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堂主席法主公恩師 登台

二○○四年三月十三日(歲次甲申年二月廿三日)

聖示:命本堂司禮神哪吒三太子十里外,命本堂馳騁神齊天大聖五里外,恭接欽差大臣,其餘神人及全真大道靈修院眾修士,排班候駕,不得失儀,可,吾退。

 

欽差大臣西天廷蓮菩薩 何廷勳 降

聖示:玉詔宣讀,神人雙手合十恭立接旨。

昊天玉詔

欽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

朕居尊而鑒卑,無時不以蒼生是念,今有凡間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神人一致,齊心濟世,已造下無量功德。

朕龍心大喜,特准再降著新書一部,題其顏曰:「冥遊記」,由濟公活佛為主著仙師,命正鸞生童生明清為主著乩生,自下週開始著作,希神人共體天心之鴻慈,同為普渡蒼生之重任,盡己之心力,則 朕當於諸賢生歸空後,論功行賞,封賜果位。欽哉勿忽,叩首謝恩。

欽差大臣西天廷蓮菩薩宣讀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二月廿三日

 

又示:吾今日剛參加完放生,又荷蒙天眷榮膺欽差大臣之職,此皆應感恩全真堂主席法主公恩主之薦舉,及吾之女兒何生○○、兒子何生○○造功迴向之蔭也。為父藉今日帶玉詔宣讀之便,可與吾之兒女會晤,可傳喚入內堂。

何師姐:叩問廷蓮菩薩在西天安好否?辦些什麼聖務?祈助佑母親身體完全康復。

西天廷蓮菩薩:女兒孝心為父感心,欲語者千言萬語,為父在西天一切甚佳勿慮,西天可謂是一清修逍遙之聖地,西天佛國遊記一書亦曾述及,汝自可明之。每次之放生活動,為父與西天宗蓮菩薩郭宗光皆有參與,見汝之誠心放生,為父心中甚感安慰。在世時管教甚嚴,汝還記恨否?為父自證道後已無罣礙,只盼子孫誠正為人,向道而修,則吾願足矣。汝母之身體吾常眷顧也,業已解消不少,多努力行善立德,自可漸漸痊癒,為父在天之靈,當護佑於你們的。可,吾喜回。

 

本堂主席法主公恩師 登台

聖示:可喜可賀,本堂又榮膺聖務,此乃本堂之榮耀也,堂下諸賢生當感恩母娘及玉帝之厚愛,更加努力行善,以報天恩於萬一。可,吾退。

 

西湖瘋叟 登台

聖示:哈哈!又有聖書降世,吾又要忙矣。童生有幸榮膺著書之重任,當全力以赴,吾亦會加靈於汝,盼師徒此次著作「冥遊記」,可圓滿完功,以不負上天之鴻慈,加油吧!吾心喜慰,特降駕數語以勉之,可,吾回。

 

西天宗蓮菩薩 郭宗光 降

二○○四年三月二十日(歲次甲申年二月三十日)

聖示:吾今日奉母娘懿旨,特降為「冥遊記」乙書作序。

今時之人視鬼神為無物,業因遍造,善事不為,積惡纍纍,上天見黑氣衝天,本欲重整世寰,奈何諸天仙佛慈悲,屢屢跪於金闕之上,叩求玉帝收回成命,故有鸞台之設立,藉鸞筆普化蒼生,實乃蒼生之幸也。

濟佛本古佛之倒裝,見世人之沉淪,佛心慈悲,屢屢下凡渡眾,不辭辛勞,真乃大慈大悲之仙佛也。又全真諸子能不畏艱辛,在世道澆漓之世風下,能上體天心之鴻慈,下化凡黎之迷痴,引領大眾走向修行之路,實乃功德無量也,今值著書之際,聊獻蕪詞以為序。

西天宗蓮菩薩郭宗光序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二月三十日

 

又示:今日吾喜降堂做序,唯一遺憾者,吾兒功炤未能來堂效勞,以致錯失天人會晤之機,吾在此勉勵吾兒,能保持不退之道心與意志,在聖途上努力助道,則來日為父在天上再與汝相會也。可,吾回。

 

南天鸞務院院尊豁落靈官王天君 降

二○○四年三月廿七日(歲次甲申年閏二月初七日)

聖示:奉母娘懿旨,特降駕為「冥遊記」乙書作序。

地獄之說,古今爭辯不休,世人以眼睛看不見來否定地獄之存在,實乃荒謬之至也。須知人生存之環境乃假,無形之靈界屬真,整個有形有象之物,均在無形之掌控中,故有「閻王註定三更死,不得留人過五更」之說。除了有修之人外,所有有形象、形體之人、事、物均有毀壞之期,故吾盼世人能多藉有生之年行善、修行,以期脫離六道輪迴之苦。

地府之設乃因人心之壞所現,世之人不信鬼神者多,以為在世胡作非為,死了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實乃錯誤之觀念也。如對做惡之人無所懲戒,則何人願行善呢?故冥府之懲罰千百倍苦楚也,望世人不可以吾為戲言則甚幸。

童生夙具大願,本呂仙祖身旁之道童轉世,負普化之重任,亦是三曹天人之所望也。希童生能更加努力著書,勸世廣渡迷濛,則蒼生是幸。在濟佛及童生之靈遊地府,將所見所聞,以金指妙法立即傳真,可收渡世之功也。吾亦盼此書能早日開著、完書以渡眾生,以解母娘倚閭之望,淺數語以為序。

南天鸞務院院尊豁落靈官王天君序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閏二月初七日

 

《第一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四年四月三日(歲次甲申年閏二月十四日)

聖示:世人做惡,惡向膽邊生,什麼恐嚇、騙人之招術,無所不用其極。此輩之徒,不知冥懲之重,吾在此告誡世人不可心存僥倖,否則惡貫滿盈之時,地府之刑罰不容情也。

濟佛曰:徒兒,遊地府去也。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童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哈哈,恩師啊!徒兒可想死您了!

濟佛曰:哈哈!師徒分別已有一段時間,難怪你想為師。為師觀你靈氣充足,靈光由白轉金,汝之道功已增強很多,可喜可賀也。

童生曰:這一切都感恩恩師之調教,沒有恩師之助力,徒兒那有今日之小成就。

濟佛曰:好說!好說!可邊走邊談。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之蓮台頓時現前。)

童生曰:哇!恩師!蓮台又長大許多,比上回徒兒遊西天佛國時又增大了,且色光更強更漂亮,是何因?

濟佛曰:此乃你行道渡眾所立下之功德所賜,汝與汝妻能堅志不渝,代天宣化,其功其德乃大。

童生曰:恩師誇獎,徒兒愧不敢當,徒兒只是盡己之力耳,不敢言功。對了!恩師今日冥遊記首度著書,將欲何往?

濟佛曰:帶你去城隍廟。

童生曰:好啊!好啊!看恩師想吃什麼,比如貢丸、米粉、蚵仔煎,徒兒請客。

濟佛曰:劣徒!光想吃的,為師是帶你去新竹城隍廟看世人往生後之景象。

童生曰:喔!平時去城隍廟看城隍爺總是和藹可親,在那邊庇佑眾生,不知今日可看到什麼景象?

(此時蓮台已降落在新竹城隍廟前之廣場)

濟佛曰:徒兒,今日靈遊之目的地已到,隨為師進去吧!

童生曰:遵命!

(此時見新竹都城隍、文武判及眾鬼役,已排班在廟門口,迎接濟佛師徒之到來。)

城隍曰:小神恭接濟佛及全真堂正鸞童生到此遊歷著書,實乃小神之榮幸也。

濟佛曰:哪裡!哪裡!城隍爺客氣了!城隍爺日理萬機,又要撥冗參與著書,真是辛苦。

童生曰:蟻生向城隍尊神叩安,蟻生在新竹已住了二十四年,多蒙城隍爺庇佑,在此叩謝城隍爺庇佑之聖德。

城隍爺曰:好說!好說!吾神職司台疆眾生庇佑之責,唯善是佑。汝長年持齋戒殺,又鼓勵眾生戒殺放生,已造立無量功果,再接再勵,可證上界果位也。可恭請濟佛及童生隨吾進入內殿再敘。

(此時城隍爺及諸文武判等幕僚,進入內殿坐下,城隍爺命鬼役奉上仙茗,招待濟佛師徒。)

濟佛曰:徒兒啊!不要光顧著喝茶,要把城隍廟內的景象告訴世人啊!

(此時童生聽到濟佛此語,差點嗆到。)

童生曰:咳!咳!哈哈!差點忘了,恩師啊!這茶真好喝,令人生津止渴,精神為之一振,好茶!好茶!

濟佛曰:傻徒兒!你有福了,此乃上界天河之水所泡的茶,當然芳香清甘無比,此乃城隍爺用來招待上界高真之茶,故曰你有福了。

童生曰:感謝城隍爺之厚愛。哎!牛頭馬面剛押一惡魂,只見其哀嚎不已,是怎麼回事?

濟佛曰:可傳牛頭馬面將軍將罪魂帶來,即可知曉。

牛頭馬面將軍曰:小神參禮濟佛及全真堂正鸞童生,此魂在世是金光黨詐騙集團的成員,平日不務正業,只以騙人為手段,電話恐嚇、勒索取財,甚有害人因此想不開,家破人亡者,上天削其陽壽三十年,故只四十歲就被註銷人間籍貫。卑職奉城隍爺之命,今日將其魂魄勾來,先在內殿受刑罰三日,再押往地府報到。

亡魂曰:救命啊!濟佛救我,剛剛一路上牛頭馬面二位差爺,不斷用鞭子抽打,我已皮開肉綻,不能再受刑了。

城隍爺曰:大膽亡魂,既知今日何必當初,汝惡事做絕,善事不做又害人無數,死有餘辜,來人啊!將此惡魂綁上受刑台。

(此惡魂被鬼役七手八腳,捉至十字木樁之受刑台上綁起來,只見一鬼差拿起一把利劍,將其手腳砍掉,惡魂痛苦哀嚎求饒,大叫一聲昏死過去。此時鬼差再拿還魂水往罪魂身上一潑,罪魂又醒了過來,但還是哀嚎不已。鬼差又拿了一把殺豬之利刃,將罪魂舌頭割掉,罪魂哀嚎更是淒厲,旋又暈死過去,鬼差又再潑還魂水,惡魂又醒了來,此時鬼差又拿利刃往罪魂胸膛剖開,用雙手將其心臟挖出來,罪魂慘叫一聲,已死了。)

童生曰:恩師啊!我快吐了,好殘忍啊!

(此時童生吐了滿地。)

濟佛曰:唉!你也太膽小了,看你吐成那樣,往後之著書,有的地府刑罰更甚於此,那你怎麼辦呢?為師賜汝“定心丸”一顆,助你安定元神,以免影響著書之進行。

(童生接過定心丸一口吞下,不久感覺精神已好多,也不再如此驚惶,但臉色仍是一片慘白。)

童生曰:恩師啊!我早說不想遊地府,要讓王師兄來遊,您又不肯,現在這樣狼狽,恩師可要多賜幾顆仙丹給我,以壯壯膽喔。

濟佛曰:可,你且閉上眼睛把口張開,為師再賜你幾粒仙丹。

(此時童生照濟佛吩咐,閉眼張口準備服下仙丹,只見濟佛在身上搓一搓,一下就搓出三顆小丸子,往童生口裏丟去。)

童生曰:怎麼味道怪怪的?

濟佛曰:味道怪怪?那當然,因為那是為師身上的“仙”(台語,指身上之污穢物。)。

童生曰:啊!糟糕!徒兒已吞下去了,怎麼辦?會不會拉肚子?恩師啊!您真壞,這時候還開徒兒玩笑。

城隍爺曰:哈哈!童生你有福了,凡人要吃都吃不到,只有你才有呢!所謂良藥苦口,這三粒小丸子,可增強汝之定力,不易受驚嚇,還不快謝過濟佛恩師。

童生曰:是,遵命,徒兒謝過恩師。

濟佛曰:世人不知陰府冥懲之重,絲毫不講情面,今日冥遊記首遊,見惡魂之受刑罰,是否有所警覺呢?若再不知悔醒,莫待死後再後悔已來不及了。可,今日遊歷已告一段落,可回堂去也。

(此時濟佛帶領童生辭別新竹城隍爺及眾職事,坐上蓮台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吾回。

 

《第二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四年四月十日(歲次甲申年閏二月廿一日)

聖示:現在之年輕學子不好好努力向學,在學期間生活糜爛,吸毒、嗑藥、飆車、搶劫、偷盜,無所不為,更有利用專業知識製造炸藥及違禁品,傷害人之身心,搞什麼同居未婚生子,以致珠胎暗結,造成墮胎之罪業。凡此總總,皆因人心之糜爛頹廢所引起,亦導致很多年輕人被上蒼削福、削祿、削壽而不自知,良可惜焉。盼世之人有犯此過者,當勉力改之,否則陰懲重也。

濟佛曰:徒兒,遊地府去也。

(此時濟佛往童生頭上拍了一下,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恩師叩安!今日放生見各地善男信女齊聚新竹漁港,又見諸天仙佛菩薩齊降,為諸放生蛤蜊講經說法,一時之間,海面金光閃耀,煞是壯觀!

濟佛曰:然也,全真諸子一心代天宣化,買物放生,已造下無量之功德,齊加努力,後福無量也。

童生曰:感謝恩師之誇讚,徒兒及眾師兄等當更努力以赴,以渡眾生於彼岸,齊回無極仙鄉。

濟佛曰:哈哈!有你這番話,為師寬心不少,可邊走邊聊。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童生之金色蓮台現前。金色蓮台載著濟佛師徒往黃泉路上前往,一路上鬼哭狼嚎,伸手不見五指,一片闇黑。)

童生曰:恩師啊!剛剛明明是大白天,怎麼一下子就伸手不見五指,且陰風陣陣,到處可聞鬼哭之淒厲聲音,令徒兒不禁毛骨悚然起來。

濟佛曰:童生勿驚,此乃人死之後必經之黃泉路也。此路淒風苦雨,地面泥濘不堪,因難走,加之罪魂雙手雙腳被腳鐐扣住,以致無法順利移動,此時黑白無常及牛頭馬面,以皮鞭鞭打罪魂,以致發出淒厲之哭叫聲。

童生曰:可是恩師啊!我怎麼都看不到呢?

濟佛曰:可,為師拿出向地藏王菩薩借之夜明珠照之,汝就可見明瞭也。

(此時濟佛拿出袖中之夜明珠,整個黃泉路上突然大放光明,所有正在往地府前進之罪魂,均被此光明震懾住而停止前進。)

童生曰:恩師啊!徒兒看清楚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均被手鐐腳扣給束縛住,地面全是爛泥巴,恩師啊!這路又黑又暗又是泥濘難行,鬼差又毫不留情鞭打罪魂,真令人不忍。

濟佛曰:傻徒兒,汝心慈悲不忍這些罪魂受鞭打,但汝可知此輩罪魂在世皆是犯了大罪,方會被邊拖邊打著前進,實乃咎由自取的啊!

童生曰:好可怕啊,有些手腳皆已淌血,疼痛難耐,卻也必須被鞭打拖行,真可憐!

濟佛曰:好了!為師可再帶汝遊下一景點。

(此時蓮台繼續前進,來到了心頭山,此山乃上天堂與下地府之分界,山之上頭金光耀眼,但山之下頭則有一深不可見底之大黑洞。)

童生曰:恩師啊!山上為何金光甚強,雙眼難開,令人眼睛有些受不了!

濟佛曰:為師可賜汝丹丸一顆,汝服下後自可看清楚。

(此時濟佛從袖裡拿出一粒仙丹,給童生服下,頓時眼前視界為之清晰,不再刺眼難耐。)

童生曰:恩師啊!心頭山上有一通達大道,上面有許多頭上發出亮光之修者往山上走去,此是何因?

濟佛曰:賢徒有所不知,此乃在世有修之人,因功德圓滿,如今正由“康莊大道”回返無極仙鄉也。

童生曰:那麼好!那恩師,徒兒及內人歸空後,是否能經由康莊大道回返無極仙鄉?

濟佛曰:然也,汝夫妻倆體天行道,奉母娘懿旨創辦全真堂,每月又舉辦放生活動,且全真月刊自發行以來,已渡人無數,深受上天諸仙佛及世人讚佩,此點已為汝夫妻倆積上甚深之陰功善德,待汝夫婦歸空之時,為師必來帶汝夫婦返回無極仙鄉也。

童生曰:叩謝恩師慈悲,見那些步上康莊大道者,個個神情愉悅,態度安詳,佛光圓融,真令人敬佩與羨慕啊!恩師!可否請一位證道者來訪談一番,以激勵世人向善向道之心。

濟佛曰:可。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一位歸鄉原靈被濟佛佛扇調至童生前面。)

原靈曰:咦!我不是正往上走去,怎麼會突然被調到此處,你是誰?

童生曰:道兄您好,看您佛光充盈,神態安詳自若,敢問您是如何修得的?差點忘了自我介紹,我乃台疆新竹全真堂之正鸞,奉玉旨著作冥遊記一書,藉著書之便,希能將道兄在世修持之經過,告訴世人,以激勵世人向道修持之心,以廣渡眾生回歸無極仙鄉也。

原靈曰:原來如此,我可簡略說之。說來慚愧,我在世並無任何大功德,歿後能得走上康莊大道以返仙鄉,個人亦甚感訝異。憶在生時,吾乃南部某鸞堂之鸞下生,每利用工作之餘暇,抽空至聖堂奉聖效勞,風雨無阻,歿後就被堂之主神保生大帝恩師帶至此地,準備返回仙鄉也。

濟佛曰:吾再補充一點,此位元靈除在世勤效鸞務外,各種善行均不落人後,如施棺、濟困、造橋、鋪路…等,凡有利益他人之事皆努力為之,故有今日之證果也。為師再賜其五百功,以嘉其體天行道,行善不落人後之正直善良表現也。

原靈曰:叩謝濟佛之慈悲。

濟佛曰:哈哈!不必言謝,此乃你之善德及奉聖之虔誠感動吾佛也,故特賜之。好了,今日著書到此告一段落,可回去了。

童生曰:遵命。

原靈曰:拜別濟公活佛及童生。

(此時濟佛及童生登上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三回》

濟公活佛 登台

二○○四年四月十七日(歲次甲申年閏二月廿八日)

聖示:世人欺心,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但頭上三尺有神明,上天豈有不知之理,果報、惡懲豈有不報之理,老衲望世人在起心動念之時,多思及義理之所在,當得不當得,勿為身外之財而迷昧了你的自本心,等到果報來時悔之晚矣。

濟佛曰:徒兒,遊地府去也。

(此時濟佛在童生頭上輕敲一下,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參拜恩師,叩請聖安。

濟佛曰:免禮,可邊走邊談,出發吧!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童生之金色蓮台現前,光耀無比。)

童生曰:恩師啊!世人老在親人過世時,請了好多樂隊、五子哭墓、鋼管秀及黑社會小弟送葬,場面浩大驚人,叩問恩師!這有用嗎?

濟佛曰:善哉問!汝所提之問題乃當世之弊病,世人為求掩人耳目,在生不孝父母,未盡人子之責,死後卻是花費數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只為“風光”,這是一點意義與價值都沒有的。須知人生在世數十寒暑,若不曉行善修德,死後地獄有份,表面上花了大把鈔票,看似風光,但實質上對亡者卻是無甚幫助也。這也是老衲一直在奉勸世人當體天行道,勿被酒色財氣所迷,以致墜落罪惡淵藪而不自知也。

童生曰:那如恩師所言,親人為亡者所化之華衣、美屋、僕人、高樓大廈、電冰箱、電視機等陪葬品,豈不是一點用處也沒有嗎?

濟佛曰:然也。世人如憶念親人之恩,當於親人過往之時,為其多造功德,如此亡者方能受益。如賢生方才所言之物,皆是虛、是幻,亡者無法受用也。

童生曰:那國人常在祭拜先人時,為祖先所燒之金紙,亡者亦無法受用了?

濟佛曰:生前不知積德行善,死後只有業隨身,焉得受用“金錢”?且金錢在地府是沒用的。

童生曰:難道地府平民區不用錢幣嗎?

濟佛曰:地府平民區改日有機會為師再帶你去遊,屆時你不就可知道了嗎?

童生曰:恩師您老就別賣關子了,直接告訴徒兒不就得了?

濟佛曰:廢話少說,汝且看看前方是什麼?

童生曰:可張開眼睛了嗎?自遊冥以來陰風甚強,徒兒眼睛有些招架不住,叩求恩師助之,以利著書任務之進行。

濟佛曰:賢生且張開無妨。

童生曰:遵命!哇!好漂亮好清澈的池子,喔!徒兒覺得好熱,想下去游泳。

(此時在池子邊突然出現一位黑臉守池將軍。)

守池將軍曰:來者何人?竟敢擅闖「清靜池」?

濟佛曰:守池將軍,汝不認得老衲了?

守池將軍曰:末將參見濟公活佛,未知活佛聖駕至此,未能遠迎,請濟佛原宥!

濟佛曰:何罪之有?這乃你之職責所在。老衲奉玉旨帶全真堂全筆童生遊冥,因其係凡體,平時又要工作,故老衲帶其來此清淨池中“淨一淨”,以利著書之遂行。

守池將軍曰:末將遵命,請童生入池內淨身可也。

童生曰:恩師啊!徒兒要不要把衣物脫掉下水,可以嗎?

濟佛曰:呸!成何體統,豈不有傷風化!可直接入池清淨即可,少嚕囌!

(此時濟佛見童生遲不下池,索性雙手一推,童生冷不妨的掉到池子裡去了。)

童生曰:恩師啊!您這是哪招?怎麼來陰的?俗云:「君子動口不動手」,您老說就是了,怎麼動手推人,害徒兒嗆著了,咳!咳!咳!

濟佛曰:活該,誰教你那麼嚕囌,下水就下水,那來廢話一堆。

童生曰:喔!對不起啦!下次不敢了。

(此時童生盡情在清淨池中游來游去,一下潛入池底,一下又浮出水面,狀似輕鬆愉快,好像不想上岸了。)

濟佛曰:好了,可上岸了。

童生曰:恩師啊!您老真小氣,既然來了,就讓徒兒多游一會兒,反正又不用錢,且池水清澈,水質甘甜,待會兒可否裝幾瓶池水,帶回去給堂上的師兄姐飲用?

濟佛曰:呔!你這劣徒又在說廢話了,待為師施法,唵、嘛、呢、唄、咪、吽,起。

(此時童生靈體自池中飄起來到岸上。)

童生曰:哇!好舒服,眼睛更加明亮有神,全身通體舒暢,下次有機會,恩師再帶徒兒來好嗎?

濟佛曰:想得美喔!此乃因上天著書之關,汝方有機在此洗滌,否則門兒都沒有。

守池將軍曰:濟佛所言極是,除非是上界高真,否則任何中、下界神祇,是無法在此池中沐浴也,此池水乃天河之水,有淨靈之功用,童生,你今日有福了。

童生曰:謝謝守池將軍。希望下次有機會再見。

濟佛曰:見不到了,還有下次?走吧!我們到交簿廳去看看吧!

(此時濟佛帶著童生上了金色蓮台,蓮台快速向前,只見一片闇黑,突然眼前現出兩排高樓,底下已有交簿廳之廳主,率領眾職事在底下恭候。)

童生曰:哇!好壯觀,這兩棟樓真大,又有那麼多仙吏在恭迎,真不好意思。

濟佛曰:呔!你真不害臊,是在恭接為師及為師身上的昊天玉詔。

童生曰:喔!恩師,那交簿廳在辦理什麼事呢?

濟佛曰:下去問交簿廳主不就明白了嗎?

(此時蓮台降下,交簿廳主帶濟佛及童生入衙內,命仙吏泡仙茗,奉上予濟佛和童生。)

童生曰:這杯茶可以喝嗎?聽說陽人喝了陰間的東西,魂魄會無法歸身,正確否?

濟佛曰:汝儘管喝,有事為師負責,大不了帶汝直接回南屏山算了。

童生曰:不行,下生還有妻小及老母要奉養,怎生現在就走了呢?

濟佛曰:哈哈哈!說你傻,你還真傻,為師騙你的,喝下沒關係。

交簿廳主曰:今日早就接到玉詔,知悉貴堂奉旨著書,已久候多時,不知童生可有問題要問?

童生曰:下生敢問交簿廳主,請問貴廳主何業務?為何見那麼多鬼魂押解罪魂至此,似乎在登記些什麼,個個仙吏均甚忙碌。

交簿廳主曰:本廳專司世人往生後,於註銷人間之籍貫後,由鬼差押解至本廳,註上地府之籍,然後押赴鬼門關各殿服刑。凡在世行善修行者,則直接由心頭山步上康莊大道,返回無極仙鄉,不在此限也。

濟佛曰:今日著書時間甚久,可回去了,童生快向廳主辭駕吧!

(此時童生起身,向交簿廳主及眾仙吏辭駕,同濟佛登上金色蓮台,向全真堂快速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