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家母腦部手術使我著實感到真的有受法主聖君恩師、孚佑帝君恩師暨諸仙佛之庇佑,茲略述一、二以與諸師姊、師兄及善信大德分享:

平日我與拙荊經常因上班或有事不在家,而家母水腦症發作時,恰好兩人都在家,也都聽到茶杯掉下來的聲音,並發現家母頓時四肢無力,所以能在第一時間內送往醫院急診,而使傷害減至最少。否則,如發生在兩人不在家時,一定延誤急診,後果必定不堪設想。

當堂主童師兄獲悉家母住院消息,就立即前往醫院探望,當探畢欲離去時,竟忘了把傘帶回,幾分鐘後再折回取傘。此時正好神經外科鄭主任欲向病患家屬解釋腦部斷層掃描之結果,我趁機邀請童師兄一起參考,童師兄沒有拒絕,且很耐心地聆聽鄭主任的解說,同時也向法主聖君恩師請示。以童師兄平日細心、謹慎之習慣,當不至於忘了帶偌大的一把傘,而這次竟會忘了帶,想必是法主聖君恩師刻意的安排,否則如果沒有忘記帶傘,而逕自回去,則童師兄必沒有機會遇上鄭主任而能同參斷層掃描結果,當然也就無法向法主聖君恩師稟報。

家母年已八十五,心肺功能僅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而神經外科主任說「水腦症」只能動手術導引,無法藉藥物治療,如不動手術病情會更趨嚴重。請問看官,碰到這種情況您敢決定動手術或不動手術?要知道任何一樣手術都是一種冒險,任何手術都要切斷神經,都會破壞神經,更何況是腦部手術。說實在,當時我方寸已亂、六神無主、七上八下,不知「下一步」該當如何?正當左右為難之際,童師兄忽然告訴我與拙內:「法主聖君恩師指示:此種手術宜速不宜遲,並允諾手術時會與副主席孚佑帝君恩師及諸仙佛等一起至手術房保佑令堂安全,庇佑手術順利。」此時,我就像在深夜茫茫大海中迷失方向的小船,忽遇一盞明燈,剎那間由失望轉為希望;由悲觀變為樂觀,那種興奮、那種愉悅難以形容。由這件事,可以肯定恩師時時刻刻都很關心我們,我們心裡想什麼,動什麼念頭,恩師都知道。我在此由衷感激法主聖君恩師,孚佑帝君恩師及諸仙佛的保佑。

這一次亦使我深深體會到全真堂的溫暖與人情:堂主弟弟童明燦師兄、呂師兄、陳師姐,何師兄、何師姐、陳師兄、簡師姐、李師兄、彭師姐等於百忙中都抽空到醫院探望、慰問。出院後,遠居高雄鳳山的塗師兄,偕同堂主、何師兄、李師兄亦到寒舍關懷,這些人情我當永誌不忘。我亦要感激王師姐,王師姐慈悲,教導我如何在手術前後持誦「聖帝大解冤經」迴向給家母,以消她的業力,減她的痛苦。

手術後,家母復原之速度極其緩慢,四肢無力、吞嚥因難、易噎易嗆、作息顛倒,十分痛苦。於是懇求法主聖君恩師靈療,以助長恢復、增益神經。由於行動不便又不能久坐、更不能久站,所以煩請童師兄直接到寒舍來為家母靈療。經過幾次靈療與較接近的接觸,使我改變對童師兄的看法,因為童師兄只做不說,只依仙佛的意旨去行,而不隨意洩漏天機;平日又不苟言笑,所以有時別人很難真正了解他。藉此機會後學略述一些,盼望有助大家對堂主童師兄的認識:

一、在此次劫難中,童師兄撥了三道功給家母以保住家母的性命,此恩澤昊天罔極,我只有終身努力效勞全真堂,期能還報於萬一。

二、當我邀請童師兄一起參考家母腦部斷層掃描結果時,童師兄不但沒有拒絕,且很耐心地聆聽醫師的解說。其實這時候,堂主夫人也因車禍受傷,撞斷鎖骨在南門綜合醫院住院治療。童師兄沒有告        訴我這件事,只是很慈祥地關心家母的病情,並安慰家母說:法主聖君一定會保佑,並請家母寬心。試問天下有幾位長官,能置自己家人病痛於不顧而只關心部屬員工之疾苦?

三、手術時,神經難免會被破壞,所以家母變得笨笨的,反應遲頓、神智不清、很不安定,且作息反常,晚上不睡,白天不醒。雖有請外勞幫忙照顧,每晚仍不放心還是得起來二、三次,查看有沒有掀被,會不會著涼(外勞也需要休息)。而最值得一提的是童師兄靈療效果真不可思議,比西醫治療更有效、更好。西醫認為能保持現狀,不再老化、不再退化就已經很不錯,沒想到經童師兄靈療後,家母一次比一次進步;一次比一次安定;一次比一次靈巧也一次比一次聰明。因為每次靈療,童師兄都會替家母灌一些靈氣,使已受損之神經逐漸恢復正常,神經正常則所有行動、作息都會正常,可見人醫還是不如神醫。至今家母行為舉止、生活作息都漸趨正常,我也可以放心的一覺到天亮,真感謝法主聖君恩師的靈療。

四、童師兄替家母靈療,每次長達一個半至兩個小時,從不接受招待,即使是一杯開水也不肯接受,只有一次因出勤太累,精神有點不繼,才要求我到便利商店買一瓶綠茶以提神。而靈療畢,我要載送他回家,他也不肯,一定堅持要走路,當做運動。他的德性有如水德,水在不知不覺中利益萬物,而在利益萬物之後,又不求回報。故老子讚美為「上善」。

五、童師兄鼓勵我要好好照顧家母,他說照顧老菩薩的功德很大,好好照顧老人家亦可修成正果。童師兄亦鼓勵諸師姐、師兄、眾善信儘量把老菩薩帶到堂裡來,他說:「買這個道場就是要大家一起來共修,而不是要佔為己有,希望大家把父母帶過來唸經、聽經、靜坐,甚至睡覺都可以。」童師兄這種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之胸襟著實令人佩服不已,全真堂可說是老人之天堂。

六、童師兄夙具慧根、代天宣化、濟世救人,早已修成正果,可脫離六道,回到無極仙鄉母娘身邊。但他為渡更多的眾生脫離六道輪迴,不辭辛苦、忍辱負重、濟世渡人、解煞、替人解除痛苦,充分發揮儒家孔孟之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而其胸懷不是只「獨善其身」而是更「兼善天下」。

七、聊天中,童師兄曾提及他生是為眾生生,死亦是要為眾生死,即若吃飯也是要為眾生吃,絕非為貪圖個人口福。因為傳遞仙佛旨意、代天宣化、濟世、著書、靈療與解煞等都需要借重有形的身體,所以必須好好吃飯,好好養身體。

八、童師兄之起心動念,言語造作可說都發菩提心,都是捨己為人,都不會自私自利,一切都是為眾生,都是為利人。有二十幾年誦經經驗的王師姐說:「我跑遍南北這麼多寺廟,誦過這麼多年經,從沒有看過那一家寺廟的方丈或住持能像童師兄這樣處處為別人、為眾生著想,全真堂真是一個修行的好道場。」

九、童師兄亦非常慈悲,為體諒廚房師姐的辛勞,特地在廚房裝上冷氣空調,讓這些師姐能在很舒適的環境下效勞。所以掌廚洪媽媽就說過:「我走過很多佛堂,很多道場,包括自己家佛堂的廚房都沒有裝冷氣,幾乎所有的菩薩都是在大粒汗、小粒汗(台語,比喻汗多揮不去)下烹煮。唯獨在全真堂看到有裝冷氣,來廚房效勞的師姐們真有福氣!」

十、童師兄常勸勉我要把每天當做人生最後的一天,去把握努力精進、修持消除業障,以免無常到來,業力尚重而後悔莫及。塗師兄亦常提醒我:「人身難得,要把握此機緣,趕快修持正法,讓此生就能了脫六道輪迴之苦。」

十一、服務於竹東榮總的林師姐,於法會期間,一下班就搭客運至光復路或新竹車站,然後跑步至全真堂,誦畢亦跑步至車站搭車返家。她習慣在內堂誦經而內堂很熱,但她從不開電扇。有一次,我好奇問她原因,她回答說:「來誦經是來修行不是來享福的,況且全真堂的經費大多是善信省吃儉用所捐的錢,濫用水電就會對不起善信。善信捐錢的目的是要印書弘法、要放生、要蓋廟建道場或維持全真堂的運作,不是來供我們享受的」。同時她也說:「誦經不是誦給神明或仙佛聽的,而是用來懺悔、用來檢討的;懺悔累世所造諸惡業,檢討是否有依教奉行?」她的修行境界已高出很多,彷彿是一位活菩薩,實是我的好榜樣。

十二、前幾天王師姐向我說:「你最近的面相比一、兩個月前好很多」。自忖果如是,必是家母好很多之故。我雖年紀一大把,修行卻很幼稚,明知當「放下一切;一切放下。」但還是有很多事放不,尤其母親的健康一直耿耿於懷:母親健康狀況佳,我就開朗;母親健康狀況不佳我就不開朗。所謂「相由心生」,一定是母親健康狀況好,我的心才清靜,心清靜,面相才能轉好。再次感激法主聖君恩師、孚佑帝君恩師、諸仙佛、堂主及諸師姐師兄。

南天直轄全真堂有這麼多的仙佛,這麼好的堂主,這麼精湛的師姐、師兄,可說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好道場。它可說是老人的天堂﹐成人的學堂更是人性的殿堂。我與家母及賢內何其有幸,能有此機緣在此當鸞生,又蒙諸仙佛庇佑,堂主照顧及諸師姐、師兄的提攜與勉勵。當知恩、當感恩、更當努力效勞、努力修持於一切時、一切地。否則,身在福中不知福,而不知精進與修持則勢必對不起全真堂之諸仙佛、堂主及諸師姐、師兄而枉過此生矣!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50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