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堂主席法主公恩師 降

二○○四年七月一日(歲次甲申年五月十四日)

聖示:今夜恭接昊天玉詔,命本堂司禮神哪吒三太子十里外,命本堂馳騁神齊天大聖五里外,恭接冥天玉詔,其餘神人排班候駕不得失儀。

 

欽差大臣豁落靈官王天君 降

詩曰:蒲月臨凡降全真,氤氳道炁掃塵氛;聖音續著開覺路,萬卷珠璣謝昊恩。

聖示:玉詔宣讀,神人雙手合十恭立接旨。

欽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

朕居凌霄,上掌三十六天,下轄七十二地,慈靈化雨,痌萬眾,澤披四方,欲化凡塵為極樂仙鄉,奈何眾賢卿每落仙龕,即見黎庶為名利作惡,為私心昧德,為情慾失人倫,種種罪惡滔天,若不施警示,則人心曠劫難回,故今天頻降災以懲頑冥,更有眾多願力無垠之修子,代天宣化而無悔。

今法主公賢卿上奏天闕,謂:「全真諸子願力深洪,普化十方,迭獲良效,祈再降聖書…云云。」 朕令千里眼宏觀台疆,確證全真堂廣施法益,渡人難計。

朕龍心大喜,特命李鐵拐仙翁為主著仙師,真筆王生為扶筆正鸞,探訪十方三界各種精修之妙,以醒世人,而題其顏曰:「荒野悟真詮」。希旨到之日起,每逢鸞期開著,至書成為止,書成之日,神人論功行賞,勿違朕命。欽哉勿忽!叩首謝嗯!

天運甲申年五月十四日,可,吾回天繳旨。

 

劉海蟾祖師 降

二○○四年七月八日(歲次甲申年五月廿一日)

詩曰:一輪滿月照長空,黎庶昏頭唯利充;一夕人間滄海過,不如野徑訪仙蹤。

聖示:吾奉玉帝旨意,特降駕為「荒野悟真詮」乙書作序。

夫人秉陰陽五行所生,卻有賢愚之分,壽夭之別,壯羸之差,此皆由來有自。然修行一事卻無分男女,不論老幼,不因外貌,人人可持而修之,甚至窮山深處,汪洋濤海,蓊鬱密林,疏落的石崗,處處都是道場。

人本萬物之靈,奈何靈性漸沈,反倒是人跡罕至的園地,充滿著盎然的修機。故世人莫以為魑魅魍魎,山精水怪皆是惡道,其中精修大道者亦如過江之鯽,因為牠們沒有人慾之擾,只要生命可以維持,其餘時間皆可充分利用在修為上,故道果有成者,亦不在少數。然而各空間生靈的修者,修行方式不盡相同,所以今天降奇書,目的是要世人明瞭修行之可貴,連非人類亦趨之若鶩,聰明的人兒似乎該醒醒了。

盼此書之著,能儆醒世人慕道而為,有朝之日功纍德積位證蒼穹,方是人生極至目標也,數語以為序。

劉海蟾祖師序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五月二十一日

 

《第一回》

東華教主 李鐵拐仙翁 降

二○○四年七月十五日(歲次甲申年五月廿八日)

詩曰:檀煙裊裊入鼻香,堂上諸生沐聖光;竭力丹心勤不懈,文章濟世醒黃梁。

聖示:自古尋訪奧義,覓無上大道者,一世又一世的探求,然深悟哲理,解世間浮沉恩怨者,卻是愈來愈少,究其因,乃世人不改習性隨欲飄流,當然無有功成之日。如今大道普傳,遍地修理,世人應明「道在修不在學,學而不修難得真益」之理,略捨塵灰一、二,涵養心性,領受真法,以免夸父追日,一生白費也。

仙翁曰:王生啟程了。

王生曰:下生叩請仙翁金安。

仙翁曰:免禮,今日乃吾倆第一次雲遊,吾以鐵柺載訪他方去也。

(此時仙翁將鐵拐一拋,剎時鐵拐化為飛行船,二人坐定乘風飛去。)

王生曰:下生實有一問,不知妥當否?

仙翁曰:王生你我第一次會面,不用客套,有疑問就稟來。

王生曰:下生不知是否與八仙翁較有緣,否則怎會從煆乩開始,就有眾仙翁頻頻靈光助佑,且第一部聖書亦由鍾離全仙翁領航,為主著仙師,下生真是感到榮耀,因為八仙翁在世人之印象,可謂如雷貫耳,聲名鼎沸。

仙翁曰:哈哈!我道是什麼大問題,原來是這等芝麻小事。當然,汝與吾等八仙自有深厚之緣,否則就不會由吾等擔綱往返。其實吾等八仙自修鍊聖道以來,即抱慈悲渡世之念,世人可見吾等事蹟溢滿籮筐。然而上天聖神仙佛各負聖命,而吾等八仙心繫蒼生,故有常降鸞堂榮膺重任之責,此乃小事一樁。王生與吾等八仙緣自八百年前,當時汝初降凡,欲渡世人,在修鍊大道時有吾等八仙之點化,而延續至今巧緣也。

王生曰:八百年前?仙翁所言曠古往事,下生怎麼會明白呢?

仙翁曰:哈哈!王生勿須太過探究往事,否則冗言贅語,又不干他人絲毫,沒有什麼好長篇大論提述的。

王生曰:下生並無此意,只是下生駑鈍,無以領悟仙翁所言之來龍去脈,所以懵懂不明,方有此應。

仙翁曰:哈哈!不用太過拘束。王生汝看四周有無什麼變化?

王生曰:下生眼拙,且夜裡視線不佳,只看到此起彼落的上沖毫光,並無特殊之象啊?

仙翁曰:今夜吾主要是帶你觀看地球生靈之修象,汝所見之象,可一一向世人說明之。

王生曰:遵命。一路飛來,似乎都是離地面數千公尺處之距離耳,但有趣的是,有「黑夜見白晝」之象,甚是瑰麗璀璨。上沖之光有大有小、有強有弱、有白有紅、有濃有淡,有者上衝千里,有者淡如山嵐飄緲,此起彼落,似乎都有生命般的呈現,好像陽光破雲層而出的閃耀。而且充斥在山川大澤、窮鄉僻壤之境,雖是在夜晚,但大地就好像是活了過來般的熱鬧,不知這是什麼道理?

仙翁曰:王生適才所見,乃天地間各個有修之靈所現之氣,加之吾施法顯現,讓汝細瞧,可使世人明瞭修之可貴。

王生曰:是啊!真是美妙之景,原來幽篁深處,水石密林之間,充斥著這麼多有修之靈。轉瞬間飛行船突然如入雲霧般,進入另一個空間,這裡的異象更稀奇,因為它們看起來像是草、又像樹,也有的只是一團光,各種奇形怪狀的影像現前。叩問仙翁,我們現在是在哪裡?

仙翁曰:我們現在是在異次元空間,這些修靈乃是無形界之物,故汝所見無法用常識來判斷。往後還有許多世人無法理解之象出現,待下回起我們再一一介紹好了,今日就先遊歷到此即可。

王生曰:就看看這些景象而已嗎?

仙翁曰:是的,今日乃約略看個輪廓,下回起吾倆再真正參訪眾「精怪」。

王生曰:聞仙翁之言,似乎未來有許多不可思議之旅,真是令人期待。尤其是坐在仙翁的寶物上,瀏覽萬籟俱寂的夜空,更有一分清靜感受。

(轉瞬間飛行船已飛抵堂外。)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二回》

東華教主 李鐵拐仙翁 降

二○○四年七月廿二日(歲次甲申年六月初六日)

詩曰:道炁拂顏暖沁脾,蒲團閑坐悟禪機;繁華世外人稱羨,獨我清明見麗漪。

聖示:滄桑歲月半紙虛名,俯仰古今盡煙消,往日芳華絢爛如潭影月移飄,世人啊!千古長夢何人曾夢醒?滔滔洪流汩沒多少萬家業,笑看痴心者、薄情漢、慳利徒、負心人、善輩、惡孽、英雄、野夫、美女、俏男,一一終歸黃土。世人啊!何不靜中尋真,淡味識本,不妄求得心安,不妄作得身安,豈不快哉!

仙翁曰:王生,靈遊時間到了,準備出發吧!

王生曰:下生叩見仙翁金安。

仙翁曰:吾倆同偕出遊去也。

(二人步出堂外,仙翁將鐵拐一拋,剎時鐵拐化為飛行船,二人坐定騰空遠去。)

王生曰:叩問仙翁,此部聖書之著作甚為奇異,因為連書名都暗藏玄機,不知上天有何用意?

仙翁曰:此部聖書主要是醒悟世人,把握人身時期好好精修,莫待韶光飛逝,人身頓失,方搥胸頓足,故此書要探訪十方三界,失去人身者之修行狀況,以醒世人。如昔時百丈禪師於說法圓滿時,遇一老者佇足不去,問了之後方知其為狐精,只因其誤導學僧「大修行者不落因果」,而從迦葉佛(佛教七佛中之第六佛)時代,反覆輪迴為狐身五百世,最後求教百丈禪師,方以一句「大修行者不昧因果」,而令其頓悟脫狐身。故今之世人當好好修行,方是智慧之行也。

王生曰:說的也是,就像下生現在也秉持「乩筆揮毫,世間有書香」為志,略盡綿薄渡眾,因為下生在社會浮沉,見多了為爭名奪利,而不惜落井下石之事,故還是修行方能對自己有交代。

(二人閑談間,突然前方見一廣大難探其身影之巨物,擋住前方。)

王生曰:仙翁!怎麼前方巨物擋道?

仙翁曰:非也!其乃今日欲訪之山精,王生有所不知,世間山精鬼魅甚多,吾今先略述之以明世人。山精者有黃色山精、赤色山精、黑色山精、白色山精、青色山精、吐黃毒山精、吐赤毒山精、吐黑毒山精、吐白毒山精、吐青毒山精、卑下山精、高大山精、廣大山精、無手山精、無腳山精、無頭山精、龍頭山精、蛇頭山精、馬頭山精、狗頭山精、虎頭山精、人頭山精、猿頭山精、鳥頭山精、三頭山精、九頭山精、兩頭共身山精、銜火山精、火殃山精、龍形山精、蛇形山精、龜形山精、男形山精、女形山精、三腳山精、三眼山精、四眼山精、四十九眼山精、六手山精、聚會山精、歌樂山精、愁憂山精、喜歡山精、悲哭山精、喑啞山精、歎吒山精、相拘牽山精、鬥爭山精等等不可勝數,故王生現所見乃廣大山精是也。

王生曰:廣大山精?難怪極目所見仍無法窺其全貌,不知該如何溝通?

仙翁曰:王生不用心急,待吾施法之。

(此時仙翁口中喃喃有詞,突然廣大山精開口了。)

廣大山精曰:孽靈叩見李鐵拐仙翁,今日駕臨敝處,不知有何差遣?

仙翁曰:今日吾領凡生來訪山精,以醒悟世人,山精汝不用害怕,參贊金篇乃功德一件也。

廣大山精曰:謹遵仙翁之言。

王生曰:凡生見過廣大山精,下生乃第一次目睹山精之模樣,如此高廣無比,著實駭人,不知您是何因緣成為此處山精?

廣大山精曰:說來慚愧,吾乃七千年前之人氏,由於生得魁武壯碩,故長大後漸漸自恃孔武而心性偏頗,不論是狩獵或對他人都性躁暴戾。一日吾獨自入山被猛獸攻擊致死,由於己身瞋心甚重,於是一縷幽魂附於林中,不但吸取日月精華,更因吾遠逃陰界束縛而漸失靈性,久之魔性漸狂,不但常於陰界作怪,更偶有傷害人畜之舉。後來雷神常要引雷焚吾之靈,吾皆狡猾逃過,而且受此之激,更如亡命之魂般,令吾廣殘山林之靈以養吾身,故而吾身漸轉龐大且邪氣日增。某日,吾見一年青女子沿林道走來,吾即上前欲奪其精血以壯己身,不過一現身即見天牢縛身。被關了二千年後,方受王母娘娘點化,而修陽身鍊正道,棄邪入善,數千年來助佑林中往來人畜,希能積功累德位列仙班也。

王生曰:真是曲折離奇,那您還要多久方可脫離山精之道?

廣大山精曰:吾不急也,因為吾心已正,再待個萬年亦無所謂的。

王生曰:那您在此鬼魅道中會受排斥嗎?

廣大山精曰:既稱為精即是邪惡之輩,然因部分精怪緣熟受點化而歸正,故吾秉「悟道當涉足於世」之念,觀看世態炎涼,秋去春來之變悟醒自靈,至於其他邪惡精怪,則是井水不犯河水,我們自有生存之道的。

王生曰:好神奇!青蔥之林、山巔之角,亦有如此異景,算是大開眼界了。

仙翁曰:哈哈!以後更奇之精怪多著呢!王生再拭目以待吧!

王生曰:不知今日此為何地?仙翁說來聽聽,好讓下生知之。

廣大山精曰:王生汝所踏之地,乃大陸神州雲南瀾滄江之境也。

王生曰:哇!來到滇緬深處,難怪此處這麼陌生。

仙翁曰:好了,今日時候不早,我們該回去了。

(二人辭了廣大山精,乘鐵拐往堂內極速飛回。)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三回》

東華教主 李鐵拐仙翁 降

二○○四年七月廿九日(歲次甲申年六月十三日)

詩曰:月映古跡少人煙,水流花謝不知年;天菁地華橫錘鍊,野魅山妖返淨天。

聖示:善之真諦在恕己及人,慈仁於物,故若能仁愛及於草木昆蟲,樂人之吉,愍人之苦,濟人之急,救人之窮,手不傷生靈,口不挑撥離間而生釁爭,樂人之得如己得,哀人之失如己失,不自誇、不忌妒、不諂佞,真實為人,天自福之。若遇人有難,己有餘力救之而不救,受人恩惠不思圖報反加害之,此等之人魑魅魍魎有份矣!

仙翁曰:王生靈遊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請仙翁金安。

仙翁曰:免禮。

(二人連袂步出堂外,乘仙翁之鐵拐飛行船,往虛空颺航。)

王生曰:下生常聽聞“人間處處是道場”、“道在日用倫常”,可否請仙翁以淺顯之語,醒悟世人知之?

仙翁曰:哈哈!王生苦心,欲讓世人明修之理,吾就述敘之可也。

其實古有明訓:「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明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而以人為鏡意即觀察他人的言行舉止,就可以作為自己為人處世的借鏡。故一個人在日常生活或工作中,必會碰到各類型之人,有狂傲者、有謙卑者、有口才滔滔者、有木訥寡言者、有良善者、有邪佞者、有老實者、有奸巧者…等不勝枚舉,而一個未修行之人,碰到上述人等,總是千方百計欲改變對方,合乎己心之要求,故常發生齟齬或爭執。但一個修行者反將這些境象,視為省身遷過的借鏡,因為他人之謬論歪行,可能汝自己也犯了而不自知。故修行者藉著日常生活中,碰到的千奇百事以砥礪自己,正可修正偏邪的思想,免得犯了他人同樣錯誤,而遁跡絕蹤於山林者,就無如此之歷練。故遇境不轉方知功夫真假,因此在日常生活中悟道,是絕佳之機也。

王生曰:仙翁珠玉醒人,令人悟知,真是好個“道在日用倫常”。

(二人閑談間,鐵拐已飛抵目的地。)

仙翁曰:我們已至今日之目的地,王生可描述一下心境。

王生曰:放眼望去,雖是萬籟俱寂,但透過皎潔的月光,隱約可見一靛青黛藍的湖面,泛著粼粼波光,富含詩情畫意,而四周雲杉參天,挺拔壯麗,觀湖邊群峰則山巒起伏,峰頂白雪皚皚,山勢懾人,不知此是何處?

仙翁曰:此乃新疆天山東麓之天池。

王生曰:天池?難怪這麼清麗可人,那我們今夜來此要訪何精怪呢?

仙翁曰:前方涼亭內坐一白衣女子,即是今日參訪對象,我們過去吧!

(二人下了陸地,信步走來,進入涼亭內。)

魚精女曰:孽魚叩見李鐵拐仙翁,今日能參著聖書,真是感恩天顏。

仙翁曰:魚精女不用多禮,今日機緣殊聖,為讓世人一窺祕境,故安排天池魚精為本次主角,王生有何問題可以發問之。

王生曰:下生這廂有禮了,適才仙翁說汝是魚精,嚇我一跳,因為看汝長得標緻俏麗,真令人難以想像。下生言歸正傳,請問汝是何因成為天池魚精呢?

魚精女曰:唉!說來令人羞怯,吾之前世為一艷麗女子,但吾自恃容貌有傾城之姿,因此欲藉美貌搜括公子哥兒們的財富。於是吾周旋於眾富家子弟之間,並以激將法數落對方財富不夠,難以擄獲吾之芳心,因此騙取不少青年,將財物奉獻給我,一旦財物得手,吾即翻臉不認人。造成三位公子因吾之奸巧,而偷取家中銀兩取悅於吾,待東窗事發時,已被吾搜括殆盡,致家中父子失和,青年創鉅痛深而失魂落魄精神異常。另有二位公子則不見諒於家庭,憤而遠離他去,客死他鄉。吾一生雖靠美色攫取不少財物,最後卻因造業過重,而死於一次盜匪劫財中。吾一命嗚呼,一縷幽魂墜入地府,受盡刑罰,冥王以我空有美貌,卻如蛇蠍包藏毒心,於是判吾轉生魚族,生於天池內受冰冷池水洗鍊吾之「冰冷心」。吾自生於天池,懵懂不明,所幸天池形成至今已三百餘萬年,又是海拔近二千公尺之高山上,因此靈氣特重。一日吾受惠於日蝕之精,而為之一震,震得吾靈明漸醒,經過一百多年後,吾即略通採日月精華之法,故每於子時浮出水面,吸收靈氣,然因寒陰之關,吾陰氣日熾而成精。於九百二十一年前受到觀音大士慈悲點化,而知修陽之理,方有今日吾能幻化人形之能也。

王生曰:我實在難以想透,魚怎麼能變成人呢?這似乎有點詭譎。

魚精女曰:王生有所不知,吾生活於此已久,天地間亦有甚多人類難明之事,故王生難以理徹,不過,吾因觀世音菩薩點化後,自修自悟,不傷生靈,故能悠然渡過千年寒暑也。

王生曰:那大姊你還要多久才能位列仙班,脫離魚道呢?

魚精女曰:吾自願修持萬年,待功果圓滿再回轉原鄉。

王生曰:祝妳能心堅石穿、夭矯不群,如果有生之年我有至大陸新疆,再找你聊聊好了。

仙翁曰:哈哈!王生莫言天方夜譚之事,今日乃因著書,魚精方能幻化人形相見,否則隨意幻化會遭五雷轟頂,不是開玩笑的。好了,今日時候不早,透過王生與魚精之對談,世人當有所警惕,我們回去吧!

(此時魚精女打躬作揖,恭送仙翁與王生。)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四回》

東華教主 李鐵拐仙翁 降

二○○四年八月五日(歲次甲申年六月廿日)

詩曰:性海滿栽秀毓花,樗材也可泛光華;青蔥翠綠好顏色,倚仗穿雲返故家。

聖示:天降大道普澤十方,人沾而靈性昇華,物染而郁馨芬芳,精魅得而離脫鬼道,故「道」雖無形無聲,卻有啟瞶震聾之妙。然而世人往往棄道如敝屣,寧可為俗愁憂掛心頭,不願沐道樂靡涯,真是惜哉!憐哉!

仙翁曰:王生靈遊著書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請仙翁金安。

仙翁曰:免禮,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仙翁之鐵拐飛行船,往虛空颺航。)

王生曰:能在仙翁身旁靈沐仙氣,真是妙遇,然而下生總覺修持有進步遲緩之感,雖偶有靈光清瑩之悅,但還是不甚滿意,下生叩問仙翁,所謂的「修持進步」應從何而得知呢?

仙翁曰:哈哈!修行不是三天打魚二天曬網,故若無時時身、心精進,實難證悟玄理。而修行的目的在明心見性,因為見性就是見自身佛也,但世人該如何見性呢?其實所謂見性,就是認識自己,要認識自己就要抽絲剝繭的去除障礙物。而世人每被財、色、名、利矇蔽靈性,當然無法透徹本性之湛然,故要除礙道之物,就要學習「放棄」。如可放棄一分則靈明一分,放棄十分則靈明十分,這也是悟道的歷程。世人誤認開悟後就能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無所不能無所不識,其實此乃謬誤之觀念也。因為「悟」的另一種解釋乃無「煩惱妄想」之意,所以一個修行者若煩惱愈少,悟的功夫就愈高,執著心就愈淡,進步就愈多矣。一旦達到這種境界,其看任何事物或對待任何事物都會「祥和」以對,如若你事事不滿,常心生怨懟,不順眼的事物滿籮筐,代表你未脫凡俗,未脫塵性也。

王生曰:仙翁之意是指一個修持悟真者,心性必常處於安祥平和的狀態,如水之平靜無漣漪,圓沱沱光爍爍嗎?

仙翁曰:是的,既悟玄理,怎還會俗人俗見呢?故心清無罣礙,自是悟者方能心神領會之境也。

王生曰:下生領受仙翁至理,必當學習心靜如水、波濤不起之妙境。

(二人閑談間,鐵拐飛抵一蒼松翠林間。)

仙翁曰:今日訪地已到,王生可有看到什麼嗎?

王生曰:雖是暗夜中,但依稀可見此處翠林蔥鬱茂盛,間有動物之低鳴聲,餘則無任何動靜。

仙翁曰:你再注意看左方樹上有何異樣?

王生曰:哇!真駭人,只見一九個頭的怪人,十八隻眼睛閃著寒光凝視我們,不知會不會對我們不利?

仙翁曰:哈哈!王生勿驚,其乃今日造訪之主角,因其罪孽深重,故墮為九頭山精,吾可施法令其前來。

(仙翁畫指持咒,九頭山精頓時匍伏前來。)

九頭山精曰:孽靈叩見李鐵拐仙翁聖安。

仙翁曰:免禮,今日吾因著聖書,故特領全真堂真筆王生來訪,以儆醒世人,王生之問話汝當一一如實細說。

九頭山精曰:孽靈遵命。

王生曰:嚇得我有點進退維谷,今日仗著仙翁提起豪膽請問九頭山精,此是何地?你又為何會長得如此異樣呢?

九頭山精曰:此處乃台灣本島和平鄉境內,近雪山山脈之地,說起吾之前身乃是:「九條英雄利薰心,義結蘭心共謀金,不分男女或老少,一一屠命奪財銀。世上因果吾不欣,管他老祖或佛音,積惡滿貫終得報,官府圍殺喪山塵。九縷幽魂地府驚,受盡苦刑拔腳筋,三百年後重出世,九人同赴一母身。哇哇落地駭家人,九頭共身妖怪聞,自此幼兒拋野地,連累慈母趕出門。母親不忍九頭嬰,隱遁哺育在山林,終因無糧成餓莩,雙雙一命歸九陰。九頭兄弟怨氣深,牛頭馬面未拘魂,遊蕩陰陽得異氣,九頭山精遂成真。日久邪心虐蒼生,巧遇伏魔二郎神,不敵仙家真本領,悔不當初淚滿襟。將功補過免一死,歲月悠悠護山林,時光荏苒千年過,今日有機表寸心。不堪往事今回首,迭望世人謹修心,千山萬里吾雖歷,不若人間證常真。」

王生曰:九頭山精一篇血淚史,聽來令人蕩氣迴腸,不過您能棄邪為正,守護山林,相信有朝一日,可順利累功去過得證妙果。

九頭山精曰:感謝道兄勉勵,吾等九兄弟自當鞠躬盡瘁,以報二郎神之恩。

仙翁曰:九頭山精之奇人軼事,世人聽來可能深覺不可思議,然而天地間之秘辛,世人難以窺得全貌,故當省思警惕也。好了,今日時間已久,我們回去吧!

(九頭山精匍伏於地,恭送仙翁與王生。)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