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三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四年五月三十日(歲次甲申年四月十二日)

詩曰:楚河漢界一局棋,捉對廝殺樂不疲;掙至輸贏流水去,才知放下最堪依。

聖示:下奕之道在於佈局,即是在事先運籌帷幄,不以一步、一子之失而罣心,終至棋如心願,東西自如,掌握全局。不明奕理者,貪吃貪進,莽撞缺乏理路,更孜孜於躁進,終至滿盤皆輸。人生亦如奕棋,如能思得生命佈局,留意身際寸草花木之生滅,自得理路清明,出污泥而不染之。

仙翁曰:王生,靈遊仙境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金安。

仙翁曰:王生免禮,我們騰雲去吧!

(二人步出堂外,一朵金光四射之仙雲立於堂外,璀璨無比。)

王生曰:今日怎麼不見麒麟腳力,反而是一朵浮雲佇立門外?莫非我們要學齊天大聖孫悟空之筋斗雲,翻似電光,一去千里?

仙翁曰:哈哈!因為今日吾想讓你嚐鮮,故化朵仙雲,載我們往仙境馳騁。

王生曰:真新鮮,但雲端四周沒有護欄,會不會不小心摔落出去?

仙翁曰:你試了就知。

(二人坐上仙雲,仙雲馬力十足一飛沖天。)

王生曰:此仙雲比下生坐的噴射客機速度還快,真是不可思議。

仙翁曰:速度如若蝸牛匍伏,何年何月才會到達仙境,故仙雲之速隨吾控制自如也。

王生曰:太棒了,此仙雲不排黑煙,裡面柔軟舒適,速度瞬間爆發,可快可慢,無角度限制,四周似有一安全罩保護般,不受雲外一絲影響,如果人間的交通工具都改成遊雲,不知會有多好。

仙翁曰:世人福分淺薄,怎麼可能有此享受,論起仙佛之腳力,都是各有來頭,不是你想像的單純。

王生曰:是啊!如果下生智傾三江早就成仙了,怎還會浮沉不知歸途。

仙翁曰:哈哈!開開玩笑增加樂趣,不用太認真。

王生曰:但是世人常不知什麼事該認真,什麼事該放下,造成怨懟重重。不過下生近日聽聞南部有一為人子者,因為父親重病,於是邀集弟弟至廟堂呈疏,欲減兄弟之壽延老父之年,結果其父幸運病癒康復,但數年後此子卻英年早逝,家人知悉後,懷疑是否真如疏文所載,減壽而亡了。

仙翁曰:世人行事當明真理,尤其是誓願不可隨意而發,否則上天視爾心誠之來,兌現汝願,可能造成世人誤解。其實王生所提上述例子,欲為父延壽方法甚多,可以印贈經典善書,亦可濟貧救困,抑或行志工之勞,或是放生迴向,造廟供養等等,其法多矣!但以放生延壽效果最顯著,因為壽短者,以殺業重居多,故如能對症下藥,廣放生命,自可蔭壽算之延,所以方式雖異,效果雷同。如果以減己壽而延父母壽,造成自己比父母壽短,豈不傷父母之心?除非萬不得已,否則盡孝之道林林總總,當以父母之考量為考量,不要一廂行事,這樣方可兩全其美。就像貧寒之士與富家之子,盡孝方法也不可相提並論,唯看其出發心論定,否則貧家物質困窘,難有珍饈奉親,僅能粗茶淡飯奉養,必定難比富者,但其心若真,為人父母者亦能體會子女之誠而喜樂也。

王生曰:仙翁所言,解決問題之方式雖不同,但一樣可達其功效,那上述例子到底是上天減其壽添父年,或是其大限已至之關?

仙翁曰:上天衡量一件事是以出發心視之,故王生所言上述例子,本乃孝子己身壽短所致,因為蒼穹感其為人子之孝心而遂其願,但並未減其壽算,故家屬應明理勿有疙瘩。

(二人閑談間,仙雲迅速飛抵今日欲訪之仙境。)

仙翁曰:王生已到目的地,可以下去了。

王生曰:坐在仙雲中天馬行空,舒適至極,真是不想離開。

(說時遲那時快,仙雲一個翻轉,王生跌出雲外。)

王生曰:哎喲!仙雲未免太急了吧!我又不會賴著不下來,何須折騰卑生。

仙翁曰:你囉唆不完,會耽誤著書時程,所以仙雲催促你下來,是你自找,不要嘀咕。

王生曰:下生知錯。此仙境仙風陣陣輕拂,真是令人愉悅。整個景觀似有閉月羞花之貌,香氣怡人淡郁飄送,隨仙翁行進中,忽然出現二龍前面引路,真是“白雲深處有人家”的醉人。

仙翁曰:王生想像力真豐富,但這是汝真心之言,亦是仙境真實之景,唯有實際參訪者,方能體悟真美。

王生曰:不遠處已有數位仙童迎接,觀這些仙童年紀幼小,可愛至極,叩問仙翁,這些仙童是在仙境出生的嗎?要不然看起來只有十餘歲模樣,怎麼修至此仙境呢?

仙翁曰:待會兒問問仙境主人就知矣!

(此時遠處傳來仙姑之話語:「歡迎道友與王生來訪。」)

王生曰: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真是功力深厚。

仙翁曰:此非功力,此乃千里傳音妙法。

王生曰:千里傳音?好功夫!

(此時一位光芒耀眼之仙姑,由許多仙女簇擁而至,原來是八仙中之何仙姑是也。)

仙翁曰:道友安好,今日吾改變景點,帶王生來看看坤道仙境,左思右想,道友蜚聲台疆,故冒昧打擾清幽,尚祈見諒。

何仙姑曰:何來之擾?今日二位來訪,增添一股喜氣,正是仙境中少有之景象,應該是我們樂見之事呀!

王生曰:下生叩見何仙姑金安,看到何仙姑令下生雀躍,尤其十餘年前,拙荊因公赴高雄開會,歸途於高速公路上差點發生車禍,蒙聖示乃仙姑搭救,真是感恩之至。

何仙姑曰:哪裡!吉人自有天相,只要是世間善良之士,吾等仙人都會適時助佑保平安,故王生不用多言謝也。

王生曰:對了,適才下生看到仙境內之仙童,年幼可愛,不知是怎麼來到仙境的?

何仙姑曰:所謂「仙童」者,並非以其外貌論之,而是其常保赤子之心,故顯仙童之樣貌。仙境之仙童有者是累世修為,有者是年幼藉凡胎脫劫,有者是年輕悟道,種種因緣證於仙境,因其心反璞歸真,故外貌修鍊得如童顏模樣,其實有者已在本仙境數百年,故王生莫為外相所惑。

王生曰:世人都想永遠年輕俏麗,如果世人能秉持心慈潔美,是否外貌亦能清新可人?

何仙姑曰:人有肉身,細胞衰老乃是不可避免之事,但如能心境常清,常保赤子之心,自有一絲不可言喻之氣質存在,故不需太過於注重外觀之幻化,只要秉持慈愍和風之性,久久自會讓你感覺青春永駐的。

王生曰:盼望世人都能美貌如心,心美如貌,自然風韻賽過化妝。

仙翁曰:哈哈!二人仙言仙語,不知世人知悉否?好了,今日因時間之關,吾倆先告辭了,來日再訪。

何仙姑曰:王生與吾等八仙緣分亦深,希王生好好代天宣化,有機吾亦可在未來聖書中現身。

王生曰:下生惶恐,如若仙姑不棄,自當竭殫替天行道,仙姑告辭了。

(二人辭了何仙姑,乘仙雲往堂內馳飛。)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卅四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四年六月六日(歲次甲申年四月十九日)

詩曰:秦漢春秋唐宋清,登台謝幕未曾停;韶光過眼人何在,不若修真悟聖明。

聖示:當家才知柴米貴,養兒方知父母恩,世人以經驗體悟世事,而修行之過程亦是如此,未受苦怎會思及脫苦?未履賤,如何體會低賤之痛?而苦、謗、毀、訐、失,常是修煉者淬鍊心志最佳良方,故,若明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之理,細予嚼味,當可得大利益也。

仙翁曰:王生,靈遊仙境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金安。

仙翁曰:免禮,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麒麟騰空飛去。)

王生曰:下生納悶,地球上有那麼多種宗教淨化人心,但似乎效果難以彰顯,這是教理佈道方式應改善,抑或是世人毒染過深所至?

仙翁曰:教理無誤,乃人心荼毒過深,再加之累世之習染,導致心迷難啟,如果積累滿盈,則人之作孽亦將反射害己,而致玉石俱焚也。

王生曰:是喔!下生嘗見考古學家或科學家分析,發現許多數萬年前的人類文明,而且比現在先進甚多,連科學家都無法理解。因為以目前的科技根本達不到當時的水準,那地球上之人類演進,是否一而再再而三的生滅呢?

仙翁曰:然也。地球上之人類不是現在才出現,文明也不是現時才發達,其實地球的古文明不只千年萬年,而是難以計量的無量劫也。

王生曰:那麼久?真是不可思議!難怪考古學家總能有新發現,而讓世人眼睛為之一亮。

仙翁曰:莫太沉迷既往之餘暉,好好把握現在才是。

王生曰:對呀!現實最重要。不過下生深覺西方宗教之佈道似乎較活潑生動,說教者鏗鏘有力唱作俱佳。反觀東方宗教大多著墨於無為、禪定、不可說,令現今年輕修者難釋其義。就像之前下生常去參加某寺之八關齋戒,發現人數總是稀落無幾,而且以上了年紀者居多,這到底是常態還是警訊?

仙翁曰:王生不用太過執念其中,因為各人因緣不同,一旦緣熟,自然會慕道而修。然而西方宗教之傳佈方式,是以適合該地子民之需而設,故以祈禱、聖歌來淨化人心,有異曲同工之妙。再者,西方教會的救貧濟困已行之有年,與東方宗教各盡其能,故其法雖異,理卻同也。

王生曰:下生觀西方常有聖母或耶穌顯跡之說,如眼睛流淚或淌血,不知其聖跡是否人為?

仙翁曰:此有關天機,本不應述說,但王生提及,為鞏固世人之信念,吾就略述之可也。其實聖像之顯化乃真有其事(但部份乃教會人為,今日不說其非。),此乃天主或聖母憂人心惡化,而西方崇尚科學,許多教理已被世人視為老生常談,故不得不以聖跡教化之,讓以「物」為信的西方人士,明白冥冥之中監督力量之存在,不論是眼泛淚光或是血淚汩汩而流,都是慈心之顯,悲心之現也。

王生曰:原來如此,真乃為淨化人心,不得不為之「因材施教」法。不過下生觀其中信者恆信,不信者仍然忙著以各種說理解釋其誤,真是人有千萬種,少言兩句,讓人心存感念不是很好嗎?自己不信就罷了,還要別人也不可信,真是怪人。

仙翁曰:哈哈!王生怎與愚者計較起來了,修行者應廣納異言,方有進步之時呀!

王生曰:下生醜行難堪,不過此言純屬義憤填膺,對許多「嘴硬」、「心硬」者,抒發己見罷了。

(二人閑談間,麒麟已飛抵今日之目的地。)

王生曰:此處怎麼有股異地風情之感,建築物都成圓拱尖頂之勢,人人頭上帶著方巾,身著長袍,一副中東人士的裝扮,好像來到了「天方夜譚」的故鄉了,仙翁,我們沒有來錯地方吧!

仙翁曰:沒有錯!近日特別轉往“阿拉真主穆罕默德”仙境,故汝見四周環境如阿拉伯回民世界之景象。

王生曰:下生對回教陌生不懂,來此會不會鬧笑話?

仙翁曰:無妨的,我們是奉旨辦聖事,所以不用擔心。

(二人沿路走著,來到一雄偉的清真寺,真是廣袤無比,足足可容納萬人之多,二人進了寺內,隨即傳來一宏亮之音。)

阿拉真主曰:歡迎東土鍾離權仙翁與王生來訪,真乃稀客也。

仙翁曰:鍾離權這廂有禮了,能到真主仙境叨擾,亦是難得,今日可要真主多為伊斯蘭教辯白了,哈哈!

王生曰:凡生東土全真堂真筆,向偉大的阿拉真主叩安,觀真主身軀龐大,一股懾人氣勢令人畏寒。

阿拉真主曰:汝被凡間一手執彎刀、一手捧可蘭經的畫面誤導了。其實「伊斯蘭」之意乃“順從”、“和平”之意,而且本教教義嚴明,真修者不但每週五(凡塵教義)要放下俗務做禮拜,而且平日都要做五次小禮拜,不但如此,尚有齋戒、課功、朝覲之行,都是堅定修子之舉。所以本教之出發心是慈念而非暴行,只是現今凡塵有許多野心之士,以宗教為後盾愚弄世人,逞己之欲,這些惡徒本就不信神佛,哪來虔敬之行?故如能深入了解“穆斯林”的作息,汝就會知曉,真修者不論任何宗教都會有所得的。

王生曰:聽了真主之言,下生對伊斯蘭教有初步認識,中東地區民風剽悍,昔日真主能以真理啟化眾生,應該受了不少苦吧!

阿拉真主曰:然也。一個理想的推行必會迭受魔難,嚐盡艱辛的,就如全真堂要淨化人心,不也是跌跌撞撞,如口吃黃連般受苦?

王生曰:全真堂小人物一個,哪能望塵真主之威,如果能盡己之力渡化人心,這些艱難都是可承受的。

阿拉真主曰:地不分東西,人不分南北,若能善種傳播,當可普化人間為大同安寧之境也。

王生曰:必然的,因為現在是地球村時代,透過交流,相信真主之初心必可發揚於全人間的。

阿拉真主曰:哈哈!吾並非要人人信奉,而是祈願每個人都能找到心靈歸宿,才是人類之幸也。

仙翁曰:今日多謝阿拉真主之啟迪,由於時間之關,我們要先告辭了,盼伊斯蘭教能渡盡有緣人,而有情眾生都有機得到阿拉真主的慈雨滋潤。

(二人辭了阿拉真主,乘麒麟往堂內馳奔。)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卅五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四年六月十三日(歲次甲申年四月廿六日)

詩曰:孝婦操持奉侍勤,聲名裊裊遍佳音;人間事理唯因果,慎守閨儀感聖心。

聖示:人生在世跌宕浮沉一如流水,時而平靜時而起波瀾,時而清澈時而污濁,如果水流之處能讓枯木逢春,花草澤潤,亦乃不枉劬勞奔騰一番。然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端看水性而定,人心若定則可如水澤萬物之益,人心若浮則氾濫成災,誠不可不慎哉!

仙翁曰:王生,靈遊仙境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金安。隨仙翁遊歷仙境已有一段時日,總感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匆匆一年又將消逝。

仙翁曰:是的,世人每有人生苦短之嘆,卻又割捨不下俗塵之心,只得一生肩負萬斤,踽踽難行,感嘆做人真苦,做人好難,其實因由己造,果當然只有自嚐了,好了,我們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麒麟騰空而去。)

仙翁曰:汝近一年來遊歷聖境有何感想?

王生曰: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真的是點滴在心頭。近年來與仙翁風塵僕僕虛空飛掠,讓下生常有一股懷憂之憾,因為世人沉淪久矣!加上世俗羈絆,常是百嚐黃連口苦在心,想掙脫卻無力,想修真又橫逆重重,左右為難,似乎絕大部分的人都是因循苟且,日復一日的空渡光陰。所幸上天垂憐頻降鸞訓,著書勸世,讓世間多一盞明燈指引,就像天下父母心般“喋喋不休”的誘導,還真希望上蒼能加速現世報之來,以震撼教育世人一番。

仙翁曰:哈哈!王生不用心急,教化世人本是上天慈悲之舉,可惜世人自詡聰明,謂“人定勝天”,不僅嘴上逞英雄,心中亦是不服氣,導致勸化效果不彰。不過此乃地球歷劫以來,人類生滅之循環因素,故吾倆只好“盡人事,聽天命”可也。

王生曰:人類真會滅絕嗎?

仙翁曰:哈哈!天機不可洩漏,不過「多行不義必自斃。」還盼世人起心動念與作為,莫可逆道而行,否則苦果自受也。

王生曰:那上天對現今社會百態,有無對治良方?

仙翁曰:當然有,只是世人不見棺材不掉淚,上天依凡塵“區域濁氣濃淡”而降災劫警醒世人,還是有啟發作用。然而上天渡化方式難以道盡,大至一朝天下風雲變色,小至一人身軀病痛,都掌握在世人人心。世人切莫誑稱上天不慈,只降災於單一區域或人員,自己卻不反省,人若無自省功夫,將很難改變自己的噩運也。

(二人閑談間,麒麟已飛抵今日之目的地。)

王生曰:速度真快,麒麟已安全降落。只見四周詩意盎然,祥雲朵朵,眼前無琴,卻琴音流盪耳際,仙境遍地花團錦簇,姹紫嫣紅,柔風拂人陣陣飄香,好一個仙家美景。

仙翁曰:此仙境名「纈羅仙境」是也,前方有一仙姑已在等候,我們向前請益吧!

王生曰:下生遵命。

(二人挪動腳步,未幾已互照面。)

綺香仙姑曰:小仙向鍾離權仙翁請安,王生安好。

仙翁曰:仙姑無需多禮,今日帶王生訪聖,還望仙姑多予襄助。

綺香仙姑曰:應該的。

王生曰:凡生拜見仙姑聖安,觀仙姑慈眉善目,祥和之氣蘊佈周身,有別於一般金光籠罩之仙真,不知是何因?

綺香仙姑曰:王生所問,乃因吾在世時之行所致也。吾於三十年前歸空,生前居於台南鄉下,自嫁入夫家之後,謹行為人媳婦應有之道,但吾婆婆生性吝嗇霸氣,故吾進門後頻遭婆婆嫌棄、辱罵,日子過得艱辛難捱。曾有一段時間,自我封閉、心扉深鎖,若以現今醫學術語可稱憂鬱症是也。其實論吾任勞任怨,助夫躬耕,又受婆婆挑剔視如外人,可說身心俱疲。一日吾閒來出門散心,往村內供奉觀世音菩薩之廟宇跪訴內心之苦,剎時吾淚眼婆娑,傷心不已,此時廟中大殿雖空無一人,但卻聞細語入耳,言吾前世為人亦然辱人,今世一報還一報,正是天理昭彰,絲毫無差。吾驚愕片刻,後來福至心靈,往旁邊書架上取閱一本善書,方明因果報應之理。為了填補心靈,吾順手攜數本善書返家,閒時即閱讀慰心。漸漸吾反躬自省,己身亦有偏差之處,雖然婆婆常有責難,但這只是時代觀念不同罷了,於是吾漸漸調整自己,逆來順受,視婆婆如生母。白駒飛逝,婆婆年紀大後病痛纏身,吾一樣侍奉湯藥,哄其開心,一日婆婆淚流滿面,謂昔日對吾之訓誡,實在有踰常理,而今病魔纏身,還讓吾悉心照料,實感愧疚萬分。吾告婆婆既往之事已如雲煙湮滅,毋須放在心上,只要家庭和氣融洽,吾心即足矣!就這樣婆婆輾轉病榻數年而逝,吾都能順其心意照料。待婆婆往生,吾已對佛道之善書情有獨鍾,故終一生修研聖哲至理並謹奉而行,待吾壽終,觀世音菩薩來迎,攜吾至此仙境逍遙也。

王生曰:真是感人,尤其是人與人之相處,難以面面俱到。仙姑不溯既往之苦,仍照料婆婆起居,這是現時社會許多為人媳者之大缺失,亦盼世之婆媳盡釋心結,免得為人夫者左右為難,焦慮難安。

仙翁曰:然也,婆媳之爭自古汗牛充棟,唯有柔軟心才能解爭執,還家庭和樂之來也。今日時間不早,我們要向仙姑告辭了。

王生曰:拜別仙姑。

(二人辭了仙姑,乘麒麟往堂內馳飛。)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卅六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四年六月十五日(歲次甲申年四月廿八日)

詩曰:痌瘝萬眾挽頹危,勉眾知修效聖規;世道崎嶇人最智,言行俱守不難為。

聖示:一個人若心有計較,則難臻上乘之境,因為心為人之主宰,亦是性靈之馬首。故修為之人當自省己心是否常淨常明,若果如此,方能仰觀俯察,秋毫不漏而悟真性也。

仙翁曰:王生,遊歷仙境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聖安。時間過得好快,見到仙翁又是一週的時光逝去矣!

仙翁曰:然也。人生亦是如此,世人常不知生命之可貴而逐欲追樂,殊不知生命有限,逝去的時光,縱是萬金亦無法買到也。

(此時二人步出堂外,雙雙跨上麒麟騰空而去。)

王生曰:下生一生接觸大道,但覺得真正進入修行之路,屈指一算應該只算數年時光而已。因為以前充其量只能算是信仰,所以下生想請仙翁闡述「修行」與「信仰」的差別好嗎?

仙翁曰:哈哈!此問甚好!因此乃世人常有的一孔之見。如何說呢?因現今修子樂於尋理訪真,但卻常流於「聽道」而已。聽完、看完之後依舊故我,行為上並沒有付出,但心中卻誤以為有在修行,其實這是錯的。因為修行之真諦在於「行」字,若是只修不行,則難以證悟,也不會有自己的想法,甚至以訛傳訛卻不知道「為什麼?」,主因其未依「道」在實際日常生活中履踐,所以不知自己所聞之法是否為真。如果能將所聞之法在日用倫常中實踐,自可有所體悟;如此一來,不但可鑑別法之真偽,亦可生出智慧。屆時,在看經典或道法之書時,即可舉一反三而得法益,這樣才叫「修」「行」。

王生曰:感謝仙翁之真知灼見,因為下生觀今之修子甚多停留在「聞法」上,但要付諸行動時,卻是藉口重重。故今仙翁一席剖析,相信世人可以因而體悟,並真正行持而得法益。

仙翁曰:然也,希世人不要迷於「文字障」。如果沒有實際體驗,會如瞎子摸象般的斷章取義,這樣不但自己不明真理,甚至會誤導別人而生邪見也。

(二人言談間,麒麟亦頻頻點頭,似乎甚贊同仙翁所說,此時麒麟之速度也隨之減慢而停於半空中。)

仙翁曰:王生,我們已經到了,不知王生看到什麼?

王生曰:下生眼有近視,且極目所見似乎被一層濃濃的雲霧遮住視線,並沒看到什麼啊!

仙翁曰:哈哈!待吾施法!

(只見仙翁口念真言,霎時雲開霧散,仙女於雲端上娉婷起舞,煞是美妙。俯瞰雲層之下,一片清新和氣,但似乎柔氣較重,不像之前所去的仙境一般。舉目所見,仙女、仙姑環伺,好像沒看到乾道仙真。)

王生曰:叩問仙翁,此是何方仙境?怎麼眼睛所見之處,盡是坤道仙真,而無乾道仙真呢?

仙翁曰:哈哈!此乃「東天懷柔仙境」,主要是在世之時修真之坤道,證道逍遙之處。

王生曰:難怪感覺上特別柔和,原來是坤道仙境,不知此仙境緣由為何?

仙翁曰:因昔時坤道在凡塵較無地位,故要談修真實乃困難重重。然而部分坤道心性未迷,所以還是有許多懷鴻鵠之志者,排除障礙修真。故母娘特別命東華帝君敕化一坤道仙境,以迎這些異稟坤道。因此東華帝君耗費不少真靈,幻化此「懷柔仙境」,正是符合坤道特有之氣質也。

王生曰:原來如此,不知可否下去此仙境拜謁仙姑們說明,讓有心修持之坤道更了解些?

仙翁曰:可,我們下去吧!

王生曰:只見仙境上徜徉著各種仙禽,仙境內如詩如畫,流水波光粼粼,有著一股馥郁之氣,聞起來特別溫馨。又有些小仙女們嬉戲於其中,甚是快樂;仙姑們參研論道,互相交換心得,看過去好像無邊際似的。仙翁啊!這仙境好大,我都無法形容了。

仙翁曰:哈哈!沒錯,此仙境若以世人之觀點來看,足足有台疆寶島之五十倍大。而且此仙境會因證道之仙姑增加而擴張,所以其實可說此仙境乃無止境也。

(二人言談間,前方走來一位氣質高雅,王生無以形容之仙姑。)

真心仙姑曰:歡迎仙翁與王生來本仙境參訪,吾今特別為王生解答一些疑惑。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姑聖安,弟子來到此仙境,有一股特別溫情的感受,似乎回到母親懷抱之感,真是奇妙!不知此仙境之證道者是如何修持呢?

真心仙姑曰:此仙境因是木公東華帝君為坤道所幻化,故有母愛的特質存在。而證道本仙境之仙姑、仙女、仙童,其實並無乾坤之分,只因你凡塵習氣仍在,所以看到的情形會顯出你在世間所見,否則你會大驚小怪一番了,不信你再看一下本仙境之情形。

王生曰:ㄟ!怎麼變裝了?剛剛所見明明是仙姑、仙女,怎麼現在變成仙翁、仙童了?怎麼會這樣?

真心仙姑曰:哈哈!王生應可明白了吧!其實仙境並無男女之別。因為證道者早已脫離俗塵之像,故可千變萬化,完全不會有「執念」之象也。

王生曰:原來如此。

真心仙姑曰:是的,本仙境可說是清修之地,因為證道本仙境之仙姑已達明心見性,故可說是逍遙自在無罣礙。然而本仙境之仙姑因慈悲無量,所以亦常下凡助道與點醒世人迷津。尤其是坤道修持者,仙姑們更是特別眷顧,實乃坤道在人世仍是較弱勢之一群,所以特別予以護佑也。

王生曰:叩謝仙姑如此詳盡之說明,不知仙姑您是如何證道的?

真心仙姑曰:見笑了,其實吾乃生於漢朝時期,距今已有一千九百餘年。當時吾與父母居深山中,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與世無爭的日子,吾亦甚孝順父母。一日,吾於深山中忽見有二仙人在談天說笑,吾好奇往前觀之,竟是皇帝老祖與張果老仙翁也。吾就跪叩二仙人能教導修仙之術,此時二仙人不嫌棄而傳吾心法。後來吾每日於家中勤練鉛汞之術,並行下山救渡有緣人;經過三十載的修行,終於小有所成而證道也。

王生曰:真不簡單,因為古時有機接觸大道,應該是有夙世之緣,加上自己努力才會有所成的吧!

真心仙姑曰:然也。

仙翁曰:好了!時間不早,今日叨擾仙姑甚久,我們告辭了。

王生曰:下生向仙姑拜別,叩謝仙姑今日賜教。

真心仙姑曰:那裡!應該的。

(此時仙翁與王生坐上麒麟,往堂內飛回。)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卅七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四年六月十七日(歲次甲申年四月三十日)

詩曰:普濟甘霖遍瑞澤,還需信眾欲沾舌;無根浪草難得潤,迷子誰解慕道歌?

聖示:一個人之心境常如陀螺般旋轉,無有安寧之日,不知何時方能停歇。不過世人卻樂於身心忙碌,謂言「乃成就之象耳」,這是可笑又愚昧的。因為逐鹿一生所為何來?還不是兩腿一伸,一無所有。在生時之華屋美食、叱吒事業、嬌妻稚兒,樣樣如過眼雲煙般飄散,唯有所造善、惡業隨身,故事人當醒悟了!

仙翁曰:王生,遊歷仙界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金安。適才仙翁一番金玉良言,真是給世人當頭棒喝。因為下生常覺在世為人者,於生活中生煩惱,於工作中亦生煩惱,正應驗了古語:「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仙翁是否有感而發呢?

仙翁曰:哈哈!此問稍後再答,我們先出發吧!

(此時二人步出堂外,見麒麟籠罩著光芒,與前數次所見有別,真是妙哉!二人隨後跨上麒麟騰空颺去。)

仙翁曰:剛剛你所提之問題,正是現今世人所犯之毛病也。因為世人欲望深重,又受生意人各種廣告之誘,而大肆花錢購買東西,以為這是在享受,殊不知,到頭來成為金錢與物質的奴隸。此話怎說呢?因世人愛比較故所用、所吃、所住樣樣都要跟上流行。但己身財帛不夠,於是正當之人只好拼命於工作上,賺取金錢以彌平欲望;而邪徑之人則偷、盜、搶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最後常陷入囹圄之中。而正當者為賺錢折騰身體,亦常造成錢到手卻沒有健康的身體去享受。故世人應明白一個人要在工作中生智慧,在生活中生智慧,也就是要培德行善,才是真正懂得生活享受之人。

王生曰:仙翁說的是,因現今科技進步,各種新奇或發明之物層出不窮,世人根本就是隨著生意人規劃的道路在走。求得愈多,不滿足愈深,反而身陷痛苦深淵難以自拔。

仙翁曰:然也,世人應知物質夠用就可。否則世人不也常常買了一堆東西,最後都是放在家裡沒用處,徒浪費金錢罷了。如果可以用來行善立功,那後福就更大了。

(二人閒談間,麒麟以極速往今日之目的地前進,不久麒麟已停在空中並緩緩下降。)

王生曰:只見麒麟迴旋而下,看到這個仙境好特別,因為景象不如以前所見氤氳之氣或是鳥語花香,反倒像月球表面荒涼之境。下生叩問仙翁,所見之仙境是否走錯了?怎麼來到荒蕪之地呢?

仙翁曰:哈哈!王生誤解了,我們沒有走錯。因為世人總以為仙境都是像古書上之記載,而有主觀上之認定,其實此乃「渾沌仙境」是也。

王生曰:「渾沌仙境」?太奇怪了吧!有誰會想證道來此無聊的地方呢?

仙翁曰:王生不得無理,此乃汝無知之處。想當初天際渾沌之時,景象就跟這裡一樣,只是上古金仙不圖享受,而讓當時景象留存至今。

王生曰:下生叩請仙翁赦罪,就是因弟子是凡塵俗人,眼光如豆才有此見,真是有失禮數。

(此時突然渾沌景象漸漸消散,地上生出建築物高聳入雲天,小橋流水,花香綻放,一片雲海如虹;微風吹來花木搖曳生姿,又見仙童嘻笑其間,過程就像演電影一般,讓王生丈二金剛摸不著頭。)

王生曰:仙翁!仙翁!怎麼景物會變,而且就像幻覺般奇妙!

仙翁曰:哈哈!我說你無知就是無知,因為仙境千變萬化,豈是世人短短數十年之人生就可體驗得出的。前面有一位道友,你可以去問問他。

王生曰:下生遵命!

(此時王生信步往一仙翁面前走去。)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金安,下生南贍部洲全真堂真筆,今日隨鍾離權仙翁來此仙境,所聞所見皆是我未曾見聞過的。不知此仙境之來龍去脈與仙翁之來歷如何?弟子冒昧叩問。

金閒仙翁曰:哈哈!歡迎鍾離全仙翁與王生來本仙境,吾可趁此機會讓世人一窺堂奧。其實本仙境形成至今已超過五萬年矣!當時吾本乃一小仙,見宇宙太陽星系漸漸變化,知道地球即將應運成另一道場,故吾有機協助天理,奔波地球顯化助道。因吾無怨無悔的付出,讓地球之道脈亦有吾參助一份之力,故晉升為金閒金仙果位。吾為紀念當初地球渾沌之景況,故讓本仙境突顯其像。其實適才王生汝所見之變幻乃仙家之術,因為證果本仙境之修子,皆已俗塵滌盡,沒有一絲凡塵之濁,故可隨「正心」所欲而變化所作,其實在祂們的眼中並無任何之不同也。

王生曰:下生聽得迷迷糊糊,孔夫子說:「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我真的聽不懂!

鍾離權仙翁曰:哈哈!王生不明其理乃正常現象。因為金閒金仙只是概略說明人心之瞬息萬變,就像剛剛景象之變,而要讓世人醒悟,人人本有同一之「道性」、「佛性」。只要心無任何之「欲」,就可返本還源,從「欲之荒蕪」成為「道心充滿」「佛性圓融」而證果也。

王生曰:我懂了!我懂了!就是「心如沙漠,性如慧海,智悟無窮,虛空盡藏我心了。」

金閒金仙曰:哈哈!王生悟性果真不同凡響,吾用仙境變化之理,來啟悟世人,希世人亦都能有所得。

王生曰:叩謝仙翁因材施教啟化愚蒙。

金閒金仙曰:不用多禮,若世人能有所悟,吾心就滿足了。

鍾離權仙翁曰:時候不早了,王生向金仙拜辭,我們回去吧!

王生曰:下生拜別金閒金仙,今日一遊,收穫豐碩。

(此時仙翁與王生坐上麒麟,麒麟以極速往堂內飛回。)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卅八回》

鍾離權仙翁 降

二○○四年六月廿日(歲次甲申年五月初三日)

詩曰:時光疾矢一年溜,締著遊蹤百世流;書卷藏心誰罣礙,無垠仙境醉閑遊。

聖示:細數時光匆疾如箭,百歲銘華盡成空,雖然無人不逐炎涼,但終究虛無難留。世人若想蜚聲雲霄,還得多往明見心地上下功夫,否則來日不多,去日苦多,空空來去如夢一場。

仙翁曰:王生,靈遊仙境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金安,觀仙翁今日神采飛揚,虹光溢現,不知有何喜事臨門?

仙翁曰:哈哈!因今日乃本書遊仙境最後一回,故吾肩卸重擔,完成使命,又讓世間多一寶筏渡世,心緒特別輕鬆愉悅也。

王生曰:正是喜上眉梢,讓仙翁逢喜精神爽。

仙翁曰:然也,好了,不要再耽誤時間,我們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麒麟騰空飛去。)

王生曰:不知今日最後一回,將何所往?

仙翁曰:先賣個關子,到了目的地汝即知之。

王生曰:哦!下生常覺塵世修行魔難甚多,尤其見許多在家居士,常有家庭羈絆,甚至鬧出家庭風波,真不知該如何引導這些有心者順利而成?

仙翁曰:其實這乃世人觀念有誤之來。一個人邁入道程有出家、在家之分,而在家修行就不能拋家離群,而應「隨緣而行」。吾之所謂隨緣而行,即是修行者除了自得其樂之外,亦應兼顧家庭成員之感受,以免令家人誤認修行者怎麼都“怪怪的”?吾舉例言之,如子女正就學或是在青春期,本來叛逆心就較重,故修行者應循序善誘,有緣則說理,無緣則勸化。莫可以說教方式,強迫孩子依“道”、依“佛”而行,反而令子女反感。也不須強迫子女信奉宗教,隨父母四處進香或參與道場聖事,否則待其成績受影響,人際同儕關係疏離時,必令怪罪父母與宗教而適得其反。故子女之道應讓其好好接受教育,將來有智慧悟深理。而為人夫為人妻者亦同,若夫妻有一方不信,另一方應以家庭為重,盡量減少家庭風波。否則家庭不睦,修者心難安,常掛念回家時又要面對齟齬,造成身心煎熬。故各人因緣順序不同,當明而行之。其實宗教教理汝若明之,應知其乃分出家在家實踐之法,實踐什麼?在家修行者乃實踐君臣(亦含工作之間)、父子、夫婦三綱之理;實踐仁、義、禮、智、信五常……等等倫常修身之理做起。故世人莫可本末倒置,修起道來六親不認,或修行之後對道友輕聲柔語,對家人反如仇人,修行之後子女不教,夫妻失和,那就有違初愿了。

王生曰:仙翁所言句句箴言,當可作為世人參閱悟理之行。下生昔聞一句名言:「渡人當緣熟而行,否則將遭屈辱。」想來不但適合對外,亦甚適用家人呢!

仙翁曰:沒錯!緣未熟只會引起辯論,甚至造成對方訶風罵雨誹謗仙佛,實乃得不償失也。

(二人閑談間,麒麟已飛抵今日之目的地。)

仙翁曰:王生汝可抬頭觀之。

王生曰:抬頭一望,但聞聖音繚繞仙舞翩翩,好像在辦喜事一般,此仙境特別令人感覺清新,而且感到一股莊嚴氣氛,不知此是何仙境?此時突然一團強光迎來,刺眼異常,令人眼眸難開,仙翁!光太強了,下生難以睜眼。

仙翁曰:哈哈!王生凡眼當然難以抵擋母娘萬丈豪光,且待吾為王生眼睛施法“晃朗精靈護眼神,敕!”

王生曰:經仙翁協助,眼前豁然明亮,柔和許多,只見眼前立一慈祥如母之尊者,四周天兵天將恭護,身後有一琉璃耀眼的雲車,似轎無頂,似車無輪,祥雲飄嵐其間,看此陣丈龐大,應是至尊仙人。

仙翁曰:王生眼前所見乃無極皇母大天尊是也,還不快快禮見!

王生曰:凡生真筆有眼不識泰山,在此五體投地向母娘叩請金安,請母娘諒宥!

無極皇母曰:王生免禮,近年來汝辛苦了,不但聖凡兩忙,且調配得宜,使得全真堂在童生與汝之合作下,迭展功勳,亦不負吾之期盼。汝深知渡世之功,又明修真之理,雖難免有違逆襲身,但堅持理念,吾甚喜也。今日王生來見,乃吾之安排,亦讓汝一瞥無極聖境之妙,來日更上層樓。

王生曰:凡生誠惶誠恐,凡生一身塵埃唯恐玷污了聖境,真是汗顏之至。凡生根劣,但若能略盡綿薄,必當戮力以赴,因為凡生樂在其中,並不覺得苦來。

無極皇母曰:王生所言吾悉知之,但唯念天下蒼黎不知修真,讓吾潸然淚下,來日方長,王生要辛勞了。

王生曰:凡生竭盡所能,不求立功立德,但求文字普化有其功效,以慰母娘之牽掛於萬一。

無極皇母曰:王生簡語,吾明汝鴻鵠之志,好好行之,助挽衰危之象,相信必有受用者明悟也。今日王生與鍾離權仙翁辛苦了,吾回金鑾殿去也。

仙翁與王生曰:恭送母娘。

(無極皇母乘雲車緩緩遠離。)

仙翁曰:我們也該回堂了。

王生曰:今日一別不知何時可與仙翁一聚?

仙翁曰:傻孩子!天宇雖大吾瞬間到達,汝只要心念吾名,吾就盡悉通達,若有事須吾協助,念吾聖號即可也。好了,我們回堂吧!

(二人乘麒麟往堂內馳飛。)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鴻鈞老祖 降

二○○四年六月廿七日(歲次甲申年五月初十日)

詩曰:凡胎為利繞八方,錯認紅塵賽帝鄉;叱吒經年顛苦過,空留華髮望滄桑。

聖示:吾今特降為「仙界遊蹤」乙書作跋。

世之善書經典冊籍浩瀚,世人有心研讀而無頭緒,今上天慈愍降著寶筏完功,待付梓流通,必當洛陽紙貴渡世化劫,讓薰染已久的人心注入一股清流。

夫天地無私,涵養萬物,對所有的人都一視同仁,此乃「無我」之現。世人心中糾葛重重,雜事如蛛網綿密,層層難透,所以矇蔽了「聖心」,讓許多人迷途不知歸路,沉淪凡塵受劫受苦。今仙佛降鸞導正引迷,頻設明燈,故若世人能知修身向道,當可得各聖神仙佛庇佑,助顯靈明,惟看汝願意否?

今日社會西風東漸,東土子民好的未積極吸收,不良觀念與作為卻輕易上手,造成污氣瀰漫。其實凡塵久劫前亦是聖境之一,只嘆世人自作孽,讓精神居所日漸黯澹,導致今人身處苦海,如坐針氈。希世人見本書能以仙境大千世界為願,生生世世純潔清淨,永享極樂之妙,共赴無始之源。數語以為跋。

鴻鈞老祖跋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五月初十日

「一世勸人以口,百世勸人以書,千秋萬世以道。」本堂善書歡迎索閱、助印,功德無量。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