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長真仙翁 降

二○○六年二月廿三日

歲次丙戌年正月廿六日

詩曰:儒君德行越山巔,守禮學仁妄念捐;

   養性修身隨分過,心清寡慮勝神仙。

聖示:吾今降著《在家修行法要》。

  第五章 儒家與修行

儒家「修心養性」,佛家「明心見性」,道家「識心見性」,雖名相不同,實則皆為「心性」修持之代名詞也。然而儒家的中心理念是「人」而非「神佛」或「先知」,故儒家講究三綱五常之人倫禮義,注重人生現實生活面之問題,及忠、孝、仁、義等道德規範,因為上述德行若能完備,垂范後世,則可心證永恆、日月同輝也。

儒家以「修身」為本,其最高境界乃「仁」之表現,所謂「仁」即是內心修養與社會實踐的合體。然而「仁」在實踐上是以「禮」為準則,因為禮制教化就如同佛教徒的戒律與六度觀,不由戒律,悖離六度,又談何修持呢?故仁的行為是通過禮來作進退之據,而儒家所謂「君子」即是一個符合禮制的仁者也。

儒家重孝道,因為「孝」乃為人之根本。一個人若對父母不孝,則無以立身、齊家,而且家庭是人類生命孕育之地,及一切人倫善行的發源區,更是培育「仁」的境界之實踐地,故云:「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歟!」

然而要如何才能達到「仁」的聖賢境界呢?大學有云:「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意謂世人可以「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為修持次第,並以「己立立人,己達達人」之胸襟,達到治世及見性之終極目的。此亦是佛家大乘菩薩自覺之後而覺他(教化他人),直至覺行圓滿,達到「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之境界也。

甚多世人誤解「子不語怪、力、亂、神」之真意。其實儒家是將人倫生活與天神、冥界設定為彼此不相干涉的他方世界,這個他方世界不是凡人生活的世界也不是可改變的對象,故「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夫子說敬鬼神而遠之,又不語怪力亂神,乃是肯定鬼神之存在,但又要求弟子不要花太多時間討論,因為,如此方可使人之精神回歸自己,肯定週遭實際生活的主體性,又能擺脫迷信的觀念,實乃一舉二得也。故不論是崇拜或禱告祈福、超渡亡靈等,都不及修好人之德行來得重大,因此儒家乃是藉踐行人倫功夫以達到安身立命的實踐派風,亦是人人可修之簡易妙法也。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