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後看《紅樓夢》不知所云,以為《紅樓夢》是在說男歡女愛、宦海沉浮、世態炎涼;或者是焦大罵街,體現了一個階級對另一個階級你死我活的鬥爭。到了不惑之年再看《紅樓夢》,恍若隔世,發現原來《紅樓夢》講的乃是勸人看破紅塵的神仙道。何以見得?由下可知:

一、真真假假,隱含天機

《紅樓夢》實際上是一部佛道訓誡書,何以見得?有偈子為證:「假做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此偈講了世間之幻相,透現出佛老之理。其中前一句隱含了道家的修“真”;後一句講的則是佛家的“空”,從而將佛老學說融為一體,包含了宇宙佛道兩大家之法理,也應了佛家「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之言。

第一回中開宗明義說:「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言作者癡,誰解其中味。」好像在說作者癡,而文章最後一句:「說到辛酸處,荒唐愈可悲。由來同一夢,休笑世人癡!」則已點明非是作者癡,實乃世人癡也。癡在哪裏?錯把過眼煙雲、如夢人生做歸處也!

二、士隱悟道,歸宿自明

本書講了人生不論如何完美,都會有不如意之處,例如:甑士隱已是望族,卻膝下無子,一不如意也;老來得女,女又被人掠去,二不如意也;後又遭大火焚毀全部家財,三不如意也;典賣田產投錯人,寄人籬下,鬱鬱不得,四不如意也。由此貧病積傷,每況愈下,便有了下世的光景,於是在甑士隱聽了瘋道士的《好了歌》,便恍然悟道,此歌云:

『世人都說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說神仙好,惟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說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

君在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說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

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其實僅一個第一回就已將《紅樓夢》之要義盡告於人了。

試想,若甑士隱大富大貴而沒有幾般不如意,他是否還會看破紅塵?看來人想悟道,必得宿慧和磨難皆備,如司馬遷有云:「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皆大磨難也。其實司馬遷也是被閹之後才著作《史記》,可見宿慧、磨難缺一則難成極品。

三、萬事因緣,皆從空來

有人想從《紅樓夢》中學一點別人的人生經驗和世故,研究點興衰更替等,其實,士隱歷劫、寶黛情癡、雨村沉浮、榮寧衰榮……均是人生之皮毛。因為世間每個人都是一部百科全書,誰無酸甜苦辣,何必外求?投機鑽營雨村者『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爭鬥到老,最終則是在急流津覺迷渡口(迷津之意)“眼前無路想回頭”,落的個終生懊悔。

正如甄士隱解《好了歌》:「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蛛絲兒結滿雕樑,綠紗今又糊在蓬窗上。說什麼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昨日黃土隴頭送白骨,今宵紅燈帳底臥鴛鴦。金滿箱,銀滿箱,展眼乞丐人皆謗。正嘆他人命不長,那知自己歸來喪!訓有方,保不定日後做強梁。擇膏粱,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扛;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卻是為他人做嫁衣裳!」

此語關鍵在於:此生為他鄉!世間人生不過是人的整個生命形式演化運程中的剎那而已,而世人不懂,抱住榮華富貴、功名利祿不放,且將此視為人生之真諦。於是乎: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忙的不亦樂乎,可悲可嘆!為做嫁衣裳者誰?修行之人是下來歷劫的,世人給修行人諸多磨難,其實只是幫他磨礪根基而已,亦是在幫人家織作嫁衣裳,但過程中卻累積自己的孽業,實在可悲。

四、大道無形,修心悟道

「內典語中無佛性,金丹法外有仙舟。」此語隱喻修煉已很難從今日的佛教教義(內典)和道教教義(金丹)中去尋了,因為千百年來,佛不值世,兩種教義已被後人篡改闡釋得面目皆非,很難度人了。

整部《紅樓夢》的情節,不過是為了讓人循著賈寶玉這塊石頭在凡間「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可惜眼下世人都進入了「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的境地,唯缺「自色悟空」罷了!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60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