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除了生產之外,不曾因生病或意外而住院。九十五年(二○○六)十二月十四日早上七點多,正是上班、上課的尖峰時間,我為了閃避一部闖紅燈的機車,結果不慎摔跤,左手臂因此裝了一塊鋼板及數根鋼釘。

媽媽心疼我承受這種苦,她不解的問我:「為什麼妳心地善良又熱心助人,仙佛到底存不存在?若真的有仙佛,怎麼沒保佑妳呢?」我趕緊安慰媽媽並告訴她,仙佛有來護佑我,只因這是我的業障報,所以仙佛只能把大事化小而不能化無,我沒被後方來不及煞車的車輛輾過,已算幸運了。仙佛是公平的,不能因我有宗教信仰,心地善良又熱心助人,就以強硬手段將對方對我之恨意化解掉,這對對方而言是不公平的,只能讓其洩完恨,結了業,然後再護佑我。

我提醒媽媽回想,在開刀住院的八天裡,遇到寒流來襲,同病房的病人、看護及來探病者,是否都穿上厚厚的衣服還直喊冷?而我原本就是非常怕冷的人,二十三度左右的氣溫,就必須穿上三、四件衣服,十度左右的溫度,我更可以穿上七件衣服來禦寒。但這次進開刀房,只能穿醫院單薄的病人衣服,整個手術過程卻不覺得冷,也沒有感冒。雖然開刀後有發燒的現象,但在二小時左右即退燒,以前只要發燒,都要燒個好幾天才會退燒。媽媽聽完我這番話後,才覺得仙佛真的有庇佑我,她的心裡也才釋懷許多。

我的看護小我二歲,沒有宗教信仰,夜裡睡在與我大約三十公分左右的距離,但她就無法感受到佛光普照的溫暖。她蓋了一條棉被再加一件毯子,還是冷到必須穿上棉襖背心及外套方能入睡。我怕冷,特別吩咐看護給我蓋三條棉被(類似絲被薄薄的),誰知半夜卻熱到踢被、也沒有著涼。事後經過請示,才知是本堂法主聖君恩師及眾恩師輪流來護佑我,這就是有在堂裡效勞的好處。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