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陽湖是中國大陸最大的淡水湖,方圓數百公里,橫無際涯之慨。佛學社功德會赴此大湖放生,算來已經三次,而每次赴這深蓄奇懷逸氣湖澤,總伴有令人不可思議的事件發生,念來也著實令人感荷不已。其勝緣善道,至誠感通之功德,讓人法喜充滿,執心恬靜,更了明戒殺放生之意義。正如寂天菩薩所云:「僅唯發起饒益心,猶勝供養諸如來。」

一九九九年夏,功德會工作人員經人報信,從本地菜市場搶救回來一隻重達一百二十餘斤的巨龜。為使這隻巨龜能徹底擺脫殺戮,功德會經商議並聯繫淨宗祖庭廬山東林寺的大德後,決定將巨龜運載到九江鄱陽湖放生。

當時,九江市電視臺的新聞工作者聞知佛學社佛弟子千里赴鄱陽湖放巨龜這一情況,即派記者跟隨採訪。令記者們甚為驚訝的是,當船行湖心,為功德會所禮請的東林寺諸位高僧開始為巨龜主持放生儀軌時,清朗的天空突漓甘雨。更為神奇的是,當東林寺的師父們為巨龜傳授完皈依、令其下水求生時,非但甘雨應時而止,那十分聽話的巨龜爬到船頭,在準備躍入水中的一瞬間,突然駐足回頭,對目送其入水的人們發出一聲罕見的長嘯,爾後方從容入水,並距船二十多公尺處再次浮出水面,回望船上放其生還的人們。

當時參加放生法會的人們,無論是法師、居士,還是新聞工作者,均為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幕神奇事件所震驚。更不可思議的是,這一神奇的放生事件還不僅止於此。二○○一年夏,事隔第一次放生巨龜兩年時,功德會工作人員又從菜市場搶救回來兩隻各重六十餘斤的大龜,一經商議,大家決定還是將龜放生九江鄱陽湖,因為與會者似乎隱隱感到了與那巨龜之間彼此的掛念。

第二次鄱陽湖放生,因時間問題功德會未能租到大船,只好雇當地一個漁民的小船,在距第一次放生入湖有數百里之遙的斜對岸起航。也真感應通靈,當小船漸行到湖水深處,在距小船二十多公尺處的前方,那隻獲得救助的巨龜浮出水面,徐徐地向小船遊來,仿佛專為迎接功德會放生人員似的,在船前連續浮沈,推波擊水,一副歡喜異常的樣子。

駕船的漁民看到這種情況,也不僅連連稱奇,他告訴功德會人員,自己在鄱陽湖打魚近三十年,從未見到過大龜,想不到今日放龜,竟有巨龜來迎接。參加放生的功德會人員在陽光照徹、湖光瀲灩的水面上,無不幸福在心,他們已深深的感到這絕不是偶然的相逢,這裏面實深蓄著不可思議的功德因緣,這是三寶加持的力量所使然。

《普賢菩薩行願品》云:「眾生至愛者生命,諸佛至愛者眾生,能救眾生身命,則能成就諸佛心願。」趣向成就諸佛菩薩饒益眾生之心願,與功德會真誠的工作人員而言,他們堅信,令那獲得救助的巨龜冥靈感通,自有著誠則應之的因果關係。

二○○二年四月初八佛誕辰吉祥日,也正是懷著這樣的信心和期盼,他們第三次攜兩隻各重八十餘斤的大龜再赴九江鄱陽湖放生。

到達九江鄱陽湖的時間,已是第二天下午兩點多鐘,此時天正大雨,湖水暴漲,湖岸的船隻均停航躲避風雨。幾經聯繫,功德會工作人員好不容易在九江造船廠的碼頭上租到一條漁船,這次下湖的地點,距第二次入湖放生的碼頭有七十多里。對於這方圓數百里的鄱陽湖來說,七十多里並不算遙遠,但懷著與巨龜在此相會的美好憧憬而日夜兼程趕來的功德會的工作人員,他們所憂慮的是,在這大雨交加煙波渺茫的時刻,那只巨龜是否會冒著風雨來迎接呢?

駕船送大家入湖放生的老船工根本不相信會有這種事發生,不要說在這風雨飄搖的惡劣天氣裏,就是一碧萬傾的豔陽時刻,他也不相信巨龜能趕來與放生的工作人員相會。但老船工到底還是失算了,他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船才開出碼頭有二百多公尺,那只巨龜頂風冒雨,在船的右側十多公尺遠的地方出現,仍是時沈時浮,奮力擊水與船同行。

所有參加放生的功德會工作人員為這一幕激動的擊掌跳躍,高誦佛號歡迎巨龜的到來。幾乎驚呆的老船工徹底服了,竟一伏身對著巨龜拜了起來,在他眼裏,他認為那巨龜已是神龜,否則何以如放生的人所意料的那樣會如時而至呢?也正基於此,老船工對參加放生的功德會工作人員也肅然起敬。

心懷佛恩,不避風雨趕來迎接放生人員的巨龜,如此不可思議的放生經歷,善因善果,這正如《華嚴經》所言:「慈悲心者,猶如一切佛法種子。」實乃真實不虛。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58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