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六月四日(歲次乙酉年四月廿八日)

聖示:世人死要錢,只要可以A錢,哪怕什麼黑心錢都敢賺,像此不道德之黑心錢,理無久享且報應如影隨形,只怕你賺得到但卻享用不到,可不慎哉!

濟佛曰:徒兒!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佛咒一念,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在此向恩師叩請聖安!最近新聞大篇幅報導,有黑心殯葬業者將拜完死人之飯菜回收,再賤賣給飲食店重新料理後,再給活人吃,不知恩師對此事之看法如何?

濟佛曰:哈!哈!善哉問!你能觀察社會之現況,並提出予以叩問,可見汝之用心良善,可先行出發,邊走邊談可也。

(此時濟佛佛扇向虛空一搧,護法金龍現出,金光閃耀,令人生畏。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參訪地出發。)

濟佛曰:本來拜完死人後之飯菜,若家屬願意,提供給豬吃是無妨也。若要給人吃,則須徵詢當事人之意願,若對方同意,當然食之無妨。若對方不同意,則需全部倒掉,以免食者心生疙瘩。

生曰:叩問恩師,死人用過的飯菜與一般飯菜有何不同?

濟佛曰:死人用過之飯菜,看其人在生之修持狀況如何?怎麼說呢?若是有修之人,其只鑒納子孫之孝心,並未食用,故飯菜風味不減,可繼續給活人食用無妨。若其人在生之時無修,則再加上造業、造罪滿身,則其靈重濁,因貪著在生之飲食習慣,故會將飯菜之香味一吸而光,甚者飯菜有變黑腐壞之現象。此乃皆因靈重濁之關,此類飯菜則不宜食之,恐有傷身之虞也。若靈之重濁較輕,則飯菜只是香氣被吸,飯菜本身並未變質,可於祭拜後再從新烹調之,即可繼續食用也。

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另殯葬業者未經家屬之同意,擅將死人之飯菜賤賣予飲食店,飲食店利之所趨而予以收下,重新烹煮之後又賣給活人,此二者各犯何罪?當受何陰懲?懇請恩師開示,以杜絕此類黑心行為。

濟佛曰:殯葬業者利之所趨,幾乎什麼都予以回收再予以賤賣,像鮮花、飯菜、飲料罐等,只要拆後還可用,大都會再轉賣或重複使用,以賺取不義之財。其心已喪天良,死後當受「挖心」之刑罰,在生亦當受家庭破敗之陰懲,且司法、警察單位之搜索與牢獄之災,肯定是逃不掉的。

(就在濟佛師徒談談間,金龍停在一荒郊,有一名流浪漢躺在那邊,狀甚窮困潦倒,搭一簡陋帳棚,裡面亂七八糟,蚊蠅滿天飛,臭氣薰人。生與濟佛一近前,生聞得臭味,真想吐,幸賴濟佛賜予一顆「避臭丹」服下之後,方才好些。)

生曰:喔!好臭!裡面還有大小便,怎麼住人啊?

濟佛曰:其人現已醉倒,待為師調其元靈訪問之可也。

(濟佛口念真言,此人之魂魄隨即被調出,乃一穿著警察制服之員警,英姿煥發,與其人現之潦倒狀,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流浪漢曰:你們是誰?怎敢擅入民宅,看我逮捕你們!

生曰:三句不離本行,我是南天直轄鸞堂正鸞,我旁邊這位是鼎鼎大名的濟公活佛。我與恩師奉母娘懿旨及玉旨著作《因果遊記》乙書,今日前來訪問,乃你之萬幸。看你英姿挺挺,為何淪落至此?可將你所犯之過錯詳實說出,以悟世人。

流浪漢曰:說來慚愧,我本是警官學校畢業,當年滿腔熱血想除暴安良,剛入警界服務時,尚能腳踏實地,努力查緝罪犯,使得上級長官大為讚賞,連連記功嘉獎,前程似錦。本來我若稟此好好的做,前途自然無可限量,無奈我染上吸毒之惡習,為求金錢買毒來吸食,開始向轄區之商家、小吃攤強要規費。特種營業場所每月十萬,一般商店每月二、三千不等,如有不從,即藉故臨檢找碴,使他們生意做不成。又與地下錢莊掛勾,若有欠錢不還者,即持槍扮歹徒恐嚇……諸如此等劣行,又強迫大陸女子供其賣淫、享樂。終在一天東窗事發後,被人檢舉吸毒及賺取不法之保護費,以致被檢警單位移送法辦,且因罪證確鑿被關了二十九年,今日已一無所有。妻子見我犯罪入獄被關,即攜帶子女離開,且把家中之財物全帶走,等我被關期滿出獄後,回到家中,看到什麼都沒有,心中難過且懊悔不已,但悔之已晚。至此只有走上流浪一途,過著乞討之生活,住在簡陋之帳棚,大小便亦在裡面拉,故裡面髒臭無比,說至此已說不下去了,嗚!嗚!嗚!

濟佛曰:既知如此何必當初,身為人民褓母,當以身作則,除暴安良,怎可做非法之事呢?悔之已晚,好好懺悔吧!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又將此流浪漢之元靈送回,師徒二人乘上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度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五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六月十八日(歲次乙酉年五月十二日)

聖示:世人每於造罪、造業之時皆不知自己之錯,凡事只想到自己的好,卻未對他人之受害以同理心來憐憫之,等到受惡懲之時再來哭天喊地已無用矣!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隔乙週不見,不知恩師端午節有否在看划龍舟比賽及吃粽子?

濟佛曰:哈!哈!為師乃佛體,何須吃凡塵之物,再說划龍舟對吾來言無甚意義,到處說法渡眾較有意義也。

生曰:說的也是,凡間之活動只是紀念性質,對整個普化工作無助益也。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護法金龍現身,整個全真堂上空霞光燦爛,莊嚴無比。師徒二人上了龍背,金龍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參訪地前進。)

生曰:恩師啊!台疆寶島連續二週之磅礡大雨,造成南部淹大水,滿目瘡痍,此是何因?

濟佛曰:南部之人造業重也。

生曰:何解?

濟佛曰:南部病死豬之流入市面,造成多少人吃食不淨之肉。且農民為利之所趨,常在農藥殘毒未消逝之前,便採收蔬果販賣。養殖業者為求己利,大量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此皆害人害己也,且影響層面極廣。已有諸多地方土地、城隍、眾日月遊神回報天廷,玉帝龍顏大怒,故命東海龍王敖廣,及風、雨、雷、電四部仙佛齊降大雨以懲之也。

生曰:原來如此,看電視新聞畫面,農民之損失確實慘重,令人為之鼻酸,徒兒求求恩師救救他們!

濟佛曰:賢徒心腸慈悲,憐憫這些農、漁民,但為師並非不願幫之,因解鈴還須繫鈴人,除非他們能改過向善,不要被金錢迷昧本心、本性,否則災劫仍會續降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護法金龍已停在一處豬舍旁邊。)

生曰:恩師,已到了是嗎?為何來此豬舍,徒兒已清口十七年了,可不吃豬肉,我們改地方參訪好了,真是臭死人了!

濟佛曰:呔!劣徒,怎又耍起嘴皮子來了,今日參訪之豬,自有其勸世之價值,看為師施法調出此豬舍所有豬之元靈,汝一見自可分曉。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此豬舍所有之豬隻像受催眠一般,一隻隻倒下去呼呼大睡,隨即元靈被調出,此時出現一大批之日本兵,個個面帶殺氣,生看到此景,嚇得趕緊跑到濟佛後面躲起來。)

濟佛曰:賢徒勿懼,這些日本兵乃二次世界大戰之軍人,為師喚帶隊之隊長至汝面前,說說其所犯之罪行,自可知曉也。

(此時一少尉軍官代表向前。)

豬魂曰: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我們本是奉日本天皇之命進軍南京,因奉上級指示進行屠城,故一進南京後,即進行一連串之大屠殺。見人即砍頭;見嬰幼兒即將之拋向空中,以刺刀活活刺死;見婦女即予強姦後再砍頭,那一天南京死亡三十幾萬人,史稱南京大屠殺。本來我們以為執行天皇之命是為國盡忠,死後應入天堂,怎知死後魂入地府。冥王謂我們之行徑連豬狗都不如,無有人性,故除在地府受諸惡懲不在話下,更是被判輪轉為豬百世,為中國人千刀萬剮,以償我們之罪惡。想想自己所犯之滔天之罪,再想想為豬被宰殺之痛苦,真是悔不當初啊!

生曰:可惡的日本人,殺我同胞,理當受罰,你們難道沒有父母兄弟子女嗎?怎可做出如此殘忍之畜生行徑?罰得好!罰得棒!那我請問你們一件事,人們吃完之餿水,倒給你們吃,我看你們都吃得津津有味,甚至搶著吃,可真那麼好吃嗎?且裡面有的也有豬肉在內,豬吃豬肉,你們不噁心嗎?

豬魂曰:那是無可奈何之事,因不吃就沒得吃,無法選擇,只得忍著酸味及惡臭將就著吃,即使吃到豬肉亦是無法避免之事。想到我們的同伴被人類宰殺之情況,即心有餘悸,因有人以尖銳之屠刀,由我們之頸部刺入,我們倒在地上痛苦抽慉之時,又以大榔頭從頭部重擊,活活打死。更有甚者,以十字尖鎬從腦門活活打死,更叫人痛苦難耐。想到我們的死狀,世人在大快朵頤之時,可曾想到我們死狀淒慘?有的同伴被當神豬餵養,強迫灌食,整個胃被撐得快破掉了,人類才肯停手,且施打各種激素,刺激肉質肥美,種種不人道之待遇,皆在我們身上發生。想到為豬之悲哀,真後悔我們為人之作為,方有今日為豬之果報,後悔莫及也。

濟佛曰:「既知今日,何必當初。」,日本人在二次世界大戰之種種惡行,在以後之因果遊記中,將會陸續參著,以警世人不可造惡造業,否則悔之晚矣!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此批日本兵全部回到豬身上,看他們驚醒時,臉上尚有恐懼之情。)

濟佛曰:今日著書時間已久,回去吧!

(此時濟佛師徒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度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六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六月廿五日(歲次乙酉年五月十九日)

聖示:世人為錢可謂想盡各種不正當手段去拐去騙,只要可詐得錢財,無所不用其極。又有大老闆惡意倒閉,致員工一輩子之心血付之一炬,無法維持生計。又有向人借貸,借錢者放高利貸,甚至利息高得嚇人,致令人家破人亡者。或有經濟犯設立空殼公司,騙得錢財後捲款潛逃者,此皆種下淪落水族身之惡因也。老衲不忍見眾生造下無可挽回之業因,故苦言以勸之,望有犯此過者能發願印贈《因果遊記》乙書,以廣普化,則可將功贖罪也。

濟佛曰:傻徒兒!遊歷著書去也!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聽恩師講那麼多經濟犯罪之現象,莫非今日靈遊之目的地與此有關?

濟佛曰:然也,可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護法金龍隨即現出,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度,向出訪地邁進。)

生曰:恩師啊!○○○師姊數次病危,是否可請恩師救救她?

濟佛曰:賢徒汝有此善心關懷堂裡師兄姊之親人,乃修之展現也。唯其氣數已盡,人力難挽,只得送其最後一程,讓其安靜走完人生之路,全真堂主席法主公恩主自會有安排,汝勿擔心!

生曰:感謝堂上眾恩師及法主公恩師慈悲。只是見到師姊不眠不休,孝心照顧病危之母親,其孝心可嘉,故而提問於恩師,望能救其一命,使其能有更多機會來堂效勞、造功。

濟佛曰:生死乃人之常情,有生必有死,俗云:「未註生,先註死。」人未出生即已註其死期,除非有修之人,或行大陰功積德或行大惡之舉,否則甚難改變既定之因果。若能好好體悟此理,則生亦無所喜,死亦不足懼焉!且人生在世,不在生命之長短,而在其在世之時,能否對世人、社會或國家有所貢獻而定,能於短暫之人生歲月,對世人有莫大之啟迪。如「復聖」顏回,雖英年早逝,但其靈卻亙古而長存,精神永不滅,雖死猶生,此謂之「活死人」。相反的,有些人雖活得久,但於人世毫無所貢獻,說穿了只是行屍走肉一般。甚至為了個人之私慾,造罪造惡,更是為世人留下壞榜樣,此謂之「死的活人」。試問諸生,何者較有意義?像貴堂諸賢生能秉母娘之懿旨,努力代天宣化,則是為世人留下千古之好榜樣。即便因因果業障之討報而亡,亦雖死猶生,歿後均可成證正果也。

生曰:感恩恩師之開示,那恩師的意思是說,因副堂主及師姊夫妻倆在堂造功之德,可助○○○師姊清靜歸冥,且經一番修煉之後,亦可成證仙佛果位,故本堂法主公恩師特囑咐其二人勿憂勿慮,其因在此吧!

濟佛曰:哈哈!孺子可教也,舉一隅而能以三隅反,不愧為師之好徒兒,哈!哈!哈!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護法金龍已來到南太平洋海面,正見有數艘日本漁船在圍捕一條鯨魚,可憐此鯨魚被捕鯨槍射中,身上一直流著血,補鯨船上之水手則拼命以魚槍射之,並絞緊繩索,將鯨魚慢慢拉近船邊,眼見鯨魚性命危急之際……。)

生曰:恩師啊!鯨魚有性命之危,恩師何不施展佛法救救牠?

濟佛曰:非為師不慈,實乃此鯨魚前世之罪無可逭之故,待其氣絕後,為師調其靈問之,汝自可知也。

(此時鯨魚因受傷嚴重,致而漸漸失去抵抗力,以致被捕鯨船拖至漁船上,接著的畫面令人慘不忍睹。鯨魚被捕鯨者立即作切割處理,放血、取鯨油、鯨肉,鯨魚就在尚有一息之氣時,活活被肢解,此時眼前突然出現一男魂,濟佛以佛扇搧之,此男魂向濟佛飄了過來。)

男魂曰:嗚!嗚!嗚!痛死我也,人類真殘忍,為了經濟利益拆散我的美滿家庭,我的鯨魚太太及子女,均將永別矣!嗚!嗚!嗚!

濟佛曰:鯨魚啊!鯨魚!汝且勿悲,待老衲點出你之前世後,汝自可知為何會受此巨大痛苦而亡。汝之前世乃是一商賈,因居心不良想發筆橫財,遂以高紅利為誘餌,誘騙一些無智之人,將其一生之積蓄全數投入汝之公司中。汝初期尚按時發放利息,但二、三年後,因見累積之金額已上百億,遂突然惡性倒閉,使很多人一生之積蓄,一下子血本無歸,化為烏有,汝亦因此逃亡至海外逍遙自在。其間有些投資者,因受不了此打擊而上吊自殺,亦有者因而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此皆汝前世之過也。汝後來因惡貫滿盈發生橫禍,活活被火燒死。亡後魂至地府,受盡各種苦刑不在話下,更不用講輪迴轉世為鯨魚百世,以償汝之惡也。汝今乃第一世,尚有九十九世在等你呢!好好懺悔吧!

男魂曰:原來如此,唉!真是悔不當初啊!

濟佛曰:吾佛奉勸天下蒼生,「舉頭三尺有神明」,莫謂神明無形而可欺,瞞心昧己,惡事做盡,善事不為,到頭來吃虧的還是你自己。好了,今日著書時間已久,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突然出現牛頭馬面,將男魂押解赴地府報到。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飛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七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七月十六日(歲次乙酉年六月十一日)

聖示:世之出家僧眾乃為上承佛命、下化眾生而出家修行,本應好好努力修持,正己化人,但少數不知自我修涵者,悖亂佛門清規,做出敗德亂行之舉,不但敗壞佛門清規,也為己身種下輪迴果報之惡因,若本身不知好好懺悔,依然執迷不悟,則出苦無期也。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也!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拜見恩師,二週未見,心中甚念,不知恩師有感否?

濟佛曰:哈哈!哪會無感!師徒連心,汝心念動,為師早已知曉,焉能無感?只因濟世之人眾多,整屋子擠得滿滿都是人,且光濟世就耗掉四個小時,為師見你累了,很心疼,故而停止著書二次,讓你好好休息。否則身體累壞了,將來如何弘法普渡眾生呢?

生曰:感恩活佛恩師之疼愛,雖然因堂務興盛,前來參鸞及叩問者眾,將小小的場地擠得水洩不通,但徒兒再怎麼辛苦,也要把濟世工作完成,以不負母娘之厚望。

濟佛曰:哈!哈!哈!不愧是為師之好徒兒!讚!這也是汝將來成證道果之基石也,哈!哈!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護法金龍隨即現出,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度,向出訪地邁進。)

生曰:恩師啊!如果比丘性侵害比丘尼,該犯何罪?

濟佛曰:善哉問!善哉問!這也是今日為師欲告誡佛門修子之處,望有幸目睹本書者,能切實反省懺悔,並廣印本書以為勸世,否則無間地獄等著你呢!

生曰:無間地獄?為何懲罰如此之重呢?

濟佛曰:昔世尊在世時,僧團制度嚴明,比丘與比丘尼不得踰越,乃因「人性」之關也。因只要為人,自有七情六慾之需要,尤其「性」更是無法去除也。一般凡人有性需求時,可夫妻行房洩之,但出家之比丘一旦動了色念,何處疏通?除了修涵功夫到家之高僧外,一般道德修持力不足者,有者會以性騷擾或性侵害,來達到其發洩心中獸慾之目的。有些比丘尼因面子或懾於淫威之關,不敢聲張,以致讓這些佛門敗類依然故我,無所忌憚,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其實錯了!伽藍韋陀尊者早已上報西天如來佛祖,只等惡貫滿盈之時,自有報也,且是加重懲報。因為敗壞佛門清規,有辱出家之清譽,自是罪加一等也!

生曰:像今天報紙有刊,○○寺代住持對二位比丘尼性侵害,有一個甚至被性侵長達三年之久。除此之外亦刊登三位曾犯性侵害之比丘法號,令人不禁感慨萬千!當初出家修行之心志到哪去了?

濟佛曰:尚有未曝光者,這些佛門敗類,西天如來已下令待其惡貫滿盈之時,一律打入阿鼻地獄萬劫不復為人,以為嚴懲也。

生曰:望世有犯此過之比丘,好好反躬自省實行懺悔,並廣印《因果遊記》乙書以為勸世,或許尚有一線生機。

濟佛曰:然也!然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談間,金龍停在一處民房之前,在門前涼椅上有位老阿伯躺在那邊休息。這位阿伯臉露慈祥,正在那兒休息,濟佛師徒下了金龍,濟佛口念真言,將此老者之魂調出。)

老者曰:咦!我不是躺在涼椅上休息嗎?怎麼身體輕飄飄的飄至此?喔!這位莫非是鼎鼎大名的濟公活佛嗎?蟻生有眼無珠,向濟公活佛叩請聖安!

(接著此位老伯很恭敬的跪下,行五體投地之大禮,向濟佛叩安。)

濟佛曰:哈!哈!免禮!免禮!今日來訪問你,是你之福氣,可說說你之善行以勉世人!

老者曰:蟻生無何德行可堪勸世,愧顏!愧顏!

生曰:老菩薩客氣了!如果您無何德行,活佛師尊焉會找上您呢?且我看您頭上白光甚為光亮,又見爾慈眉善目,更加肯定老菩薩能將您此世之善行公諸於世,以勸化世人,則功德無量也。

老者曰:慚愧!慚愧!真的沒什麼好說的!

濟佛曰:哈!哈!此位老菩薩過謙,因時間之關及恐乩體過累,由為師述說好了。此位老菩薩本是南投某位大地主之子,小時父親早亡,留下龐大家產,母親一介女人家一下掌管龐大家產,因憂慮不知如何操持,以致不久亦病亡。可憐雙親在其小時相繼見背,其從一個富家子,一個小孩子一下要面對失去雙親之慟,又要面對照顧幼小之弟妹,可謂倍嘗辛苦。就在其漸漸長大,娶妻生子之後,從未忘記對弟妹之照顧,將其所分之財產,都慢慢給了其弟妹,以幫助他們成家立業,遇弟妹有困難常慷慨解囊。他有一個弟弟因年輕不知上進,上酒家揮霍,不但將所分得財產花光,還因病臥病在床。因其弟未娶妻,此位老菩薩念兄弟之情,常瞞其妻子將自己省吃儉用之積蓄偷偷幫助其弟,自己鞋子破了亦捨不得換新的。一生為弟妹耗盡其積蓄,妻女在困苦的環境中生活,雖其妻常罵他傻,但他亦甘之如飴。如此一生在「悌」道上墾拓,已積無上功果,又是可證道返天之一位老菩薩!

老者曰:嗚!嗚!嗚!

生曰:老菩薩不要哭,您之善行連晚輩都甚為感動,相信您之善行一定可以激勵世人向善,努力行人道,以人道之修持而證仙佛,超脫六道輪迴之苦。

老者曰:真是不敢當!

濟佛曰:今日此位老菩薩之善行,希世人能多效法學習。兄弟之悌道乃八德之一,做得好一樣可證果,超脫六道輪迴,道修就是這麼簡單!好了,今日時間已晚,回堂去吧!

(此時生與老者相對而笑,濟佛口念真言,將老者之魂送回其體,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騰空而起向全真堂飛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第十八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五年七月廿三日(歲次乙酉年六月十八日)

聖示:世人總謂鬼神為虛言,半信半疑,狐疑不信,甚至出言譏笑、譭謗,對修行辦道者予以冷嘲熱諷,此皆造罪造業之大也。老衲希世人多說善言、道德之語勸化世人,導人向善,則如春暉般令人舒坦,改過向善,向道而修,可謂功德無量也。吾希世人言談時多言道德之語,莫論人非或起譏諷語,則甚幸,亦不枉此生也,勉之。

濟佛曰:徒兒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生曰:徒兒向恩師叩請聖安!天氣炎熱,恩師不畏酷暑,期期降鸞不斷,令徒兒感佩也。

濟佛曰:這也是無可旁貸之事,既為仙佛,即負代天渡眾之職。何況眾生沉倫日甚,心地愈來愈狠毒,動不動就要人命,逞兇鬥狠,也因此上天諸天仙佛亦擔憂玉帝提早渾沌之舉,紛紛稟奏玉帝,願下凡渡眾,以挽頑迷。望世道人心歸向善道,以免浩劫來時玉石俱焚,悔之晚矣!

生曰:感恩上天諸天仙佛慈悲,為渡頑迷眾生而如此煞費苦心。我們如果再不好好努力修行,如何對得起仙佛之苦心?

濟佛曰:好說!好說!孺子可教也,可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護法金龍虛空現身,濟佛師徒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度,向今日之目的地出發。)

生曰:恩師啊!自從家母往生、證道後,徒兒已看開、看破更多生、死之迷思,總思如何突破心修之瓶頸,尚望恩師指點一、二。

濟佛曰:徒兒有志精進為師感心也。心之修非言語之陳述,乃是心境之提升,可言語說之者,皆非真實之境也。吾徒自煆乩後,秉持代天宣化之誠,在狹窄之家宅內辦道,又受○○鸞堂乩生之惡意譭謗,皆能不動怒,反而更加努力修持渡眾。堂務蒸蒸日上,每次鸞期皆人滿為患,可見汝與汝妻二人辛勤之播種,已獲豐碩之成果。且母娘已恩准建廟在案,不日內即有好消息傳來,汝好生等待之。

生曰:感謝恩師之勉勵與鼓勵,徒兒自感責任重大,忙於渡眾都來不及,不去與○○乩生一般見識,一切唯心。修行者心、口如一方是真修,如果心、口不修,就算當了多年之乩生又當如何?造罪造業也。各人造業個人擔,為乩者識神用事,過大也,如若不能早日醒悟,可惜也。

濟佛曰:徒兒心地仁慈,不忍攻伐乃修之體現,正如仙佛之濟渡眾生尚且不及,哪有時間再去顧世人不信神佛之譏譭之言呢?足見其無知與不智,哈!哈!

生曰:徒兒有一問題想叩問恩師,一般人有同姓不能結婚之慮,嘗見恩愛之情侶為父母之執念而分離,叩問此事對否?

濟佛曰:哈!哈!善哉問!善哉問!世人根深柢固之執念,只因近世遺傳學之影響,以致同姓不能結婚,阻斷了多少美好姻緣,實乃罪過也。老衲特解析之,望世人勿執此念,以免造罪造業。世人總謂同姓因源於同一祖先,血親甚近,恐生出智障兒,故而反對,這並非沒有道理,只是過度執念反倒造罪造業。因同姓有者乃祖先他姓入贅,何懼之有?這在早年台灣經濟困苦的年代,乃常有之事,就算同姓,只要五代以後,即無近親結婚產生智障兒之情況。世人若遇此問題,可先查族譜即可知之,不必一遇同姓即以「同姓不得結婚」一語而拒之,斷了美好姻緣。昔日寒山、拾得二位菩薩,路經一處民宅,見其在辦喜事,經細看,新娘原是新郎之曾祖母來轉世,嫁與其曾孫為妻,不禁哈哈大笑。老衲所言者即是縱使異姓結婚者,你也有可能娶到你的祖先當伴侶,你說會不會產生智障兒?老納此言乃點醒眾生,勿在此執念,應多加努力修持己心己性,方為正道也。

生曰:感恩恩師之開示,相信世人見了此篇鸞文,應心有所悟吧!

(就在此時,護法金龍降在大陸新疆一處販羊之市集空地上,見一羊販正持起利刃欲宰殺此羊,只見此羊兒淚連連,似有語要告知般。濟佛慈悲為不忍其造次,直接變成一位比丘往前勸化之。)

比丘曰:善哉!善哉!阿彌陀佛,施主請了,請慢!聽貧僧一語,以免你鑄成大錯!

羊販曰:出家人多管閒事,老子宰羊關汝屁事,滾開!不然連你一起宰了。

(說時遲那時快,屠刀竟刺向比丘,此時比丘口念真言,羊販突被定住動彈不得,口中直喊「聖僧饒命!」「聖僧饒命!」「我不敢了!」「請聖僧放了!」等語。)

比丘曰:貧僧今日來是向你開示你與此羊之因果,為免汝犯下大錯之故也。

羊販曰:聖僧請言,我洗耳恭聽就是。

比丘曰:此羊乃是汝父投胎轉世也,汝不見汝方才利刃欲刺下其咽喉時,其淚眼汪汪欲訴於汝,但卻又說不出,心中甚為痛苦也,貧僧今代為述之。汝父亦是一販羊者,為貪口腹之欲,常宰羊來吃,積一生之殺業,在臨終時,諸羊魂前來索命,其在痛苦哀嚎中過世。亡後被冥王判罰為羊身百世,此乃其亡後投胎之第一世,今見其子(即汝)欲持利刃殺之,心中豈有不哀憐之感慨?故而淚眼汪汪,望汝饒他一命,貧僧可解汝之定身,汝自回想可也。

(此時比丘口念真言,羊販定身得解,回想聖僧所言皆是其父往生前之死狀,除了訝異外,更抱起那頭羊痛哭流淚,就在此時比丘不見了。)

生曰:恩師!徒兒今天真是開了眼界,原本在連續劇或電影中才可看到之情節,竟在徒兒面前出現,真讓徒兒大開眼界,讚嘆恩師佛法無邊。

濟佛曰:好說!好說!希世人能引以為戒,勿弱肉強食,任意殺害眾生以裹爾腹,則甚幸。好了,今日時間耗費已久,回堂去吧!

生曰:徒兒遵命!

(此時濟佛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騰空而起向全真堂飛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生魂魄投體。可,吾回。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