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池駕前惠德元君童林錫哖 降

二○○四年十二月廿五日(歲次甲申年十一月十四日)

聖示:吾奉母娘懿旨,特來堂宣頒新書,母娘題其顏曰:《因果遊記》,諸賢生可靜立雙手合十,恭接母娘懿旨,懿旨宣頒,神人合十恭立可也。

茲奉無極皇母大天尊敕令,南天直轄全真堂奉母娘懿旨代天宣化,不遺餘力。尤其文迪及堂主明清夫婦及眾鸞下生,秉持代天宣化之熱忱,期期揮鸞,闡化陰陽之妙理,渡化眾生無數,已立豐功碩果。母娘特為欣喜,故在《冥遊記》乙書完成之後,特賜新書乙部,並親自題顏曰:《因果遊記》,旨派濟公活佛為主著仙師,全真堂正鸞全筆明清為主著乩筆,每週六為鸞期,書成之後論功行賞,此示。

瑤池駕前惠德元君童林錫哖頒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十一月十四日

 

又示:吾喜藉今日回堂宣頒母娘懿旨之機,與諸賢生會晤。吾於歸空之後,蒙濟佛帶領靈遊十殿,復又蒙吾子明清及孝媳麗玲在堂效勞造功之蔭,再蒙全真堂主席法主公之保舉,及院尊太上道祖之荐,始有機證果,脫離六道輪迴之苦也。母娘亦有意藉此之機,讓世之修子知明,努力代天宣化,母娘不會虧待於汝的。

 

再示:母娘今日特賜天罡靈水,可備一大碗水,吾敕化之。可,吾喜回也。

 

本堂主席法主公恩師 登台

聖示:可喜可賀,本堂又膺聖命,尤其由堂主生之母親帶懿旨來堂宣頒,意義特顯非凡,此乃眾鸞下生平日努力代天宣化之福也。本堂所接聖命不斷,亦足見代天宣化之績效,備受母娘及上天諸仙佛所肯定。諸賢生當秉此信念,繼續努力代天宣化,以謝母娘之鴻恩也。

 

本堂主席法主公恩師 登台

二○○五年一月十五日(歲次甲申年十二月初六日)

聖示:命本堂司禮神五里外,命本堂馳騁神十里外恭接欽差大臣,其餘神人及靈修院眾修士排班候駕,不得失儀。可,吾退。

 

欽差大臣太白金星 降

詩曰:賚詔頒來喜茲茲,全真戮力感龍心;

真命不需普化功,堂運連綿永無疆。

聖示:欽奉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敕旨,特帶旨來堂宣頒,命全真堂眾神人、修士等雙手合十,恭接昊天玉詔,不得失儀。

玉詔

欽奉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

朕居尊而鑒卑,無時不以蒼生是念,每見凡黎不信因果,譭神謗道,每每造下甚深之因果業障,致業懲來時,命無法得以解脫,今南亞大海嘯即是一例也。朕不忍世人因不明因果致而造孽,無以拔苦,特奉母娘懿旨,敕命濟公活佛帶領正鸞乩筆明清,靈遊三界採證因果案證,母娘親題顏曰:《因果遊記》。朕旨敕三界諸真協助此部聖書之完成,功成之日論功行賞,欽哉勿忽,叩首謝恩。

欽差大臣太白金星宣詔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十二月初六日

 

聖示:恭喜貴堂著書不斷,此乃堂上神人一致,而天賦予重任也。希全真諸子努力於普化大業,他日累積碩果,成仙做佛何難之有哉?勉之。可,吾喜回天繳旨。

 

本堂主席法主公恩師 登台

聖示:本堂又榮膺著書之大任,實乃上天之畀重也,吾希望全體堂生能再接再勵,努力普化,則來日理天證果無虞也。

 

南海紫竹林觀音大士 降

二○○五年一月廿二日(歲次甲申年十二月十三日)

聖示:吾奉母娘及玉帝旨意,特降駕為《因果遊記》乙書作序。

世人皆謂因果為無稽之談,並藐視鬼神之存在,以致各種殺生害命,黑心肝之事恣意妄為,以致上天迭降災劫以懲世人。但世人每每不能悟醒,依然故我,讓母娘及諸天仙佛垂淚不已。

台疆南天直轄全真堂,上秉母娘之懿旨而開堂闡教,渡人無數,已積下甚深之功果。濟佛雖已上證無量佛果,卻每視眾生之苦難而不忍獨享天上之安樂,奔波於聖凡兩域之間,誠乃勞苦功高也。堂主生夙具慧根,今秉母命,為渡眾生發下宏願,師徒二人共赴天命,誠乃功德無量也。

吾佛久遠劫以來已證佛果,號「正法明如來」,因歷觀眾生造做諸般惡業,不知反省,以致沉輪六道輪迴之中出苦無期,故以菩薩身示現渡脫眾生之苦。今喜見新書《因果遊記》開著,吾喜為之題序,以廣普化,並悟勉世之仁人君子,多量力助印此書,則功德無量也,是為序。

南海紫竹林觀音大士序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十二月十三日

 

五殿閻羅天子包拯 降

二○○五年一月廿九日(歲次甲申年十二月廿日)

聖示:吾奉母娘聖諭,特降駕全真堂為《因果遊記》乙書作序。

因果者非釋佛所說,乃天地形成之時,即有之大自然法則也。「因」乃世人為非作歹所造之業,「果」乃業緣成熟之時必當受之惡懲也;「因」乃世人行善積德所造之善因,「果」乃已登仙籍子孫富貴之果報也。

世人常以鬼神為無物,昧心妄為。其心狠毒不能為眾生解難,反迫害之令人傾家蕩產,妻離子散,姦淫人之妻女,謀人貨財,上天焉能不以惡報懲之?否則如何昭彰天理之至正?

行善之人天天省修己身、己德,諸惡不做,眾善奉行,惟眾生是念,全然不思己身之享受,三施(財、法、無畏施)並行。生前虔誠奉道而修,日行善事,廣積陰德,則歿後必得仙佛之接引而往生天界,為仙為佛或為中、下界神祇,或享天福或超六道輪迴之苦,永世不墮六道,以獎其在世之努力修行、積德之勞。若不如此,何以昭彰善德之馨香呢?

吾職司五殿,每見眾生在世不知修道向善,直至壽終之時,方才知曉、悔悟,為時已晚矣!今道降中土,幸有台疆新竹南天直轄全真堂,奉母命開堂闡教,神人一致同心為道宣化不遺餘力,故受母娘之俾重,而能迭受天命著書不斷,真乃功德無量也。時值新書開著之初,吾聊獻蕪詞,是為序。

五殿閻羅天子包拯序於全真大道靈修院˙南天直轄全真堂

天運甲申年十二月廿日

 

《第一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二月廿六日(歲次乙酉年正月十八日)

聖示:世人每於身強體壯之時,或有善知識引領入修之畛域,但卻不聞、不信、不問,並笑之為痴人之舉。不信因果、不敬三寶,無有行善之舉,並口出穢言,謗佛譭神,此皆罪業之大者。盼望世人有犯此過者,宜速速悔醒,否則業懲來時悔之晚矣!

濟佛曰:傻徒兒,新年過得快樂嗎?

生曰:徒兒在此向恩師請安並拜個晚年,好久不見恩師,可想死徒兒。說真實的,今年徒兒過得並不開心!

濟佛曰:為什麼事煩惱?

生曰:先是年前家母往生,後又有南亞大海嘯,死傷二十五萬多人,徒兒心中頗為傷感。又內人之大姊夫亡逝,得年四十六歲,讓徒兒頗感人生無常啊!

濟佛曰:賢徒有此悲天憫人之心,難得也,亦乃修之展現。汝母雖已往生,但得為師接引,現已證果「瑤池駕前惠德元君」,汝心應可寬慰。且汝母近來常來看汝,汝有感乎?

生曰:有之,經常見家母之靈臨堂,如生前般之護佑,心可慰也。

濟佛曰:南亞大海嘯前,生靈遊時曾披露之,惜世人未能悟解,惜焉。南亞有此之災乃夙業深重,加之人民淫、殺、盜之業重;輕三寶,不敬禮天地鬼神,致有此劫,人力無法挽救。又汝內人之大姊夫因殺業重,致而年紀尚屬壯年就夭亡,可惜呀!其靈現在枉死城中,汝可立愿拔渡之可也。

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另徒兒叩請恩師保佑師兄、師姊之母親身體安康。

濟佛曰:為師已與主席討論過,會佑助於她的,汝放心。

生曰:感謝恩師。又敢問恩師,今日首著《因果遊記》將至何處訪問因果案例?

濟佛曰:可就近在新竹即可,隨為師出發吧!

生曰:那我們師徒要如何前往?

濟佛曰:可看看便知。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密咒,突然,一條金龍現前,金光閃耀。全真堂上空祥雲片片,瑞光耀目,濟佛帶領生騎上金龍,向今日參訪之目的地出發。)

生曰:哇!第二次騎龍,心中興奮莫名,敢問恩師,此金龍之來歷如何?可否告知?

濟佛曰:哈哈!生汝有福也,此金龍乃佛祖身旁之護法金龍,已修至十地菩薩果位,僅有佛方有資格騎之。汝今應著書之便,方有此福,難得也。

生曰:感謝佛祖慈悲,賜此護法神龍當作遊歷著書之腳力。只是徒兒感覺無功無德,而能得佛祖眷顧,心中有愧。

濟佛曰:賢生有此之心,足可讚也。汝心謙沖為懷,乃修之體現,為師若不說之,汝恐不知。汝前奉旨著作《西天佛國遊記》頒行海內外,已引起很大之震撼,三曹同感欣喜。已渡人無數,西天諸佛心喜也。故能得佛祖賜護法金龍為出遊著書之腳力,乃汝代天宣化之功所感也。

生曰:原來如此。近來堂務蒸蒸日上,來堂問事之善信日增,每至濟世、著書,則整堂滿滿都是善信大德;甚至有的連坐的都沒有,深感對善信大德過意不去。

濟佛曰:母娘已應允要助力全真大道靈修院之興建,自會建成。可命生於《全真月刊》上,期期將母娘聖示之建廟功德刊載之,可讓更多善信有造功立德之機。

生曰:會的,我會轉知師兄。哎!金龍已停在一民宅上空,是否已達目的地?

濟佛曰:然也,可下去訪視之。

(此時生隨濟佛走進民宅內,見有一中年人中風躺在床上。大小便要其大、小二兒子抱起抱落,且骨瘦如柴四肢僵硬,無法言語;只能以眼睛眨動表達,看了真令人覺得可憐。濟佛以佛扇在其頭上拍打一下,其元靈遂被調出。為了不造成陽世親人之困擾,本遊記地點、人名均不刊載,以免當事者難堪。)

某生曰:你們是誰?為何入侵我家?

濟佛曰:某生勿驚,吾乃濟公活佛是也,身旁乃南天直轄全真堂正鸞生。吾倆非無故入侵汝宅,只為著作《因果遊記》聖書以勸化世人,故此而採案證。汝若將己所犯之過詳實說之,或可藉著書之功,消爾之業,汝可有福了。

某生曰:原來如此。唉!說起來甚不光彩,不說也罷!

生曰:這位大德,你的靈體非常壯碩,為何肉體卻是骨瘦如柴呢?且聖人云:「人生誰而無過,改之為善。」汝雖已做錯事,但如能藉汝之事蹟警醒世人,則其功乃大,望汝賜予金言,以利聖書之著。

某生曰:好吧!我本一運貨為生之貨車司機,平日喝酒吃肉,殺生無數。偶遇一賣牛奶之善知識,告訴我戒殺放生、茹素之好處。我總是不理他,反倒大聲說:「我吃了這麼多年葷食也沒怎樣,身壯如牛,天下哪有什麼鬼神,不要胡說。」我平時煙、酒、檳榔不離身,一天抽二、三包煙是常事,酒常喝得醉醺醺的;大口大口的吃肉,以為這就是人生。且常告訴別人,因果是假,無有因果,莫為神棍所騙。且口出穢言謗佛、譭道,以此向人誇耀:「你們看,我不是活得很好嗎?」豈知好景不常,四十歲那年某日,突然感覺頭部一陣暈眩,然後就不醒人事。醒來時已躺在醫院,口歪眼斜,全身無法動彈,至此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我是一家之主,全賴我送貨維生,今我倒下,妻兒怎麼辦?我的二個兒子,一個讀國三,一個讀國一,皆無謀生能力。自吾倒下後,一切家計重擔均落在內人身上,因平時好吃、好賭,身無積蓄,今遇此狀況,真是活像植物人、生不如死啊!又因躺得太久、身體久無法動彈,形骸日漸消瘦,到如今骨瘦如柴,心中真是悔恨萬分。

生曰:恩師啊!他年只四十就成植物人,下半輩子怎麼過下去?望恩師說明其因果以悟世人。

濟佛曰:某生前世乃一漁夫,一生捕魚、殺魚,本已殺業甚重。所幸晚年曾有捐錢建廟之善舉,才得消解部分之殺業,免墮畜道輪迴。今世雖有善知識告知戒殺放生之理,但因業重無法實行之,以致夙世之冤親債主齊集討報,讓其一直大魚大肉的吃,以為中風之主因。又因謗佛譭道之業,更是加速業懲之來,故於四十歲那年就中風臥病在床,全身無法動彈,以為懲罪也。

生曰:那某生當如何懺悔呢?

濟佛曰:來不及了。吾佛望世人平時就要戒殺放生,勤積善德,莫等業懲來時悔之晚矣。可今日就此停住,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將某生之魂魄送回,猶見其肉體尚一直流淚,令人鼻酸。濟佛師徒二人上了金龍,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二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三月五日(歲次乙酉年正月廿五日)

聖示: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世人能欺、能瞞、能詐、能騙,無所不用其極,致而人間一股怨氣上衝於天。玉帝龍顏大怒,致令南天霜雪部至四大部洲降下大雪及寒氣,以儆世人之惡。望世人能知而改之,否則後續之懲猶有續也,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遊歷著書去也。

(此時濟佛以佛扇輕拂,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向恩師叩請聖安,恩師啊!今日天氣嚴寒,您老人家衣衫單薄,會不會著涼啊?

濟佛曰:嘿嘿!傻徒兒就是傻徒兒,為師佛身,何來畏懼?風、寒、暑、火不能傷也。不過你有此心,雖傻亦傻得可愛,為師感心也,可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護法金龍隨即現前,濟佛師徒二人上了金龍,向今日出遊之目的地出發。)

生曰:恩師啊!徒兒心中有二事問恩師,不知可否?

濟佛曰:傻徒兒,既是奉旨著書,有問題盡管問之無妨。

生曰:一是二○○五年二月廿六日發生於台中之金沙大樓大火,有四人罹難。一是保全員黃靜澍,二是工務課長黃萬益,三是副總陳忠信,四是工務員蕭純仁。此四人於大火發生之時,盡忠職守,為了避免災情擴大,上樓搶救以致身殞命喪,令人悲憐。叩問恩師,似此等捨身救人之人,歿後上天如何獎勵?可否請恩師開示?

濟佛曰:可。凡是世人在世為忠、孝、節、義而亡者,依其情節之深或淺,可列位下、中、上界神祇不等。像汝所言金沙大火事件,此四位皆能為救人而捨身,其義行可風,吾自當引渡其四魂至南屏山潛修,以期證果。

生曰:那太好了,真替他們四位感到高興,但為何他們有此榮幸可蒙恩師親自引渡呢?

濟佛曰:因其夙世皆為有修之人,且與吾有緣,又能捨身救人,故而吾為之引渡也。

生曰:原來如此,感謝恩師之開示。徒兒想,世人若皆能學此四人之義行,自可讓世界充滿光與愛也。又最近地球氣候異常寒冷,世界各地紛紛飄下大雪,時值春季,不但未見鳥鳴花香之宜人氣候,反倒平時不降雪之地,都紛紛降下大雪。阿里山還降下七十一年來首次之雪,連新竹海拔一千二百公尺之高山亦飄下雪來,歐、日、美各國亦同受大雪之寒害。請恩師道其詳,以悟世人好嗎?阿彌陀佛!

濟佛曰:傻生怎麼學起出家人來著?為師可簡述之可也。晚近以來人心丕變尤速,汝不聞每日翻開報紙或打開電視,什麼殺人分屍、搶劫、吸毒、色情氾濫、黑槍盛行、詐騙集團無所不用其極的行詐騙世人之舉,以致一股黑氣上衝於天。玉帝聞下界各神祇及諸天仙佛、日夜遊神、監察天君之稟報,龍顏大怒。故命南天霜雪部至各地降下大雪,以懲世道人心之險惡。人心反映天象,天象反映人心,此乃亙古不變之理也。汝之外祖父南天霜雪部天君林鎮安,亦奉派至日本降雪,汝知乎?

生曰:徒兒不知,但聽恩師一說,徒兒反倒感到無比光榮。外祖父能奉玉帝之聖命,執行霜雪部之任務,乃徒兒之光榮也,不知是否圓滿完成任務?

濟佛曰:尚待些時日方可完功。吾希望世人能改過向善,努力行善、修行,以挽上天之浩劫。否則上天還會降下其他之災劫,其情況比南亞大海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世人當早日警醒,莫以吾佛所言為戲言。

生曰:那可麻煩,上次南亞大海嘯已死亡二十五萬人,那更嚴重之災劫,豈不死傷更慘?望恩師高抬「佛」手,救救這些可憐的眾生吧!

濟佛曰:非吾佛不慈,實乃共業難以挽轉也。惟有世人能改過向善,方可避此大浩劫也。

(師徒二人談談間,金龍已沒入大海之中,向東海水域前進。甚多魚類游於其間,美景美不勝收。又有巡海夜叉、蝦兵蟹將巡狩其間,此乃世人之肉眼難以看見也。)

生曰:阿嬤喂!怎麼金龍一下子沒入海中,下生又沒穿潛水衣,沒戴氧氣罩,又無帶魚槍護身,萬一遇到大白鯊怎麼辦?

濟佛曰:傻徒兒啊!你、吾皆非肉身,怎需此工具呢?且有為師及金龍護身,你怕什麼?

生曰:喔!說的也是,水經身而不濕不寒,且恩師及金龍身上皆發出紫色佛光及金色祥光,整個東海海域頓時光耀無比。又見巡海夜叉,以前聽人說女人很凶悍,稱為「母夜叉」,聽來頗覺貼切,徒兒見之雞皮疙瘩掉滿地,心裡為之驚駭不已。

濟佛曰:傻徒兒勿驚,那巡海夜叉乃奉東海龍王敖廣之命而巡狩,其相自是猙獰。世人只要心不做惡念,平生不做歹事,見之何懼之有?

生曰:徒兒膽小,見之自然畏懼,如果徒兒有恩師之佛法在,那我也可以無所懼也。

(就在生說完時,眼前突然出現一隻巨黿,其大如山。一張口,一大堆魚就被吸進去,連凶悍之鯊魚亦不例外,真嚇人!)

生曰:喔!救命啊!恩師啊!我們會不會被吃掉?

濟佛曰:呔!劣徒,牠的嘴巴再大,吞得下昊天玉詔嗎?吾師徒奉母娘及玉旨著書,三界仙佛都當鼎力相助,更何況此巨黿呢?如其有不軌之舉,吾佛已向貴堂主席借得七星寶劍,定斬之不饒,賢徒可勿驚。待為師施法調出其元靈,再訪之可也。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佛扇一揮,說聲「出」,此巨黿之元靈隨即被調出,原來是一白髮蒼蒼之老者。此老者慢慢步向前,至濟佛跟前,向濟佛叩首請安。)

濟佛曰:免禮,可請起。

生曰:弟子向老仙請安,不知如何稱呼?怎麼元靈跟本相差個十萬八千里?真嚇人!

老者曰:哈哈!童生勿驚,吾在此已歷三千年之久,尚未能修成正果,乃因夙世殺業重也。吾歿後墮入水族身,初時身形甚小,但隨時日之遷移,體型愈來愈大,吾也甚為訝異!因吾只吃食凶悍之魚,那些可愛之小魚反而跟隨在我之身旁,以避免被大魚吃食,吾也樂得當牠們的保鑣。因吾有此之善德,東海龍王便引吾至此修煉,至今已歷三千年矣!

生曰:怪哉!三千年還無法修成正果,此是何因?

老者曰:說來話長。三千年前吾本一海盜頭子,除常率眾搶劫路過之商船,將船上財物洗劫一空外,並將船上之人盡皆殺死。因此殺業,故而歿後因殺業之重,被判入水族身,幸吾尚有一點善念,故而得以修行以躲輪迴。但身在冰冷海域中甚苦也,需忍受刺骨之冰水及身上之巨殼,行動又不快,真是苦也,望濟佛救吾出苦。

濟佛曰:汝好生修持,時間到,吾佛自來接引汝也。

老者曰:感謝濟佛慈悲!

濟佛曰:時間已久矣,恐乩體過累,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將巨黿之元靈送回身上。師徒二人上了金龍,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三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三月十二日(歲次乙酉年二月三日)

聖示:世人談修,終日掛在嘴邊,但吾問汝,汝修得何物?修得心安理得嗎?修得安然自在乎?能努力行忠、孝、節、義乎?能處處為人著想乎?以上諸問試捫心自問做到幾分?如若全做到,那老衲恭喜汝;如若不能做到,或只七、八成,則皆不及格也。望世人談「修」之「修道者」好好反省反省,以免壽命終了之時,天堂無路,地獄之門大開,那悔之晚矣!

濟佛曰:傻徒兒,著書去也。

(此時濟佛以佛扇一拍,生之元靈隨即現出。)

生曰:徒兒向恩師叩請聖安,今日寒冷異常,不知恩師有感否?

濟佛曰:無也,老衲乃佛體,任何陽世之風、寒、暑、溼、燥熱之氣,對吾無侵也。

生曰:真羨慕恩師有此金剛不壞之佛身,但不知如何修得?還望恩師指點一、二,以利世人之修持與進道。

濟佛曰:可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護法金龍隨即現前,濟佛師徒二人登上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大氣層前進。)

濟佛曰:現今之修者眾,但成證道果者少,乃因「行」之不足也。皆口頭言道而身體力行之不足;嘴上說得天花亂墜,其實己身一點也做不到,則此修無得也。尤以佛門出家之僧眾犯此情況嚴重也,貪圖信眾之供養,但未能修入內裡。只因身穿僧衣,卻未能深體佛理,稍懂三分,便渲染成八分,己身力行不夠,卻叫人去行之,有此道理乎?表面上信徒看不出,但時日一久,必露馬腳也。老衲之所以點出此點,乃因佛門弟子為求積功累德,拼命捐錢供養師父。有些把持不住之出家眾,則沉醉於享福中,卻忘了身在空門之目的何在?等到壽終之時,面見閻王悔之晚矣!

生曰:那除了佛門之出家眾外,其他各教修行者,有無此之現象呢?

濟佛曰:均有之。天主教、基督教、回教、儒教之修者,均有犯貪圖善信供養之過也,望汝等能知反省,立志苦修,道果方可得證也。

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徒兒有一問題請教恩師,世人常以為入廟堂效勞是修,聽法師說法是修,對否?

濟佛曰:善哉問!此乃世人之盲點也。世之人以為到廟堂去服務效勞叫修,實乃謬也,何為也?因到廟堂服務效勞乃造己之功,所謂道修乃離堂後與家人或同事相處之間,方有修可言也。如有人未入廟堂,但於人道修持無違,即是修也。如汝內人之小姨丈即是也,這也是世人最感訝異之處。

生曰:感謝恩師詳盡之開示,相信世人見之必有所感悟。

濟佛曰:道在自本心中,心外求道,無道可得。世人只要把持好一點本心,努力行人倫之道:三綱、五常、四維、八德,並「力行」之,即使不懂任何高深之佛理,證道亦無難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金龍已飛入大氣層之內,往阿修羅魔域前進。此時眼前出現各種妖氣瀰漫,生有些害怕。)

生曰:恩師啊!此處是何地?為何毛骨悚然,且令人感到窒息之感,此是何因?

濟佛曰:此乃因我們已進入阿修羅魔域之中,故也。

童生曰:阿嬤ㄟ!恩師啊!您老怎麼帶徒兒來魔境呢?

濟佛曰:待會兒就可知也。

(此時金龍來到阿修羅魔域中阿修羅所居之殿宇。其殿宇有成千上萬之魔兵把守,個個面目猙獰,青面獠牙,令人望之生畏,中間坐一三頭之魔頭,正冷冷看著濟佛。)

阿修羅曰:哎喲!唉喲!是什麼風把您吹來了?是否濟佛奈不了空門之寂,來此尋找美女乎?

濟佛曰:是啊!你幫我介紹介紹如何?

阿修羅曰:好啊!來人呀!

眾魔兵曰:在。

阿修羅曰:女魔子一一排列站好,讓濟佛挑選幾個帶回去享受享受。

生曰:恩師啊!為何男魔眾青面獠牙,狀甚恐怖,但女魔眾卻是艷麗異常?又恩師啊!您是來真的還是假的?怎的動了凡心呢?

濟佛曰:呔!劣徒!為師怎動了凡心呢?阿修羅魔王,汝若再逞口舌之快,別怪老朽降魔杵無情!

(此時濟佛拿出手中之降魔杵往空中一拋,降魔杵現出萬丈佛光,往阿修羅魔王頭上一打。阿修羅魔王被降魔杵打得頭破血流、眼冒金星,直向濟佛求饒。)

阿修羅曰:濟佛饒命,我是同您開玩笑,您怎麼一棒無情就打過來呢?

濟佛曰:這叫「當頭棒喝」,誰叫你口亂胡言,在亂說,別怪老衲無情。

生曰:好精采喲!降魔杵真是厲害,敢問恩師是向何仙佛借得?

濟佛曰:韋陀菩薩是也。此降魔杵乃混元寶物,自混沌初開即有此杵,是以鎮妖除邪、除魔也。

生曰:原來如此,那我們今日來此之目的為何?

濟佛曰:乃讓爾見識修羅魔境,並叫修羅魔王帶出幾位魔眾,述其在世修行之情景,及因何入魔域之中,以悟世之修者。

阿修羅曰:可,來啊!叫左右護法出來,供濟佛著書警示。

(此時從兩旁走出一男一女,男魔為左護法,女魔為右護法,男的醜陋無比,女的美若天仙。)

濟佛曰:可由左護法先說之。

男魔曰:我本乃佛門之修行者,只因貢高我慢,心中常有不滿之情,常無故罵人,常動肝火,故信眾見吾皆懼。吾亦無反躬自省之心,以為我在佛門身居高位,眾人見之均需巴結,善信尤爭相供養,以為己之福也。但可惜在一次感染風寒後,併發諸疾一命嗚呼!歿後未見佛來迎接,且面貌一下子突然變得醜陋異常,悔之晚矣!

女魔曰:我在世乃在某一貫道佛堂為講師。因受天命之賦,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學識口才俱佳,常在佛堂講述各種道理,但自己卻不孝父母,覺得父母學歷過低。每當父母來佛堂找我時,我即避之不見,即使見了亦裝做不認識,致使雙親淚漣漣。但我在講台上卻說得頭頭是道,讓人以為我是有修之人,私底下卻常在小事發大脾氣。終在命終之時見不到母娘,而現出阿修羅魔王接引。因吾在世頗具姿色,入魔境後常引起其他男魔為我爭風吃醋,我也樂此不疲。

濟佛曰:男女魔頭既已說明己之因果,老衲望世之修者引以為戒,不要修入魔域,悔之晚矣!可回去吧!

阿修羅魔王曰:命眾魔子魔孫恭送濟佛。

(濟佛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本堂司禮神  登台

聖示:奉本堂主席法主公恩師聖諭:今日天氣奇寒且又下大雨,諸賢生及眾善信大德,能不畏風雨與奇寒,依然堅志前往放生,此即是道修之現也,故每人均加計三十功以勉之。今日濟世著書可就此停筆。可,吾退。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