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四年七月十日(歲次甲申年五月廿三日)

聖示:世人總為爭贏爭勝而一生勞累不休,甚至不擇手段,只要能贏能勝,沒什麼事做不出來的,以致昧心之事做盡,喪盡天良,只為面子與裡子,全然不顧天理,毫無仁善之心。此輩之徒雖然勝了、贏了,但老衲卻覺得你輸了,怎麼說呢?贏了面子,輸了正義與良知,錢是賺了,功德卻賠了進去,待業報來臨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悔之晚矣!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地府去矣。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童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向恩師叩首頂禮,感謝恩師這些日子來的提攜與教導!

濟佛曰:徒兒想必心中有很大之感觸,方出此言吧!

童生曰:是的恩師,從家母此次之受法主公恩師及堂上眾恩師之庇佑,能從鬼門關上救回,再看看這次七二水災造成台疆寶島之重創,讓徒兒覺得人世之無常,有些災民一生之積蓄轉瞬間成空,讓人有不勝唏噓之感!

濟佛曰:然也,可邊走邊談。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蓮台瞬間現出,金光閃耀,耀眼輝煌,師徒二人上了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度向陰山飛去。)

濟佛曰:世之人為求利、為求名、為求贏,往往昧心開發山坡地,與天與水爭地,以致一有水災即是土石流遍行,人民之生命財產不保,即是上天之警示也。

童生曰:恩師是說,台疆寶島此次七二大水災乃人為之因素造成,是嗎?

濟佛曰:上天本慈悲,何苦降災厄於黎民百姓呢?只因世人不知修性修德,短視近利,屢屢過度開發與天爭地,又未做好水土保持之工作,以致天降甘霖卻是土石流災害連連,造成人民財產之鉅大損失,你說這不是人民自取的是什麼?

童生曰:原來如此。上天鴻慈,本是降甘露水以滋潤大地,卻因人類之過度開發山坡地與河川地,以致雨水一來無處宣洩,因而一發不可收拾,以致損失至鉅,那恩師啊!蒼生該如何做方可避此天災呢?

濟佛曰:世人只要謹記不可只為利益,只管自己賺錢,卻不管他人生命財產之損失,不但造罪,由此衍生之因果,亦是爾擔待不起的。如果世人能猛醒此點,平時多做好水土保持之工作,不亂開採河川之砂石,不亂種檳榔樹,不貪圖高山蔬果之可口好吃,不過度開發山林,讓大地有休息之機,自然可慢慢消弭所謂“天災”於無形,與其說是天災,不如說是“人禍”吧!

童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相信眾生見此篇鸞文,必然會有所體悟的!

(師徒談話間,蓮台以飛快之速,已抵達今日冥遊之目的地─酆都獄。)

童生曰:到了是嗎?

濟佛曰:然也,今日之目的地即是世人所謂之鬼城,酆都獄是也。

童生曰:小時候就聽大人們說過,酆都城乃是鬼城,酆都獄之刑罰甚為恐怖,不知真相如何?

濟佛曰:看了不就知道。

(此時濟佛帶領童生步下蓮台,進入酆都城中之酆都獄中,只見罪魂一個個被綁在木樁上,在一處山崖下(即陰山之下),上面佈滿土石,突然之間,土石夾雜大量洪水傾瀉而下,在樁上之罪魂隨即被土石流砸得粉碎,身首異處,慘不忍睹,童生見了頻頻掉淚。)

濟佛曰:傻徒兒你哭什麼?

童生曰:恩師啊!見這些罪魂因無知而造業,以致受此酷刑,心中頗感同情,更覺責任深重,須以大願力,繼續鸞音之普化,以期使世人皆知行善積福之理,使地獄不再人滿為患。

濟佛曰:你有此種仁心之現,已是道修之成果,汝數年來之努力辦道,上天明鑒,亦助爾早日完成心中之願,早日將全真大道靈修院建成,以渡化更多之原靈回歸到母娘身邊。可,為師叫獄卒押解幾名罪魂至汝跟前,汝自問之所犯何事,以贊金篇。

(此時鬼卒奉濟佛之命,押解幾名罪魂至童生面前。)

罪魂曰:這位和尚及善生救我。

童生曰:你叫錯了,我身旁這位不是普通和尚,乃是鼎鼎大名之濟公活佛是也。

罪魂甲曰:對不起!對不起!求求濟佛救小魂出苦,拜託!拜託!

濟佛曰:只要汝肯將在生所造之罪孽供出,吾佛可饒你今日不再受刑罰,待明日再受刑可也。

罪魂甲曰:可以。我生前本是一砂石廠之負責人,常常利用深夜命砂石車到河川地盜採砂石,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為此賺了很多不義之財,因為生活闊綽、奢華,兒女均是揮金如土。我的兒子在一次與人飆車競賽中,不幸車毀人亡,我的女兒在一場車禍中被砂石車輾過,身首異處。我本來以為這只是巧合,後來有一次我駕賓士車在回家之路上,遇溪水暴漲,整台車被洪水沖走,因此身殞命喪。死後被牛頭馬面押至地府,酆都大帝謂我喪盡天良,只為賺錢不顧別人之死活,判我入酆都獄五百年,我如今只受苦十年,往後的日子怎麼過啊!濟公活佛及善生救救我吧!

童生曰:聽爾之言,你還真是罪有應得,能饒你今日不受刑罰已是不錯了,不要再貪心了。下位罪魂汝可說說在世虧心之事,以昭於世,若能因此而讓世人有所醒悟,亦是功德一樁。

罪魂乙曰:我生前本是一山老鼠(盜採林木者),終生以盜採高級檜木為生,只要有利可圖,那管什麼水土保持,一律砍伐。以致造成山坡樹木之大量損失,以致山洪一來,下面之村民死傷無數,因此造下甚深之業障,被判刑在此受刑五百年。

童生曰:山老鼠最不該,須知樹木乃山之寶,若無樹木水土何以保持?汝只為財不顧他人死活,該罰該罰。接下來第三位可說說汝所犯何事,以警世人勿重蹈覆轍!

罪魂丙曰:我在世乃是一農民,因見高山蔬果搶手,故雇工大量砍伐山林,以致洪水來臨,土石流大量傾瀉而下,造成人命損失無數,積罪甚深,冥王謂我喪盡天良,故亦被罰在酆都獄受苦五百年,真是悔不當初。

濟佛曰:世人只為利己,仙佛存心為人,利己者下地獄,利人者上天堂,世之人聽此三位罪魂之述,得不警醒乎?利人之事多做,害人之事莫為,則可免害己害人也,勉之。可,今日著書可到此,我們回去吧!

(此時濟佛與童生同上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度,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

 

《第九回》

濟公活佛 登台

二○○四年七月十七日(歲次甲申年六月初一日)

聖示:世人喜道人長短、說人是非,只見人短,不見己失,惡口、兩舌、綺語、妄語,亂加妄做,惡因遍造,善事不為,惡貫滿盈之時,悔之晚矣!老衲奉勸普天之下之芸芸眾生,不可小視口業之造,俗云:「刀劍傷人僅及皮膚,但口劍傷人深及內心。」不可不慎,甚多修子亦犯此之業,以致修上數十寒暑,功亦不足以抵過也。老衲希世之人有犯此口業之過者,能省己之非,努力修己之誤,正己之德,行時莫談人非,多省修己德,才是真修實學之人也,勉之。

濟佛曰:徒兒,遊地府去也。

(此時濟佛以手點了童生一下,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向恩師叩請聖安,很少看恩師如此感嘆,所為何來?

濟佛曰:世之修者眾,但成證道果者少,乃因口德之未修,以致過錯連連,甚至修上二、三十年亦是枉然,到頭來修到地府去不是很冤枉嗎?

童生曰:恩師說得是,每到選舉,到處是黑函、謠言、抹黑,只要能將對方擊敗、擊倒,即使是顛倒黑白,亂亂講亦是臉不紅氣不喘,如此造業連連,令人感嘆也。

濟佛曰:然也,世之人只想到己利、己是,卻未看見自己之過誤所在。攻擊別人之缺點時振振有詞,對己之非卻視若無睹,造罪深且重矣!如因此而令人想不開而自殺,則地府拔舌獄有望矣!可邊走邊談好了,以免影響著書之行程。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寶蓮現出,金光閃耀,潔淨光亮無比。)

童生曰:今日天氣有些陰沉,天空下著小雨,但一旦入了陰界,又是陰寒無比,直起疙瘩!

濟佛曰:童生須專注心神,以利著書任務之完成。

童生曰:徒兒遵命。徒兒記得有一位影星阮玲玉,死前說過一句話:「人言可畏。」說完就自殺了,自己短短之生命就此結束,留下無數之遺憾,不知恩師對此事看法如何?

濟佛曰:此乃為師之言所提之世人最常犯的惡口、兩舌、綺語、妄語也,只見人短,不見己非,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造罪深也,拔舌獄有份也。像你在這七年辦道過程中,不是也受到很多詆毀,汝如何面對?

童生曰:「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是非公道自在人心,要不是法主公恩師經常訓勉鼓勵徒兒,有時會覺得這些人真是吃飽撐著,閒著沒事幹,東家長西家短,窮極無聊,索性不理他,看他如何?恩師您說徒兒應付得好不好?

濟佛曰:全真堂這七年來在你努力的辦道下,已蒸蒸日上,讀者遍及海內外,獲得廣大之迴響,此乃你之功也。如不是你如此誠正代天宣化之功所蔭,此次汝母之病劫早已命喪黃泉矣!焉能從死神中再逃過來,故此亦可證明諸天仙佛對貴堂普化績效之肯定也。

童生曰:恩師一誇獎,徒兒真不好意思,因徒兒只是真心努力辦道,從沒想過個人之享受,在有生之年,能替母娘渡回多少眾生,就全力以赴,絲毫不敢鬆懈,只望能解母娘之懸念,則兒心足矣!

濟佛曰:精神可嘉,不愧是為師之好徒兒啊!

(師徒談話間,寶蓮已飛過陰山,抵達今日之參訪地,第五層地獄─拔舌獄。)

童生曰:哇!好恐怖!只在上空就聽到淒厲之哀嚎聲,是怎麼回事啊!

濟佛曰:已到了今日之參訪地,第五層地獄─拔舌獄,此乃罪魂受刑所發出之哀嚎聲,我們可降下蓮台,近前一看即可知曉。

(此時寶蓮緩緩降下,濟佛領童生入獄中。)

童生曰: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只見鬼卒用燒紅之火夾及鐵鈎,將罪魂之舌頭鈎出來,舌頭一碰到火夾,「ㄑ一」的一聲,舌頭肉都燙熟了,且鈎子一鈎,舌根現出,罪魂已快昏死過去,聲聲哀嚎。鬼卒不但不留情,反而用利刃將整個舌頭割下,丟給地上之鐵狗、鐵蛇吃,只見鐵狗、鐵蛇爭食,大飽口福。罪魂因舌根被斷,昏死過去,復經回魂水一潑又醒了過來,直呼不敢了!不敢了!饒命啊!饒命啊!但鬼卒豈聽得了那麼多,繼續施刑,哀嚎聲尖聲哭喊,淒厲不絕如縷,令人不忍卒睹。

(此時童生臉色慘白,快吐了!)

濟佛曰:賢徒可勿驚,此乃這些人自作孽不可活,汝不用難過,不用受驚嚇,為師賜汝一顆“定心丸”,吃下可好些。

(濟佛從身上搓出一顆黑色丸子,遞與童生,童生接過服用後,已漸漸恢復紅潤之臉色。)

童生曰:真嚇人也,徒兒自小到大,從來也沒見過如此殘忍之畫面,心裡真難過也。恩師可否命鬼卒提押幾名罪魂,述其在生之罪過,以參著金篇警醒世人,如何?

濟佛曰:可。

(濟佛命鬼卒拘提三位罪魂至童生面前。)

A女魂曰:善生及這位仙佛救救我,我記得在發生車禍之剎那間,靈魂被拘提至此獄,受盡千般酷刑,只為生平喜歡串門子,顛倒是非,造成別人家庭失和,夫妻反目甚至離婚,並以此為樂。大概是惡事做多了,短短三十二歲就發生車禍而亡,真是悔不當初。

B男魂曰:我平日喜歡惡口罵人,常喜用三字經問候別人的媽媽,一生造口業甚深,且喜歡講黃色笑話虧女生,亦曾性侵害女孩子。在一次尾隨女子背後準備犯案時,因被害人大聲尖叫,引來路人包圍,被活活打死。死後被鬼差拘提至此受刑已三十年矣!冥王說我還有四十年之刑罰,真是苦不堪言,亦甚後悔生前之荒謬行徑也。

C女魂曰:我在世最喜歡搬弄是非,經常害得人家為此失和,大打出手,打得頭破血流方才合意。且亦常說謊散佈不實之言,引起人心之恐慌,造成某家上市公司之倒閉,影響眾多之人沒飯吃,以此為樂事。在一次騎車上班途中,被轉彎之公車先是撞倒機車後,再被後車輪從頭部輾過,腦漿迸出,死狀甚為悽慘。死後魂被拘押至此,冥王判我受罰五十年,今只一年已生不如死,未來日子怎麼過啊!真是悔不當初。(罪魂說完放聲大哭。)

濟佛曰:念在汝等三人誠實說出所犯惡行,今日可免一次刑罰,以示獎賞汝等參著金篇勸善之功。可,時間已久,童生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領童生上了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四年七月廿四日(歲次甲申年六月初八日)

聖示:世人不知修身之重要,只知貪圖享樂,片德不修,片善不為,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佛口蛇心,此皆違背為人之宗旨,若不知懸崖勒馬,將來剝皮地獄有份也。望世之人多勉修己德,以仁、以忠、以孝存心,則成仙做佛何難之有?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ㄟ,隨為師遊冥府去也。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童生之元靈應聲而出。)

童生曰:徒兒向恩師頂禮請安!

濟佛曰:賢徒免禮!隨為師遊冥去也。

(濟佛口念嗡嘛呢唄咪吽,蓮台瞬間現出,師徒二人登上蓮台,蓮台隨即以飛快之速向陰山飛去。)

童生曰:恩師方才所言做人之基本修為:「忠、孝、仁」,誠乃修行者之基礎,成仙做佛之根基,但是人卻棄之如敝屣,誠可惜焉!

濟佛曰:然也,吾佛今加以開示,望世人勿以老生常談視之則幸甚!

一、忠:盡己之謂忠,人能盡己之心力於工作崗位上,即是忠之體現也。不是要為國上戰場,拋頭顱、灑熱血才叫忠,凡事能盡己心為之,不管事情有無成功,即使功敗垂成亦是忠也。故老衲盼世之修子,不管在道修或職場上,只要能盡心盡力全力以赴,即是修也。

二、孝:孝乃人之最基本德行,亦乃成仙成佛之墊腳石,欲修大道,孝德有虧,即使修上百世、千世、萬世,亦難成證道果。老衲常見世之修子,對己之雙親不加聞問,但對道場之事卻是蠻熱心的,此乃與道背離,無道可修也。需知孝乃萬善之源、之先,孝德不修修啥?盼老衲之苦口婆心,能喚醒世人多盡人子之孝,如能像全真堂堂主童生之孝親、侍親,大道何難證也,希以童生之孝為榜樣,則不枉生為人也。需知「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豈有為人而不如畜生乎?現今地府亦以此輩之徒為多,且有客滿之患也,故老衲不辭勞苦,勸世人盡孝,即是不忍眾生之沉墜地獄受剝皮之刑也,亦希望世之善知識,廣為宣揚孝之德,則功德無量也。

三、仁:仁乃凡事為別人著想,一切心心念念只念著、想著他人,體恤他人之苦、他人之難,盡心盡力去幫忙之謂也。現今世人有很多慈善團體,行濟貧恤困之善行;又如救人、救火之義勇人員,救難之無名英雄,皆是仁心之體現也,歿後亦可證下界神祇之果位。盼世之人於飯飽之餘,亦能思及世上可憐無助之災民、貧民,全力以救之,則功德無量也。

童生曰:剛剛恩師美言以鼓勵徒兒,愧不敢當,其實徒兒並不覺得自己在行孝,只覺得父母從小茹苦含辛,拉拔我們長大,現今父母老了,若不能好好孝順他們,豈不連禽獸都不如了,故心中感覺上只是在盡為人子應做之事,並不覺得在盡孝,故方才恩師美言之讚之,徒兒愧不敢當也。

濟佛曰:好徒兒,不愧是為師之好徒兒,你有此之心念,足見修已有成矣!如再勉勵代天宣化,則金仙果位可期也。

童生曰:「金仙果位」!哇!不可能的,那要積上一百道功方能證得,下生目前亦只積累三十三道功,差之甚遠,不敢想!不敢想!

濟佛曰:賢生汝母此次之病厄,若非汝兄弟倆之孝心感動上天,汝母早已不在人世矣!豈有像如今迅速康復?由此可知孝可感動天也。

童生曰:徒兒一定會永生記住恩師今日之言,終生代天宣化努力不懈,以報答天恩於萬一也。

(師徒談論間,寶蓮已抵達今日之目的地。)

童生曰:到了是嗎?

濟佛曰:然也,已到了今日遊冥之目的地第六層剝皮地獄。

童生曰:哇!聽起來亂恐怖的!

濟佛曰:徒兒收拾心情,隨為師入內參觀即便可知也。

(此時寶蓮緩緩降下,師徒二人下了蓮台,緩緩向剝皮地獄靠近,及至入內,聽到淒厲之哀嚎聲,不絕如縷。細觀之,見罪魂被綁在木樁上,鬼卒先以尖刀從罪魂身上劃了數十刀,刀刀見骨,再把罪魂身上之皮,以熱滾之水澆之,此時罪魂痛苦萬分瀕臨於死,鬼卒再一吋一吋慢慢的將罪魂身上之皮剝下,使罪魂飽受折磨。剝下之皮肉即丟與鐵蛇、鐵狗吞食,只見鐵狗鐵蛇爭相取食,罪魂在整張皮肉被鬼卒剝下後,隨即暈死過去,鬼卒復以回魂水潑之,罪魂全身皮肉又回復至受刑前之模樣,完好如初,但口中卻大聲叫出“痛煞我也!痛煞我也!”哀嚎不已,令人不忍卒睹。此時在一旁的童生,看了也暈了過去。)

濟佛曰:怎麼暈了呢?唉!真是膽小,待老衲給你喝口酒,助助你吧!

(此時濟佛將葫蘆中之酒,倒在童生口中,復吹了一口真氣,童生終於甦醒過來。)

童生曰:好酒!好酒!恩師啊!這是什麼酒這麼好喝,讓徒兒再喝口好嗎?

濟佛曰:此不是一般凡俗之酒,乃是「瓊漿玉液」也,你有福了,除非是大羅金仙或是佛之果位,一般上、中、下界神祇還喝不到呢!

童生曰:原來如此,徒兒可真是有福,但剛剛那幕行刑的場面太恐怖了,徒兒從小到大亦無看過如此殘忍之景象,真是嚇死人了。

濟佛曰:為師可命鬼卒拘提三位罪魂,讓其述說在世之罪行,以醒悟世人。

(此時鬼卒奉濟佛之命,拘提了三位亡魂至濟佛跟前。)

罪魂甲曰:濟佛救我!濟佛救我!

濟佛曰:汝可好好將在世所犯之罪行誠實說出,以警醒世人,或許吾可饒恕一、二。

罪魂甲曰:吾在世乃一修行之人,因為在道場上任宣講師之職,為人解說各項道理頭頭是道,但對己之雙親卻不聞不問,濟佛恩師屢在法會中點醒我,但我卻置若罔聞,以致父母親在含恨與病痛中雙雙過世,此乃我最不孝之處。本想可至兜率天逍遙,孰知卻被鬼差押至此受刑,冥王謂我身為宣講師卻背離孝道,無道可修,地獄刑罰有份,判我在此受刑五十載後,再押至天牢監禁,永不得超生,真是慘也。

罪魂乙曰:我在世乃是一遊手好閒之紈袴子弟,仗勢父親有權有勢,在外胡作非為。每見人不順眼,即糾眾圍毆當事人,到處與人飆車,只要路人多看一眼或口出批評語,即拿刀砍殺對方,因此造成人命傷亡甚多。又有一次在喝完酒後,在道路上狂飆,因在酒精的催化下,意識不清,以致撞上一準備回家之打工少女,可能她被我撞倒之後,頭殼破裂,當場倒臥在血泊之中,我不但不加理會,因心中恐懼,反而加速馬力逃跑,以致在倉皇間撞上路樹,亦車毀人亡。死後被拘提至剝皮獄,冥王謂吾不仁,屢因細故而傷人致死,又酒醉駕車肇事逃逸,其心不仁至極,處在剝皮獄九十年,真是悔不當初啊!

罪魂丙曰:我是一個軍人,因貪圖金錢之誘惑,屢屢將軍中之機密洩漏與敵方,雖獲得甚多不義之財,但也因此害得本國官兵傷亡人數甚鉅,在生之時得了人面瘡,痛苦而亡。歿後冥王謂吾身為軍人,竟不知忠於職守,忠於國家,讓弟兄們傷亡無數,其心可惡,故處以剝皮之刑一百年,今日想來真是悔之晚矣!

濟佛曰:三位罪魂能坦言在世所犯罪刑,因參著金篇勸化世人有功,特免除爾等一週之刑罰,老衲會於著書後向冥王說明也。可命鬼卒將罪魂還押至獄中,今日著書時間甚長,可回堂去了!

童生曰:遵命!一切但憑恩師安排。

(濟佛與童生同上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一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四年七月卅一日(歲次甲申年六月十五日)

聖示:世人總以為欺心昧己無人知曉,故一味欺己之心念,歹事做絕,善事拂為,故滿身積累重重之罪惡無法醒覺,等到惡報臨身,悔之晚矣。又有人以花言巧語欺騙別人之感情,讓人想不開而自殺,此皆造罪之深也。故老衲盼望世人勿以為無仙佛鬼神,爾就欺心妄為,花言巧語以誆騙人,則等到果報來時,悔之晚矣!

濟佛曰:徒兒,遊冥府去也。

(此時濟佛佛扇輕拂,童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向恩師叩安,能與恩師共同著書遊歷地府,勸化世人,此乃最有意義之事,徒兒每週都在盼望著書遊冥之日子到來呢!

濟佛曰:徒兒啊!汝宿具靈根,本來即負代天宣化之使命而降世,今又奉母娘之懿旨而辦道,自然是任重道遠,但因你一心以渡眾為念,故亦不以為苦,反覺樂在其中,此亦可證明汝之心性涵養已更上一層樓矣!保持此顆向道熱情,好好替母娘渡回九六原靈,則功果莫大焉!可先上蓮台,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寶蓮隨即現出,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甚為漂亮。)

童生曰:下生近日看報紙,有某一張姓歹徒挾持人質,與警方對開一千多槍,轟動全台,連國外媒體亦大加報導,真是另一項台灣奇蹟,不知恩師對此事之看法如何?

濟佛曰:此張姓歹徒本性尚不惡,只因利慾薰心,被金錢所惑,故而犯下綁人勒索之刑案。其實像張某之好逸惡勞者,台疆寶島亦有甚多人抱持同樣之心念,好手好腳,不知好好以己之勞力,換取正當之金錢報酬,反倒以不法之手段綁架勒索,以為這種錢很好賺,其實這是欺心昧己之行為,在生將不得善終,死後將入地府第七層磨捱獄受苦也。

童生曰:有時徒兒想,人生不過短短數十寒暑,生命直如太倉之粟,何其短暫,何其渺小,何必造此滔天大罪,讓自己永墜地獄受苦,何苦來哉呢?

濟佛曰:如果人人皆有賢徒之念,又怎會有如今地府人滿為患之現象產生呢?時值科技發達時代,世人沉迷於物慾之享受,只認有形之享受為真,認為無形之鬼神為假,以至欺心之事妄為,昧己之事做盡,靈光黑暗無比,等到惡貫滿盈之時,悔之晚矣!

童生曰:能修行是一種福氣,是嗎?

濟佛曰:然也。人生無常,三寸氣何時斷,無人可知,若能利用有生之年,好好往修行之路邁進,一日修來一日功,一日不修一日空,如果功果積滿三千功八百果,則可證得仙佛果位,遨遊宇宙,何等逍遙,何等自在,比花錢到國外玩還快樂呢!你說這不是福氣是什麼?

童生曰:聽恩師一說,徒兒還真是走對了路,徒兒記得古語有句話說得好,「古今千萬路,惟有修行不誤人。」看來徒兒要再更賣力渡眾,以渡回更多兄弟姊妹回理天,以解母娘之懸念也。

濟佛曰:徒兒有此之念甚佳,也不枉母娘臨堂探視之鴻恩!

(濟佛師徒談論間,寶蓮已飛至今日之目的地,陰山後之第七層地獄磨捱獄。)

童生曰:到了是嗎?

濟佛曰:然也,今日正是帶汝來遊磨捱獄,將亡魂受懲之情形傳諸於世,以警世人,勿做惡也。

(此時濟佛帶領童生入內,只見鬼卒二人一組,將罪魂綁在一石床上,然後用大鋸子將罪魂身體從腰部鋸開,再將腰部以上之部位投入一石磨子中,罪魂之身軀立刻被石磨子磨成肉醬。另一組鬼卒將罪魂腰部以下部位亦如法炮製,並將最後所磨出之肉醬丟與鐵狗、鐵蛇吃食,只見鐵狗鐵蛇吃得不亦樂乎!罪魂在腰被斬之時即已氣絕而亡,待鬼卒將骨頭潑以回魂水後,鬼魂才恢復完整身形,令人觀之慘不忍睹。)

童生曰:恩師啊!真的好慘啊!以前在讀書之時,只聽說有腰斬之刑,未料今日竟親眼目睹,真是駭人,如果世人親眼看到罪魂在地府受罰之情形,相信世人一定不敢再做壞事了。

濟佛曰:然也。盼望世人見此冥遊記一書能珍惜之,並廣為印贈勸世,則功德無量,可消爾甚大之罪業也,盼世人能努力捐印之。老衲命鬼卒帶三位罪魂,命其說說在世悖德之情形,以悟醒世人。

(此時鬼差奉濟佛之命,帶三位在石床上受刑之罪魂至濟佛跟前,三位罪魂見到濟佛及童生均痛哭不已。)

罪魂甲曰:我在世時乃是一中輟生,因父母失和離異,由阿公、阿媽帶大。因阿公阿媽甚為溺愛,故養成我從小好勇鬥狠之個性,每闖禍將人打得頭破血流,則阿公阿媽必出面幫我擺平,以致讓我一錯再錯,無法自拔。後來加入黑幫,從此更是踏上不歸路,對女孩經常挑選落單之女子,予以強暴及性侵害,並強拍裸照以為樂事,並藉此以要脅對方。又販賣安非他命、海洛因等毒品,給在學之青少年學子吸食,如此造罪造惡,渾然不知悔醒。後在一次與他幫火拼中,被對方之黑槍擊中心臟,一命嗚呼,當時才二十八歲之年紀。阿公阿媽見我被子彈打死,哭得死去活來,後因太傷心,以致雙雙心臟病發先後去世。我死後冥王謂我欺心昧己,判入磨捱獄受刑百年,如今才三年,度日如年,濟佛及善生救救我啊!嗚嗚嗚!

濟佛曰: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換下一位。

罪魂乙曰:我在世是一精神病患者,及至歿後方知是前世業障之牽纏。因為精神病時好時壞,以致在家伴著老母,每有性慾之時即向老母伸手要錢去嫖妓,母親本來也以為這樣或許可解決我之生理需求。後來有一次我再向母親要錢去嫖妓時,母親因見我已沉溺於此,遂嚴詞拒絕,但我因慾火焚身無法控制,遂要求與母親交合,母親大罵我連禽獸亦不如,我受刺激,遂用雙手將母親掐死,再予姦屍,後被公安槍斃。魂至地府,冥王謂我泯滅天良,判我入磨捱獄受苦三百年,再打入阿鼻地獄永世不得超生,真是後悔不已啊!

罪魂丙曰:我本是一上班女孩,因見繁華都市各種物質,非我一上班族所能負擔,遂下海當舞小姐,其實是做“暗”的,即是暗中進行性交易。我因人長得漂亮,胸部又豐滿,加上我的巧語花言三寸不爛之舌,每把客人騙哄得團團轉,並且拋家棄子,在外與我同居,待其錢財被我騙光之後,即將其甩開,棄之不顧。以致有很多人因此內心自責想不開,跳樓、服毒或開瓦斯自殺,一生造罪甚多。因我想只要能用花言巧語騙到錢,可以享受榮華富貴,管他道德不道德,因此造下甚多業障。在一次與客人跳舞時,忽然心臟麻痺而亡,魂至地府,冥王謂吾寡廉鮮恥,花言巧語以欺人,惡行不淺,判入磨捱獄受苦百年。以上是我之在生經過,盼世人以我為戒,勿重蹈覆轍是幸!

濟佛曰:世人若見此三位亡魂之述,若有違犯者當及早醒悟,以免魂入地府受罰再來求情痛哭,均無濟於事矣!今吾佛念汝三魂誠實說出犯罪經過,故均免爾三位一週之刑,以獎勸世之功。可,今日採案已畢,徒兒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領童生上了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