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東華教主 李鐵拐仙翁 降

二○○四年十一月廿五日(歲次甲申年十月十四日)

詩曰:瀲灧湖光映晚晴,舟楫點點繞溪行。歸林倦鳥炊煙處,朗誦翻經待月明。

聖示:秦時明月仍照耀今時大地,然而昔之豐功偉業卻已悄然隱沒無蹤,古今帝王將相、富商巨賈、市井小民一一汰換了無蹤影,留下的只是茶餘飯後的閑談資料罷了!何嘗有一絲助益哉?故仰觀星相羅列,虛空隨次序運轉永恆不變,而星空下只有新人換舊人,不停歇的上演五花八門的悲歡離合,實在沒有什麼好死命護著不放的必要,該放下的就放下吧!現在不放,終有一天還是要全盤拋丟的,世人細思悟之。

仙翁曰:王生靈遊著書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請仙翁聖安。

仙翁曰:免禮,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鐵拐騰空遠去。)

王生曰:下生近日深覺修行之不易,不易在“放下”、“歸零”,難在俗事侵蝕寶貴的時光,真是感嘆韶光易逝,分秒不停,人生苦短。

仙翁曰:哈哈!王生汝尚年輕,怎麼直如老者之慨歎?其實修行最重要的是要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方式與目標,不用人云亦云跟別人湊熱鬧。何教何派都無妨,只要自己修來日有所進,也無須別人鑑定,自己就能一清二楚自己的進展,王生汝不是也有此經驗感受嗎?

王生曰:是的!下生在修持過程中,深知自己的不足,所以不恥下問,積極向學,雖然凡俗陋習一堆,但還是有些微進步的。

仙翁曰:這就對了!「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雖然是同一師尊、同一經典,在不同的修者就有不同的覺悟,故王生毋須太過於急躁也。

王生曰:多謝仙翁鼓勵,下生領受了。對了!下生在農民曆中有見到“十二時辰血行表”,沒有任何說明,令人心奇,不知可否請仙翁略述以明世人?

仙翁曰:可。古云:「上壽百二十歲,中壽百歲,下壽八十歲。」除了福德之外亦要注重自然養生之道也,而十二時辰血行表乃子時(231時)血行在膽,丑時(13時)血行在肝,寅時(35時)血行在肺,卯時(57時)血行在大腸,辰時(79時)血行在胃,巳時(911時)血行在脾,午時(1113時)血行在心,未時(1315時)血行在小腸,申時(1517時)血行在膀胱,酉時(1719時)血行在腎,戌時(1921時)血行在命門,亥時(2123時)血行在三焦。上述血行之意即全身器官重點工作時間,故233時乃肝膽工作時間,肝膽相照、相連、互為表裡,世人若無何重大事情,於23時前就應上床安眠。因為肝臟乃人體之化學工廠,專司解毒之功能,如果此時不睡,肝機能作用就會減緩以支付身體活動之需,故肝臟解毒作用減緩,血液清潔工作停頓,如此不但容易疲倦無神且對身體有長遠傷害,因為此時的肝細胞沒有足夠時間修復汰換,就容易引起肝病變、硬化、甚至成癌,故皇帝內經有云:「臥則血歸於肝。」深夜不眠人體代謝作用即由內分泌燃燒,產生的毒素上升,使身體偏向酸性,致而得慢性病的機會亦升高。血行在大腸時乃大腸蠕動最旺盛時間,也是排便排毒最佳時間點。血行在胃乃一天開始用餐良時;血行在脾乃血液收集工作;血行在心與命門乃免疫系統之細胞再生良時;血行在小腸乃吸收消化良時,故中餐最好能在13時前結束。血行在膀胱乃一天中清洗身體良時,故此時間可多喝水以濾去身毒。血行在三焦乃腦神經作用良時,故要適度休息。所以血行概念乃中國古人智慧結晶,世人莫可輕而略之也。

王生曰:多謝仙翁詳細闢論,讓大家能有好的方向依循,下生覺得順應大自然時辰生活,應該就是最佳養生之道了吧!

仙翁曰:沒錯。

(二人閑談間,鐵拐快速抵達大陸內蒙古努爾鄂博山。)

仙翁曰:我們已到今日探訪目的地,王生下去吧!

王生曰:遵命!

(二人下了鐵拐往一巨石走去,突然從巨石中飄出一黑茸茸的靈體,撲跪於地。)

石邊魅鬼曰:孽靈叩見仙翁聖安。

仙翁曰:免禮,吾今攜凡生來此乃為締著金篇而來,汝就問無不答,答無不瞞,可功加一等也。

石邊魅鬼曰:孽靈謹遵仙翁指示。

王生曰:仙翁!他是什麼精魅呢?

仙翁曰:哦!吾忘了先說明致王生霧裡看花了,其乃石邊魅鬼也。世間魅鬼眾多,有噉屎魅鬼、風中魅鬼、土中魅鬼、石邊魅鬼、樹中魅鬼、山中魅鬼、海中魅鬼、海邊魅鬼、橋樑魅鬼、宅中魅鬼、溝渠魅鬼、湖中魅鬼、百蟲魅鬼、溪中魅鬼、谷中魅鬼、門中魅鬼、戶中魅鬼、窖中魅鬼、廁中魅鬼、樑上魅鬼…等,今日所見乃石邊魅鬼是也。

王生曰:我有點糊塗了,敢問鬼兄,汝是何因由在此石邊踱往?

石邊魅鬼曰:嗚嗚!想來真令人寒心,吾昔時本乃老實百姓,但因外族侵略,故朝廷不分青紅皂白徵調修築邊境工事。由於古時缺乏進步的工具,純以勞役作業居多,因此在修築過程中傷亡不計其數,吾乃其中一位被碉樓巨石壓得粉身碎骨者。因吾惶恐而亡,靈識留戀印在巨石之身影而不去,久之常滾動山石而驚嚇往來之人,後因李鐵拐仙翁憐吾不幸予以點化,吾方一改惡行,改為保護往來人畜。雖然沒什麼大善亦是微功累鉅,內心深覺快慰,尤其有次天降大雨土石鬆動,有一家老少五位在山中幹活的百姓,在吾及時警示下,逃過被活埋之意外厄劫,令吾靈性清明日漸昇華,而樂在其中也。

王生曰:原來如此!想必鬼兄吃了不少苦頭,方有今日之變化吧!

石邊魅鬼曰:對的!這都要感謝仙翁不計吾之卑微而伸手點救,否則吾尚受苦連連也。

仙翁曰:哈哈!好說!好說!陰陽同也,只要為善必有昌盛之日,為惡必有敗頹之時,故世人當以今日之例為鑑也。好了,今日時候不早,我們回去吧!

石邊魅鬼曰:孽靈恭送仙翁。

(二人上了鐵拐,極速往堂內馳飛。)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四回》

東華教主 李鐵拐仙翁 降

二○○四年十二月十六日(歲次甲申年十一月初五日)

詩曰:荒廢修功殊可惜,心思沉澱憶當時。為親大道拋名利,還要猿心意馬羈。

聖示:「鷦鷯棲林不過一枝,鼴鼠飲河不過滿腹。」世之人心不能隨境滿足,汲汲營營,甚至不擇手段黑心行事,不管他人死活,此心已黑,他日誅心地獄有份,故世人當正道而行,有良因必有良果,造惡因必得苦果也。

仙翁曰:王生靈遊著書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請仙翁聖安。

仙翁曰:免禮,我們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鐵拐騰空遠去。)

王生曰:近期寒意日深,堂外萬籟俱寂,值此沁涼之風正可洗滌人心,真是舒服。

仙翁曰:王生今日怎麼心情特別愉悅?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是否今日之善事讓汝心海閃耀呢?

王生曰:什麼善事?

仙翁曰:今日若不是汝不貪不義之財,那位送貨的婦人不就損失大了?

王生曰:哦!原來仙翁是指此事。說來有趣!今日一婦人送貨至公司,結果下生付完貨款收了東西,婦人卻不慎將錢遺落在貨品中,待下生回家搬貨物時才發現,於是馬上通知對方,那婦人直說:「感恩!感恩!」下生直覺不是自己的錢就不要貪,並非什麼大事呀!

仙翁曰:雖然只有數千元,但對婦人來說卻要辛苦好幾天才能賺到,所以汝雖認為事小,但靈性光潔,婦人又能失而復得,實是一舉二得也。

王生曰:對呀!難怪下生通知對方後,內心方覺輕鬆自在,正是人性本善。不過下生近日看報紙後訝異非常,因為今人舞弊技巧真是高明。以前有聽說動過手腳的磅秤,現在竟有人發明遙控磅秤,只要一按“加”就馬上增加重量,佔客人便宜,且外觀完全看不出來,真是可歎,為什麼不把聰明才智用在正途呢?

仙翁曰:是啊!迷者自迷,悟者自悟,就由他們去吧!

王生曰:現今社會為了錢財,可說人人想破腦袋,希望能創造增加營收的方式,連大陸寒山寺都懂得利用張繼楓橋夜泊的詩句「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之“鐘聲”來賣錢,塑造除夕夜的一百零八響鐘聲,響響要錢,有錢就可敲之,又加上新年祈福鐘聲一百五十響,真是收入飽飽!

仙翁曰:其實想出這些點子的不是出家人,而是文物管理者。現今大陸寺廟許多都是政府的「廟店」,並非僧人修行之處,故王生莫誤解僧人「愛錢」,實乃環境不同之關也。

王生曰:原來如此,下生還以為他們得隴望蜀,有了除夕鐘聲還不夠,再加個新年祈福鐘,以後還可有初一、十五、仙佛誕辰、成佛紀念日…那真是錢收不完呢!

仙翁曰:哈哈!錢乃身外之物,錢除養己身外,還應多布施貧弱者,方是慈善之行也。

(二人閑談間,鐵拐已飛抵今日之目的地。)

仙翁曰:我們已到今日探訪目的地,王生靜候之可也。

王生曰:怎麼聽仙翁之言似有股肅殺之氣的預感。

仙翁曰:今日將面對惡靈,故氣氛不同也。

(此時忽感沉重的步伐聲漸行漸近,王生舉頭一望,嚇得唇青臉白,原來眼前乃一滿臉橫肉,蓄著小鬍子的軍人打扮者,佇立眼前。)

皇軍魅鬼曰:前方何人擋吾去路?難道不知本將來到,讓路遠避嗎?

仙翁曰:大膽孽魔,汝看吾是何方神聖?

(仙翁話語一落,現出萬丈光芒金身,取出縛妖索往天空一拋,不偏不倚正縛繫住前方陰魔,此時陰魔如厲鬼般眼射攝人綠光,使出各式法術,奈何陰魔愈反抗縛妖索縛得愈緊,但陰魔卻仍念恨不降服。)

王生曰:好可怕的陰魔,叩問仙翁,今日之訪意義為何?

仙翁曰:唉!此陰魔乃二次大戰時之日本軍人魂,因殺戮業重,加之心狠無人性,在一次會戰中中彈身亡,結果其心如魔馬上被魔界收為魔眷,助紂為虐,今日被吾以縛妖索收綁,以免危害陰陽二界也。可,縛妖索帶其往冥界受理吧!

(此時仙翁喃喃有語,霎時陰魔消失無蹤。)

王生曰:這是什麼地方?怎麼會存在有日本軍魂呢?

仙翁曰:此乃新幾內亞是也。昔日戰亂而死者不計其數,部分癲狂惡靈被魔所攝,適才之日本軍魂即是其一也。吾藉今日著書之便服之,以醒世人莫可心邪偏狂,否則魔界就是你的下場也。好了,今日任務已結束,我們回去吧!

王生曰:下生遵命。

(二人上了鐵拐,極速往堂內馳飛。)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五回》

東華教主 李鐵拐仙翁 降

二○○四年十二月廿三日(歲次甲申年十一月十二日)

詩曰:身處污泥不染泥,蓮花表裏俱清奇;亭亭玉立真君子,千古留名世上稀。

聖示:花有向陽之天性,人亦應有追求性命純淨之鴻鵠大志,正如花無陽光之暖撫,開不出美麗聖潔的錦簇花團,人若有去塵反真的大願,即是暗夜見光明般之有希望矣!盼世人多深思明辨,莫可渾渾噩噩過一生,否則就太可惜了。

仙翁曰:王生靈遊著書去也。

王生曰:下生叩請仙翁聖安。

仙翁曰:免禮,我們出發吧!

(二人步出堂外,乘鐵拐騰空遠去。)

王生曰:仙翁有否注意近日南亞地區因強烈地震引發海嘯,造成死亡人數已攀升至十餘萬人,只能以人間煉獄形容,真是慘烈!(事後經統計廿二萬餘人罹難。)

仙翁曰:當然!此非小事,乃一大浩劫之來,上天亦不忍也,奈何因熟果至造成此百年來少見的劫厄,王生汝有何看法?

王生曰:看法?下生懵懂不明,只能盡盡心力,所以今天捐了十萬元給相關機構,涓滴之灑看能否減少些許不幸,再來就是多認養幾位當地小朋友,略施綿薄了。叩問仙翁,這是他們的宿命嗎?難道是命中注定如此?若果如此,世人也未免太可憐了吧!

仙翁曰:王生汝寬宏慈愍,雖不富有,卻能捐出十萬元,實亦難得也。不過汝適才之“宿命論”雖有其緣由,但太過牽強,因為“宿命”即是不能更改之意,那人生當然就毫無希望了,吾試列舉述之。其實如以生辰命理來看,每六十年(一甲子)年庚就重複一次,一年有十二個月,一個月有三十天,一天有十二個時辰,而男女命格算法又不同,故以六十(年)十二(月)三十(天)十二(時)二(男女之別),則可算出五十一萬八千四百,而世界上有六十億人口,若以六十億除以五十一萬八千四百,則世界上有一萬一千五百七十四人的命盤是一模一樣的。若單以台疆二千三百萬人口算之,則就有四十四人之命盤完全一樣。試問此四十四人或世界上一萬一千五百七十四人,難道都會同一天結婚?同一天財富累積一致,同一天生病、生子、遭厄…?由此可知,一個人的遭遇與本命、運勢、大環境、個人行為有關。所以個人行為良善可影響心性、運勢,進而遠離壞環境接近好環境,終至命運截然不同。否則古人就不用費心鑽研各種命理、卜卦、奇門遁甲之術,因為聖人作上述之創舉,意欲即為趨吉避凶也。命理不是消極、宿命,而是要知道如何改善命運,若「吉不可趨,凶不可避」,聖人作之何益?世人卜卦、算命何益?有算與沒算都一樣的話,那乾脆不要碰還來得省錢省事,故世人要改變乖戾的命運,就要曉得趨吉避凶之法。其實趨吉避凶之法甚易,即是把握任何機會可以“幫助他人”、“救濟他人”、“救命他人(物)”、“讚揚鼓舞他人”、“渡化他人”,都是轉化己心性以為積陰功之法,一旦積累充盈,自然逢凶化吉也。此次南亞天災主因該地區人民累世殺業過重,然亦有部份是玉石俱焚之共業枉死,故世人不可不知及早行各類善舉,災難來時方可避之,全身而退。

王生曰:仙翁是說,人雖不能勝天,仍要積極造化己命方是正途囉?

仙翁曰:沒錯,否則太過宿命,那孩子生下就算了,因為孩子有孩子的命,根本就不用教導、教育、薰陶,請問孩子有希望嗎?雖然教育不一定有用,但為人父母者總該盡教化之責,否則孩子將來一定變得較糟糕,甚至為非作歹都不知羞恥了,王生你說是嗎?

王生曰:仙翁說的是,下生以前亦曾“迷信”,認為孩子有孩子的命,就用最“節省”的成本養大就好了,毋須太花金錢,現在想來真是可笑。若父母都不盡責修正子女不正確的行為,子女犯惡行還以為理所當然,那就糟了。

仙翁曰:沒錯,希望世人要有“正確的信仰”,不要有“迷失的信仰”,才是真正的智者也。

(二人閑談間,鐵拐掠過一大片草原後,來到巨木參天的林中。)

仙翁曰:我們已到今日探訪目的地。

王生曰:此處甚是荒涼,看來應該人跡罕至,因為極目所見都是大原野,與一望無際的叢林,叩問恩師,不知此是何地?今日欲訪何物?

仙翁曰:此乃中非與剛果共和國交界處,我們欲訪之物正在眼前大樹上。

王生曰:哇!原來來到非洲了,難怪有廣袤無垠之感,咦!恩師所言之物在哪?怎麼沒看到呢?

仙翁曰:因天色暗黑汝未注意,今日欲訪之物,即是前方樹枒枝間的大黑猩猩是也。

(仙翁說完,只見該黑猩猩突然一躍而起,迅速攀附林木往仙翁與王生立足之處而來。)

黑猩猩精魅曰:孽靈叩見仙翁金安。

仙翁曰:免禮,汝可依王生問題回答,入列金篇造功積福。

黑猩猩精魅曰:遵命!

王生曰:好壯碩的黑猩猩,您的身軀足有一般成人的三倍大,真是可怕,請問你為何落入黑猩猩畜道,又為何精靈在此留連不去呢?

黑猩猩精魅曰:吾在人世時乃一黑道幫派份子,平日恃強凌弱、殺人越貨,待惡貫滿盈時為官府所捕殺,橫屍曠野。歿後冥王謂我心黑、性黑,判吾轉生為母黑猩猩。自吾落入畜道即渾沌不明,只是隨著黑猩猩動物的習性而活,直至吾長大後生了小猩猩,吾亦秉持母性養育小猩猩。有一次人類為了抓猩猩群之小猩猩,而設陷阱捕殺吾等母猩猩,因為小猩猩不懂世事,那次連我有三頭母猩猩被獵殺,連帶小猩猩亦被抓。吾亡時心性怨恨至極,為護兒猩猩而狂亂,魂魄留連不去,後經聖母點化前因後果,方醒悟過往之失。吾現已成此區黑猩猩之守衛精魅,盼有朝一日可脫離畜道入聖門而修,則吾願足矣!

王生曰:原來汝亦有可憐之處,不過汝造業在先,又嗔恨在後,造成汝有別於他人的遭遇,但願你能善盡職責將功贖過,好回歸善道。

黑猩猩精魅曰:多謝王生好言,吾自戮力為之也。

仙翁曰:黑猩猩汝積功時日尚短,不過,只要秉持汝對聖母的諾言,不久之將來,汝自可脫離精魅之道而超脫也。好了,今日時候不早,王生我們回去吧!

王生曰:遵命!

(黑猩猩誠敬拜別,仙翁與王生二人上了鐵拐,極速往堂內馳飛。)

仙翁曰:貴堂已到,王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鬼谷仙翁 降

二○○五年一月六日(歲次甲申年十一月廿六日)

詩曰:石徑松門戶半開,山邀明月掃青苔;遍栽夾道菩提樹,順遂平安免厄災。

聖示:吾今特降為「荒野悟真詮」乙書作跋。

夫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世人輪迴扮演不同的的角色,主演春秋大夢的戲碼,因入戲太深而沉迷其中,更錯認了這就是自己真正的人生。當中不論是榮枯得失或聚散存亡,都如陷泥淖般失去方向,不曉修行脫俗之道,實可嘆哉!

有道是:「回憶黃粱成舊夢,頻揮玉塵佐清談。」人生本可清風千古、佳氣滿室,奈何待失人身方知既往之失,故今天降「荒野悟真詮」乙書,即是要讓世人知曉修行乃不分天上、人間,不分三界之上或幽冥之下,不分有形人世亦不分無形靈界、精怪魍魎,只要明修行之境,就能反璞歸真,重要的是要能「修在當下」、「踐履及時」,那人人都有機一窺奧義道境,沐浴在天香縹緲的三清法界。

今大道雖普降,亦要世人拾掇參研,方能得其益也。吾雖久不問世事,但藉今日之機聊數語以為跋,勉悟眾生。

鬼谷仙翁跋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十一月廿六日

「一世勸人以口,百世勸人以書,千秋萬世以道。」本堂善書歡迎索閱、助印,功德無量。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