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她」,這是從一位十來歲小女孩口中說出的話。

小女孩口中所恨之人與她並無深仇,反倒是生她、愛她的母親。這小女孩曾是我羨慕的對象,當她十歲左右已出國旅遊數次,父親是位副教授,母親是我的上司,家中擁有二、三棟房子及千萬存款。小女孩還有一位天真、善良的弟弟,一家人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小女孩的母親精明、能幹,在官場前程似錦,又是書香門第之後,令人稱羨。然而好景不常,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卻因女主人得了癌症而支離破碎,也因此其被調至較不受重視的單位。之後經過同事介紹而認識堂主,法主聖君恩師要她超拔四位冤親債主,和做功德迴向。這位女主管說:「我是基督徒,不可能去做超拔。」她解釋說自己曾是佛教徒,為了母親的病曾許願持齋,但顯然佛祖並沒有眷顧她媽媽,之後才改信基督教,所以對其他的宗教不能有所奉獻。堂主告知可捐獻至信任的教會亦無妨,但要愈快愈好,否則只剩半年的壽命可活。

八個月後,令人唏噓的消息傳來我服務的單位,當時心中無限感慨,曾經是工作上的女強人,卻無法懂得用智慧去換回她的性命,即使再精明、能幹,懂得如何投資賺大錢,擁有令人稱羨的學歷、地位,那也只是枉然。若當初她肯聽堂主的勸告或許還有希望,她若肯捨得捐錢助人做善事,法主聖君恩師願意幫她,即使換不回性命,也會幫其消業,不再與四位冤親債主有所瓜葛。而這位女主管以四十六歲之齡辭世,她的女兒因年幼無法理解母親的離開,很不諒解其母,認為在她還需要母親的呵護時,母親卻棄她不顧離開了人世間。

女主管過世一年後,來了一位新同仁,新同仁在執勤巡邏職務時,都會在女主管的宿舍門口,看到女主管在門外徘徊、哭泣。女主管的魂魄告訴這位新同仁,她是某公家單位的主管,因家人沒有宗教信仰,沒有人供奉她,也不知道他們搬到哪裡,所以常常在這裡哭泣。

人不要看不破,非得認定能百分之百痊癒活命才肯捨得布施,否則一塊錢也捨不得捐。這位女主管有一位當醫生的弟弟,也無法醫治她的病。女主管過世沒多久,其夫就有了新歡,千萬存款當然由外人幫忙花用。既然錢早晚要花,為什麼不布施一小部分做點有意義的事呢?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