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華經》裡有位膾炙人口的常不輕菩薩是勤修忍辱的大德,常不輕菩薩不論碰到誰都稱讚和禮拜說:「我非常尊敬你們,你們都修菩薩道,和成佛的本性。」

可惜有人不領情,反而嘲笑、咒罵他,甚至拿石頭丟他、用杖木打他,而他一點兒也不瞋怒,還口口聲聲誇獎對方,這樣忍辱負重,修行一輩子。

也許有人說:只有宗教家心懷慈悲,實踐博愛的理念才能這樣忍辱,放眼人間,被人欺侮不生瞋恨有可能嗎?當然有這種人,只是大家於平時不太注意自己是有忍辱行的人罷了。有一位陳先生在附近一家工廠做工,做了十幾年沒有跳槽,而他的同事們卻紛紛離去,原因是老闆的脾氣很壞,動不動惡言惡語,而待遇也普通而已。

離去的員工倒不是純粹為了追求較高的待遇,而是受不了老闆的壞脾氣,雖然陳先生聽了反而笑了一笑說:「我的老闆脾氣壞,說話沒修養,有話當面講,做錯當面責備其實想通了也沒什麼,誰沒有缺點呢?因為我這樣一想,就忍耐下來。別人都誇獎我有修養呢!沒錯,他罵他的,我做我該做的,聽久了彷彿刻在牛角上。」

說完他又一陣哈哈,笑得那樣爽朗和輕鬆,完全沒有瞋恨對方的表情。我佩服他能用理智來解釋不愉快的遭遇,也能以寬忍心諒解對方的缺失,這不是平凡中的偉大嗎?不是忍辱行的好風範?

我有一位晚輩親戚,比我年輕約廿歲,自幼家境非常貧寒,兄弟姐妹很多,他排行老大生性頑皮,每次跟人爭吵,都會被對方譏笑說:「窮人家子弟沒教養,將來一定當流氓。」因為我的住所離他家近,很瞭解他的家境和個性,每當聽到別人這樣咒罵他,雖然不很瞭解他的心裡反應,但也猜想到滋味不好受。

有一年,我偶然在南下的火車上見到他,雙方歡喜地交談很多話,他說現在當了公司董事長,工廠員工上百人,也在桃園鬧區買了幾棟大樓。

總之,他變成很成功的企業家,當我問他發跡的經過時,他只約略談了一些,反而很感嘆自己所以能在貧困中奮起,由工人到老闆,有這股堅強的意志,即來自童年屢次被人侮辱的記憶,和許多難聽話的激勵。

往事如煙,他反而感激那些經歷,一點兒也不瞋恨當初許多輕蔑和譏笑他的人,只聽他語重心長地說:「幸虧有那種惡劣的環境和壞話,讓我深深感受不表現給人看,以免被人鄙視,全家都會被瞧不起,一想到這裡,我就咬著牙苦幹,任何打擊都可以轉變為力量,何況我還有堅強的意志。」

乍聽下,好像老生常談,但這卻是忍辱成功的例證。

依照經典的解說,忍辱含有不忿怒、不結怨、心不懷惡意的三種行相,在佛教強調十種善行裡,忍辱行是其中之一,意味忍受各種侮辱和惱害,也不起瞋恨心。

忍字的正解有兩種:一是外面能忍受辛、勞、痛、苦、毀叫「身忍」;而內心不生怨、恨、惱、怒、煩者叫「心忍」。在忍辱波羅蜜中,「心忍」重於「身忍」,即使能夠「身忍」,而不「心忍」時,便不是真忍辱。

只有身、心兩忍兼行,才算落實忍辱波羅蜜。「心忍」是無形,而「身忍」為有形,有形事小,無形事大,依照常情來說,「心忍」比較難。

廣欽老和尚開示說:「要修忍辱啊!忍是修行的根本,若不能忍,便徒具出家人的外表,不要常以為自己做的都對,這樣便不能修心…受到別的人攻擊或批評,我們當忍受即使被人冤枉也得忍受,還要感到慶幸和感激人家。」

有一次,我聽了加州大學專攻教育的心見法師說:「忍辱波羅蜜不是說我要忍辱,也不要覺得我是在忍辱,不斷地壓抑自己,這樣有著相;而是要『不覺得』才是真忍辱,這樣就算自己對,別人硬說你不對,也要向人懺悔認錯,這叫做修行。」

忍辱是修行菩薩道的大德目標,即使不學佛活在世間裡,人與人相處,都要用到這門學問,而且從小開始學,活到老,學到老,忍辱一生受惠一生。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60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