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禁慾苦行的修道者,準備離開他所住的村莊,到無人居住的山中去隱居修行,他只帶了一塊布當作衣服,就一個人到山中居住了。

後來他想到當他要洗衣服的時候,他需要另外一塊布來替換,於是他就下山到村莊中,向村民們乞討一塊布當作衣服,村民們都知道他是虔誠的修道者,於是毫不考慮地就給了他一塊布,當作換洗用的衣服。

當這位修道者回到山中之後,他發覺在他居住的茅屋裡面有一隻老鼠,常常會在他專心打坐的時候來咬他那件準備換洗的衣服,他早就發誓一生遵守不殺生的戒律,因此他不願意去傷害那隻老鼠,但是他又沒有辦法趕走那隻老鼠,所以他回到村莊中,向村民要一隻貓來飼養。

得到了貓之後,他又想到了:「要吃什麼呢?我並不想讓貓去吃老鼠,但總不能跟我一樣只吃一些水果與野菜吧!」於是他又向村民要了一隻乳牛,這樣子那隻貓就可以靠牛奶維生。

但是,在山中居住了一段時間以後,他發覺每天都要花很多的時間來照顧那隻母牛,於是他又回到村莊中,他找了一個可憐流浪漢,於是就帶這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到山中居住,幫他照顧乳牛。流浪漢在山中居住了一段時間之後,他跟修道者抱怨:「我跟你不一樣,我需要一個太太,我要正常的家庭生活。」

修道者想一想也是有道理,他不能強迫別人一定要跟他一樣,過著禁慾苦行的生活。

這個故事就這樣演變下去,你可能也猜到了,到了後來,也許是半年以後,整個村莊都搬到山上去了。

這其實正是發生在我們每個人身邊的故事,慾望就像是一條鎖鍊,一個牽著一個,永遠都不能滿足。而真正可悲的是:人是絕對不愁為自己的慾望找不到藉口的。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找東西,但很少享受;我們有越來越大的房子,但越來越少人住在家裡;開發了很多新藥,卻健康不再;有很多食物,不過沒有營養;到月球去然後回來,卻發現過個街到鄰居家有多麼困難;征服了外面的世界,對自己內心世界一無所知。

所以,人心千變萬化,慾望無窮,使自性日日污染,日日蒙塵,眾生終日汲汲營營於功利,使本性無法清明,使惡緣牽擾,而萌生退志,再造惡因。就如同故事裡的主角一般,總會為了自己的慾望找到說服自己的藉口,然而修道的本質,「修心悟性」早已脫離,如何自性靈明,回歸如來本性則擺在一邊,心猿意馬,心易受外緣而攀結,造業而自不知。

因此,眾生皆因起心動念而成業愆,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因,如何將凡心轉化為道心,一切端視「心」的作用了。悟心的功夫,在於起心動念時能將源頭把持住,勿使有分別心,必要「心正、念正、身正、行正」四正端。一人善念心正,雖心魔偶而敲門,善氣盈身,災禍雖降卻也化險為夷,一人邪念充塞,雖災未臨身卻福已遠離。念頭的轉換天堂地獄早已分判。

古云:「修道一年佛在眼前,修道兩年佛在天邊,修道三年佛已不見」。時逢新春佳節,萬象更新之際,家家戶戶大掃除,也一併掃掃自家心房罷!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56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