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見到師姐來堂,大家都認為她的傷是家暴所致,因有很明顯之外傷。唯有堂主持不同之看法,因堂主看見師姐身後跟著一年輕男魂,並擔心此男魂會對師姐不利。於是堂主利用放生時,嘗試與此男魂溝通,但男魂一副干卿底事之心態,就是不領堂主之好意,而堂主也不敢隨意告訴師姐,怕她誤會我們別有居心。

某日放生後的晚上,師姐來電告知,將於假日至本堂叩問一些事情。堂主才趁此機會提醒師姐要小心一點,其身邊已有一男魂跟隨著。師姐聽後頗為害怕,轉告其夫婿,師姐的先生即表達欲隨師姐一同前往,想看看堂主存何居心?

晤談一個多小時,師姐的家人感受到堂主的誠意,認為堂主所言合情合理,師姐才解說身上的傷勢由來。

同一年的清明節,也是師姐父親逝世一周年的忌日。前一晚師姐早早就寢。第二天,家族十餘人分乘數輛機車前往掃墓,當時天朗氣清,道路平坦寬敞。前面的車子皆平安前行,師姐卻沒來由的將車子騎到距離路面有一層樓高的大水溝底下。

師姐事後回想當時情形,她載著已就讀高中的大兒子,兒子見她機車越騎越偏離車道,即猛叫師姐要注意,否則會掉到大水溝裡。但當時師姐已被「鬼遮眼」,絲毫不知己身已身處險境,接著連人帶車一起掉進水溝裡,奇怪的是師姐遍體麟傷,兒子卻毫髮無傷。原來男魂是與師姐結怨,所以男魂只傷師姐,並不會傷及無辜。

後來師姐知道其前世曾虧欠於男魂,立即誠心懺悔,透過堂主請法主公恩主居中協調,男魂希望師姐幫祂超拔,及一次做七萬元功德迴向給祂。師姐願接受男魂的條件,而原本師姐擔心籌不到錢,但師姐的先生卻剛好賺到一筆七萬元的意外收入。

師姐為人樸實無華、急公好義,寧可縮衣節食,把省吃儉用的錢拿去行善,人品有如冰壺秋月般的高潔清亮,所以仙佛一直暗中保佑她,雖然她的頭腫了個包,但卻不會痛,人也沒摔成重傷或植物人。這些年來,師姐一直都平安無事。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