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有一世出家,名叫常歡比丘,修行較不精進,當時他有一位師兄,名叫無勝比丘,修行很精進。有一婦人常來供養,她比較喜歡親近無勝比丘,常歡比丘因心懷瞋恨、嫉妒,遂在外誹謗、造謠,說無勝比丘和該婦人有曖昧不軌之行為,後來常歡比丘因而墜落地獄受苦。

佛陀應化人間時,常跟隨弟子有一千二百五十人,其中有一位,每次吃飯,嘴巴都會發出唰唰唰的怪聲,像牛吃草一樣,其餘弟子請示佛陀,佛陀說:這位弟子,前幾世曾是出家人,只因戲笑另一位師兄吃飯像牛一樣,誦經像牛聲,所以墮入畜牲道當牛五百世,由上二個公案,口業之重,不可輕視。

我們來堂,恩師亦曾聖示:「來堂多念佛,或看善書,勿造口業」,希望我們來堂修心養性,多造善業,積累功德,如來堂造了不少口業,說人是非,批評他人,或談論與德增進無意義之事,無功反而有過,將得不償失。

大家都知道口業(語業)有四種,即是妄語、離間語、粗惡語及綺語,大致說明如下:

一、妄語:即是不誠實之語,也就是心不真誠,有的卻說沒有,沒有的卻說有,或造謠,弄得人心惶           惶,使人互相誤解、猜忌。如修行人未得謂得,未證謂證,引導眾生走向邪道,則成大妄語。

二、離間語:即是兩舌,挑撥是非、離間,造成人家不和睦,如因而造成人家家庭破碎,甚或造成命           案,則成重罪。

三、粗惡語:即是惡口、謾罵,粗語且傷人,詛咒他人之語,一切非愛語皆屬粗惡語。

四、綺語:談論與德增上無意義之語皆是,如說五四三的話,如談論俗事、閒聊等。

因此,佛經四攝法教我們要說「愛語」,愛語屬於法施、無畏施,八正道中教我們修「正語」,即是要我們說正確、正當、正面,公正無私,使眾生可德增上,免於憂傷恐懼的話。

「愛語」、「正語」,簡單的說就是「說好話」,後學搭火車時,在車箱內看到一幅畫,標語是:「您今天說好話了嗎?」,我們每個人應每天自我反省,我今天有說好話嗎?好話說得多或造上述四種口業多?

「一句好話三冬暖」,我們如聽到別人對我們說好話,讚美我們,或安慰我們,我們內心會感到無比的溫暖。「一句惡語,如箭穿心」,可見說好話,多麼重要。

「愛語」、「正語」是出自我們內心真誠的善語,是清淨無染的,沒有私心、雜染,它能創造溫暖、和諧、美妙的氛圍,讓我們沐浴其中,可陶冶我們的心性,去除暴躁、瞋恨、悲觀、不安的情緒,自自然然就能轉化我們不好的業。

每個人如能說「愛語」、「正語」,不造四語業,每個家庭一定和樂融融,幸福美滿,社會一定非常和諧,沒有紛爭,國家之間那有爭執、戰爭?人人皆能不造口業,在德上真誠修持,人間豈非淨土?世界大同必然實現。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63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