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三個和尚在一間廟裡相遇,大家都很驚訝地問,「這廟為什麼荒廢了?」

甲和尚說:「必定是和尚不虔,所以菩薩不靈。」

乙和尚說:「必定是和尚不勤,所以廟堂不修。」

丙和尚說:「必定是和尚不敬,所以香客不多。」

三人爭執不下,最後他們決定留下各盡所能,於是甲和尚重修廟堂,乙和尚化緣講經,丙和尚虔誠禮佛,不久之後,香火鼎盛,訪客不絕,破廟又恢復了舊觀。

甲和尚說:「都是因為我重修廟堂,所以廟宇堂皇。」

乙和尚說:「都是因為我講經化緣,所以香客眾多。」

丙和尚說:「都是因為我虔心禮佛,所以菩薩顯靈。」

從此,三個和尚日夜爭執不休,廟裡的盛況又逐漸消失,不到幾年光景,這間廟宇又是門可羅雀,乏人問津了……。

故事中的三位和尚,最初能各盡其能,同心協力,以和樂圓融一切眾生,以犧牲奉獻成就道務,最後卻因相互爭功,嗔恨心作弄,彼此間產生了諸多矛盾,也造下了廟堂門可羅雀的惡因。並非仙佛不靈也,乃在各自角度與觀念不同,無法端正個已心靈與習性,無法打破人與人的籓離,共同為大道盡力,形成相互不信任、攻擊,相信這也不是仙佛所樂見的。

一間道場或廟宇的興衰與否,由諸多因緣交錯而成,除了無形仙佛秉天律而行,為善信消災化劫,靈力加披,宏施雨露,慈悲濟苦外,有形上,同修們心存慈悲常懷仁慈,以善知識去引導眾生,於理中開啟悟性。行持功果中,上求佛理顯露如來本性,下化眾生為前提,並凝聚同修共善之願,齊心合力為道務犧牲奉獻,縱使過程有觀念作法的差異,也能以包容心去面對,以和樂心去相處,方能成就千秋聖業。

同樣地,南天直轄鸞堂全真堂為鸞門體系,鸞門為宗教之一脈,其特色乃在「以儒為宗、以神設教」,所謂以儒為宗,即是以儒家之忠孝人倫道德為宗旨;所謂以神為教,即融合各大教門之聖神仙佛,藉砂盤木筆以傳真諸天仙佛聖訓,啟迪人心,導人向善,並兼負代天宣化與濟度蒼黎之重責,因此,藉文字因緣與各階層眾生廣結善緣,藉正鸞為天人之橋樑,達到天人合一境界,為善信們消災化劫,導引迷津,開啟修持大門,故著天書與濟世拔苦為鸞門體系最重要的兩大主軸。

有幸身為鸞堂鸞生,實感榮幸,後學從一貫道、佛門、走靈山、到落腳在鸞門體系,實乃入鸞之門檻無高低之設,只要世人有心即可入門,或修行,或行善,廣納各階層信眾,包容各宗教義理論,和仙佛以「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慈懷渡化眾生所感,故發心為大道普化盡一己綿薄之力。

鸞堂道場之所以大命膺承,乃在文字因緣而廣傳各階層,鸞盤開砂,諸天仙聖神仙佛感召降臨壇場,諸大正教,各宗法脈之理諦妙義,俱可以由砂盤顯字而頒傳人世,啟度有緣,是以故,鸞門之門生,是此一大因緣,促成推動的主力。所謂人多好辦事,集結共同理念和善願,共聚一堂,成為一牢不可破的力量,必能成就更多的有情眾生。所謂「百年修得同船渡」,如此萍水相逢之緣也要如此深厚之機緣,更何況共處道場之中,豈是三言兩語可道盡。

揮鸞闡教乃上天應運的方便法門,開普度導引眾生,於末法時期修心悟性,樂見皈依在法主聖君暨眾恩師門下,精進修行,從仙佛慈悲濟世中效勞,有感仙佛威靈顯赫,進而產生虔誠之心,兼負諸天仙佛與眾生結緣之橋樑,從參鸞效聖中,修身行道,開啟悟性,提升智慧,竭誠歡迎諸位大德能投入護持鸞脈之行列,成就無邊之功德:

一、入鸞效聖,造功立德,普化眾生。

二、入鸞效聖,代天宣化,深植福慧。

三、入鸞效聖,共結法緣,廣種福田。

四、入鸞效聖,參鸞護持,消災解厄。

五、入鸞效聖,聖恩廣被,壽算綿綿。

六、入鸞效聖,家宅平安,吉星常臨。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64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