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偏遠的小鎮,有一位醫術高明的醫生開了個診所,這個醫生不但為人熱誠,並且收費低廉,遠近的居民都喜歡去看診。

一天,在他的診所裡,有位年輕人用輪椅推著一位半身不遂的白髮老翁來就醫。

這位年輕人顯然是這位老翁的兒子,祈求醫生說:「無論如何,請您救我父親。看了好幾位醫生都沒有起色,我只想讓他多活幾年。」

在與老人簡短溝通後,醫生仔細為他量脈搏、血壓,做了心肺檢查後,開了一張處方,並仔細叮嚀:「在你們離開之前,不妨上我家的三樓佛堂坐坐。」

年輕人聽了醫生的話有點疑惑,以為醫生是在安撫患者的情緒,未放在心上。

又過了兩個月,年輕人推著老父來複診。仔細檢查,開藥方後,醫生再度囑咐他陪父親去三樓佛堂坐坐。但年輕人依舊沒當一回事,拿了藥,推父親就走。

直到年輕人和老父親第三次來複診,開完藥方後,醫生才攔住他們,很坦誠地邀請他們前往三樓佛堂。

三人進入佛堂,放眼望去,素雅的茶几盆栽和書架上的佛經善書,整個佛堂裡,除了清水和兩碟蘭花外,橙黃的酥油在供桌上燃燒,火焰的光相當均勻。

「我請你們上來坐的原因,是看看油燈裡的燈芯……」醫生指著前方說:「每一盞燈都需要燈芯,即使最好的油燈,缺少了燈芯依然無法燃燒。每當油快要燒光,燈芯剩下一小截時,我就會想,再添些油到容器裡,應該可以延長燈芯的壽命,於是我真的這麼做了,結果你們猜想怎樣?」

望著疑惑滿腹的父子二人,他緩緩著說:「我總是貪心倒進太多油,結果不是火焰變得極微弱,就是燈芯根本燒不起來,試過好幾次後,我才瞭解,要讓燈芯發出最自然的光芒,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在容器內注滿油,讓燈芯一路燒光,油盡燈枯,再重新添入新油,換上新燈芯,這才是點燈的正確方法。」

年輕人恍然大悟,默默點頭,含淚推著輪椅上的老父親離去了。

其實,生命中有死亡的悲痛,是因為他同時有生的喜悅,有衰老的無奈,又有青春的飛揚,而這些也都不過是現實世界中的一環。

油燈將殘,就讓它殘吧,花之將萎,就任它枯萎,殘敗枯萎只是一種輪迴的過程,也是自然的現象,生老病死誰都不能阻止,恆順因緣,就會自在放下。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64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