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老人.JPG  

 

本堂供奉之「月下老人

 

杜陵有個名叫韋固的人,因從小父母就過世,想要早一點娶妻,只是多次求親,都沒有成功。唐太宗貞觀二年,韋固到清河遊歷,中途住在宋城(今杭州市)南面的旅店。旅客中有人介紹以前的清河司馬潘昉的女兒,雙方約定第二天清早在龍興寺門見面。

韋固求婚心切,隔日天還未亮就趕去。到了廟前,月亮還斜掛在天邊,他見一位老人坐在台階上,藉著月光看書。韋固瞄了一下書,但書上的字卻不認識,便問老人:「老先生看的是什麼書啊?我從小苦讀,世間上的字沒有不認識的,就連西方的梵文,我也看得懂;只有這本書上的字從來沒見過,為什麼?」老人笑著說:「這不是人間的書,你怎麼會看得懂呢?」韋固又問:「那麼是什麼書?」老人說:「陰間的書。」韋固問:「陰間的人怎麼會到這裡來?」老人說:「不是我不應該來,是你來的太早。凡是陰間掌管人間之事的官,怎麼可能不在人間行走呢?現在在路上行走的人,人鬼各半,只是你無法辨別罷了!」韋固問:「那麼您管什麼事呢?」老人說:「天下的婚姻大事。」韋固心中暗喜說:「現在有人介紹司馬的女兒,能成功嗎?」老人回答:「不成。你的妻子才滿三歲,等到十七歲時才會進你家的門。」韋固問老人身旁的布袋:「你袋裡裝的是什麼?」老人回答:「紅線!是用來繫夫妻兩人的腳。不管是仇敵,還是貧富相差懸殊,或者是相隔千山萬水,只要紅線一繫,終生再也逃不掉了。」韋固問:「我的妻子如今在哪?家在何處?」老人回答:「在店的北面,那個賣菜老婦人家的女兒。」等到天亮,原本與韋固相約的人沒有來,韋固就跟著老人來到市場。老人指著瞎了一隻眼、長得很醜的老婦人,懷裡抱著一個三歲的女孩說:「那就是你的妻子。」韋固生氣地說:「殺了她行不行?」老人說:「這女孩命中註定大富大貴,還因子而享福,怎麼可以殺呢?」說完老人就不見了。韋固心生不滿,於是吩咐僕人殺了小女孩。第二天,僕人趁亂時,刺了女孩一刀就跑。韋固問說:「你刺中沒?」僕人說:「本來想刺她的心臟,可是卻刺到了眉間。」

之後韋固屢次的求婚,一直都沒有成功。又過了十四年,他來到相州刺史王泰的底下任職。王泰因賞識他的才能,便將十七歲的女兒嫁給他。韋固非常滿意妻子美麗的容貌,卻納悶妻子的眉間,為何總是貼著小花片,即使洗澡時也沒有將它取下。過了一年多,韋固突然想起僕人刺傷女孩的事,他逼問妻子,妻子哭著說:「我是郡守大人的侄女,不是他的親生女兒。我的父親生前當宋城縣令,死在任職上。當時我還在襁褓中,母親和哥哥也相繼去逝。乳母氏可憐我年紀小,不忍心棄我而去,只好帶著我到市場賣菜維生。三歲的時候,我被一個狂徒所刺,刀的疤痕還在,所以用小花片遮住。七、八年前,我跟隨叔叔,並以他女兒的名義嫁給你。」韋固問:「氏是不是瞎了一隻眼?」妻子說:「對,你怎麼知道的?」「刺你的人就是我呀,真是奇也!命也!」於是韋固將事情的始末告訴妻子,從此夫妻更加敬愛。後來生了個男孩叫,當了雁門(今山西代縣)太守,韋固的妻子被封為太原郡太夫人。宋城縣長聽說此事後,便將韋固住的旅店題名為:「定婚店」。(出自唐‧李復言《續幽怪錄‧定婚店》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