聖君恩師能濟世救人,立刻打電話給童師兄,童師兄問我原因之後,就要我趕緊坐計程車到堂裡來,那時我的身體已痛苦到了極點,全身冒冷汗,肚子絞痛又嘔吐。到了堂裡,林師姐看到我直冒冷汗,隨即拿衛生紙幫我擦汗,溫柔似慈母般,心裡非常感動卻說不出話。童師兄看見一個瞋恨心很重的女水鬼附在我身上,童師兄請她離開,但她卻不肯,童師兄施法時,我的意識很清楚,我就靜下來一直念佛,經過兩小時後,身體就逐漸好轉。在案前叩謝法主聖君恩師救我生命的大恩大德,那時已是晚上十二點多,童師兄又親自送我回家。

心中無限感恩,今生今世一定要努力的學佛修道,報答諸佛菩薩與法主聖君恩師的濟世渡人,以及童師兄的救命之恩。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42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