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視機上聽過一位牧師說了一個小故事:從前有一家庭,只有三個人,一位是阿嬤、一位是兒子、一位是小孫子。阿嬤在家中帶小孫子、煮飯洗衣;兒子做粗工賺錢養家,家庭經濟不好。小孫子很淘氣,很討阿嬤喜歡。因生活困苦,只能溫飽,阿嬤常嘆氣,她自己想:「如果我能早些死掉,家中少一個人吃飯,家中生活就不會這麼苦,會好過一些。」做兒子的,也自己想:「我真無用,只會做粗工賺錢,賺的錢又不多,讓家庭生活這麼苦,真過意不去,心中很難過。」小孫子知道家中經濟不好,心中想:「為什麼我不快一點長大,就可幫忙賺錢養家。」這個家生活在愁雲慘霧之中。

牧師說,如果阿嬤能認為我在這個家庭中很重要,如果沒有我,就沒有人帶孫子,沒有人煮飯洗衣,所以這個家庭缺我不可,就會肯定自己,會過得很快樂、有意義。做兒子的能想,如果這個家沒靠我賺錢,沒辦法生活,這樣肯定自己就能快樂起來。小孫子如能想,我很淘氣,能夠逗阿嬤笑、快樂、沒有煩惱。這樣,每個人都能肯定自己,這個家庭不是可以過得很快樂嗎?

各位大德知道,即是西方哲學的思想模式和東方哲學有什麼不同呢?阿嬤感恩兒子努力工作賺錢養家,小孫子雖不會賺錢,但小孫子很淘氣,每天讓我很快樂;做兒子的感恩有媽媽帶孫子,處理家務,讓我無後顧之憂,而能放心努力去賺錢;小孫子感恩阿嬤及爸爸的撫養。每個人如皆能互相觀功念恩,這個家庭不也是可以過得很快樂嗎?

肯定自己與觀功念恩,各位可能覺得,二者得到的結果皆相同。但各位可以想想,肯定自己是可以,但一定要知道謙卑,否則很容易變成自傲,而養成傲慢的個性,這是我們在個人修行上,要注意的地方。會觀功念恩的人,一定會謙卑,他處處尊重、敬重、感恩別人,因而自己更會去完成自己應盡的責任、職務。由以上所述,我們可以了解東西方哲學的一些差異。如一個人有了自傲、傲慢的心,在修行上就很難契入無我的境界。因為「我」會不斷的膨脹,更嚴重的是:就怕「目中無人」、「非我不行」,這樣就會變成社會不安的隱憂。如一個人能觀功念恩,在修行上會很容易契入無我的境界,容易廣結善緣,讓家庭、社會安祥、和諧。

每個人的根性不同、修法不同,故有人窮四千法門,然而法法平等,每個人只要取其相應之法,如實去修、肯定自己,再加上觀功念恩,在修行道上,將會如虎添翼,快速達到彼岸。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54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