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公案》裡蘇東坡常與佛印禪師談玄論道。

有一天兩人一起參禪對坐,蘇東坡問佛印禪師:「你看我像什麼?」禪師回答:「你像一尊佛。」隨即反問蘇東坡:「這樣你看我像什麼呢?」蘇東坡答曰:「你像一堆糞。」當時禪師安然的沒有回話。

蘇東坡心想今天我可勝了,因平時論道都不及禪師,這次禪師不回話,他認為是他贏了。滿懷歡喜的回到家中,蘇小妹問哥哥今天為何如此開心?於是蘇東坡將與禪師之對話重述一遍,怎知蘇小妹說:「哥哥,今天你輸得很慘。」

因禪師心中有佛,眼看一切都是正的、善的;更以智慧之眼去看,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是未證悟的佛。而蘇東坡心起比較,以貶低對方以為勝,不知修行以心性的悟境為功夫,只執著得失心。當心中不清淨時,就是被我執而蒙蔽,眼晴就看不到那完美的一面。

有些人心中有貪,他看到人人都是貪心鬼,因而生起煩惱,怕別人會佔他便宜,所以貪心的人內心是最貧窮的。有些人心中有嗔,他看見人人都是小氣鬼,就會處處斤斤計較,這都是以小人之心計算君子之腹,因自己心不清,所以眼只看到別人之缺點。

我們修行應效法佛印禪師,心中只有佛,我們這雙眼睛就是智慧的佛眼,就能看到人人各有長處優點,更具有至善之本性。若以邪心,鬼心、不善的心去看人,自己雙眼隨之而變成了鬼眼,就看人人都不順眼。因相由心生,若不想自己變了鬼相,就不要起歪心,若心時存正念、善念,我們自然臉上現出福相、佛相了。

活佛恩師慈悲:人如不能知心,即不知道。故修道者必先自煉其心,然煉於未發難知,煉於既發易為。如遊心、妄心、諸雜念心,皆既發之心也。而欲使心能寂然不動,殆必守其心、定其心、收其心。

守心之訣:在守其未動之時。

定心之訣:在定其心動之時。

收心之訣:在收其已動之時。

心收之不易,先要察其機而隨起隨收,收之愈疾,守之愈堅,定之愈固,此乃修心之妙訣也。所以修道必以謹言慎行來反觀自心,使此心動靜皆合道。

刊載於本堂《全真月刊》第73

    全站熱搜

    無極直轄全真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