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篇 猴子戴帽子

本堂主席法主聖君 登台

聖示:今夜乃五月初一日之佳辰, 母娘即將臨堂,命本堂司禮神五里外,命本堂馳騁神十里外,恭接 母娘懿駕,其餘神、人及靈修院眾修士排班候駕,不得失儀。可,吾退。

 

御林軍統帥岳武穆王 降

詩曰:濃酒肥肉非真味,辛辣甜美亦不宜;

   須知淡中有真味,多習白水道可栽。

聖示:濃的酒、肥的肉、辛辣的食物及甜美可口的糖果,皆非人口適合之滋味,真正適合我們的是像白水一樣,清澈透明,晶瑩無瑕之白水,其味雖平淡無奇,但卻是真正能永久不壞之真味,亦是最符合人體所需的口味,如若修行之人能法白水之德,則道必可成也,勉之。可,吾退。

 

御林軍副統帥桓侯大帝張飛  降

詩曰:世人總把神通求,神通並非表完美;

   唯有勤修己之德,方是真正之至人。

聖示:所謂之神妙奇特之人,並非真正完美之人,除非他不斷的精進修行自己之品德,否則並不可稱為一真修實學之人。一個真正的修行者,唯有不斷的努力,精進修行品德,並不斷充實自己之內涵修為,方可稱為「至人」,但何謂「至人」?乃是品德精進,不求神通,不求神奇卓越,不斷自我提升人品道德之人,方可謂之。故雖稱為「至人」,但其行為舉止則與常人無異也,故吾提示此點,乃勉勵諸賢生及眾善信大德勿為「神通」所惑,而自誤誤人也,勉之。可,吾退。

 

瑤池駕前惠德元君童林錫哖  降

詩曰:人生短暫似蜉蝣,總為小事起憂愁;

   不如放下心中怨,效那聖賢樂逍遙。

聖示:人生短短數十寒暑,就算你活上一百歲,也只不過在人間活三萬六千五百多天而已,再扣除掉三分之一時間在睡覺,三分之一時間在工作,真正屬於自己的時間只有一萬二千多天而已,若再將此短暫之時光浪費在吃喝玩樂上,那麼你還剩下多少時間用來修持大道呢?恐怕少的可憐,既知人生於世能精進修行之時間不長,頃刻之間無常即至,那又為何要為一句話或一點芝麻小事而起怨結與煩惱呢?此乃無意義之事也,不如放下心中一切煩惱與不平,效法那古聖與先賢,雖處貧困之境,而仍能怡然自得,逍遙自在也,勉之。可,吾退。

 

無極皇母大天尊  降

詩曰:自心原本最清淨,只因無明染塵埃;

   勤勤拂拭莫染塵,心鏡光明志可揚。

聖示:人之心原本甚為清淨無瑕,只因一念「無明」之作祟,使得心中充滿點點之落塵,使己之身心因而受縛而無法自在,故須去掉憂愁、無明與煩惱,方可使身心處於和諧之狀態,而不為外境所考,所動搖也。

又示:娘今夜以「猴子戴帽子」為題,與諸兒女共同參研。

「猴子戴帽子」

有一種動物喜歡模仿人類之動作,比如說當人們將帽子戴在頭上,牠也會將帽子戴在頭上。人們若爬進籠子裡面,則牠亦跟著鑽了進去,這時人們便將籠子蓋上,牠便被人們手到擒來,相信不用為娘說,諸兒女已猜出此動物為何?那就是猴子。猴子雖然善於模仿人之動作與行為,但牠卻沒有謙虛之美德及足夠的聰明與智慧,以致於仍難逃被人類誘捕之命運。

三國之曹操,聰明過人,才氣縱橫,又有軍事領導之才能,他統帥百萬大軍攻下北方大半領土,可惜的是他心性多猜忌,動不動就殺人,搞得人心惶惶,部下一個接著一個離他而去,故曹操雖然才高聰明,但終亦是孤掌難鳴。

《菜根譚》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醲肥辛甘非真味,真味只是淡。神奇卓異非至人,至人只是常。」太濃之酒、辛酸鹹辣,皆非適合我們之口味,真正之清淡無味之物,方是人口之所適。神奇卓異之人,若非在品德修養下工夫,亦不能算是一個完美之人。唯有不斷的修養提升自己的品德,並不斷充實自己之內涵修為與品德之人,才是真正值得世人模仿與學習的呀!勉之。可,娘回。

 

本堂主席法主聖君 登台

聖示:神通只是假象,神通亦無法令人超脫六道輪迴,唯有精進修持己之品德,不斷充實與提升者,方是至人,亦是我們當學習與效法者也。

又示:本堂恭接母駕及週六著書之時間仍維持在晚上七點半不變,若有遠道之鸞下生及善信大德者,顧慮回家太晚有危險者,可提早離開無妨,功同也。

再示:增列堂規一條如下:「凡本堂鸞下弟子,不得在堂幫他堂收取任何之費用。」此示。可,吾退。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