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東華教主 李鐵拐仙翁 降

二○○四年九月十六日(歲次甲申年八月初三日)

詩曰:萬籟俱寂下仙台,迷濛夜色瑞氛開;佇足欲問迷途客,何日有閑玄果栽?

聖示:世人喜求神問卜以預知前途,看能否有瑰麗的人生,崢嶸的事業,裕足的財富,以享福壽康寧的凡塵生活。其實「事出必有因」,欲得善果尚需善水栽,故世人只要細微觀察即可得知:暴利必有風險,豪奪必有橫禍;善行必得心安,義舉必得福報。如若一個人常處在慌亂不寧的心態下,決難有理智與清晰的判斷,故而災劫更迭,只有怨天尤人。但一個人若常心安理得、安祥慈善,必得順意愉快之日子。故世人毋需求神問卜,但視己身行為是否正誠?如此凶神亦難接近,自得快意人生也。

仙翁曰:王生靈遊著書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請仙翁金安。

仙翁曰:免禮。

(二人步出堂外,乘鐵拐騰空遠去。)

王生曰:下生常聽聞有人玩碟仙、錢仙、筆仙、筷子仙…等,實令下生納悶其中真偽,因為下生怕惹禍上身,故從沒碰過,可否請仙翁開示其中道理,以悟世人?

仙翁曰:「子不語怪力亂神」,其主要意義就是要世人多注重眼前可把握的事物,莫在無形界中生是非,以免惹得一身腥。而今世人好奇心重,為求刺激玩起○○仙之把戲,實乃愚且危也。因為一般正神絕不可能降臨○○仙作嘻謔之戲,而會被召請來的盡是一些孤魂野鬼、凶殺、意外亡身之靈。而這些靈有者嗔念重,有者癡頑重,有者恨念強,有者惡怨重,世人不啻是引狼入室,還自陷危險而不自知。若是世人妄心有所求,正應了買賣“銀貨兩訖”的行規,即是你有所求也必有所失,而且是「得不償失」,故世人莫要自尋煩惱,隨性追逐無形陰靈,以免己身靈性受損也。

王生曰:仙翁所言,是指世人抱著好奇嘻鬧的心態想與無形靈界接觸,那召來的靈必是陰沉之靈,有損世人正陽之氣是嗎?

仙翁曰:是的!人本正氣瀰身,隨年紀增加而陽減陰生,世人不知把握去陰返陽,返倒與陰靈和在一起,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也。

(二人閒談間,鐵拐緩緩在一海面上停佇。)

仙翁曰:我們已到今日靈訪之地了。

王生曰:往昔靈訪皆是峻嶺大澤,今日怎麼跑到海面上來了?而且此海雖波微恬靜,但看到如此浩瀚的水面,底下必是波濤暗湧、危機四伏。下生叩問仙翁,今日是要訪何精靈呢?

仙翁曰:哈哈!待吾念咒調靈,汝即知之也。

(只見仙翁口中喃喃嘰咕,突見海面上浮出一巨大海龜。)

王生曰:哇!好巨大的海龜,若以目視丈量此海龜,起碼有超過五公尺長,體積直逼我家客廳大小,而且此時海龜俯伏海面上,似是向仙翁叩首。

仙翁曰:綠蠵巨龜,今日吾領王生締著聖書,汝以真面目現身吧!

(仙翁話語剛落,只見海龜身中徐飄出一綠衣青年。)

綠蠵巨龜曰:孽靈叩見仙翁,不知今日仙翁有何要事需孽靈相助?

仙翁曰:今日締著聖書,欲將汝之事蹟列入以醒世人,吾請王生發問好了。

王生曰:下生全真堂真筆,奉玉旨扶著「荒野悟真詮」乙書,羅列各山精海怪之事蹟以儆世人。今仙翁既欽點於你,我就請問此是何處?又你怎麼會成為海龜?又為何有此能耐化作翩翩美少年?

綠蠵巨龜曰:慚愧!慚愧!要吾述及往事,實乃羞愧難當,我……。(青年突然哽咽不語。)

仙翁曰:汝莫可錯失襄助金篇之機,否則汝尚要披毛背殼多久呢?

綠蠵巨龜曰:孽靈不敢!孽靈生於元末明初年間,本乃一商賈之子,吾父親經商致富,獨生吾一子,故寵愛溺護。待吾初長成人,本來亦是沿襲父志從事商賈生意,無奈受損友之誘而沾染秦樓楚館之樂,尤其色欲深重,造成年紀輕輕就身體每況愈下。不過吾並非惡輩,且對動物甚有慈念,然而因吾一蹈色網,竟身陷泥淖無以自拔,致沉迷其中。不但荒廢父親傳續的事業,又讓父母憂心忡忡,心中鬱結難消。雖父母每加善勸,吾仍屢戒屢犯,最後父母先後憂心而亡,讓吾愧疚甚久。吾自流連妓院後,侵害婦女數百,淫業深重,最後身染性病而亡。歿後魂入地府,冥王謂吾身為獨子,不思為父母解憂,反而讓父母憂慮而亡,更斷送父親基業,不孝重罪瀰天。雖是花錢買妓,但也侵害婦女無數,於是判吾轉生綠蠵龜一世懺悔,再轉人身。吾轉生為海龜後,受盡生命交關的危機,在約四十年後方長至成龜,由於吾善念未泯,一生只以海藻、海草、海帶等為食。因吾遇奇緣,於一百七十歲時發現一海洞磁場特強,於是吾長年棲息於其中,久久竟能憶起往事,於是急思脫離畜道,但又想能建立功果。因吾常觀海面上有被風浪打翻沉溺之人,而吾身軀龐大,足有一般同類的四、五倍大,且體重近二千公斤,故吾曾在海面上直接或間接(即是推飄浮物讓溺水者攀附)救了四十三人。龍王曾派使者嘉勉數次,本欲召吾至龍宮任職,唯吾喜四處救人,故而委婉辭退。吾因靈性日增,直至五十二年前修成龜精,而能幻化為人,算一算吾今已六百四十餘歲了。平日吾即在此近南海的「東京灣」視察,繼續救助船難之人並修煉大道,吾有詩為證:「浮生遠影盡空休,一夢黃粱入海流;立善贖非成果現,汪洋萬里度春秋。」

王生曰:聽來真令人不可思議,連海龜都可修至幻化人身,我還是想不透、理難悟。

仙翁曰:哈哈!你不知道的蒼穹世事還多著呢!好了,今日時候不早,我們該回去了!

王生曰:海龜爺爺,不!看你那麼年輕,還是稱呼你海龜兄好了,再會!

綠蠵巨龜曰:恭送李鐵拐仙翁聖駕。

(二人上了鐵拐,快速往堂內馳飛。)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回》

東華教主 李鐵拐仙翁 降

二○○四年九月廿三日(歲次甲申年八月初十日)

詩曰:本草綱目晝夜研,痴將不死藥丹煎;水風地火飄零散,始悟長生方寸間。

聖示:聖人與凡人之差別,在於凡人深受苦難的煎熬,心亦難逃苦逼的桎梏。凡人處於逆境時,怨天恨地嗔恨瀰天漫地,處順境時卻又貪欲不足,想求得更多,在貪嗔交相逼下,反覆迷濛,導致愚痴主導身心。聖人處順境不貪,處逆境不嗔,一切都在平和如實的狀態下,縱是生死交關,亦是身受苦而心不為所動。故聖人不受愚痴之導引,自在安祥,真正是為自己的人生有個交代。

仙翁曰:王生靈遊著書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請仙翁金安。

仙翁曰:免禮,我們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鐵拐騰空遠去。)

王生曰:下生近日發現寵物精品店林立,尤其是愛狗人士,非常捨得為狗兒裝扮。例如名牌狗項圈、五星級狗美食、狗旅館、名牌狗繩、狗食碗、狗背包,名牌狗衣服。這些養狗人士將狗服侍得無微不至,享受程度不亞於人類,令下生瞠目結舌。但下生又觀許多流浪狗兒三餐不繼,頑疾纏身,甚至殘廢跚跛,令人覺得有天壤之別,不知仙翁對此現象有何見解?

仙翁曰:哈哈!畜生道如此享受,倒也是今之奇文軼事。其實落入狗身,即是前世惡事做絕,害人無數,方會流轉狗道。然而完全十惡不赦者,倒也未必全無善念,大善人者亦未必未嘗有過惡念,故雖落入畜生道亦有不同之命運,吾舉一例世人即可明瞭。

昔時明朝中葉,有一仕子屢試不第,最後靠賄賂謀得一縣令軍師之職。既然是花錢得來,必定要連本帶利收回。故其為人常是“有錢好辦事”,與其主子縣令狼狽為奸,斂聚縣民之財產,造成無數人因而家破人亡。該縣令四十中年就腦溢血而亡,該軍師連夜攜銀兩逃離他縣,靠賣字畫為生。在其人生最後二年心生懺悔,布施廟堂、貧苦人家,然緩不濟急,於一次遷徙途中遭響馬劫財殺戮身亡。魂入地府受盡刑罰,後判轉世狗身五世,然因其雖為惡卻也有布施之功,故三世皆轉生富有人家之愛犬,享其布施之德。待後二世狗身報完,再轉人身接受因果之報。故世人應知“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切莫等閒視之。

王生曰:好可怕!這樣就轉世為狗,還真是惡事做不得,順遂無落魄的久,好好端正己身心,才是安適之道。

仙翁曰:沒錯!世人欲貪廣袤,難有滿足之日,主因凡塵千變萬化,讓世人樂於追逐,忘了嚴律六根,造成念頭如萬馬奔騰,直至三寸氣斷方嘎然而止,真是可憐又可惜!

(二人閒談間,鐵拐緩緩降下。)

王生曰:鐵拐已停止前進,觀此處林木茂密,雖值初秋,卻是寒氣逼人,令人打了哆嗦。而且在靜謐的枝葉遮掩下,難有多大的視野,不知今日欲找尋何精怪?

仙翁曰:王生勿急,稍待片刻汝即知之!

(仙翁話語剛落,即聽到窸窣之碎步聲,似有一厚重之物緩緩前來,王生屏息以待,剎時見一隻黑絨絨的大熊佇立跟前。)

野熊曰:(唏啜淚下,跪於仙翁跟前。)孽靈叩見仙翁,今日再見仙翁,內心百感交集,涕淚齊流,嗚嗚嗚…。

仙翁曰:汝不用傷悲,吾今日領旨著書,帶凡生真筆揮鸞欲將精怪之修,宣示於世人,導世人之誤念,吾令王生提問好了。

王生曰:下生遵命!這位熊友,觀汝身軀龐大,比一般所見足有二倍之大有餘,令我心中震懾,請問此是何處?你又為何會流落此山中呢?

野熊曰:此乃中國吉林省峻嶺之中,吾流落於此已八百多年矣!昔日在世時因吾好習武藝,加上身體壯碩,於是習得一身好功夫,但因吾內在無修,故習武反害了吾一生。因吾仗著一身功夫,天不怕地不怕,最後被聘為縣衙捕頭。但吾每回追捕犯人都是出手毫不留情,雖說他們罪有應得,但也沒有全部罪無可逭,但只要被吾追捕到的疑犯,不是斷手斷腳就是終身殘廢。一生中被吾誤傷的無罪之人計有十八名,其中三人終身殘廢,其餘人也輾轉病榻。而罪犯中更有三人罪不及死,卻被吾狠手打死。雖然一生在公衙卻不知修善,造業深重,待魂入冥府,接受刑罰後,冥王判吾轉世熊身懺悔。然而吾轉生畜道後,卻藉熊身行暴戾之氣,時時想傷人洩恨。於一次下山欲傷一官人時,適李鐵拐仙翁雲遊經過,見此官人乃一清官,故出手相助,鎮住吾身,仙翁本欲引天雷劈之,吾才惶恐求饒。幸李大仙翁慈愍,放吾一條生路,並告誡吾身落畜生道,更應將功贖過,莫要永世淪落,無法再轉人身。吾聽了李大仙翁循循善誘後,方悔前失,於是奔馳入峻嶺中,幸天乞憐吾罪孽之身,有機棲身一萬年奇洞中。此洞靈氣聚集,導吾靈漸清漸明,食量遞減卻不影響吾身之生長,直至長到一般大熊的二倍大方停止,自此後吾常巡山救護遭毒蛇猛獸攻擊之人類。時光荏苒,於吾五百歲時方知已成野熊精怪,因而持續吸取靈氣修持至今,今日見恩公仙翁,百感交集、內心澎湃,真是恍如昨日……。

(野熊突然哽咽難言。)

王生曰:熊友能知改過遷善,救人無數,也不枉仙翁放汝一條生路。

仙翁曰:哈哈!沒錯!熊精能放下屠刀,方有機成為此山之精,希汝好好修持,再過二百年就可功果圓滿,脫離披毛戴角的惡道。好了,今日時候不早,我們回堂去吧!

野熊曰:孽靈恭送恩公仙翁聖駕。

(二人上了鐵拐,快速往堂內馳飛。)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一回》

東華教主 李鐵拐仙翁 降

二○○四年九月三十日(歲次甲申年八月十七日)

詩曰:腰身瘦癟少餘錢,酒肉親朋似紫煙;趁此無爭常養性,真經半卷度餘閑。

聖示:世人喜懷抱夢想,總臆測著未來是美好的、有希望的,於是富者耽於享樂,認為己身可以賺更多財富,因而揮霍不節,更無心尋求人生大道之理。貧者等待機會,相信自己一定可以一展長才,事業崢嶸,於是忙於逐鹿俗務,無暇體悟人生道理。漸漸的人們被假象所惑,求無止境,甚至想把自己的精神理念長存世間。然而可嘆的是,世事無常,違逆總是多於順心;越追求越不足,於是乎煩惱迭宕起伏,離道益遠,終自縛於輪迴桎梏中也。

仙翁曰:王生靈遊著書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請仙翁聖安。

仙翁曰:免禮。

(二人步出堂外,乘鐵拐騰空遠去。)

王生曰:世人迷者眾醒者寡,徒呼奈何!近日隨仙翁締著聖書,觀山妖精魅亦知修行大道,令人訝異咋舌,不知他們的修行法與人類不同之處為何?

仙翁曰:天本慈紘,但因個人因果而有六道輪迴之來,然不論生於何道,上天都會給他們平等機會,故各道皆有其修真之法。而此部聖書所締著之內容,即是披露非人類之修行也。其實人生於塵寰為外境所迷,追求千變萬化的求名、求利之道,暈得不亦樂乎!那有閒暇深研清寧之道!故人雖為萬物之靈,卻仍喜浸於大染缸中,迷糊尋找自己的目標。而山妖野魅雖然輪迴悽慘,卻仍有部分得日月精華、福地洞天之蔭,而有迥異的醒悟。他們有者靠水,有者靠氣、有者靠礦精、有者靠土薰、有者靠機緣…而自成一格修真,大體而言,時間要比人類多數倍的光陰。故其需接受千錘百鍊、天崩地裂的淬洗,實非一般人所能想像。所以能生為人者,當珍惜瞬流之時光,莫被世俗的豪宅、名車、美食、叱吒事業迷昧,因為這些都是困縛你、引導你靈性墜落之因,也常是讓你再陷輪迴之可怕蛇蠍也。

王生曰:仙翁所言,諄諄善誘,無非是要世人懂得追求究竟之道,不要在假我中生死不斷,否則再輪迴千百世,一樣脫苦無期,正是「迷者樂迷,悟者樂悟」,惟有自己可以救自己。

仙翁曰:然也。

(二人閒談間,已抵達今日目的地。)

王生曰:今夜萬籟俱寂,間有蟲嘶蛙鳴,不知此是何方?

仙翁曰:此乃四川省境內巴顏喀喇山接近牟尼芒起山處是也,此處人跡罕至,故能蘊育奇物。

(仙翁語畢,見前方濃鬱草叢間,鑽出一雄鹿,此鹿高大有神,瞪著仙翁與王生二人。)

仙翁曰:靈鹿!靈鹿!化出你的本性,顯出你的本靈,褪去戴角披毛,急急如律令敕!

(瞬間雄鹿化作一青年,呆立原地,好一會兒才雙腿咚的一跪,匍伏於地。)

仙翁曰:靈鹿!今吾領凡生締著聖書,欲借汝之事蹟警醒世人,盼汝能據實回答王生之所問,亦可建功一樁。

王生曰:這位鹿兄,您為何會在此?有多久了?過得好嗎?

雄鹿精曰:唉!(長吁嘆曰)孽靈叩謝仙翁啟靈之助,讓吾少修五十年。這位凡生所問如身家調查般,令吾慚愧油然而生,然有仙翁口諭,吾亦厚顏揭醜了。吾生於清聖祖時期,由於生於富豪之家,不事生產,仗著家中權勢,胡作非為。然因父親獨生吾一子,故每有事故發生,都會設法花錢打通官府而免於牢獄之災,然這卻害了我,讓我因而失去改過遷善之機。尤其吾性好漁色,藉著家中財勢,共誘騙了六位清白貌美的女子,誑稱要取其為妻。待吾二十四歲那年,憑父母親作主,與鄰縣富家女成婚,那些女子方才幻夢乍醒。結果造成其中二人精神打擊過大而神識失常,另四人中一人削髮為尼,三人投環自盡,讓我悸動不已。然因家大業大,官府亦無治吾罪惡。三年後吾故態復萌,又開始以取妾為餌,陸續誘騙五位女子。某日與一張姓女子約會時,突然由暗處衝出一男子,以亂刀將吾砍死。魂入地府,方知乃早先受誘騙女子之弟,不滿其姊受辱而習武報復。吾造孽在先,不孝在後,受盡冥府刑罰轉世為雄鹿,因為陽精之關,上衝於頭部而長鹿角。吾受盡生命威脅,一日在躲一群狗的攻擊時,逃竄到一石洞中藏匿,由於害怕不敢出去,直至三天後方探頭觀察。然而奇怪的是,吾於洞中三日,獨飲山壁上流下來的清泉而活,卻精神奕奕,於是養成居住洞中習慣。經過一百三十多年方驚覺自己吸收了靈毓之氣,不但身體碩實,且靈識一天天明智,迨至二百七十年後能知過往之謬,於是思轉回人身。今幸遇仙翁大駕,孽靈方有幸去濁返照,孽靈日後自當戰戰兢兢,不管春寒秋暑,日月更迭,都會再修脫超塵的。

王生曰:妙哉!妙哉!不過聽來倒有點像奇幻故事,實令我難解其中道理。

仙翁曰:世上之生物各有其神奇之道,故世俗想法不適用精靈界,當然你會想不透,不過既是「靈」,上天就會給予一條生路發展,有者聽覺特優,有者嗅覺特奇,有者敏度特強,有者視覺明透…,不可同為一語,除非造孽無道,則另當別論也。好了,今日時候不早,我們回堂去吧!

雄鹿精曰:恭送仙翁。

(二人上了鐵拐,快速往堂內馳飛。)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二回》

東華教主 李鐵拐仙翁 降

二○○四年十一月十一日(歲次甲申年九月廿九日)

詩曰:深山峻嶺樂跏趺,萬點紅塵不擾吾;鳥語浮雲常作伴,絲絲入味最怡舒。

聖示:怕死焉能不死,好生豈就長生耶?人世悲歡離合,乖舛不順的命運更迭而來,這些不幸亦非只擇貧病衰弱者摧殘,甚多富商巨賈同樣橫禍加身,想避都避不了。若要在人世間過得有意義,尚須修真悟道一途,方是長遠之計。然而現今修者對於自己最執著、最軟弱之處,卻又不敢坦然面對治之,如此一來猶如蒸沙作飯,難有功成之日也。故世人若能執著放下一分,心地即光明一分;執著放下十分,心地即光明十分,靈性超昇之日即近矣!

仙翁曰:王生靈遊著書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請仙翁聖安。

仙翁曰:免禮,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鐵拐騰空遠去。)

王生曰:好久沒見仙翁了,真是令下生思念。

仙翁曰:然也。時光倏忽即逝,失去一日,人之生命就減少一日,王生要將道修拳拳服膺,方能與仙佛心靈相契也。

王生曰:下生慚愧,尚祈仙翁多予提攜,助下生靈光璀璨、日進千里。

仙翁曰:哈哈!不用如此貪心,如能日行一日,那就可欣慰了。

王生曰:下生深覺科學日益昌明,為人類帶來甚大助益,不但提升人們物質生活水平,享受富裕的日子,亦對修行普及化貢獻甚大,而且科學精神可突破世人甚多不明的事理。例如前陣子俄羅斯科學家以水作實驗,一桶水讓人輪流咒罵數小時,然後再拿去麥田澆水。結果澆了這種水的小麥種子,只有48%發芽;而用一般水澆淋的小麥種子,卻有93%發芽。於是科學家證實,水亦有感情生命,仙翁是否覺得此事甚有趣?

仙翁曰:哈哈!此乃世人懵懂不明原委罷了!其實水乃生命之母,水是氫與氧之結合,故植物可經由光合作用,轉化為化學能量而生長。而人體內亦有水、火二元能量不停互動且平衡,以維持肉體生命之運轉。人之身體內飽含65%70%之水分,而水除了可助血液輸送養分外,亦可過濾、溶解不良物質而排出體外,維持身體健康,是生理與化學反應的媒介,對色身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其實人體內的水液,每日以6%7%之速度汰舊換新,故如果喝下的是善水,則身體內平衡舒暢;若喝下惡水,則身體受損不適。世界上的物質皆由原子組成,透過電子之型態與多寡而運作波動,故咒罵產生的波動邪浪,自然影響水分子排列。而感恩、善意的念波,亦可使水分子產生祥和、寧靜之組合,故世人當明意念、念波的影響力。像汝日日在家中佛堂內輕聲播放佛號(電子念佛機),就能影響廳堂磁場成為莊嚴舒適之地,王生應能體會。故世人若能常誦經、持念佛聖號或憶念佛聖號,自然會影響身體四周之磁場念波轉趨祥和,陰陽二利也。

王生曰:聽仙翁一提,下生是有其感受的。尤其在家中二十四小時播放佛號,更令人處於一片幽靜之境,真是愉悅。而下生亦有看過一本書記載,大自然中未受污染的水,都有美麗的結晶,而經過消毒的自來水卻沒有結晶。科學家讓水聽田園交響樂後,以高速攝影機拍出水分子結晶成明朗整齊之狀,而聽莫札特的曲子就呈現祥和華麗之結晶,而聽憤怒反抗的重金屬音樂,水分子則呈現出細小紊亂的結晶,聽惡語和聽善言的水也呈現不同的結晶形狀,真是奇妙。下生決定每次喝水時先謝謝水,如此一定會有無形的助益吧!

仙翁曰:哈哈!汝若有此恆心,但行之無妨,因為如此一來既可喝到好水,又可培養感恩的胸懷,可說是利益雙收也。

王生曰:那下生就如實而行囉!

(二人閑談間,鐵拐已飛抵今日目的地。)

仙翁曰:我們已經到了,王生下去吧!

王生曰:此處流水潺潺空谷回音,山勢險要林木茂密,不知今日欲訪何物?

仙翁曰:王生有所不知,其實窮山深澤中精魅甚多,吾現略述如下,以明世人:此中精魅如草中精魅、塚中精魅、山中精魅、林中精魅、深沙精魅、浮丘精魅、地上精魅、地下精魅、水邊精魅、水中精魅、空中精魅、飛行精魅、步行精魅、朝起精魅、夢中精魅、赤色精魅、黑色精魅、白色精魅、黃色精魅、青色精魅、紅色精魅、紫色精魅、身長精魅、身短精魅、身外精魅、金銀精魅、火邊精魅、火中精魅、四壁精魅、簷邊精魅…等甚多也,今日欲訪者乃荖濃溪水中精魅是也。

王生曰:水中精魅?

水中精魅曰:不錯,今日王生與仙翁大駕,正是尋吾之跡也,小靈叩見仙翁聖安。

仙翁曰:免禮,今日吾引全真堂王生為締著金篇而來,水魅汝可坦白道來。

水中精魅曰:遵命。

王生曰:好嚇人的身形,汝看起來似人、似猿、又似魔,真不知該如何形容?而且全身散發暗亮之光,狀似妖怪般,請問您是何因緣而成此水中之精魅呢?

水中精魅曰:此歷程說來話長,吾乃生於二百五十八年前之人氏,當時台疆尚未全面開發,故吾乃排灣族之原住民是也。昔時吾族與他族發生爭戰,吾於戰鬥中負傷跌落溪中而亡。因吾魂魄執念深重,故流連溪中不去,日日哀嚎,一日遇孚佑帝君旁之柳星君憐吾嗔痴,點化吾在此溪河中救渡溺水之人,日子數來亦有二百年矣!因吾立功不少,上天准吾任此溪之護佑神,可謂因禍得福,慚愧之至也。

王生曰:那你到底是神還是精魅?

水中精魅曰:都可論之,吾既曾為精魅,亦是此溪河之守護神也。

王生曰:好奇怪!難道此溪之前沒有守護神嗎?

水中精魅曰:非也,前任之守護神已轉任他職,這吾就不得而知了。

王生曰:難解!難解!真難解!

仙翁曰:王生何來喃喃自語?前任守護神已荐拔為南海龍王殿前將軍,只要有功自是循序晉升,沒什麼好驚奇的。水魅!柳星君甚關心汝之近況,汝好好行功立德,他日脫離精魅之道,正氣昇天。

水中精魅曰:多謝仙翁勗勉,小靈當戮力為之。

仙翁曰:好,今日時候不早,吾等回堂去也!

水中精魅曰:恭送仙翁。

(二人上了鐵拐,極速往堂內馳飛。)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