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的林林總總,都包藏著生命的不安、生活的不安、環境的不安等等。不管你的地位如何顯赫,生活如何富裕,仍然免不了不安。因為不安包括身體的、心理的、物質的、精神的。

《法華經》上說:「三界無安,猶如火宅。」三界是指欲界的三種世界,這凡夫世界的不安,好比是一個家庭失火一樣。這個火,是無常火,這無常的火力,實在難以抵擋得住,稍有不慎,就會被燒得焦頭爛額,身心俱焚。

花開花謝,月圓月缺,榮枯盛衰即是變遷無常,本來財富豐盈,一旦遭逢意外,立即成為一貧如洗。一向是身體健壯的人,不幸病痛來磨,纏綿病榻因而往生。窮困潦倒、身陷絕境的人巧遇貴人相助,加上自己振作奮發,終於否極泰來、飛黃騰達了。可說,人生猶如走馬燈、五花八門,然而諸行無常,世間萬事萬物無一常住,吉凶禍福,全部都受到因果法則支配著。

再深究點,世間一事一物,絕沒有偶然發生的道理。人生僅僅是幾十年至百年的時光,實在是短暫的世相。雖然是富貴,仍然要戰戰兢兢。雖然是健康,還是不得安心。何況人生在世,隨時受到周圍人、事、物的種種衝擊,環境也不斷在變化著,可以說沒有一刻閒暇。

唐朝白樂天,在杭州擔任郡守的時候,曾經去拜訪鳥巢禪師,禪師正在門前老松樹下端坐著,他看見禪師坐的地方很危險,於是大聲地喊叫:「危險!危險!」想不到禪師很輕鬆地回答:「太守的危險比老衲的危險更大啊!」白樂天非常不解地問:「怎麼可能?我現在是一州知事,鎮守數百里江山,於今站在地面而非高處,有什麼危險可言呢?」禪師又緩緩地說道:「豈不知薪火相交,識情不停,那不是危險是什麼?」經禪師這麼一反問,白樂天真的啞口無言了。

我們的身體恰似薪柴近在火旁,堆積起薪柴一旦著了火,立刻就會燒起來,人在什麼時候有什麼變化是不得而知的。所以,凡夫悲愴,識情不停,始終不得安心,是內心受了是非得失的支配,因此一日之間喜怒哀樂,心神動搖,精神上的煩惱特別多。由於不安的結果,反而增進了貪欲,造作了意外的罪過。更因瞋恚的火焰從中焚燒,導致結怨積恨,或是愚痴的困擾,墮入煩惱苦悶的深淵。

相反地,我們能夠崇敬佛法,注重修身養性,持恆不懈,就自然而然地將不安一掃而空,雖然是在貧苦當中,卻得到天真的樂趣。即便是在極為辛勞的環境裡面,也感到和平的安樂。因此,不管於何處、在何時、心都能常住於安心的境界,就是最大的幸福。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52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