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四月廿三日(歲次乙酉年三月十五日)

聖示:世人一生忙碌者惟名、利耳,一生奔波操勞,為子女做牛馬,積攢許多錢財,均是違心賺來之黑心錢,是故錢是賺到了,功德卻也賠了進去,到頭來終究是一場空。為什麼?因為「不義來不義去,不義之財必難久享也」。吾望世人須明「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之理,莫可胡為,否則百年之後空留千古之罵名,受世人之唾棄則悔之晚矣。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剛剛聽恩師之言,徒兒亦深有同感,感慨世之人為錢而喪失天良,各種各樣之黑心商品均有,不但害人身體,更甚者喪人之命,真是可惡之至!

濟佛曰:哈!哈!世人短視近利,只求眼前錢,卻不管身後事(詳見《冥遊記》)之嚴懲,豈不愚乎?故老衲希世人能及早猛醒,則猶未晚也。可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護法金龍隨即現出,濟佛師徒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今日參訪之目的地出發。)

生曰:恩師啊!本堂新請奉二位仙佛金身,一為月老仙翁,另一為文昌帝君恩師,未知此二位仙翁未來利益眾生之事為何?叩求恩師示知!

濟佛曰:哈哈!全真堂近年來普化之功廣且深矣,頗受上天諸仙佛讚許。世人一生中最重要者三事也,一曰名,二曰利,三曰緣。名可求文昌帝君,利可求關聖帝君,緣可求月老仙翁,此三位仙佛現今均已駐駕全真堂,這可是世人之福氣也。世之人若心有求於此三事者,可親到全真堂發善願叩求之,必可得三位仙佛之助力而圓滿心中之愿也,望世人珍而惜之。

生曰:感謝活佛師尊之開示,世人知此好消息當多把握,求名(求萬世名)、求利(求萬世利)、求緣(求與眾生結善緣),乃更進一步之昇華也,望世人能勉而行之。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金龍降落在一四合院內,中間一房有一老者在裡面含飴弄孫,好不幸福,令人稱羨。此時濟佛化一隻小小瞌睡蟲飛到此老者之頭上,老者昏昏欲睡,終於睡著了,濟佛口唸真言,將此老者之元靈調出。)

老者曰:咦!你們是誰?怎麼來到我家?不知有何貴幹?

生曰:老菩薩您好?容晚輩先自我介紹,站在我身邊的乃是鼎鼎大名的濟公活佛。今奉母娘之懿旨著作《因果遊記》乙書,由濟佛帶領正鸞之靈遊歷三界著書,採善惡之案証,以為勸化世人改過向善,為母娘渡回九二原靈也。晚輩乃南天直轄全真堂正鸞生,如有叨擾之處,望老菩薩見諒!

老者曰:原來如此,不知濟佛來臨,未曾迎接聖駕,真是罪該萬死!

濟佛曰:哈哈!何罪之有?只要你能將你之善行說出以渡世人,則功德無量也!

老者曰:慚愧!慚愧!無功無德,不知從何說起?

生曰:有德者謙沖為懷,今日濟公活佛帶我來此,老菩薩必行大陰功善德,否則焉能被邀為訪問對象?還望老菩薩慈愍眾生之故,說說您的善行,以悟眾生改過向善。

老者曰:既是如此,那我就簡略述之可也。我今年已九十一歲,在我六十五歲那年生了一場大病,瀕於死亡,在半夢半醒之間見一執金鞭紅面之金甲神告訴我:「今世因殺業重之關,上天已削減陽壽二十三年,如若再不知反省勤放生靈,則死期近矣!」說完突然不見,我也嚇出一身冷汗來。醒來後,自己仔細回想確是如此,這一生為了口腹之欲,殺生害命無數,至今身罹肝癌,醫生亦宣佈只剩二個月的命可活。既是如此,我當改過向善,廣行放生善舉,以贖己罪。於是我擇每月初一、十五至海邊放生蛤蜊,因蛤蜊生命力強,存活率高,且一次就可救活許多靈命。因我心想,只剩二個月之壽命,不如將積蓄用之於放生,短短二個月之內,放生有三十萬顆之多。說也奇怪,我身上肝癌細胞就此凝住,不再擴散。如此經過二十六載,至今九十一歲了,身強體壯,身體無有病痛,耳聰目明,全拜放生之賜。且我有三男二女,個個學業、事業都一帆風順賺大錢,二個女兒也都嫁得好人家,婚姻美滿。此全拜放生之賜,以上是我放生後之諸多不可思議感應。

濟佛曰:哈!哈!「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你有今日之福、祿、壽俱足,皆因你勤加買放生靈之功所蔭,除在生享長壽,瓜瓞綿延外,歿後亦可成仙,了脫六道之輪迴也。可今日訪問至此,可回堂去矣。

(此時濟佛將老者之靈送回,並收回瞌睡蟲,老者醒了過來,知是仙佛來訪,誠心跪地叩謝聖恩!濟佛師徒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四月卅日(歲次乙酉年三月廿二日)

聖示: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世人總以為不殺、不搶,即是不犯罪,卻在言、行、舉止上多造業,卻仍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很聰明,實乃錯矣!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望世人莫以惡小而為之,凡一切不正之念生時,業亦已成,若不能反省己過,則將來地獄果報現前之時,則悔之晚矣!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手輕拍生天靈蓋,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在此向恩師叩安!請問恩師今日往何處雲遊著書?

濟佛曰:帶爾至美國某州之監獄訪問犯罪者之因果。

(此時濟佛手指往天空一指,護法金龍現前,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美國飛去。)

生曰:恩師啊!去美國,徒兒可是頭一遭,語言溝通會不會有問題?要不要找位翻譯的仙佛隨行?徒兒怕無法順暢溝通,影響著書之任務。

濟佛曰:哈!哈!傻徒兒就是傻徒兒,何須什麼翻譯之仙佛?靈界無語言之障礙,眾生各以其語言表達,雖發音不同,但彼此皆可了解其意也。

生曰:原來如此,真是神奇,人間為了語言之隔閡,小孩從幼稚園幼幼班就在上美語,真可憐!

濟佛曰:此乃世人為人父母者,為求子成龍,求女成鳳,以致從小就讓其上全美語教育,實乃本末倒置之做法。故有些孩子本國語言學不好,連外語亦難通達,皆因不明語言學習之道也。

生曰:恩師啊!世人總以為不殺、不搶即不犯罪,卻對販毒、經營色情行業,與吸毒、騙人等行為,不以為意,這是何道理?好像歪理說久了,也變正理,真是奇哉!

濟佛曰:哈!哈!此亦是我們今日參訪之目的也,待會兒就可明瞭。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護法金龍已飛抵美國某州之大監獄,裡面多關重刑犯,個個似凶神惡煞般,令人憐其之愚魯與無知。金龍讓濟佛師徒下了龍背,濟佛領了生來到了某間牢房,有一群犯人正在休息,濟佛施法將其元靈調出,以利著書之參訪。)

白人甲曰:你們是誰?為何能來此地?有何目的?

生曰:我乃南贍部洲全真堂正鸞,旁邊這位乃是濟公活佛!

白人甲曰:濟公活佛?不認識!我們只信仰上帝,但很奇怪,這位濟佛為何身上金光萬道?

生曰:濟佛是佛門之活佛,已位證最上乘佛果,今日有緣得睹佛顏,乃汝之榮幸,可一述你在此之因,以悟世人或可消汝之罪也。

白人甲曰:我本此州有名大學之大學生,因自己租屋並成立應召站,專賺色情之錢,後被警查獲被拘至此,判刑十年。

黑人乙曰:我本出身貧民窟,為了擺脫貧窮,便以販毒為生,因此賺了很多黑心錢。但我是憑己之勞力賺錢,卻被警方逮捕捉至此處,頗覺無辜。

濟佛曰:白人甲汝聽好!汝本有大好前程、嬌妻、智慧聰明之子可得,但因汝經營色情之業,福祿壽俱被上天削除,註定貧困、孤獨一生,此乃你之果報。黑人乙為了錢,竟喪盡天良,販賣毒品以圖己之財富,乃天理所不容,亦同前者削除福祿壽,及得意外橫死之報。下輩子二人均得輪轉畜道,無法復得人身矣!

(二魂聽之,均驚嚇不已,求濟佛救救他們,但濟佛說為時已晚,好好在獄中懺悔吧!濟佛施法送二魂回身。與生上了護法金龍,金龍以飛快速度,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一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五月七日(歲次乙酉年三月廿九日)

聖示:孝乃百善之首,世人能行孝者,上天已註其名,上可為大羅金仙,下可為上、中、下界神祇,在人間可享福、祿、壽之善報也。如若世人可在人世間盡孝於父母,則可得好之果報,消業、消障同得善果,將來歿後證果無難也。願世人勿捨本而逐末,孝道未盡而侈談修天道,那是緣木求魚,不但無道可修,反而地獄有份矣!慎之。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念咒語,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向恩師叩請聖安!請問恩師今天欲至何處訪問?

濟佛曰:不用多問,隨為師出發即可。

(此時濟佛向虛空叫了一聲:「金龍何在?」護法金龍隨即現身,師徒二人騎上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出訪地出發。)

生曰:恩師先前所言之孝乃老生常談,卻為成仙做佛所必備,但常為世人所忽略,何因?

濟佛曰:哈!哈!善哉問!善哉問!仙佛濟世、揮鸞,乃為指世人一條明路,以登仙佛之界。奈何世人不信,「孝」道不行,又侈言自己已求一貫大道,或自己已信佛,或言自己已受洗將得永生,此皆錯誤之念也。試問汝身從何來?無有慈母,及雙親劬勞之撫育,汝焉能長大成人,讀書識字,得有高學歷,享有高薪之收入,享受舒適之生活?此皆父母茹苦含辛,方有汝今日之成就也。飲水當思源,當父母年老生病之時,汝卻不顧父母之受病魔折磨,棄之不顧。甚至有者只請外勞在醫院看顧,其餘皆不聞不問,此皆罪之大者。不論你求何一貫大道,或信佛或信任何其他宗教,天堂之路已閉,地獄之門大開,天堂無名,地獄有號,若不知悔醒,悔之晚矣。

生曰:感恩恩師之慈語,本堂師兄姐中亦有甚多孝順父母者,足可為世人典範,恩師可否慈語一、二。

濟佛曰:難得你有此心,為師可點一、二,像汝及汝妻、汝弟明燦淑蘭淑如耀宗卉蓁仁銘碧珠啟文,均已列入南天孝子榜中,將來證果無虞。總之,多利用有生之年,多盡孝於父母,自是為人之道,亦是最好之修也。

生曰:另有一問題想請問恩師,日前有一諧星倪敏然在山區上吊自殺,其因果為何?

濟佛曰:孽緣也,其本身受冤欠之纏身,又因感情出軌,受不了良心之苛責,故而走向不歸之路,惜焉!其魂現在枉死城中,若無人超拔,可能要再關上二十年,方可離苦,傻啊!

生曰:叩問恩師,徒兒常見很多人身後跟著很多冤欠,三曹大開普渡,母娘為早日讓世之修者能早日成證道果,故令所有夙世有冤欠者,從地府中傾巢而出,至陽間尋找夙世與其有冤結者,只要一找到,隨即憑依討報,甚是恐怖。有人因討報之關身殞命喪,或因此罹患重病或車厄,輾轉床褥之間,受盡各種折磨方死,可謂慘矣!但有時徒兒用天眼看到很多人身後跟有冤欠,跟他們講,他們又不信也不肯聽,如之奈何?

濟佛曰:世人難渡亦在於此,只要努力去傳佈鸞音即可,一切隨緣,信者說之,不信者亦是他的命,真可謂在劫難逃也。

生曰:另有一事叩稟恩師,現有很多廟宇或廟壇為陰神或阿修羅所盤據,高雄就曾經有某護士因去收驚,而後回家後中邪,家人均被邪靈附身,不但互相毆打對方,且吃對方之排泄物,最後那名護士竟活活餓死,可謂慘矣!世人當如何分辨陰廟與正氣之廟呢?

濟佛曰:哈!哈!善哉!善哉!徒兒之問甚好。如今宗教之亂象頻生,世人為了身體之不適,或遇人力無法排解之事,往往求助於各宮、廟堂。但若主事者心不正,則該堂廟容易為陰魂或邪神所憑依,無知善信到此問事,自然容易受影響而受邪神之憑依作弄。故老衲提供幾點,可做為分辨陰廟與正氣之廟之分野:

一、觀堂主之為人處世,因一堂之良窳,繫乎堂主一身,若堂主不正,此廟必被陰魂所佔。

二、入內以身體之感官感受之。一般正氣之廟宇,入內應正氣凜然,堂中正氣充滿,如南天直轄全真堂即是,必然感受一股很強之熱和氣灌頂,全身舒適無比,此乃身可感知也。反而,若覺全身感到陰冷起雞皮疙瘩,或引起身體不適,即是陰廟也,應即離去,並以七罡符三道,連續三日淨身,身上邪煞之氣可除,自可無事也。

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相信世人定可依此而分辨之,不再受騙矣!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金龍降落在中非一大草原上,見有一凶猛之獅子,飽食鹿肉之後正在那裡呼呼大睡,濟佛以佛扇搧之,獅子之元靈隨即被調出,原來是一年輕男子。)

男子曰:你們是誰?為何吵醒我的睡眠?

生曰:你勿凶言凶語,今日能訪問你,乃你之福。我乃南天直轄全真堂之堂主兼正鸞生,在我身旁者乃鼎鼎大名之濟公活佛!

男子曰:不知濟公活佛駕到,請濟佛赦罪!

(接著此男魂突然嚎啕大哭起來。)

濟佛曰:汝勿哭!只要汝肯說出汝在世犯何過錯,以致今日淪落獅身,以悟世人,或可贖汝罪於一、二。

男子曰:說來慚愧!我本有求一貫大道,本想天堂已掛號,地府可抽丁,故在道上之工作均甚投入,大小事皆熱心參與。但獨對年老之雙親不聞不問,即使母親生病,臥病在床十年,我卻只是把她丟在醫院,請一傭人看護。平日亦鮮少探視,以致老母之身上因看護之疏忽,多處瘀血。手腳因長期之沒動,已漸僵硬,形同一活死人,我卻一點也不以為意,心想我只要在道上努力求表現,自可返回理天。孰知,家母因敗血症引發腎衰竭,一命嗚呼!死後魂心有不甘,至五殿森羅王公前哭訴我之不孝,大人派勾魂使者至陽間勾我之魂魄,以為地府對案之用。某日我正在講台上宣講道理時,忽然頭覺一陣暈眩,接著就不省人事。等到醒來,已被勾魂使者手鐐腳銬,銬住拖往五殿對質。大人謂吾枉求一貫大道,連基本孝道皆不知,還侈為宣講師,教人修行之理,真是本末倒置。故判我在地府受刑三十年,後再轉世為獅、虎、豹各十世,再漸輪轉至小白兔等小動物,等這些畜生道之苦受完,再打入阿鼻大地獄永不超生。想至此,我已後悔不已,求活佛師尊救救我!

濟佛曰:遲矣!只可以此勸化世人之功,讓爾少受點苦。希此鸞文一出,世之人有犯此「不孝」字者,宜即猛省,否則悔之晚矣!可今日晚矣!可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將男子魂送回獅身,師徒二人乘上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二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五月十四日(歲次乙酉年四月初七日)

聖示:情與色乃人間最易讓人起爭執者。先談情,職場上或工作上因朝夕相處之關,漸漸產生情愫以致產生婚外情,不但毀了自己,也毀了整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像剛過世之某知名諧星,即是因婚外情而讓自己走上不歸路,不但己身陰德有損,死入枉死城監禁受罰不在話下,連帶其周遭至親好友亦感傷不已,徒嘆奈何!又再談「色」字,君不聞「色」字頭上一把刀,色不迷人而人自迷也。世人每因淫念之動而起歹心,致而犯下強姦婦女之重大惡行,不但本身須受國法之嚴懲,身故之後,尚須受盡地獄各種之酷刑,再轉世為畜生道,輪轉受苦,求出苦之無期。故老衲勸世之人當須謹而慎之,莫可造次也。

濟佛曰:徒兒!遊歷著書去也!

(此時濟佛佛扇一揮,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免禮,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世人每犯「情」與「色」之桃色糾紛,今日為師要帶汝訪問二個地方,讓世人有所警醒與悔悟,方可免除造罪、造業而陷入六道輪迴之苦,而出苦無期也。

生曰:恩師慈悲,念計眾生易犯之過而闡述之,以警醒世人,誠乃莫大之功德,徒兒願隨恩師去參訪也。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護法金龍隨即現出,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地府之枉死城前進。)

生曰:恩師啊!徒兒辦濟世多年,每見善信大德為婚姻亮紅燈,或雙方仳離,而來堂求教法主公恩師,恩師總是不厭其煩,闡述如何解決之道。今徒兒試歸納幾點,如有不足之處望恩師補充之。

濟佛曰:然也,你說吧!

生曰:首先談到婚外情,常見恩師教導我們須守夫妻之「情意」,勿有背離人倫之道、之舉,夫妻間當互敬、互愛、互信、互忍、互諒、互助,如若世人均能遵此原則與要領而行,何來「怨偶」之產生呢?俗云:「糟糠之妻不下堂」,與汝結縭之妻乃願終生廝守之佳偶,焉能背之而移情別戀呢?此乃有違人道之修也。今世之修子甚多犯此過者,急宜猛醒回頭,否則道果難成也。須知三曹大開普渡,今之修者如於人道上有虧,則道定修而無德也。

濟佛曰:說得好!汝能將法主聖君濟世勸化世人之言語,融入爾心而歸納大意說出,可說深得法主公之心印也。為師高興汝之修持又更上一層樓,可喜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護法金龍已降落在枉死城中,所有獄吏、主管之仙吏,均忙著起身恭迎濟佛聖駕,一番寒喧之後,濟佛命獄吏帶領剛自殺之某諧星之靈至濟佛面前。)

某甲曰:您一定是鼎鼎大名之濟公活佛是吧!

生曰:然也,這位乃名聞三界之天人師:濟公活佛恩師,近日新聞媒體多所報導爾之死訊,今日有機著書,可否說說汝自殺後之感想,以悟世人避免重蹈覆轍,以消爾業。

某甲曰:感謝天恩師德,讓我有這個機會來談談心中之言,實在感恩之至。首先先向社會大眾致上十二萬分之歉意,因個人一時之衝動與理念之錯誤,以致讓母親、妻兒及演藝圈諸多好友悲傷難過,心中實感萬分之不捨與難過。早知自殺後要受這麼多的痛苦折磨,如果時光可以倒回,我願重新好好做人,好好孝順母親,疼愛妻兒子女,重新出發,決不會走上不歸路的。自我亡後,每日早、晚被鬼差腳鐐手銬扣上,帶至自殺之地,再重新上吊自殺乙次。本以為只死一次就可了脫痛苦,解決煩惱,沒想到一天就要死兩次,真是痛苦啊!想當初要不是工作關係,朝夕相處,又因妻兒遠在美國,「性」事無法解決,加之己之多情,才造成今日之遺憾!如今悔之晚矣,冥王謂吾陽壽未盡而亡,命我要先監禁在枉死城中受苦十五年,想想未來日子尚長,不知如何挨過,望濟佛救救我!

濟佛曰:希望你之心聲能感化世人勿蹈錯誤之途,或可將功補過,減少汝在枉死城中所受之苦也。

生曰:恩師所言極是,望你好好反省,也希望你之子孫能有機造功迴向於汝,並超拔你出苦!

(此時濟佛命鬼差將罪魂送回,又向今日之第二站出發。)

生曰:難得一次著書同時訪問二個地點,可見「情」與「色」確實對世人產生莫大之衝擊也。

濟佛曰:然也,現今世人為色所敗壞名聲者多矣,像前些日子某奧運金牌選手亦因上網找網路辣妹聊天,因無意中洩漏身份而遭歹徒勒索,付了上百萬贖金方才免除歹徒之勒索與騷擾,足可為好色者之戒。此類罪行不勝枚舉,僅以此例勸戒世人,須潔身自愛,莫惹禍上身也。

(就在師徒談論間,金龍降在某處山脈中央,忽聞有狼嚎聲,嚇得生趕緊躲到濟佛後面。濟佛對狼群中某隻狼念了咒語,此狼突然睡倒,其元靈被調出,乃一凶狠之輩,令人震懾。)

濟佛曰:今日吾佛奉旨著作《因果遊記》乙書,有幸訪問到你,乃你之造化,可速將你在世所犯之過錯說出,或可贖你部分之罪過也。

某乙曰:感謝上天及濟佛給我這機會,讓我有機會傾訴身為野狼之苦。想我在世之時因性欲極強,為求洩慾,常尾隨夜歸婦女或落單之女孩,以利刃或尖刀強押至空屋或荒郊強暴之,被我蹂躪之婦女有二、三十人之多。在一次犯案之時突然中邪,心臟麻痺而結束罪惡的一生。因有的婦女清白之身被污而想不開上吊自殺,冥王准其討報,遂在我再度犯案之時,將我之命奪走,並被抓至五殿森羅王前。因罪證確鑿,故被判刑,受地府刑罰百年,並輪轉野狼之身百世,今只輪轉三世,不知何日可出苦?真是懊悔不已!

生曰:既知今日何必當初,好好受懲吧!

濟佛曰:可,今日遊歷時間過久,恐乩體過累,就此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將此罪靈之魂送回,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飛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三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五月廿八日(歲次乙酉年四月廿一日)

聖示:世人總為利慾之薰心,為了錢財,什麼狠事均做得出來,以致傷人害命,造下了無窮之罪業,終其身後,淪入畜道,求出苦之無期,惜焉。像最近某知名提神飲料公司為千面人下毒,以致商譽及利益受損達上億元,而下毒者僅為勒索三十三萬美金,而造成一死三傷之慘劇,可謂喪盡天良。後又有如法炮製者想藉此機向善良之商家勒索,老衲在此奉勸世人,勿以為恐嚇、勒索可輕易取財,因此乃不義之財,只恐怕你拿得到享用不到,反而造罪造業,出苦無期也。

濟佛曰:徒兒!遊歷著書去也!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請問恩師今日要至何處遊歷?

濟佛曰:今日我倆師徒不騎龍,反要騎馬。

生曰:騎馬?為什麼?

濟佛曰:因為今日乃要至新竹關帝廟拜訪關帝聖君之代理神。

生曰:那馬從何來?

濟佛曰:看為師施法!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護法金龍現身天空,濟佛語金龍,變化為馬,金龍一聽濟佛佛諭,立刻化身為白龍馬,雄赳赳、氣昂昂,真是一匹好駿馬。濟佛與生同上馬背,輕鬆自在騎向關帝廟。)

生曰:恩師啊!徒兒從未騎過馬,重心有點不穩,萬一摔下來怎麼辦?又路上車輛來往,萬一被車子撞到怎麼辦?

濟佛曰:傻徒兒,那些有形之車輛是撞不到我們的,你亦不用擔心,為師會護住你的,不用擔心會掉下來,安哪!

生曰:恩師,近日千面人下毒造成社會大眾之恐慌,讓人感到惶恐與不安,可否請問恩師,此次事件是否有任何因果關係?

濟佛曰:因果關係暫擺一邊,能原諒他人亦是功德一件,不可挾怨報復方可解怨也。王進展為求勒索錢財,而在「蠻牛」與「保利達B」中下毒,實乃不智與殘忍之行為,更因而造成一死三傷,尤其亡者○○更是死得冤枉,傷者亦無辜,雖然王進展連說十六句「對不起」亦難引起受害者家屬之諒解。他為了個人之私慾而狠心在飲料內下氰化物,已泯滅人性,亦造成母親及家人之傷心及難過,亦毀了己身前程,甚為可惜!現世除受陽律制裁之外,地府之嚴懲更是不在話下,來世更須了結此一因果以償死者、傷者之怨恨也。因果償報後,更得輪轉畜道,為牛為馬,以懲其罪也。

生曰:聽恩師一講不覺毛骨悚然,世人造罪造業之前,為何不想因果報應之恐怖呢?等到受懲時再來後悔已來不及矣!

(就在濟佛師徒談談間,白龍馬已至關帝廟,師徒二人下馬,關帝廟之代理神已率其他眾神在廟庭前向濟佛叩首,恭迎濟佛。)

濟佛曰:免禮!免禮!請起!請起!老衲今來貴廟叨擾,尚祈見諒!

代理神曰:小神引領濟佛及生入廟內受小神之招待!

(此時師徒二人入廟內,分賓主而坐,代理神命其他神祇泡上上等香茗,供奉於濟佛佛前。)

生曰:蟻生在此向關聖帝君叩請聖安!記得一九八○年下生從台中搬至新竹後,便常至關帝廟參拜,常以關恩師之「忠義」精神存心,今能有機親睹聖顏,心中實在高興。但恩師看起來像白面書生,羽扇、綸巾好不瀟灑,叩問恩師能否述述您得證此果位之因果?以渡世人學您之行徑,人人齊歸善道,則功德無量矣!

代理神曰:生美言,小神實不敢當,我姓秀雲乃山西人士,自幼讀孔孟之書,頗知三綱、五常、四維、八德之道,尤其終生以關聖帝君之「忠義」精神存心。因村中有惡霸某兄弟三人,常魚肉鄉民,鄉民皆敢怒而不敢言,故常以關聖帝君之「忠義」精神向村人宣說,希望能引導人心歸於善境。時值清末,官吏之吏治腐敗,以致某兄弟以金銀珠寶賄賂地方官,常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吾一介文弱書生,只會宣說道理,卻無法與之對抗,因此拜師學藝,學得一身好本領。待學成之日,決心為民除害,遂找氏三兄弟,希能先以好言勸之,盼能回首,孰知氏兄弟不聽勸,持刀槍向我圍攻。我以一敵三,雖最後將三者殺死,我亦因在格鬥中受傷,後亦因傷重而亡,村民為感念我為民除害之精神,還立像永遠懷念。我亡後蒙閻君起身相迎、並賜座,冥王謂吾為民除害而身亡,且又經常宣說關帝「忠義」之精神,可先至聚善所潛修,待三十年靈光訓練完後,派任至此任關聖帝君之代理神,已有八十年之久矣!吾常以護佑新竹地區之子民為念,幸新竹地區之子民虔心,故關帝廟之香火不斷也。

濟佛曰:哈!哈!「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代理神在生之時以關帝之精神存心,又能親身踐履之,且又為民除害功在鄉里,自得為關聖帝君之代理神,實乃名正言順也。希世人能效法代理神之義行,多行善,修己行,總是沒錯的。可,今日時間已晚,我倆師徒就此告辭。

(此時濟佛與生上了龍馬,龍馬以飛快之速,騰空而起向全真堂飛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