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燾公是一位秀才,有一天因為生病躺在床上,忽然看見一位公差,牽著一匹白額馬,手裡拿著公文,匆匆忙忙的走進屋裡來,破口就說:「趕快赴考。」宋燾公一臉茫然的說:「主考官還沒到,為何忽然要考試?」公差只是一味的催促他上路,並未回答問題,宋燾公只好抱病上馬趕考。

趕考途中,經過了許多陌生的地方,最後來到一個像京城一樣的地方,接著公差帶他走進一個建築雄偉的大廳,大廳上方坐了十幾位主考官,這些主考官除了「關雲長」之外,他一個也不認識;下方則設了兩個座位,桌上已經準備好文房四寶,另一個座位上坐了一位秀才。

宋燾公立即就座應試,不一會兒考題發下來,題目是「一人二人,有心無心」兩人應試後,先後交了考卷。宋燾公在考卷中寫到「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

殿上坐著的幾位主考官,在傳閱過考卷之後,都對宋燾公的作答讚賞不已,當下就對宋燾公說:「河南現在正缺一位城隍爺,你可以立即就任。」宋燾公聽了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已經壽終了,立刻流淚磕頭說:「承蒙各位主考官的抬愛賞識,授以城隍一職,但是母親現已高齡七十,無人奉養,可否讓我侍奉她,等到她百年之後,我再來聽候差遣。」

其中一個帝王模樣的主考官立刻吩咐,查閱宋母的陽壽。一個長鬍子的老人,查閱後報告說:「還有九年陽壽。」眾主考官正在猶豫之時,關雲長說:「無妨,先叫張秀才代替九年。」並對宋燾公說:「本來你應該立刻赴任的,但是念在你的『仁孝』之心,給你九年假期,屆時再宣你上任。」期勉秀才幾句後,兩人磕頭退出。

張秀才自我介紹,自己是長山張某,並在野外和宋燾公作詩道別,其中的詞,宋燾公都忘了,只記得有「花有酒春常在,無燭無燈夜自明」這句。

宋燾公和張秀才分手後,靈魂歸來附體突然醒了過來,才明白原來自己已經死三天了。宋母聽到棺材內有呻吟聲,才趕緊扶他出來,事後他向長山之地打聽,果然有位張秀才,並且和他同日而亡。

宋燾公侍奉母親九年後,母親過世了,他在辦完喪事,沐浴完畢後也死了。宋燾公住在西門的岳父,忽然看到他在隨眾的簇擁下,騎著駿馬向他拜別。岳父不知宋燾公已死,派人到鄉下打聽,才知道女婿過世了。

宋燾公之後赴任城隍,表現了陰陽之間的考驗。我們在宋燾公的「燾」字上也發現作者的許多巧思。「燾」字通「幬」,幬是「覆蓋」的意思。「幬」字是「巾」字與「壽」字所組成。壽在人世間的生命,以「巾」覆蓋在生命盡頭,那覆蓋後的真相是什麼?那就是對人生的道德評價後走的路。

這個道德評價,用紙筆測驗「一人二人,有心無心」考宋燾公的道德觀,宋燾公認為「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所以善行必須是「無心為善,發自內心」沒有任何代價的。這個道德評價也考驗宋燾公的行為,所以主考官對宋燾公說「河南省現在正缺一位城隍,你可以立即就任。」

宋燾公並未因此而欣喜,他立刻想到他年邁的母親。因為他的「仁孝」是「無心為善」發自內心,沒有任何代價的。縱然在外在代價前,他仍然展現他「仁孝」之心,並非「有心為善」以求回報,言行一致的表現,就是他這一生真實的道德水準。

人生在世時,有各種外在的東西,所以「花有酒春常在。」死後萬般帶不走,面對考驗時,只有憑道德修養,才可以在無任何外在事物的環境下「無燭無燈夜自明」。

那城隍考什麼?不就是考這一生真實的道德修養,並且告訴世人「陽間過陰間,一人非二人;有心修無心,善行終有報」。無論任何生命都是「善惡有報」,所以必須修養道德為重。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64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