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有數百隻鹿群居住在一起,過著逐水草而居的生活。有一次鹿群遷徙太接近人類活動範圍,剛好遇上國王率領獵人出遊打獵,鹿群受到驚嚇後就分散奔馳。其中有一隻母鹿因懷胎、饑餓、疲勞而與鹿群失去聯絡,獨自活動。不久母鹿生下二隻子鹿,母鹿因饑餓,就到附近覓食卻不小心掉落到獵人所設的陷阱中,母鹿悲哀鳴叫,希望能脫離陷阱。

這時候,獵人聽到聲音便前往觀看,見到母鹿掉於陷阱中,心生歡喜,上前想殺害之。

母鹿乃向獵人叩頭哀言:「我剛剛才生下二隻子鹿,因為小鹿還不知道如何生存、不曉得那些食物可以吃;請求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回去告訴小鹿有水草的地方,以利其生活下去,並與二子鹿作永久的告別。但願您垂恩憐憫,如果我能獲得暫時的釋放,這一恩德,實非鹿類所能報答,相信上天會保佑您。我絕對不會違背誓言,我會立即回來送死,毫無恨意。」

這時候,獵人聽到母鹿的話,既驚訝又感到奇異,毛髮都竪了起來,奇怪鹿怎麼會講話而且能了解人類的感情?於是就問母鹿:「汝是不是妖魔鬼怪變化而成,要據實以告。」

母鹿回答:「我前世為人,因貪婪、殘暴之罪,今世報應為鹿獸之身,故能開口說人類之言;但我不是鬼魅,請可憐我,暫時放我回去。」獵人聽完話後,因內心存有貪欲,所以不肯接受母鹿之要求,就告訴母鹿:「世間人在生死關頭,都不可能守信,何況汝係一畜類。汝都會可憐鹿子之生活,怎麼可能再回來送死?國王命令狩獵,我若放汝走,等於失職,將會被處重罰。汝的處境,我心同情,但不能放汝走。」

這時,母鹿驚惶恐怖說:「鹿類是卑賤畜牲,今日既然掉入陷阱,就甘心受死而無怨恨,但請求暫時釋放我,若不能暫時離去,二子鹿就會死亡,我死不足惜,但請顧念二子鹿,才剛剛生下來,還不認識母親就沒命,三隻鹿若全都死,這是很悲痛的,請求暫時釋放,我絕對不會失信。」母鹿低頭哀鳴。

獵人聽聞母鹿哀訴之聲,感歎奇異,但為了貪求功勞,不願放遣。就告訴母鹿:「巧詐、虛偽、無實之言,難以令人信任,鹿類也會侵犯到別的生物、吃食人類所種植之農作物。因為已犯罪才會投身掉入我的陷阱,現在應該被殺死送到王宮給廚師煮食,不要用妄語欺騙我,妄想逃脫。」

這時母鹿憶念子鹿,感到恐懼,兩膝向前跪下,低著頭涕淚悲泣哀鳴:「我身雖為鹿畜,仍識仁義道理,不會受得恩惠,就一去不復還。苟若如此,寧願身體遭受支節分裂之痛,絕無虛偽之心;我哀傷二子,絕無假裝乞求暫時釋放而想逃脫。我因宿世之罪遭受畜生之體,所說之言,若不被人採信,致遭受災殃與禍害,這是自然之事。但為了來世能脫離畜牲之形體,我願剖心肝,表達誠信,並發重誓:假若世間人,因殺害比丘僧、破壞佛寺、殺害父母等而犯下重罪,其報應應如同在烈火中燒煮,痛苦細數不盡;今日我(母鹿)若一去不回,所犯之罪,超過前述之罪孽,所受之報應,比前述之災難還要猛烈、還要痛楚。」

當時,獵人聽完母鹿的話,內心非常感動,並說:「世間一切人民,因福報大,才能生而為人,但很多人卻愚惑、癡冥、背恩薄義,處世不忠、不孝、不信、不仁,內心貪婪、殘暴、欺偽,不知學習真理、親近善道。鹿,雖是畜牲,但言詞懇切、信誓旦旦、流露出真情,實勝於一般凡夫。」於是上前解開陷阱,釋放母鹿離去。

母鹿離開陷阱後,急奔回到子鹿住所,低著頭嗅聞子鹿並舐其身體,內心悲喜交加,嘆息而言:「一切恩愛相會,皆是因緣聚合,聚合後就會有別離,不可能長久。今日我是汝之母,生命如朝露般短暫,恐不能自保。」母鹿便攜帶二子鹿進入森林內,告知那裡有好吃的水草,叮嚀教導生活之方式。感慨即將與子鹿離別,淚水如下雨般而出,悲鳴哀傷說:「我前世因為犯下欺詐、貪著恩愛、殘暴生命,違背師父告誡、貪婪無厭、放縱情欲等罪,今世罪報為畜牲,還要讓人吃食,毫無怨言。由於,我不小心誤墮陷阱,獵人要殺害前,我苦求憐憫二子鹿,才獲暫時釋放,我講完話就要別離,赴死不會再回來。」

母鹿說完話與子鹿再三告別後,低著頭哀傷前往赴死。二子鹿哀泣戀隨母鹿,從後追尋,悲叫說:「母親您生下我們二子,使我們得到鹿形作畜牲體,怎麼可以讓我們孤獨長大,我們戀慕母親恩情時,就會痛欲不絕,我二子鹿生下來後,不認識任何東西,只有母親來憐憫、教誨,現在就要作生死離別,以後怎麼報答哺乳養育之恩,既然凡生皆會有死,早晚都要面對,二子鹿願與母親同時赴死。」

母鹿悲傷、低頭哭泣,回頭過來告訴子鹿說:「不要再過來,我去赴死就夠了,不要母子皆遭受橫死。你們還沒長大,還不瞭解道理,世間一切事物皆有離別分開的時候。我自己命薄無福,你們不要悲哀、不要憂慮,應當快速回去。」同時又為子鹿說道理:「我前世因為貪婪,今世才成為畜牲身,世間生命皆有死亡時,但只要遠離貪婪,心靈就會享受安然自在,所以我寧願守信而死,也不願為苟求生存而失信。」

子鹿聽聞母鹿所言,更加悲戀、鳴涕,仍追尋到陷阱處。看到獵人坐臥於樹下,母鹿在獵人旁邊低頭說:「先前承蒙恩澤,暫時釋放鹿身的我,使我可以回去與子鹿相告辭,並告示子鹿水草位置,現在已了無遺憾,不敢辜負您的恩澤,特來赴死。」

當時,獵人聽聞母鹿說出誠信之言,內心感到驚覺,便生出慈悲之心。母鹿低頭、兩膝前跪,再向獵人陳說感謝之言:「您先前暫時釋放我,這一仁慈,其恩德猶如天地之恩,卑賤的我實在感激不盡。世間一切皆無常,我欣然守信赴死,讓過去的惡緣從此消滅。您的仁慈恩惠令我難忘,就算說出千萬次的感謝,仍不足報答,現在我已心甘情願的受死。」

獵人感受到母鹿的至誠,又聽聞母鹿所說微妙的道理,加上履行誓言、守信赴死,子鹿因悲戀母鹿也相尋到達該處,內心不禁覺醒:「這鹿必然非平凡之輩,即使是世間人也難以相比。雖然牠是禽獸之體,心靈卻如同神仙之輩。我長久以來以殘暴心殺害動物,母鹿之言我應覺悟,不可再有殺害之心。」這時獵人以肅然起敬方式,遣母鹿回去,並說:「您是神鹿,守信重義如天地,令我內心驚竦,那敢殺害您,我寧願拿刀殺害自己,也不感殺害神鹿。」獵人說完話,就以慈悲心遣母鹿回去,並以悔意之心自我責備。

子鹿看見母鹿得以生還,非常高興的繞著跳,子鹿、母鹿相聚非常歡喜,即仰頭感謝獵人,並說:「我是卑賤之畜牲,本應被宰殺烹煮,現在卻能獲得赦罪放回原野;您的恩德無量,非我所能陳述。」母鹿說完話就率二子鹿回到森林深處。

這時獵人心想:「鹿雖是畜牲,但知道守信義;我長久以來,殺害生命,應立即停止惡行。」於是就把弓箭丟棄、陷阱破壞,不再殺生,並前往王宮向國王報告遇見母鹿及其所言情形。

國王聽了內心非常震驚、歡喜,認為鹿雖是禽獸,但知道守信義,而且這一母鹿智慧深廣,我輩人類豈能隨意殺害動物?對於該國人民普遍狩獵、殺生的行為,實在應該改正,以維護各種動物生命的安寧。

於是國王立即向群臣宣令:「吾聽信邪師之言,以牲禽祭拜鬼神,這種無道、殘暴、殺生的行為,不如母鹿明白道理;從今以後,全國人民不要再聽信邪師之言,均應皈依佛、法、僧,遵守五戒(戒殺、戒盜、戒淫、戒妄、戒酒),廣行十善(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惡口、不兩舌、不綺語、不貪婪、不瞋怒、不愚癡)。」

於是該國人民皆效法母鹿守信、重義的行為,如此經過三年,該國就出現五榖豐收、社會詳和、民生富裕的康樂現象;每一位人民均深信,母鹿的仁義精神就是神仙所化,在母鹿精神教化下,大眾培養出仁慈、善良的習性,國家社會自然井然有序,人民因而獲得無比的福報。(取材編譯自:佛說鹿母經)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67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