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三月十九日(歲次乙酉年二月初一日)

聖示:世人總謂無鬼神,欺心之事妄為,壞事做盡,昧心之事屢犯,不止毫無羞恥心,反倒沾沾自喜,自以為聰明過人,不知死神已到,若不能及時反省改過,悔之晚矣!又有辦道堂者欺枉善信,只為騙錢,不顧仙佛濟世之美意,詐財騙色,此皆惡之大矣!吾點醒之乃提醒世人勿謂因果無報,只是時辰未到,到必有報也,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遊歷去也。

(此時濟佛以手拍打童生天靈蓋,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恩師在上,受徒兒叩首請安。

濟佛曰:賢生免禮,可出發了。

(此時護法金龍現於空中,全真堂外景星慶雲,十分耀眼,金光閃爍。師徒二人騎上金龍,向今日著書之目的地出發。)

生曰:前些日子某國小之畢業旅行,於回程發生車禍造成死傷,叩問何因果?

濟佛曰:善哉問!徒兒能將社會中所發生之事提問,可激勵世人向道之心,甚佳。吾簡言之,罹難與傷者前世同屬詐騙集團之成員,為了錢財到處行騙,以致多人受騙而傾家蕩產,家破人亡,造惡甚深。亡者乃詐騙集團之主嫌,傷者乃其徒眾,老衲提起乃因近日詐騙集團猖狂,騙人無數,害人欺金甚多,已遭天怒,上天已派下瘟神行懲,以遏止此風。若有犯此詐騙之過者,急宜猛醒回頭改過向善,否則業懲來時悔之晚矣!

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及苦口婆心之勸化,悉世人能了解濟佛之苦心,及早回頭向善吧!又徒兒眼見世之吸毒者眾,且毒品之危害人心至鉅,可否請恩師開示吸毒者之因果,以悟世人。

濟佛曰:說來話長。當清末國力衰退,人為刀,我為魚肉,英國人販賣鴉片煙以圖謀暴利,為此國人甚多體弱多病以致早夭,國力愈加敗落。若非林則徐提倡禁煙運動,可能清朝早已覆亡。這些唯利是圖之英商亡後,除了受冥府之嚴懲外,尚需輪轉人世受毒所害,以為其之懲報也,故今時吸毒者多乃因果之報也。

生曰:聽恩師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又現今之世憂鬱症患者甚多,有何法可解?又其罹病之因果為何?

濟佛曰:善哉問!世人造業之時,可曾想過受害者之憂心如焚?只為金錢財利,昧心妄為,或詐人錢財或綁架勒索,甚至撕毀肉票,令家屬傷心欲絕,此皆前世所造之業,如何不令人憎惡呢?汝今世令人憂慮萬分,來世自當以憂鬱症之病痛折磨之,方顯因果之公道也。

生曰:原來如此,不聽恩師開示真是無法想像,以前小時候沒聽說什麼憂鬱症,但現時卻很多人罹患,原來如此,那世人應如何解之呢?

濟佛曰:須發下清淨懺悔之心,悔悟前世之罪業,多行戒殺放生之善舉,如此方可漸解業障也。

(在濟佛師徒談論間,金龍已停在左營龍虎塔旁一間土地廟旁,已見土地公俯伏於地,恭迎濟佛佛駕之蒞臨。)

土地公曰:小神何其榮幸能蒙濟佛佛駕蒞臨,不勝惶恐,若有失禮之處,望佛尊不罪。

生曰:弟子向土地尊神叩請聖安!看土地公公慈眉善目,真令人景仰!

土地公曰:不敢當,請濟佛及童生入廟奉茶!

濟佛曰:可,土地公禮儀周到何罪之有?請起!

(土地公引領濟佛師徒入廟內,奉上仙茗,按賓主之分坐下。)

生曰:恩師今日帶徒兒來訪土地公公,想必是要訪問土地公公成證道果之因由吧!

濟佛曰:然也,可請土地公自述明之,以悟世人。

土地公曰:慚愧!慚愧!老朽德行普通,能蒙濟佛抬愛列入金篇,愧不敢當也。老朽乃左營人氏,在老祖廟附近賣冰棒之小販,因一生秉持一個公道原則,即所賣之冰棒必以煮熟後之開水,冷卻後再製成冰棒,絕不以生水製之,以免壞人腸胃,害人拉肚子。一生只此一善念,孰知歿後魂入冥府,冥王起身相迎,請老朽上坐。吾愧不敢當,請問冥王吾造何善德?竟蒙冥王起身相迎,連吾也「霧煞煞」(台語,不明白之意)。冥王稱讚吾說,我能不昧良心,不為賺錢而能以道德良心為本,雖賺錢不多,家境清寒,但能以德存心,難能可貴也。積一世之善德,已證得七道功得土地公之果位,故感動冥王起身相迎。後冥王令文判引吾入聚善所修煉神道,於十年前奉玉旨回故鄉任福德正神之職,以佑鄉里也。

生曰:聽了真令人感動萬分。土地公能不以利為前提,但能利益一切眾生,積德存心,請受弟子一拜。

土地公曰:不敢當,童生汝之功果大於吾,老朽承擔不起,請起!

濟佛曰:哈哈!世人見了土地公之自述因果,可有所悟所感?望世之人以土地公之精神存心,不要為了「錢」而昧心胡為,則不會敗德受懲也。可今日著書就此停止,回堂去吧!

(濟佛師徒向土地公揮手道別。騎上金龍,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五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三月廿六日(歲次乙酉年二月十七日)

聖示:世人之修心與修德常掛在嘴邊,但實際表現卻闕如也,這也是現今白陽期修者眾,而成證道果者少之又少之關。吾奉勸世之修者,當多行而少言,因君子恥身行不逮也,故老衲開場以身行為修之首要來勸勉世人,實因於此也。

濟佛曰:傻生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向恩師叩安!

濟佛曰:賢徒免禮,為師帶你去台北玩。

生曰:恩師莫非要參加遊行乎?

濟佛曰:哈哈!開什麼玩笑?為師乃要帶你去台北市信義區採訪一因果案例也,可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護法金龍隨即現前,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台北而去。)

生曰:恩師啊!昨日高雄某家具大賣場發生大火,由於「閃燃」效應,致使二位警消為救人而捐軀,叩問恩師,似此為救人而命喪九泉,上天以何而獎勵?

濟佛曰:善哉問!世人在生若能盡忠孝節義或為救人助人而亡者,依天律可得下界神祇之果位,如其之事蹟影響深遠者,上界神祇亦可得證。

生曰:那麼說,世人應以此二位警消之義行為榮乎?

濟佛曰:然也,人生在世數十寒暑,能得英魂長存,其肉身雖亡,但靈則長存也。

生曰:近來頗多人相約集體自殺,日本、台灣、美國及世界各地多有聽聞,恩師啊!該如何勸醒之呢?

濟佛曰:哈哈!世人不知生之可貴,遇到不如意之事只想以死解脫,非但無法出苦,反倒墜入罪惡之淵藪,何其愚也!老納奉勸世人,螻蟻尚且偷生,而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豈可為小事諸如感情、金錢、病痛而輕生乎!如此不但於事無補,反而增添己靈之業罪也。且枉死者須囚禁枉死城中,每日早、晚再由鬼差押赴死亡之地再受刑乙次,其痛苦同在生一般,等你了解其中痛苦,後悔莫及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金龍已抵達目的地。)

生曰:恩師啊!今日之案證何在?

濟佛曰:前面之KTV店即是。

生曰:恩師啊!您老莫非喉嚨癢,帶徒兒來此唱歌乎?

濟佛曰:非也,乃因此魂在此KTV內,故耳。

(此時濟佛帶領生入內,穿過豪華之穿堂,來到一包廂內,見一年輕亡靈,獨自在那兒唉聲嘆氣,且頭破血流,狀甚淒慘駭人。)

生曰:恩師啊!他的死狀太慘,徒兒有些發麻!

濟佛曰:賢徒勿驚,為師可調其靈近前,由其親述之。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那少年之亡靈,漸漸向濟佛走來,並叩首向濟佛頂禮。)

濟佛曰:汝可說說為何屈死在此,以悟世人。

少年靈曰:我名○○○,因小時父母曾帶我去求過道,故認得濟公老師。說來慚愧,我本富家子,父母單生我一人,因此之故,受盡百般寵愛於一身,要什麼有什麼,有事自有父母頂之,可謂享盡人間之榮華。因家境富裕出手闊綽,故從小即不喜歡讀書,豬朋狗友一堆,吃喝玩樂皆看我,我因家中經濟富裕,亦樂得到處吃喝玩樂,樂享人生。有一次,在此處朋友為我慶生,因高興之關,大聲喧嘩,被隔壁包廂之另一伙年青人修理,其中有人拿木棒向我頭部猛擊,以致我頭破血流當場慘死。那些豬朋狗友見我慘死,嚇得鳥獸散,以致我亡後,靈一直在此等「猴替」。

濟佛曰:那你後不後悔呢?

少年靈曰:後悔至極,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奉勸世之少年,勿逞血氣之勇而隨意殺人,應好好努力讀書,奮發上進,如此方不枉為人也。

濟佛曰:世人看此鸞文有感乎?此少年前世乃一大善人,施棺、濟貧、建廟無不力為,因此積功甚多。轉世為富家子,一生榮華富貴,衣食無缺,壽享九十,雖有求道亦當奈何?自己好好在此反省反省,如能三年內不捉「猴替」,為師再來帶爾入冥可也。可今日著書至此,回堂去吧!

(此時師徒離開KTV,騎上金龍,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六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四月二日(歲次乙酉年二月廿四日)

聖示:世人對孝道之精神已日漸式微,稍有不順爾意即與父母冷戰或大小聲,不體會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之心,在校期間不知努力向學以致學無所成,將來就業謀生則難矣!須知百善孝為先,不孝則何以立身行道與處世?晚近之修子欲修大道,但卻於孝道之盡未有全力以赴者,惜焉!老衲藉開著之前數語以勉世人,望勿以老生常談而視之,並能遵行不怠是幸也。

濟佛曰:傻徒兒,著書遊歷去也。

(此時濟佛以手輕拍童生肩膀,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向恩師叩首請安。

濟佛曰:免禮,可上金龍,向今日之探訪地出發可也。

(此時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直衝上無極天而去。)

生曰:恩師適才提及孝道亦乃徒兒感觸最深者。現今世人修者眾而成道者少,請恩師明示,以利世之修者能明而行之,以期早證果位也。

濟佛曰:由於歐風東漸,世之人對中國古文化中最重要之「孝」字,卻無法力行,以致努力修的結果卻是修而無得,惜焉!孝乃人當行之路也,亦乃證仙佛必備之必要資格,捨「孝」字無道可修矣!世人常墮入修之迷障中,以為到廟堂聽師父講經說法,或到廟堂效勞即是修,此乃大錯特錯也。昔之舜帝大孝感天,大象、禽鳥為之助耕,堯帝尚以其二女嫁之,並禪讓於他,可見孝之德可感天地鬼神,可證果超脫六道輪迴,世人不可不知。老衲觀晚近之修子多迷於道修之真諦,以致修而無成無功,可惜也,希世人能明白而力行之。

生曰:恩師肺腑之言如醍醐之灌頂,令徒兒茅塞頓開。希世人能仿大舜之孝,孝於爾之雙親,此即是真修實學之人也。

濟佛曰: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也!舉一隅能以三隅反,不錯也,亦不負為師之教導。

(在濟佛師徒談談間,金龍已穿越大氣層向南天門而來,已見齊天大聖趨前向濟佛問候。)

齊天大聖曰:濟佛方才從南天門而出,今馬上又復回,何因也?

濟佛曰:大聖爺您好,乃因今日著作《因果遊記》之關,要上無極天採訪案證也。

生曰:蟻生向大聖爺叩請聖安,您可是弟子從小心目中之英雄、偶像。

大聖爺曰:生夙具慧根,為渡眾生隨濟佛奔波於三界,可謂功德大也,望汝好好代天宣化,他日證果理天逍遙自在也。

生曰:感恩大聖爺之誇讚,蟻生愧不敢當。

濟佛曰:因時間之關就此拜別大聖,吾師徒去也。

大聖爺曰:恭送濟佛,慢走。

(濟佛師徒別了大聖,向三十六天之外的無極天而來,只見氤氳之氣瀰漫,仙禽瑞獸悠遊其間,甚多大羅金仙正在下棋、聊天,好一幅悠閒自在之景象。)

生曰:徒兒真有福氣能來此大羅天中,只是頗覺有股很大之壓力,不知是何因?

濟佛曰:乃因爾靈力不足故也,可賜丹丸一顆以護身,以免汝受不了。

(此時生服下丹丸後,備覺神清氣爽,剛剛之壓力已不復存在了。)

生曰:真神奇!吃了以後,身心無比舒暢,全身輕飄飄的,好像快飛起來般,實在痛快。

濟佛曰:賢徒有口福也,此乃太上道祖八卦爐中所煉之金丹。道祖念爾二十幾年來誠心向道、代天宣化,始終不渝,特賜於爾,服了元神光彩,可增道行三百年也。

生曰:真的?下生叩謝太上道祖之珍賜,下生有生之年定當全力以赴,渡化更多原靈回天。請問恩師,今日訪問之對象為誰?

濟佛曰:乃「無形明師」是也。

生曰:「無形明師」是誰?

濟佛曰:等下見了便知。

(此時濟佛帶生至一古洞處,裡面佈滿罡氣,有一慈眉善目之老者柱著柺杖走出,身旁尚伴隨一童子,向生哂笑(嘻笑)。)

濟佛曰:老衲向無形明師請安!

生曰:蟻生向無形明師叩請聖安!請恩師開示您之來歷以悟世人,好嗎?

無形明師曰:善哉!善哉!生於未下凡之前,亦曾與汝師孚佑帝君造訪過吾之洞天,汝可記得嗎?吾乃混元聖賢,未受玉帝敕封,神氣超脫六道之外,因無姓無名,故以無形明師稱之。

生曰:敢問無形明師,您身旁之道童很像舍弟,且其一直向蟻生哂笑(嘻笑),是何因?

無形明師曰:哈哈!生終於悟出來了,吾身旁之道童乃汝弟之元靈,因發願下凡助道立功,與汝結為兄弟,共扶大道,故爾有面熟之感,其名曰:「古福」。古福自分靈下凡後,雖受諸多之磨煉而不退轉,此世奉親至孝,在汝母生病期間,每親載送醫就診,抱上抱下無怨無悔,孝果已證,又是可回天之一位高真也。

生曰:聽無形明師一說,心中真為舍弟感到高興,舍弟有次身體不適,還蒙恩師從大羅天下凡為之靈助,下生先代之向恩師叩首謝恩。

無形明師曰:所謂天佑善者,能知孝道則於人道無虧,證果無虞也。

濟佛曰:感謝無形明師之開示,諒世人應有感而悟,並努力奉行孝道,方不枉此生也。可就此向無形明師拜別,吾師徒回堂去也。

(此時濟佛師徒別了無形明師,騎上金龍,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七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四月九日(歲次乙酉年三月初一日)

聖示:近世之人每每罹患癌症、惡性腫瘤等,豈非無因?為農夫者為求厚利,於農藥殘毒未清之時即推出販售,以致讓消費者食用後,農藥殘毒遺留體內,久而久之自然致癌或產生惡性腫瘤也。老衲在此呼籲世之務農者當秉良知,勿可為利而害人,否則業懲重也。

濟佛曰:傻徒兒,遊歷著書去也。

(此時濟佛以手拍打生肩部,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徒免禮,為師今日帶你去鄉下走走!

生曰:好哇!好哇!整月待在都市叢林中,身中頗有被困住之感,今能隨恩師到鄉下走走,心中不禁感到欣喜萬分。

(此時濟佛向空中一招手,護法金龍現前,瑞氣千條,金光閃耀,師徒二人上了金龍背上,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南部飛去。)

生曰:聽恩師方才所言,徒兒心中感觸頗深,記得小時候並沒有常聽說有人罹患癌症或惡性腫瘤,為何時至今日有那麼多人得到癌症?徒兒亦很好奇,望恩師詳為解說,以釋世人之疑惑。

濟佛曰:此問題可從二方面來講,無形的乃前世殺業過重所致,此乃遠因。有形的乃今世務農者為求厚利,不惜犧牲消費者身體之健康,以致時至今日癌症病患有越來越多之趨勢也。

生曰:那該怎麼防患呢?

濟佛曰:善哉問!生痌瘝在抱,心懷眾生之疾苦,值得嘉勉也,吾亦分二方面細說以悟世人可也。世人平時即應養成戒殺放生之好習慣,最好能持齋茹素,否則亦應食肉邊菜,以避殺業之造;並定期參加放生活動,以解夙世之殺業,如此遠因(殺業之因)方可漸解也。另一方面買回來之蔬果,應以天然洗淨劑清洗,方可食用,不可隨便洗一洗便下腹,如此亦將農藥殘毒送入身中也。

生曰:感恩恩師之開示,相信對世人之助益莫大也。

(就在師徒談論間,護法金龍已降落在南部某農田旁邊。)

生曰:哇!恩師!真是奇觀,為何前面那塊田被一團紅光所籠罩,這是何道理呢?

濟佛曰:哈哈!這亦是今日參訪之目的也,可隨為師前進,即可知也。

(此時生隨濟佛至一農舍,有一老人慈眉善目,正在椅子上歇息,只見濟佛口唸真言,那老者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老者曰:咦?你們二位是誰?怎麼闖入我家中呢?前面這位師父莫非是濟公活佛?老朽在此向濟佛請安!

濟佛曰:哈哈!正是老衲,免禮,請起。

老者曰:敢問濟佛及這位先生到敝宅有何要事?

生曰:老伯伯您好!無事不登三寶殿,你的田裡有一團紅光罩住,不知何因?

老者曰:我亦不知,只是覺得奇怪,我的田裡也沒特別灑農藥,但稻子長得特別的好,稻穗飽滿,真是令人不解?

濟佛曰:哈哈!此事由吾來解說可也。此位老農為人心地良善,為了消費者的身體健康,在稻子採收後,必放一個月以上,方販售出去,使農藥殘毒消退乾淨,方不致害人罹癌。雖少賺些錢,但其卻堅持此道德標準,不肯為錢傷人性命。故此上天在其農田周圍賜以紅光保護,使所有病蟲害到此便止,且稻子飽滿,長得比鄰近稻田還好呢!

老者曰:原來如此!感恩濟佛之開示,弟子只以為為人本該如此,不可為賺錢而泯滅良知,沒想到竟得老天爺如此之眷顧,真是感激莫名哪!

生曰:聽了老伯伯之言及恩師之言,真令人感動萬分。希世人皆能效法此位老農之精神,莫可為錢而不顧農藥殘毒對世人身體之傷害也,此乃罪惡之大也,宜早日醒悟改過,以免業報來時悔之晚矣!

濟佛曰:可今日時間亦不早,可送老者之靈回身。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老者之魂魄回體,濟佛師徒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八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四月十六日(歲次乙酉年三月初八日)

聖示:吾早年遊戲人間,今又領母命普渡三曹眾生,責任重且大也。全真堂奉母娘之懿旨而創辦,以解眾生於倒懸之中,老衲盼眾生齊力助之,以助堂主生建廟之大愿能完成,則功果莫大,他日龍華會上,成聖成賢,證果逍遙樂無邊也。

濟佛曰:傻徒兒ㄟ,著書遊歷去矣!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在此向濟公活佛恩師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生免禮,可起身向今日參訪地出發可也。

(濟佛口唸真言,此時護法金龍現前,師徒上了龍背,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南部飛去。)

生曰:今日天氣甚為晴朗,能和恩師一起乘龍御風,真是快哉!徒兒有事想叩問恩師,世人老是在問:「究竟全真堂之濟佛與一貫道佛堂之活佛師尊是否為同一位?」此點有請恩師開示。

濟佛曰:哈!哈!世人何其愚且魯也,老衲只有一位,怎會有二呢?只因老衲奉母娘之旨意,辦理三曹普渡之重任,只得聖凡之間不斷奔波忙碌,無一刻閒也。生夙具善根,道心深藏,今奉母娘之命,在新竹創立全真堂乃世人之福,當多助力其完成建廟之宏願也。老朽亦奉母命以助之,故常降駕全真堂,帶領生靈遊著書,以渡化世人,世人怎麼在佛堂認得老朽,到了鸞堂卻又不認得呢?真是可笑啊!

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又徒兒有一種感覺,即是眾生老是以廟的大小,來決定要不要前去參拜,廟大則參拜者眾。像全真堂目前在自宅辦道,場地狹窄,世人有時上樓一看,有鄙視之心,請恩師助佑道場早日建成,以免眾生「大小眼」。

濟佛曰:哈!哈!吾道何事?原來是此,老衲解說之,以釋眾生之誤。本來廟堂之奧,不在廟之大小,有神則靈;水亦不在深廣,有龍則名。世人因分別心太重,以致有以廟之大小來論斷仙佛之靈應,實乃謬誤也。像全真堂奉母娘懿旨代天宣化,始終不渝,此志最為可貴。堂生個個奉聖效勞之心虔且敬也,何患道之不興?且據日、夜遊神向玉帝奏稟,全真叢書全台普化,成果豐碩,已渡人無數,對收圓之任務助益甚大。老衲盼蒼生多助力之,則不但成就己身之陰德,亦可蔭兒孫及先人之福也,何樂而不為呢?

(就在師徒談論之間,護法金龍已下降在台南一養殖錦鯉之養殖場,只見錦鯉們多在休息,濟佛佛扇一搧,調出其中一尾之元靈而出,以供著書之參訪。)

錦鯉曰:咦!我不是在養殖水池裡休息,怎麼元靈被調出呢?往事之記憶又回到腦海中,這是怎麼回事呢?

生曰:這位小姐妳勿驚!我來自我介紹一下,我乃全真堂之正鸞生,今奉母娘之懿旨著作《因果遊記》乙書,與濟公活佛同遊此處,希望能借妳之故事,為何會墮入鯉魚身?以悟世人。希望妳能詳細說之,以渡世人,則功德無量也。

錦鯉曰:原來是鼎鼎大名之濟佛及全真堂通天靈筆生,我願說之,不過覺得很慚愧,望世人勿見笑!

濟佛曰:但說無妨!

錦鯉曰:我自小生長在富有之家庭,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又有下人之服侍,加上父母之溺愛,所以養成我揮霍之習慣。凡身上穿著之物或用品,均要用名牌,非名牌則不用不穿。一個皮包三十萬我也不嫌貴,全身穿金戴銀,彷彿貴婦一般,一生從不知節儉為何物?因父親經營建築業,獲利甚多,家中財產上百億,我就是天天如此花也花不完。故從小就不學好,不好好讀書,常與不良少年鬼混,搞吸毒、嗑藥來麻醉自己的心靈。我雖生活富裕,物質不缺,但卻精神空虛。在一次吸食大麻之時,突然心臟麻痺而亡,亡時才二十四歲,正是豆蔻年華,不幸卻早亡,亡後魂至地府受刑三十年自不在話下。但在投生之時,十殿轉輪王謂吾喜歡哪件衣服穿之無妨,吾見地府竟有這麼多漂亮衣服可穿,欣喜之餘,挑選一件最漂亮的衣服穿之。正在高興合身又漂亮之時,鬼卒突然一推,吾掉入轉輪之中,因愛慕虛榮,故轉世投胎為錦鯉。身上之漂亮花紋即我所穿之衣服,如今悔之晚矣,望濟佛及生救救我!

濟佛曰:老衲無法救汝,好好懺悔吧!待爾命終之時,若能得轉人身,當好好珍惜之,努力求修大道,脫離六道輪迴,方為正途也。可今日時間已久,回堂去吧!

(濟佛師徒讓女靈回鯉魚身後,只見鯉魚滴著淚水,目送濟佛師徒離開,真令人感慨,既知今日何必當初?師徒上了金龍,金龍向全真堂快速飛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