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四年十月十六日(歲次甲申年九月初三日)

聖示:人生短短數十寒暑轉眼即逝,多少人庸庸碌碌,平平凡凡來人世走一遭。來也空空,去也空空,金銀財寶帶不走,只帶走滿身之罪惡。待至地府受冥刑,才體會出人生是假,唯有一靈獨真之時已來不及了,老衲盼望世人能在生之時,多學習聖賢仙佛之典範,努力於人道之修持,則證果大道何難之有?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地府去矣!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童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恩師叩請聖安!今日看恩師頗多感慨,何因?

濟佛曰:老衲雖領母命辦一貫大道,奈何道中之徒,只是修人情道,真心修的少也,故有感而發,望世人及修士能把握人生短短數十寒暑,努力修持。

童生曰:恩師之徒兒遍滿天下,也是恩師聖德之被,俗云:「家家觀世音。」徒兒亦要言:「戶戶供濟公。」來突顯恩師之德澤。

濟佛曰:哈哈!好說!好說!但願世人能醒悟大道修持之不易,一日修來一日功,一日不修一日空,莫可偏廢大道之精進,則吾願足矣!可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金色蓮台現前,金光閃爍,耀眼異常。)

童生曰:恩師剛才所言大道之修不易,徒兒亦有感也。

濟佛曰:怎麼說?

童生曰:不管何宗何教,眾人均知修,但卻忍不住他人之攻訐或閒言閒語,以致受他人冷嘲熱諷,惡意中傷或閒言閒語後,就退了道心,該如何勸之呢?

濟佛曰:哈哈!此事不難,應以「增上緣」之念來化轉之。

童生曰:何謂「增上緣」?

濟佛曰:「增上緣」者乃心量修持之現也,亦即對一切橫逆與挫折,皆能視為增進己修持動力之因素,不但不氣餒,反倒更精進,不但不生氣,反倒常懷感恩之心,來感謝考驗你的人之謂也。

童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但徒兒以為要做到此點並不易。曾在一次場合中,見身為道場領導人,只為信眾幫他拍張照片,而他卻大動肝火,透過麥克風斥責那位信眾,害他嚇得哭出來,令人覺得訝異,其修涵在哪?

濟佛曰:你所說的那位,歸空後不但沒有回歸無極仙鄉,反倒沉落地府即是明證也。

童生曰:可否請恩師開示一下,助印冥遊記之功,以鼓勵各地善信大德之踴躍捐印,以廣普化。

濟佛曰:可,茲奉無極皇母大天尊聖諭:

一、凡樂助印贈「冥遊記」一書達五千本者,准予消除現世一切業報。

二、有身疾者,隨喜助印此書,可視其功德之多寡,准予賜其身疾之早癒。

三、凡有夙世冤欠者,更宜發心助印此書,母娘准予化解之。

四、有年輕之男女欲求好姻緣者,應多發心助印此書,母娘敕命月老仙翁全力促成之。

五、凡欲求事業之發達者,更宜發心助印此書,准予事業飛黃騰達。

六、凡士子之欲求功名順暢者,更宜發心助印此部聖書,可得雁塔提名之願也。

七、凡修子欲求積功累德,更應廣印此書,母娘准予增添道果,早日證道返回仙鄉。

八、凡有求任何之愿者,更宜廣發心助印,所求之愿,依功德之大小,酌予應允感應。

九、凡為祖先求冥福者,更應助印此書,可超先人出苦得樂也。

十、凡求子孫之賢達聰明,或欲求子嗣以傳承香火者,可發愿助印此書,所求之愿准予成真。

以上乃母娘所恩准之項目,其餘不在此十項者,可另呈疏文,由上天相關部門以感應之可也。

童生曰:感謝恩師慈悲之開示,相信世人看了此篇之後,定會發心助印,以渡化更多原靈回天。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蓮台以飛快之速度穿越陰陽界鬼門關,直達陰山之背後,來到今日遊冥之地─第十六層血池獄。)

童生曰:到了是嗎?怎麼聞到一股刺鼻之污血味呢?我快受不了了!快吐了!

濟佛曰:賢生勿驚,已到今日參訪目的地,第十六層地獄─血池獄矣!難怪你會受不了,凡胎肉體,靈力尚不足也,為師賜仙丹一顆助之可也。

(此時濟佛從袖中取出一顆黑色丹丸,賜予童生服下,童生服用之後,果然神清氣爽,不復聞到臭味。)

童生曰:敢問恩師,此獄何故名為血池獄呢?

濟佛曰:因此獄乃婦女之經血及被人殺害者之血液匯流而成,故污且臭也。凡人一到此獄,光味道就足以令人窒息,更不用講說在此受刑之苦。

童生曰:聽起來亂嚇人,那恩師我們趕快入內參訪吧!

濟佛曰:可。

(於是師徒二人下了蓮台,向血池獄前進,一入內,映入眼簾的是,血池獄之大無法形容,上面有男有女,全在池裡載浮載沉,即使會游泳者,到此亦莫可奈何,因游不動也。只見罪魂一邊喝著血水,一邊呼嚎哀叫,但不管如何呼喊,最後總是沉到池底,鬼差再以尖叉將之撈起,再潑以回魂水,待罪魂醒了後,再予叉入血污池中,如此反覆行刑。)

童生曰:好恐怖!真是看傻了眼。恩師啊!世人犯何過錯得入血污池中受刑?

濟佛曰:凡世之女孩,有未婚生子,敗己金玉之身,只貪一時之快,生下小孩後棄之不顧,或等珠胎暗結之後隨意予以墮胎者,皆當受此之刑罰。又有謀財害人命者,強盜殺人者,亦當受此之刑也。

童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可否叫幾位罪魂來訪問呢?

濟佛曰:可。

(此時濟佛命鬼差押解一男一女二魂,至童生跟前跪下,述說在世之罪行。)

女罪魂曰:苦啊!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我少女時不喜歡讀書,常蹺家在外與其他青少年鬼混吸毒,晚上則睡在一起,且常與不同之男生發生性關係。本不以為意,心想只要快樂就好,沒想到不久突然發現珠胎暗結,為怕東窗事發,就以強迫墮胎之方式,將腹中胎兒流產掉。因屬私下之行為,造成失血太多暈死過去,等到醒來發覺自己躺在地上渾身是血,才驚覺自己已經死了。後被黑白無常羈押至血池獄,冥王謂我不知努力向學孝順父母,反倒逃家在外鬼混吸毒、嗑藥,將父母生予之金玉之身,予以糟蹋,當受血池之刑,判我在此獄受刑八十年。日日浸泡在血池之中,全身皮膚都潰爛,又口喝污血,真是痛苦啊!真後悔當初糊塗之行為,嗚!嗚!嗚!

男罪魂曰:我乃一強盜,專持開山刀或手槍強奪他人之錢財,若遇反抗或稍有不從,即持開山刀將對方活活砍死,手段凶殘。我以為如此得財甚快,且不用花費體力去辛苦賺錢,真好!搶得錢後,即至秦樓楚館花天酒地及吸食毒品,沒錢時再搶,犯案不下數十起,其中還有黑吃黑之情事,以致黑白二道均在捉我。我在一次搶劫一位婦女之錢財時,被警方之巡邏警網發現,予以追捕,我即開槍還擊,在警方追捕過程中不幸頭部中彈,身亡命喪。冥王謂我年輕力壯不知奮發向上努力賺錢,反倒以強盜殺人之手法殺人害命,罪不可逭,判入血池獄中受苦百年。以上是我的犯罪實情,求濟佛及善生救我。

濟佛曰:俗云:「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汝二人好好在此反省、反省吧!可,今日著書至此,時間不早,回去吧!

童生曰:遵命。

(此時濟佛與童生師徒上了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廿一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四年十一月廿日(歲次甲申年十月初九日)

聖示:世人總謂陰德為無物,凡事若他人見不到則不願為之,總在做表面之善,能為人見則為,人不見則不願為之,以致到頭來所得之功微也。老衲觀當今立法委員選舉將屆,候選人為了選票,拼命將己之功績標榜,以博得選民之認同,孰知此乃陽善毫無功德可言也。盼世人明悟老衲之言,以免善事做了一堆,到頭來所得功德等於零,那豈不白忙一場乎!醒悟可也。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冥去也。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童生之元靈應聲而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濟佛恩師叩請聖安,三週未見師顏,徒兒頗想念恩師,只因母喪之痛,讓徒兒快樂不起來。

濟佛曰:為師知之,汝心中之慟,為師豈不知之?但人死未必是悲,人生亦未必是喜,端視汝如何來看待。可邊走邊談,為師再開示予汝知之,以釋汝懷。

童生曰:遵命,一切但憑恩師做主。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童生之金色蓮台現前,金光閃爍,耀眼異常。師徒二人上了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目的地─地府講經亭出發。)

童生曰:恩師請開示徒兒及世人,對「生」與「死」應有何正確看法,方是真修實學之人?

濟佛曰:善哉問!善哉問!為師為汝及世人說明之。世人之謂生者,乃靈性禁錮於假體之謂也,靈無法自由行事,若肉身知曉行善、修行,則靈於肉身毀壞之後,可修仙成佛,證果超脫六道輪迴之苦。世人所謂之「死」者,乃謂肉身損壞靈性甦醒之象也,此時乃靈真正恢復自由之身也,到此時若非勤修有素,終墜落地獄道,此時再來悲痛亦悔之晚矣!須當在世之時及時知修,否則後悔莫及也。以汝母之逝而言,乃解脫也,應為其喜,勿過分悲慟,以免影響身體之健康,明瞭嗎?

童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徒兒明白。可否請恩師述說家母往生當時之情景,以悟世人向修之心?

濟佛曰:可,國曆九十三年十月廿五日上午九點三分四十五秒,為師奉母命前來接汝母歸空,汝母身邊之冤業索報已盡,汝母隨為師清淨歸冥。又有汝等孝子賢孫在一旁助念佛號,故汝母走時面容甚為安詳,其因在此。其靈現在地府聽經所,聽地藏古佛為眾善魂講經說法開示中,寶蓮已快到了,汝自可再當面問汝母即可。

(此時寶蓮已至地府聽經所上空,寶蓮緩緩下降,此聽經所面積甚大,地藏古佛現正在為善魂說法,濟佛與童生悄悄走至一處坐下,聽古佛說法。)

地藏古佛曰:歡迎濟佛及全真堂正鸞童生到地府講經亭,可命仙吏帶引童母林錫哖之亡靈至濟佛處,予童生母子相會,一訴離別之情。

(此時仙吏奉古佛之法旨帶引惠德元君之靈至童生面前,童母向濟佛叩首請安,而童生則下跪痛哭不已。)

惠德元君曰:清兒請起,汝勿悲,為母現在很好,有濟佛之接引清淨歸冥,又有汝等盡孝心為母料理一切後事,為母已安慰也,勿有自責之心。

童生曰:孩兒有幾個問題問母親,望母親大人告知,以寬兒心。自母病危之後,經醫師宣布八次病危皆未死,為何突然清淨歸冥?令兒等無法釋懷,望母為兒說說,以解兒愁。

惠德元君曰:乖兒子,為母前世所造之業,自當為業所折磨,幸汝兄弟倆虔誠造功迴向,始可消業也,這是為母之所以能在醫師宣布八次病危而能存活之因,亦因業消而母壽元已盡,因濟佛之接引帶路,為母方能含笑歸空也。

童生曰:又父親自母歸空後,整日悲愁,兒當如何以釋懷之?

惠德元君曰:夫妻長年相處,一旦訣別,難免難以割捨,汝可與麗玲賢媳有空多帶其至外地走走,可寬其心也。

童生曰:那母親最後之歸處為何?

惠德元君曰:感恩母娘之疼愛,為母已受母娘敕命為惠德元君之果位,今正在遊冥,待十殿遊完後,自當回理天母娘身邊,常伴母側為侍駕侍女之職,永久脫離六道輪迴之苦也。

童生曰:感恩母娘之盛德,兒回陽後當據以告知父親及弟弟,讓其釋懷。

濟佛曰:哈哈!見汝母子冥間相會,甚感人也,故世人當在世多修行善德,其功自可蔭先人證果,超脫六道輪迴。可,回去吧!

(此時童生拜別元君,與濟佛同上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廿二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四年十一月十七日(歲次甲申年十月十六日)

聖示:昔之古人因飢寒起盜心,而今之人因好吃懶做,而起搶奪、強盜之行徑,良可悲也。老衲希世人能多一分實在與努力,少一分貪婪與懈怠,則不會墜失本性之靈明矣!

濟佛曰:徒兒啊,遊冥去矣!

(此時濟佛佛指一比,童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向恩師叩請聖安!每次見到恩師,心中總有一份安詳、親切之感,何因?

濟佛曰:傻徒兒ㄟ,汝非今世與為師結緣,而是在無量塵劫中與為師結下甚深之緣,故汝一見為師即有一份安詳、親切之感,其因在此。

童生曰:無量塵劫?

濟佛曰:對的,無量塵劫已然結下師徒之緣,故有此世師徒共同著書、濟世之機也。

童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徒兒每次在跟人說三世因果之事,世人均一臉茫然,似不信有因果輪轉之事,以為徒兒在說天方夜譚,如此之人當如何渡之?

濟佛曰:可依三世因果經之內容與其結緣即可,若再不信,亦是個人佛緣淺薄,自絕於仙佛的救渡之列,無可奈何,只能為其感到惋惜耳,可邊走邊談好了。

童生曰:遵命,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剎時蓮台現出,莊嚴無比,發出五色祥光,令人讚嘆!濟佛與童生師徒上了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向今日遊冥之目的地飛去。)

童生曰:世道之澆漓,人心之丕變,每月社會上均有層出不窮之情殺、仇殺、殺人、搶劫、強姦、縱火…等社會案件產生,當如何導引人心歸善,以防共劫共業之來?

濟佛曰:善哉問!善哉問!徒兒之心仁善,處處以眾生為念,已具仙佛菩薩慈仁之心腸,假以時日,必證上乘之果無疑。汝之提問,吾簡數語以析之。

一、今之社會崇尚功利,世人一切將「利」字擺在前,那管道德良心之所在,只要有可圖,無所不用其極,以致惡孽滿身,須以「空」之理以破之,自可導之於正。何謂空?空非頑空,亦非空無一切,乃空中自涵容一切,包藏一切,若有似無,若無似有,一切有形有質之體相,均有灰飛湮滅之一天,惟有「空」能亙古而常存,此「空」即道也。能悟此理,心自不礙於世俗之利與財,能破一切之迷障,借假(錢)修真(無形之靈),一旦百年過後,自可與「空」結合為一,亙古而常存矣!如汝母「瑤池駕前惠德元君」即是與「空」合而為一矣!

二、一切強姦、搶奪、殺人…之舉,亦因昧於因果之關。不信因果,不明報應,故心一橫,什麼凶狠之事均敢為也。下一部聖書即與「因果」有關,諸生拭目以待可也。

三、世人因末法之關,口業、意業甚重,當多說法啟迷,身行正道,始可脫出六道輪迴之樊籠。聖堂可加強善書之普化,可導正人心之迷失,亦可造己無量之善果。盼世人多在善書之普化上努力,自可獲福無量也。

童生曰:感恩恩師慈悲說法,世人業障甚深,真理大道棄如敝屣,實在可惜。短短人生數十寒暑,不知努力奉行、修行大道,反倒在假體之享樂上造罪造業,真是可惜。望世人見濟佛恩師之聖訓,能洗心革面,尊聖訓而行,才不枉空來人間走一遭啊!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蓮台以飛快之速度越過陰陽界,陰山之背後,向今日之目的地─第十七層阿鼻大地獄飛來,寶蓮緩緩下降,停於阿鼻大地獄之前。)

童生曰:到了是嗎?

濟佛曰:是的,已到達今日遊訪之目的地,阿鼻大地獄矣!

童生曰:阿鼻大地獄?是不是小時候老人家常說的,人在世若犯五逆十惡不孝之重罪,當墮阿鼻地獄去喝咖啡,是嗎?

濟佛曰:咖啡?想得美!喝咖啡?喝火山泥漿是也。因阿鼻大地獄乃在接近地心之處,奇熱無比,故罪魂終日受刀山、泥漿覆蓋、刺身之苦,暗無天日,求出苦或求暫停刑罰而不可得,曰「無間地獄」汝知否?

童生曰:徒兒受教矣!恩師我們可進去參訪嗎?

濟佛曰:可,隨為師前進吧!

(此時濟佛手中拿著夜明寶珠,頓時伸手不見五指之阿鼻大地獄,光明無比。)

童生曰:嚇死人了,怎麼密密麻麻,一拖拉庫人(台語,很多人之意)。而且每人均痛苦不堪,身上均被尖刀刺著,血流不止,痛苦哀叫,呻吟不止,且其內穢臭不堪,徒兒已忍受不住快吐了!

濟佛曰:賢徒撐著點,為師賜汝一顆除穢丸,可除此穢臭之氣。

(此時童生接過除穢丸一口吞下,頓覺清香無比,已無腥穢噁心之感覺矣!)

童生曰:真奇妙,一吞下除穢丸,所有的穢臭已不見矣!但能否請恩師說說看,世人造何業因會墮阿鼻大地獄呢?

濟佛曰:世人有犯五逆十惡不赦之重罪者,當墮此獄。如世上常見之亂倫或弒親之不孝舉動,或叛國賣主求榮,或破比丘尼或修女之身者,皆須至此獄。或有發明之物對世人有不良影響者,亦須監禁此獄受苦。如杜康(造酒)、韓信(發明賭博)、秦檜夫婦(陷害岳武穆王)、史達林、希特勒、慈禧太后等,專擅濫權,皆因其在世之倒行逆施,以致引發生靈塗炭之世界大戰。尚有甚多,因時間之關,不一一列舉,世人當明此獄一入,萬劫難復為人,當慎之。可,今日時間已久,可回堂去也。

(此時濟佛與童生師徒上了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廿三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四年十二月四日(歲次甲申年十月廿三日)

聖示:喜好殺生以飽腹,尤其到了冬令時節,則以進補名義大肆殺生滋補養身,實乃錯誤之觀念也。現今之人已不若以前的人,營養均甚充足,並不需要再多進補以補身。故宜在冬令時節,多食清淨素齋方可身體健康也。世人當多悟此理,否則不但未蒙其利反先身受其害,則反倒不佳也,悟勉行之。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冥去也。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童生之元靈飄出。)

童生曰:徒兒向濟佛恩師叩請聖安,今日乃遊冥最後一回,又要與恩師短暫分離,徒兒心會想念恩師的。

濟佛曰:傻徒兒ㄟ,為師普渡三曹眾生,一刻亦不得閒,此部聖書著完,下部聖書即將開著,沒有空閒之期,可不用擔此之心。

童生曰:喔!那徒兒心可稍安了。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忽然一條金龍現前,嚇了童生一跳,經濟佛說明之後,師徒二人方才騎上龍背,金龍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目的地─第十八層秤杆獄前進。)

童生曰:真是驚訝!今日怎麼突然間換了交通工具?

濟佛曰:上天為嘉汝多年代天宣化之功,故有此之賜也。

童生曰:徒兒一直以為龍是虛構之物,無有此物,不想真有此動物。敢問恩師,此金龍之來歷為何?

濟佛曰:此乃東海龍王之大太子,奉母娘之懿旨,特為今日遊冥著書之交通工具也。

童生曰:感恩母娘之厚愛與恩賜,靈兒定當更加努力代天宣化,以謝母娘之聖恩!

濟佛曰:汝會這麼說,也不負母娘之厚望也。其實汝這幾年來,日夜為道而忙,諸天仙佛皆感心也。台疆寶島像汝夫妻倆在如此窄小之道場辦道,又無充裕之經費支援下,能有如今之普化成果,殊為不易。尤其汝弟童明燦最為感心,四處發送本堂善書,不管刮風或下雨均不間斷,其心可感,其功倍增也。還有全真諸子不畏寒風或下雨,即使如今日之颱風天,亦能來堂效勞,更是功加一等。如能秉此虔志之心,將來百年壽滿之後,必身登仙界逍遙自在也。

童生曰:剛才恩師所言進補之事,徒兒亦頗有所感。

濟佛曰:賢徒可將汝心中之感想說出來,以悟醒世人可也。

童生曰:徒兒為很多師兄師姐排解陰陽冤欠,每見冤欠皆提出要陽世迴向「戒殺、放生、持齋」之功德給他,但世人每以無法忘懷肉食之滋味,而猶豫或拒絕之,讓徒兒大惑不解。究竟是命重要還是肉重要?且看眾生為口腹之慾,造下甚深之殺業,等到業報來臨,病入膏肓之際,方要要求徒兒為其排解冤欠,豈不矛盾?

濟佛曰:此亦是眾生智慧未明愚魯之故,吾舉一最近發生在中部之一進補補出問題之案例,說與大家聽聽。中部某老翁因手腳冰冷,遂常常自己煮羊肉爐或薑母鴨來吃,天天三餐如此補之。不但自己吃,也喚兒子、媳婦及孫子來吃。結果兒子屬燥熱之體質,長久吃下來,得高血壓、心臟病及痛風,常須以打止痛針方能止痛,二位孫子亦因長久食用,流鼻血不止。經中醫師診斷之後,謂腹中有一把火,火上加火,自然鼻血流個不停。其二位媳婦因吃食較少,而躲過一劫也。

童生曰:聽恩師一說,當以清淨素齋來養身,方為上乘之道吧!

濟佛曰:然也,素食既可長養慈悲心,又不與眾生結怨仇,且靈性亦可清淨光明,求修大道可證也。老衲希世人明而行之,莫可錯誤之養身,不但身未壯反先耗弱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金龍已迅速飛過陰陽界,來到今日參訪之目的地。)

童生曰:到了是嗎?騎金龍真舒服,龍背軟軟的真好摸,讓我多摸幾下再下去!

濟佛曰:不可,快下龍背,冬令時天色易暗,須速去速回,以免眾堂生效鸞太久太累。

童生曰:遵命!

(此時濟佛師徒下了龍背,往今日之目的─第十八層秤杆獄前進。只見映入眼簾的是,一支支大秤杆將罪魂從肚子勾起,二人一組吊在大秤杆的二頭,罪魂個個哀嚎不已。因肚破腸流慘不忍睹,童生見之欲吐,濟佛扶之,賜予仙丹乙粒令其服下,方又打起精神著書。此時濟佛命鬼差押解三魂至濟佛及童生跟前,述說因由。)

罪魂甲曰:我乃台中縣大甲人氏,因以屠宰為業,每日殺生無數,積此之惡業受秤杆獄之刑。想在殺豬之後,亦以秤杆吊起秤其重,不料如今角色互換,被利勾勾起痛徹心扉,如今方知錯悔之晚矣。

罪魂乙曰:我之情況同前者一般,因冬令時節羊肉爐盛行,我因見利厚,遂以駝鳥肉混之,消費者亦未察覺,為此賺了很多黑心錢。且我殺羊之手段殘忍,見羊未死必以鐵鎚重擊頭部令其慘死,被上天削陽壽三十年,因心絞痛而亡。歿後始知為殺業重之罪,亦悔之晚矣。

罪魂丙曰:我乃一好食海鮮、山產類食物者,每餐必食之。長期進食結果,導致全身皮膚發癢難受,以手抓之,抓破了皮,而引發敗血症一命嗚呼,享年僅三十七歲。歿後方知殺業過重而入此獄受刑,每天受利勾穿肚吊起之刑,痛煞我也。望世之人,勿如我般殺生是幸,當明生物各具其靈,亦有疼痛之感,為果腹而殺生,其罪大矣!

濟佛曰:念汝三位罪魂均有甚深之悔意,且參與著書勸世有功,可免乙月之刑。

三罪魂曰:叩謝濟佛及善生之宏恩。

濟佛曰:可今日圓滿完成冥遊記最後一回之著,本書圓滿功成,盼社會之賢達能努力助、附印,則功德乃大,不但可消己之業障,亦可滿爾之所求,可多發大清淨心助印之。可,今日就此結束,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師徒登上龍背,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 降

二○○四年十二月十一日(歲次甲申年十月三十日)

聖示:吾今日特降為「冥遊記」乙書作跋

大凡人之生於世也,皆負有一定程度之因果而降生人世。前種善因,自可獲福於天;若自造惡緣,則必受苦果之償報,此乃天經地義之事。世人有昧於此者,以為人生於世,只此一肉身,死後一了百了,以致不知修善積德。惡業遍造,善事不為,等到身亡之後,下地獄受諸苦刑懲罰,思欲悔之,其實已晚矣!

吾佛久遠劫前早證佛果,只因嘆眾生之未渡,故現菩薩身以廣渡南閻浮提眾生,能早日出脫六道輪迴之苦。奈何眾生惡因遍造,造罪造惡之徒眾多,地府有人滿為患之虞。濟公活佛不忍眾生之沉淪,特領母命,攜全真堂全筆童生遍遊十八層地獄,並將之公佈於世。惟望世人見之而能生惕醒之心,改過向善,則地府沉淪之眾生可少矣!

時值書成之際,奉母娘懿旨,特降駕全真堂作跋以贊書之光彩。願世上之善知識、善男信女能廣以助印,以廣普化,渡九六之沉迷眾生於苦海之中,則幸甚矣!簡數語以為跋。

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跋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十月三十日

 

西天宗蓮菩薩郭宗光 降

二○○四年十二月十七日(歲次甲申年十一月初七日)

聖示:吾奉母娘懿旨特降為「冥遊記」乙書作跋。

世人皆道無形之世界為無稽之談,只道肉眼見不到,信啥?但孰不知,這個世界是由有形與無形之世界所組成。有形之世界為無形之世界包圍,世人之心念起動,皆有三尸神及諸監察天君監察記錄在案。只因世人執著之故,以致以假為真,以真為假,良心泯滅,惡事做絕。等到身罹九幽之苦,則涕淚縱橫,求冥王饒恕則悔之晚矣!

地獄之大無法一一遊盡,此次濟佛帶全真堂正鸞童生所遊者,乃世人所熟知之十八層地獄耳,若要遊盡,恐非三、五載不足以成其功。母娘之旨意亦只在勸化世人知曉有地獄之存在,莫可橫心亂為,以免見到閻君時後悔莫及也。

吾在書成之際,附諸驥尾,聊獻蕪詞以為跋,實乃吾肺腑之言。望世之君子,量力而助附印之,以廣普化,則功德無量也。

西天宗蓮菩薩郭宗光跋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十一月初七日

「一世勸人以口,百世勸人以書,千秋萬世以道。」本堂善書歡迎索閱、助印,功德無量。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