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一篇 化執

本堂主席法主聖君 登台

聖示:今夜乃六月初一日之佳辰, 母娘即將臨堂,命本堂司禮神五里外,命本堂馳騁神十里外,恭接 母娘懿駕,其餘神、人及靈修院眾修士排班候駕,不得失儀。可,吾退。

 

御林軍統帥岳武穆王 降

詩曰:盡了俗緣入聖門,結跏趺坐去纖塵;

      三千煩惱青絲斷,彼岸悠遊大有人。

聖示:有人認要修行一定要出家,或弘揚佛法是出家人的責任,其實在家與出家乃因緣或各人願力不同之關,並非修行能否證果的主因。例如《維摩詰經》裏的維摩詰居士、梁武帝大士、唐朝的白居易裴休……等人,都是相當傑出的在家修行人。故在家與出家都能進道上升,差別在誰能真修實煉,讓心性湛然無瑕,就能上證凌煙也,勉之。可,吾退。

 

御林軍副統帥桓侯大帝張飛  降

詩曰:遊人只似去來鴻,合掌焚香欲萬重;

      不識佛門真妙諦,輪迴之路始無終。

聖示:許多人有心修持,但卻被種種因素障礙,而推拖不前,其實此乃過去世障礙他人向道之因果也。然而「各人生死各人了」,現在如不趕緊修行,珍惜難得的人身,難聞的道法,等到他日無常一到,又是沉淪六道,生生死死永遠皆無了期也,思悟之。可,吾退。

 

瑤池駕前惠德元君童林錫哖  降

詩曰:乾坤本性俱無偏,源自清明秀碧天;

      醒悟翻經吟梵唄,悟得真意化飛仙。

聖示:世人常誤解,以為女人的業障較重,較難修行,然而若從經典或歷史上,都可以看到許多有成就的女性大德,如勝蔓夫人、妙慧童女、《法華經》的龍女、仙姑、孫不二仙姑……等人,都是在家或出家修行,道風高妙的女眾。故修行在於是否能依經而行,而不在於性別之關也,勉之。可,吾退。

 

無極皇母大天尊  降

詩曰:鬧寺磕頭學聖賢,不如習法快加鞭;

  甕中假象能勘破,直度凡夫上九天。

聖示:諸兒女在日常生活中,難免發生種種煩惱習氣,造成許多痛苦和不安,而這些煩惱習氣的根源,其實主要是「我執」和「法執」所造成的。由於這二種虛妄執著,障蔽了諸兒女的智慧光明,難以悟證常住真心,以致無始以來,生死流轉,受無量苦!故今夜娘以「化執」為題,與諸兒女共同參研。

「化執」

「我」字若分開解釋,左為「手」,右為「戈」,意即世人若將「我」當作我,則必然會發生爭執,甚至爭戰。

昔時有一位富家子新婚,夫妻二人非常恩愛。

一日,富家子請妻子至廚房取蒲桃酒,好飲酒共樂。妻子到了廚房去取酒時,打開酒甕,看到甕中自己的身影,誤以為丈夫藏了一位美麗的年輕女子在家中,頓時心中大怒,就氣急敗壞地對丈夫大罵曰:「你背著我在廚房酒甕中藏了一位美女,你既然另有所愛,又為何要娶我呢?」

納悶的丈夫聽得一頭霧水,他困惑地走進廚房,掀開了酒甕一看,竟然在甕中發現一位俊偉的男子!此時,丈夫怒氣攻心,衝出廚房反罵妻子曰:「妳竟然做出不知羞恥的事,在家裡藏了一個小白臉!」

二人為了此事爭吵不休,都認為自己所見為真。

不久,有一位道人路過,聽完二人的抱怨後,就前往酒甕中探頭查看。當他看到酒甕中一位道人的影子時,喟然嘆曰:「世人真是愚癡!竟把虛妄不實的影像當做是真實的。」於是,請二位夫婦共入廚房,道人曰:「我來為你們請出甕中人!」道人拿起一塊大石頭往酒甕砸去,只見蒲桃酒流瀉一地,哪有什麼藏在甕中的男人、女人呢?這對夫妻方才明白,自己剛剛被嗔恚矇蔽,導致看不清事情的真相,而感到慚愧萬分。

此「甕中假象」的故事,點出世人不識色、受、想、行、識,地、水、火、風及貪、嗔、癡的真相,處處以「我」為中心,於是產生了各種煩惱與迷惑,枉受無量身心之苦。

故「化執」最佳方便法就是修「觀」,修「觀」是一種具體實踐的法門,從:

一、觀身不淨。

二、觀受是苦。

三、觀心無常。

四、觀法無我等次第而修。

便能破除我執,達到常、樂、我、淨的境界。

初期的「觀」,宜結跏趺坐,調整身、息,放下萬緣,細細靜觀自己起心動念的情況,在靜中觀照純熟,妄念自能逐步稀少,同時覺照的力量,也便逐步增強,此後,不論行住坐臥,常常從這寂定的性體上起用觀照,妄念才現,立即察覺。用功日久,由於覺照時時現前,妄想執著起時,便能如片雪入洪爐,頃刻消融。

修「觀」的功夫需長時間練習,只要諸兒女實際修持,則人人皆可達還本返源之境地也,思悟行之。可,娘回。

 

本堂主席法主聖君 登台

聖示: 母娘今夜慈示諸賢生及眾善信大德,唯有去除「我」的束縛,才能自由自在,免受五行氣數的擺佈,還我本來面目也,勉行之。可,吾退。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