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三年一月十一日(歲次癸未年十二月廿日)

詩曰:浩然正氣彌雲天,事在人謀志要堅;梵界施法邀聖路,日出日落快加鞭。

聖示:世人鬼迷心竅,行事不循正途,還奢言理所當然,反正大家五十步笑百步,沒什麼區別,沿而習之迷失了多少純心的青年。然青春有限,世事無常,還是求往無盡的「道喜」,方是久滋味也。

仙翁曰:王生,靈遊仙境去了!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聖安。

仙翁曰:免禮,我們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麒麟騰空而去。)

王生曰:下生喜歡在冬陽中沐浴和煦的溫暖,不知仙翁是否亦有其樂?

仙翁曰:吾已證大羅金仙,不會受外在環境變化而有所「心動」,故你的享受與吾之享受不同也。

王生曰:說的也是,下生凡夫凡軀,深明大自然的恩賜,仙翁既證無極,想來悠遊自在,真是令下生歆羨。

仙翁曰:王生不需羨煞,好好代天宣化並修持己身,自有淨土讓你往生證道。

王生曰:多謝仙翁勉勵。適才仙翁一席鬼迷心竅之說,我倒有一問,就是世人「談鬼色變」,雖說孔夫子不語怪力亂神,但仙翁是否可以為世人解解迷,否則自嚇嚇人。

仙翁曰:哈哈!笑死人了,世人無法看見魂魄之相,於是挖空心思想出一大堆「鬼相」,尤其是聲光電影或電視,無不各現恐怖之相以創票房。事實上,世人所謂的鬼,其實就是人類的靈魂,以另一種方式存在於異度空間罷了。世人因為無法目睹,所以疑神疑鬼而懼怕,尤其是作奸犯科者,更是心神不寧。一個人只要光明磊落,有何懼之來?人怕鬼,鬼才怕人呢!因為沒有因果之纏,鬼魂是不會隨意危害世人的,除非世人不敬冒犯,且己心污穢,那就甚易形成「物以類聚」現象,所以世人不需多疑,只要秉持「正氣破萬邪」之心,即不會有什麼事的。

王生曰:原來如此,世人庸人自擾,都被世人自己製造出來的「鬼相」嚇著了。所以一個人的智慧非常重要,就像下生昔日在誦經或念佛聖號時,貪多求快,囫圇吞棗,有念與沒念差不多,等到下生體悟到心印之道理,現在即便沒念,但只要一動念,就覺仙佛現身在旁一樣,真是神奇。

仙翁曰:然也。金剛經有「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為開端,心經亦云:「以無所得故」為結尾,就是「無」的妙諦宣說,世人求「有相」之法,難入仙佛心契,所以應明白「心」的作用,方是悟與無知的關鍵。

王生曰:仙翁說理如日月照川,永恆不變,聽來真是法喜充滿,舒服極了。

仙翁曰:哈哈!王生汝有此感,代表汝心境上滌污去穢有成矣!

王生曰:下生慚愧,仙翁笑話了。

(二人閑談中,麒麟已飛抵目的地之上空,緩緩沿整個仙境環繞飛行。)

仙翁曰:我們已經到了,王生你覺得如何?

王生曰:好奇妙!由空中俯瞰更能一窺仙境之全貌,不過,仙境這麼寬廣,繞完一圈要花不少時間吧!

仙翁曰:那當然,我們只是大略看看就好,前方有一瑰麗仙池,下去吧!

王生曰:好美的仙池,四周仙樂繚繞,一片祥和之景,裡面有眾多仙人在池中戲水。只見水花時而平靜無波,時而波濤洶湧,時而氤氳朦朧,時而清澈無瑕,變化多端,不知這是代表什麼意義?

仙翁曰:這是煉仙池,池水會因修煉之仙真程度而變化,以煉其心、涵其性。王生我看你在人間一片污穢,你也下去洗一洗吧!

王生曰:可以嗎?其實仙翁沒說,下生也會懇求仙翁讓我洗去一身濁氣與罪業,感謝仙翁慈悲,我下去囉!

仙翁曰:無妨,吾已與守池將軍知會過了,去吧!

(仙翁說完,只見王生撲通一聲就跳入仙池。)

王生曰:哇!好清涼,讓我有一種重生的感覺,真希望洗了之後,回到人間能永保清靜。

(王生沐浴其中,悠然穿梭水中,盡情享受水精靈的修煉。)

仙翁曰:可以了,起來吧!不要耽誤太多時間。

(王生一聽,乖乖的從池中一躍而起,好像輕功一般,翻騰而出。)

王生曰:叩謝仙翁讓下生洗滌凡塵污泥,令下生頓覺神采煥發,好像脫胎換骨一般。

仙翁曰:無須言謝,此乃母娘慈悲,在癸未年將盡之時,慰勉你的。此仙境乃「水精仙境」是也,在此仙境中,仙真可以至此煉仙池中修煉,汝有福氣藉煉仙池之水淨身,可省去汝多年之修煉,汝應謹慎於人間之行,方不負母娘紘慈。

王生曰:會的,下生一定秉尊仙翁訓誡,鞠躬盡瘁。

仙翁曰:哈哈!沒那麼嚴重,這不是條件買賣,而是有福者享之,無福者求亦不得也。

王生曰:再次叩謝仙翁與母娘,也請仙翁轉達下生對母娘慈愛之感念。

仙翁曰:哈哈!這是為人基本禮數,在你適才說話時,母娘就已接到了。王生好好修持,並廣渡有緣之人吧!

王生曰:會的,今日就單純來此「煉仙池」淨身嗎?

仙翁曰:是的,時候不早,我們回去吧!

(此時王生與仙翁跨上麒麟騰空而起,往堂內飛回。)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八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三年二月一日(歲次甲申年正月十一日)

詩曰:大地回春萬象新,野梅迎客寫幽欣;心香一瓣何方置,放遍天地一笑吟。

聖示:時光荏苒,匆匆一年又如雲煙遠飄,迎接的是嶄新的無窮希望,然而未來一年是收成或虛擲,全須靠理路清明、智開悟真和如實執行,方有所成,有道是:「知行合一」即是識得真詮之不二法門也。

仙翁曰:王生,靈遊仙境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金安,與仙翁再見又過了一年,下生對未來的普化,抱持著樂觀雀躍的心情,不知仙翁新年在天上,是否一如凡塵“放假”悠閑?

仙翁曰:想得美!吾聖務繁忙,凡間新年正好是仙界檢討一年來普化成果的佳辰。此次回天,貴堂主席可說風光滿面,因為雖然貴堂鸞生不多,但卻以「有效管理」與「執行力」,締造小兵立大功的成果,吾身為貴堂主著仙師乙職,亦同沾榮耀。然吾等所喜不是功有多少,而是欣喜凡塵又多一好道場,可助天渡眾,故王生汝亦是功臣之一也。

王生曰:仙翁切莫如此說,下生最怕攬功自居,以免陷於名利枷鎖,不過聽聞仙翁說明,辛勞就一掃而空了。

仙翁曰:是的,天為民敬就在於天之無私,故該賞則錫福,該罰則降禍之,汝亦毋須太過推辭,好了,我們先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麒麟頷首向王生恭賀,隨即載二人騰空而去。)

王生曰:新年期間,我發現現今之人還是有去廟宇「搶頭香」的習俗,不知搶得頭香是否可元辰光彩,庇佑一年順遂無災?

仙翁曰:其實此乃民間對仙佛表現虔敬的一種方式,並無特殊利益。試問一個作奸犯科者搶得了頭香,難道仙佛也要保佑他「作惡順利」嗎?所以世人不要太沒智慧,仙佛不在乎你來廟堂拜祂,因為這無損其德,只要人們心香誠敬,亦可上達天聽,故不要迷信鬧笑話。

王生曰:仙翁的意思是說搶頭香只是心誠的表現,無助於命運的改善,那人們應如何讓己身命運亨通暢達呢?

仙翁曰:其實此理簡易,因為每個人降生塵世,即已有因果隨身,端看個人「業」之輕重,而顯人生是災惡連連或平步青雲,故一個有智慧者,當須先解「業」,業解則可得快意人生。然而除了解業之外尚須「眾善奉行」,方可造福而有福享。因此世人不要本末倒置,專向外求得世人認為可財足運轉的「天珠」、「求財鍊」…等不切實際之作法,因為這都不是對症藥方,唯有行懺悔心與眾善,減少“惡緣”觸發、“惡果”成熟,則當可平安順遂也。

王生曰:仙翁所言是否意味著“惡果”尚需“惡緣”觸發,若無惡緣則惡果可保無事?

仙翁曰:大體上可如此說,因為命運可改善,就看世人是要自己循正道創造人生,或隨閻王生死簿過一生了。

(二人閒談間,麒麟已飛抵今日欲拜訪的目的地。)

王生曰:新春剛過,就來到喜氣洋洋之仙境,真令人心曠神怡。

仙翁曰:然也,此處乃「悅喜仙境」是也。

王生曰:「悅喜仙境」?聽起來就感覺愉情和樂,不知此仙境緣由如何?

仙翁曰:此仙境乃脫輪迴之證道修子逍遙之淨土,因為是「不退轉」之境,故名「悅喜」而符合其意境。

王生曰:對嘛!難怪放眼過去,眾仙家都是道炁貫斗,雄渾內斂,讓人生起敬畏之心,不知證道此仙境是不是很難?

仙翁曰:哈哈!那就由當事者來述說,不是更貼切嗎?我們向前找一位仙長聊聊吧!

(二人漫步往前,不遠處有一位仙長正與仙禽徜徉其間,安祥有趣。)

仙翁曰:鍾離權向「全羅金仙」請安,今日吾領旨攜凡生來訪仙境,尚祈金仙襄贊充實。

全羅金仙曰:哈哈!久違了!鍾離權仙翁真是辛勞備至,不像吾慵懶成習,而在仙境內幽居。

仙翁曰:哪裡!金仙昔時功果巍碩,本就該讓後生晚輩有機表現,故金仙毋須謙讓。

王生曰:下生全真堂真筆,叩請全羅金仙聖安。聽二仙的對話,我懵懂不知,可否叩請全羅金仙略述仙蹟以醒世人?

全羅金仙曰:哈哈!可以!吾乃是數百劫前之人氏,當時雖然世界平和,但人們卻沉於欲望,不思修心,只在肉身中尋享受,而吾對「秋牖」之修又特別有興趣,於是沐浴在大道中,終有所小成。於是開始勸醒世人,勸一人就救一人,終其一生渡人無數,歿後位證上界仙真,經過一段時間精修之後,方來此悅喜仙境逍遙。

王生曰:真是值得效法的老前輩,不過我適才聽金仙所言「秋牖」修法,到底是什麼呢?

全羅金仙曰:此乃當時吾在人世時的一種修法,現在並無示現人間,故欲詳談時間不允,不過理本同一,都是修證回天之路徑也。

王生曰:原來如此!那仙境之金仙應該也不少吧!

全羅金仙曰:如恆河沙數之多。

王生曰:那麼多!真是羨慕,可嘆下生福薄,至今仍在世間輪轉不休。

全羅金仙曰:王生毋需感嘆,只要你不忘使命,回天逍遙就在剎那間。

王生曰:多謝金仙鼓勵,我會銘記在心的。

仙翁曰:今日時候不早,我們先告辭了。

(二人乘麒麟快速往堂內飛回。)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九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三年二月八日(歲次甲申年正月十八日)

詩曰:紅陽破曉又落西,巨富石崇晚節淒;仰古追今何者悟,黃庭一卷遠荒畦。

聖示:世人心外求法,難以安於平靜,一個心猿不淨、意馬難羈之修者,四處攀緣,念念執著,自縛於苦海。如要想離苦得樂,唯有「放下」一途,方能心空法溢,得參奧妙。

仙翁曰:王生,靈遊仙境去了!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聖安。

仙翁曰:免禮,我們出發逍遙去矣!

(二人步出堂外,乘麒麟翱翔而去。)

王生曰:看仙翁今日心情不錯,是否有什麼喜事,說出來讓下生也共樂樂。

仙翁曰:哈哈!心有靈犀一點通,沒錯!因上天有鑒全真堂眾修子,無怨無悔的普化聖務卻又蝸居陋巷,沒有一個適切的道場,故上天將助全真堂發揚光大,道場已儼然成形矣!

王生曰:真的嗎?太好了!這樣也可讓有心效勞的眾師兄姊,不會因堂主家空間限制,而能歡愉修身。

仙翁曰:然也,天助實修者,希貴堂諸賢生齊心合力,將鸞門之風發揚光大。

王生曰:謹遵仙翁聖訓,我們定會不負仙佛所望的。

仙翁曰:希望如此!

王生曰:下生十餘年前曾接觸一貫道,因機緣不足,所以只去了一次就無疾而終,不過下生有些納悶,就是書中常言「九六原靈」是母娘差下九十六億原靈降凡,於青陽期渡回二億,紅陽期渡回二億,尚有九十二億原靈在凡塵受苦。但現今地球有六十餘億人口,加上各種動物生靈、地府眾生,怎麼算都不止九十二億,而且我看「阿彌陀經」中有云:「極樂國土……其數甚多,非是算數所能知之,但可以無量無邊阿僧祇說……」所以此說困擾下生甚久,不知該如何解釋?

仙翁曰:哈哈!王生有追根究底的精神甚佳,本來理不懂悟性難開,是必然之理,汝所言之「九六原靈」並非九十六億原靈之謂。昔時易經本用六、七、八、九之數,六、八屬陰,七、九屬陽,陽進陰退,陽順陰逆,故七進九為老陽,而陽遇七不動,故陽用九不言七,而八退為六,陰極則變,故陰用六而不用八。陽為乾,陰為坤,故九六代表乾坤,亦即泛指宇宙中所有的原靈佛子,非指僅九十六億之謂也。

王生曰:仙翁指點,令下生豁然開朗,真是奧妙無窮。還有下生常看有些人喜歡四處求修,難以安心當下,仙翁是否亦可開悟迷津?

仙翁曰:然也。世人心外求法,如聽人說某某廟宇之仙神非常靈驗,則大家一窩蜂追拜。世人靜心冥想,台北的媽祖與台中、高雄或全省其他的媽祖有何區別?台灣的八仙翁與大陸的八仙翁有何差別?都市中的釋迦牟尼佛與深山中的釋迦牟尼佛有何不同?世人由此應可明瞭,分別心在於人耳,因為人的區分,方有台疆各地何廟仙神靈驗之說。其實只要是良善之人,仙佛都會庇佑,不會因他去拜才有保佑,世人應多參悟,免得人云亦云,浪費寶貴光陰。

王生曰:多謝仙翁指點迷津,如此一來,應該可讓世人排除不正確的觀念了。

(二人閑談中,麒麟已飛抵目的地。)

仙翁曰:已到目的地,王生我們下去吧!

(二人走在仙境上,但聞經聲繚繞,莊嚴無比,梵音飄揚之處,令人陶醉其中,靈性感覺祥和寧靜,真是美妙。)

王生曰:此處是何仙境?聽到的好像是道家之誦經,我在世間所聽並無如此莊嚴。

仙翁曰:此處乃「經清仙境」是也,汝適才所聞之經聲乃自然發出,不是口誦,故其經聲隨處悠揚。此處屬清修之仙境,證道此仙境者,大多已不問世事,逍遙自在矣!

王生曰:難怪聽到經聲,還可看到「經身」四處宣流,真是奇妙!那此仙境上之仙真,是否為比較久遠時代證道者?

仙翁曰:然也。此仙境於無量劫前即有,故能於此逍遙者,亦屬大羅金仙之輩也。

王生曰:難怪適才下生突感一陣靈氣襲身,令人有點招架不住,全身戰慄。

仙翁曰:哈哈!王生怎麼如此形容,經過這仙氣之洗禮,汝之靈性又清明不少。至於汝有震撼之感,乃因汝久居凡塵污濁太深所致,所以有此不適之感,不過能吸取仙境靈氣,乃世人求之不得,汝應心存感恩才是。

王生曰:下生失言了,下生只是實話實說,絕無冒瀆之意,盼仙翁見諒。今天是週日,可否讓下生在此多待一些時間,以便吸足靈炁才回去?

仙翁曰:不需要,汝適才多吸幾口炁,已是天大福分,莫可貪求。

王生曰:下生慚愧至極,又犯了貪念。

仙翁曰:無妨。今日來此仙境之意,主在醒悟世人仙境之無爭、極樂、妙景,非是凡俗可比,而且既證大羅金仙了脫輪迴,可無量劫悠遊其中,世人應以惕勵自己,有朝一日亦可晉升至此斷生死也。

王生曰:是啊!真不想回去了!「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是真正體會其妙。

仙翁曰:好了,今日時間太久,我們回去吧!

王生曰:遵命!

(二人乘麒麟快速往堂內飛回。)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廿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三年二月十五日(歲次甲申年正月廿五日)

詩曰:惡念不生萬善歸,明清戒體不相違;俗情盡掃心常樂,片片禪愉遠是非。

聖示:道德經云:「多言數窮,不如守中。」修子當明其意,即少言世俗八卦,多談修理深哲,當可漸悟得益。以免造了甚深口業而不自知,屆時來生為口業所纏,不論人際或貴人皆乏人相助,自受其果而怨天尤人也。

仙翁曰:王生,靈遊仙境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金安。

(二人寒暄畢,隨即步出堂外,乘坐麒麟騰空而去。)

王生曰:下生業重,總覺修行中道考不斷,最近下生研讀「優婆塞戒經」中之受戒品與淨戒品,深感清涼灌頂,舒暢無比,所以下生開始以誦持六重二十八輕戒來砥礪自己。叩問仙翁,這種作法是否可漸自淨其意而靈性超昇?

仙翁曰:然也。其實戒乃止惡之意,一戒止一惡,無量戒止無量惡,故佛家有謂戒藏之語,而持戒可使身、心清淨,進而持六度萬行,成證道果。昔日至聖孔子以心法傳顏回、閔子騫,亦是其道德高尚無瑕之關,所以儒家之倫常、四維、八德…亦可說有異曲同工之妙,只因儒家乃修人道,故未強調為「戒律」之來。其實道家中亦有「太上經律」、「太上戒經」、「老君音誦戒經」、「老君二十七戒」…等,吾略舉老君二十七戒內容如下:上品是戒勿喜,邪喜與怒同;戒勿費用精氣;戒勿傷王氣;戒勿食含血之物,樂其美味;戒勿慕功名;戒勿為偽彼,指形名道;戒勿忘道法;戒勿為試動;戒勿殺言殺。中品是:戒勿學邪文;戒勿貪高榮強求;戒勿求名譽;戒勿為耳目口所誤;戒常當處謙之;戒勿輕躁;戒舉事當詳心,勿惚恫;戒勿恣身好衣美食;戒勿盈溢。下品是:戒勿以貧賤強求富貴;戒勿為諸惡;戒勿多忌諱;戒勿禱祀鬼神;戒勿強梁;戒勿自是;戒勿與人爭曲直,得諍先避之;戒勿稱聖名大;戒勿樂兵等共二十七戒,即是道家修子之平日修持戒理。然而佛家制定亦有其嚴謹之處,故其半月誦戒之儀,即是希望凡塵佛子們每半個月誦戒一次,一來不會忘記戒條,又可省察己身行為是否逾越戒律;二來半個月誦戒時,個人罪根尚淺,可及時改正,否則時日一久罪根深重,要改難矣!故誦戒能令凡塵佛子身、心清淨,一旦戒體清淨,則證道不難。所以世之修子要明白,無論何教之修都要秉遵聖訓,「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如此行之,則毋慮修之不成,王生汝若能依之行之,亦可深得其益。今人業深妄念多,不一定半月才誦一次,就是日日誦之以正其行,亦有大助益世人之污行也。

王生曰:多謝仙翁一番詳盡開示。一般人在修持過程中容易忽略過失,所以「吾日三省吾身」,正可戰戰兢兢的淨其異念、雜念、妄念,而漸入禪心益清之境,相信世人當可從中實踐而得其果。

仙翁曰:然也。世人身處五濁惡世,迷人、陷人之處甚多,故修子當多檢點己身念頭與行為,以免到頭一場空。

王生曰:前陣子下生聽聞一場演講有言:「修道者朋友不多,電話不多,話不多。」令下生深覺有理,不知仙翁看法如何?

仙翁曰:哈哈!是有其理在也。因為真修者「道」時時在心,故不喜空泛之俗語一堆,然而絕大部分人迷於塵境,因話不投機,故造成修道者自關六根以避六識。不過修行至一定火候時,尚應多普化大眾,莫可修成枯木禪而為自了漢,應有「外淡內覺」、「外冷內熱」的誠心渡迷,方是修者應有之作為。然此亦提醒修行者,在行持過程中要耐得住孤寂,耐得住無知者的閒言閒語,不理會他人的異樣眼光,依正道而修之,則上天亦會助其早日蓮華花開、證悟聖果的。

王生曰:上天慈懷,真希望每一位修行者多做少說、實際修行,未來一定可得享其果。

(二人閑談中,麒麟已飛抵目的地。)

仙翁曰:王生,我們已經到了。

王生曰:此仙境有一種父賢子孝、母慈女順的感覺,溫馨之氣氛洋溢在整個仙境上,而且空山靈雨一片清奇,真令人有如入桃花源之太平盛世感觸,不知陶淵明當初是否夢入此幕,才有該作品產生?

仙翁曰:王生扯到哪裡去了!陶淵明所作只是一種比喻,與此仙境無關,此仙境名為「孝親仙境」,故汝適才有溫馨之感,就是其理。

王生曰:「孝親仙境」?那要如何才可證道此仙境逍遙呢?

仙翁曰:汝請益一下此仙境之仙真,即可知其一、二也。

(王生隨即驅步尋找,見右前方處有二仙人與仙池中的魚兒追玩,看其童心未泯,真令王生好奇。)

王生曰:下生南贍部洲全真堂真筆在此向仙長請安,看二位仙長童顏鶴髮一派天真,下生正由鍾離權仙翁帶領至此一窺聖境,不知仙長可否慈悲開示一、二?

萊文仙翁曰:哈哈!原來是鍾離權仙翁與王生到來,為免耽誤時間,就先由吾來獻醜了。吾在世間人稱「老萊子」,昔時因吾心純孝,雖父母高壽,而吾亦垂垂老矣!但為搏父母生活之愉,除在生活起居上照顧周到,亦常費心逗父母親快活。俗云:「百善孝為先,論心不論事,論事貧家無孝子。」故雖家中不富裕,但吾一生盡孝,除在物質上盡其所能,更在「心」上下功夫。歿後玉帝嘉吾一生孝親不輟,故賜吾在「孝親仙境」中逍遙,說來真是沒什麼驚人之舉。

王生曰:下生景仰已久,從小下生就拜讀仙翁事蹟,真令人感動,而「孝」字在現今價值觀丕變的時代,早已古風不在,令人惋惜。不知第二位仙長如何證道此仙境呢?

順怡仙姑曰:慚愧,吾於昔時並未進道而修,但只因「孝親」而能於此仙境逍遙,真是感懷天恩浩蕩。吾生於一千二百年前,因吾生得清秀可人,故被父母視為掌上明珠,吾之爹親乃莊中首富,但為人慈善,濟物利人不遺餘力,故甚得村人敬仰。吾雖生富家卻無恃寵而驕,反而對親盡孝,因父母只生吾一女,吾本不願婚嫁,願侍奉父母一生,但父母為了吾之幸福,仍然擇一士子成婚,婚後吾不但對公婆順孝,亦常回娘家省親。後吾夫婿於試場中高中舉人,不但光宗耀祖,亦讓吾父母欣悅不已,吾與夫婿之孝行甚得方圓內大眾之讚賞,更成為大家學習的楷模。吾亦常利用機會向婦女們闡述「孝」之真諦,受影響者甚多,使得附近之人家庭和睦,「孝」風成習。待吾歿後,玉帝讚賞吾為一介女子,而能影響週遭之人盡孝,實乃不可多得之奇女子,於是賜吾於仙境中逍遙。吾盼世人應知倫常之理,不但「孝」親亦要「順」親,將來可以一「孝」字位證天界也。

王生曰:真是敬佩仙姑之孝心,普天之人應多以二位仙長之行為作典範,不但可家庭和樂,又可於未來際逍遙仙境。

鍾離權仙翁曰:感謝二位仙真之襄助!今日時候不早,我們該告辭了。

王生曰:遵命!下生叩別二位仙長。

(二人乘麒麟快速往堂內飛回。)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廿一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三年二月廿二日(歲次甲申年二月初三日)

詩曰:策馬揚鞭上理天,白雲黃鶴舞翩翩;心田甘露乾坤洗,萬里煙霞萬里仙。

聖示:昨夜聽風觀雨,笑紅塵百態,誰人奪萬世瀟灑?蒼穹之大少有百歲翁,更無千年人,故凡事當知透徹「空」、「無」,才能跳脫塵海,悠然上封九天。

仙翁曰:王生,靈遊仙境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聖安,今日又得見仙翁,令下生怡然清靈。

仙翁曰:是嗎?王生汝要多習定、靜,莫可受魔考而偏了方向,知否?好了!我們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麒麟騰空而去。)

王生曰:下生深覺五濁惡世,習染甚難去除,有時感覺自慚無用,怎麼心猿難羈、意馬難馭,真是惱人。

仙翁曰:沒錯!世人身處凡塵,魔道二股力量互相拉拔,但其消長主看個人心志是否能堅毅不墜。故世人當明「空性」之重要,因為若曉「空」之訣,則在自我訓練過程中,可漸除凡性趨向佛性。而空之真諦,吾在此略解一、二以明世人:

一、以現象界來解:世上萬物本無中生有,一旦緣滅則化為煙塵。例如一棟宏偉的建築物因因緣和合產生,即有磚、泥、附加物、人力搭建,故而形成壯麗屋舍,一旦滅劫到來,則化為烏有而歸於空無。汝可想起不久前伊朗國境大地震,一夕之間千年古城灰飛煙滅,即是明證,故世事萬物由空而有又歸於空。

二、以意念上解:所謂「空」乃要世人空去執念、邪念、惡行,這樣才能身心調和而感愉悅。世人誤解「空」乃消極空去一切:空了工作、空了家庭、空了子女、空了思想,這是消極認知,會令人如行屍走肉般了無生趣,反而入了所知障而困縛自己。故世人應知「空」是積極的去蕪存菁,讓己心反璞歸真也。

三、從功夫上解:世人心向外放,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恣意田獵外境,造成迷物之來,若能守六根於空境,就無六塵之擾,而能使己置身在琉璃清境地。故世人當先從小處做起,如守舌根,莫讓葷腥雜味染污,時時清淨素齋,久之心清無邪,漸至六根清淨,成仙作佛有何難事哉!

故從三空境著手,漸修漸淨而上浮於天,閻王、黑白無常之鏈,只鎖了虛空,而無法鎖住你的清靈也。

王生曰:仙翁一番論述,令下生醍醐灌頂,下生定當好好實踐,讓己身時時浸淫在清境界中。

仙翁曰:這樣才對!如果時時放縱自己,小過亦會累積而為大過,甚而殘害了靈性,希世人能明而行之。

(二人閑談中,麒麟已飛抵目的地。)

仙翁曰:我們已達仙境,王生可隨吾參見今日欲訪之仙真。

王生曰:沿路走來木秀風清,仙卉彌芳,清波盈泛,真令人感覺舒暢,而且觀今日所見之物都特別莊嚴又簡樸。下生叩問仙翁,為何各仙境有的富麗堂皇氣勢磅礴,有的簡樸如畫沒有一絲匠氣,這是什麼原因呢?

仙翁曰:這主在於個人之願力,故仙境呈現千奇百態,而納各方證果者逍遙也。

(此時前方有一道童緩緩前來,並恭揖而迎。)

仙童曰:歡迎鍾離權仙翁與王生來訪,吾家主人正在大殿敬候,請二位隨小廝前往。

仙翁曰:有勞仙童了。

(三人漫步仙境,不多時即達一巍峨道院,甚有氣勢。)

仙童曰:叩見主人,已將離權鍾仙翁與王生帶至。

雄清金仙曰:歡迎仙翁與王生蒞臨本仙境,本仙境已有數百年沒有凡生來此,吾欣喜也,命光宇(仙童名)奉仙茗侍客。

仙童曰:遵命。

仙翁曰:雄清金仙盛情,吾心領了,今日叨擾金仙,尚祈不吝珠玉教導。

雄清金仙曰:仙翁客氣,襄助金篇乃吾等仙家樂極之事,怎會有擾之來?本仙境久未披露於世,今有機緣讓世人一窺其貌,也是吾之幸也。

王生曰:下生叩見金仙聖安,聽二位上仙客套往來,讓下生彆扭萬分,下生先叩謝金仙賜仙茗淨靈,再叩問金仙問題可以嗎?

雄清金仙曰:當然可以,王生有何問題可稟來無妨。

王生曰:下生觀仙境簡樸又不失雅緻,不知此仙境之由來與金仙之聖歷如何?

雄清金仙曰:哈哈!本仙境形成久矣!若以世人數字觀念來說已逾億年。吾昔時為眾生之一,一心慕道修而習法,然因吾於「念」境執著,故久久無法開悟澈心。一日訪一道人問道,道人曰吾心執念,放不開、拋不盡,故常在有、無之間纏繞,無以掙脫。於是道人授吾靜心空念之訣,並要吾靜坐伏念,初時愈伏愈亂,後來一日觀山前楊柳垂江,與世無爭,突然悟得萬物本乎自然,因人心作用而困住自己,惟有自己才是解繩人,於是心悟假象非真而結聖胎。故吾盼世人當知「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若己身不精進不懈,縱是明師百千,亦難撼動汝之「執念」,所以「放下」、「放下」、「再放下」,汝會驚覺人生原來可以如此輕鬆怡然也。

王生曰:下生受教了,聽了金仙聖言,又吸收此仙境的靈氣,令人感到塵念頓消,清涼全身,真是妙遇。

仙翁曰:哈哈!王生孤陋寡聞,見識不多,讓金仙笑話了。由於時間之關,我們要告辭回堂了。

雄清金仙曰:不耽誤二位時間,命光宇送客。

(二人辭了金仙,往堂內飛回。)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廿二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三年二月廿九日(歲次甲申年二月初十日)

詩曰:去歲殘雪已霜飛,今日春曦立志為;蘭室幽居琢雅性,煮茗聞法澈心扉。

聖示:人之性本清靜、本俱足、本無動,然因為塵所染而污穢、而迷失、而狂放,故人心迷則性隱,人心滅則性顯,悟時眾生即神祇,迷時神祇即眾生,人人皆有熠熠本性,盼世人能發揚煥彩,以應常寂。

仙翁曰:王生,靈遊仙境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金安。

仙翁曰:免禮,我們出遊去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坐麒麟馳奔而去。)

王生曰:今晚皓月當空令人清爽,不知仙翁是否心亦有同感?

仙翁曰:境外之物不影響證道仙佛,就算濃霧蔽天,對吾來說亦如碧空萬里一般。

王生曰:真是佩服,凡人總喜吟風弄月,抒發心靈,而仙翁超脫俗塵寂然不動,令人仰羨。對了!下生發現不論是佛、道,都非常注重「坐功」,不知可否請仙翁針對此問論述一番?

仙翁曰:哈哈!靜坐乃修持者靜悟養身之法,其主要目的乃找回「本性」,故過程中透過煉心、淨心,而回歸純淨湛然是也。然而一個人若為了遠避人群逃開塵世,而入深山索居,並不一定可以見性明心,為何如此呢?因為一個人若不遇境、不遇物,離眾獨居,那怎知其靜為「真靜」?故靜坐可養身靜心,但卻不一定可悟道。道修之來是在內外接觸之狀態下,不受情愛、名位、利祿所擾,而跳脫出來。故「悟」來自於實踐中獲得,「道」亦是生活之一種體悟。所以修持者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除了學習怡然的生活外,又能不離眾而讓己身生活昇華,此方是修者正確之「道」。其實一般修持者靜坐,不外乎求得心之淨、心之清,然而若要靈清靈淨,可從廣閱善書刊物、持誦經典或廣行善功中,潛移默化的淨己之靈,並非只有靜靜坐著就有所得。其實「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只要人們能回歸自然、適應自然,莫有稀奇古怪的妄念一堆,則可得順心寧靜的生活了。

王生曰:仙翁所言真是令人豁然明白,世人怕煩怕吵就往深山中躲,反而斷了入世渡化之機會,損失不可不謂大矣!

仙翁曰:話亦並非如此,因為要能渡人必先能自渡,否則自己未悟未得,如何化人?如何教人?如何服人?故修者若欲離群獨善其身,那只是渡己的歷程而已,若是心悟大道,明陰陽造化之妙,則當入世渡化迷失之凡眾,方是我修門中之真菩薩也。

(二人閑談中,麒麟已飛抵目的地。)

仙翁曰:今日欲訪之仙境已到,我們下去吧!

王生曰:遵命。下生每回到不同的仙境,都感覺是替仙境揭開一層神秘的面紗,呈現給世人。今日一遊,眼簾中所見一片祥和寧靜,下生深怕打破這裡的清靜,所以躡手躡腳的打量此仙境,雖見仙真們來往其間,卻不減一分清幽,沒有塵灰與俗氣,令我魯班門前不敢弄斧,以免錯解其境。下生叩問仙翁,此是何仙境呢?

仙翁曰:哈哈!此乃「靜儒仙境」是也,即是中土儒門修者證果之處。

王生曰:難怪書卷味瀰漫,且有一股清高之感。

仙翁曰:然也,我們今日將前去訪聖,王生隨吾進前方之巍峨大殿吧!

王生曰:遵命。

(二人亦步亦趨進入大殿,見一溫文儒雅俊秀之仙長正坐在中座,透露著一絲清奇之感。)

仙翁曰:鍾離權向亞聖請安,今日叨擾亞聖,尚祈賜予方便。

亞聖孟子曰:哪裡!榮幸之至也,儒道本乃我大中至正的修真良法,故仙長不須客氣。王生看來亦是一儒雅之士,不知王生有感否?

王生曰:(原來是亞聖孟夫子,真是久仰)下生叩見亞聖孟夫子金安,下生自幼上學習讀,對亞聖之聖跡與論述,景仰萬分,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不過亞聖適才說下生儒雅,實乃虛有其表罷了!不過下生常被誤認為是學校「老師」,倒是令人尷尬。

亞聖孟子曰:哈哈!此乃內發而外的表徵,亦是汝有些氣質,方會為人誤認,不過汝目前從事之工作,亦有「教學」之實,故亦名符其實也。

王生曰:下生慚愧,因本身資質不佳,以前唸書常囫圇吞棗,對孔孟大道體悟不多,進入社會後方有所感,下生可否叩請亞聖對現今學子讀書學習之看法開示一、二?

亞聖孟子曰:今之教育已有所偏頗,造成年輕學子不明讀書之意。學子為了應付考試而焦頭爛額,甚至怨起中國文化怎麼有五千年之久,學都學不完,如果只有一、二百年,不就輕鬆了嗎?其實這非學生之錯,錯在為人父母者之心態與中國傳統之延。若論習讀之訣,應將自己融入書中,回溯到書中年代,你就是當時的人物,然後與書中主角對話,不但有趣又能有所得。而所習之理要內化在自己的靈魂中,如此一來即可得「過目不忘」之功效,若能將書中所習隨時應用在生活中,則更能如沐春風,得古人心印。故昔時吾曾言:「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如能將至理踐履在生活中,則可得心安、心寧、心靜、靈昇之妙也。

王生曰:下生聽聞如雷貫耳,可惜學生時代不明此理,只會用死背的方式,所以無法咀嚼其中道味,今日聽亞聖分析,世人當亦可得其益了。

仙翁曰:哈哈!二人論學各有所顯,世人必可收穫無窮。今日時間不早,吾將領王生回凡塵,我們先告辭了。

亞聖孟子曰:不送。

(二人乘麒麟快速往堂內飛回。)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